刚刚更新: 〔神尊别跑:女配今〕〔抗日之少年战将〕〔无敌主角终结者系〕〔逍遥大亨〕〔刺遍江湖〕〔末世修仙高手〕〔无耻宗主系统〕〔启禀王爷:王妃,〕〔田园娇医:娘亲,〕〔农门贵女的田园生〕〔林门娇〕〔抢到一个世界〕〔养成小甜心〕〔霸道老公求休战〕〔幸得识卿桃花面卫〕〔苏蜜傅奕臣〕〔法医萌妻撩上瘾〕〔世界穿越到我笔下〕〔宦妻有喜:厂公夫〕〔重生欢喜军婚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六十九章 孤儿寡母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原来,鬼头叔其实是有家室的人,还生有一个儿子,按理来说应该是幸福美满,可惜的是这一切全部被鬼头叔自个给断送了。

    打从自个媳妇生了孩子以后,鬼头叔就变得开始暴躁起来,经常嗜酒,没事就会动手打骂孩子,这一来二去,母子俩也对他失去了信心,于是在孩子五岁的时候,媳妇就带着孩子跑了。

    鬼头叔自从这事后开始幡然醒悟,可惜的是已经追不回来了,人也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之中。

    几十年来,鬼头叔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孩子和媳妇下落,从来没有中断过,他唯一的心愿就是想要看看他们一眼,哪怕是死也愿意了。

    我听完后,整个人沉默了下来,这个要求其实不过分,但世间事就是如此,当你真正悔悟时,这世道从来不会迁就于你,时间更不会倒转轮回,

    现实很残酷,鬼头叔也明白,于是他一直住在鬼市,看守阴魂,一方面是职责,一方面是为了能够积点阴德。

    “这事我会帮您寻找的,不过能不能成功,还是要看机缘。”我也没有十足把握。

    “明白,我估摸着身子也快撑不住了,若是能找到的话,就算是死,我也心甘情愿了。”这是他的心头病,我看鬼头叔这么痛苦,也不想继续聊下去。

    正巧这时葛大爷醒了过来,询问了我俩东西是否拿回来了,然后才匆匆忙忙的带着我们赶往那鬼市。

    黑地里头,鬼阴根依旧还在,甚至那原本已经断掉的鬼阴根竟然在慢慢的恢复起来。

    我看得心头一跳,葛大爷掐指一算,回头看着山说:“你命属火,待会你拿着降魔杵,敲打鬼阴根。”

    “啥,葛大爷,这会不会太危险了。”我是立马反对,山才多大,怎么能让他冒险呢。

    葛大爷白了我一眼,然后取出尸囊袋,专门剪成了两段,让山包裹住双脚。

    “放心吧,山的命格虽然比不上你,但是也差不多了。”葛大爷一副自信的表情,我一看他这样,也放下心来。

    山倒是没有丝毫的害怕,相反还挺兴奋的,有时候我怀疑这家伙比我还要适合干这行。

    于是山拿着降魔杵走向了那空地里头,踩着满是烧焦的黑泥,恍惚之中,黑泥四散,一接触尸囊袋后就炸开。

    好在尸囊袋里头有符阻挡,山倒是没有丝毫大意,倒是把我看得是心惊肉跳的。

    那鬼阴根此时散发着浓重的烟雾,葛大爷让山先等一会,他让我去附近看看有没有啥鸡血。好在那鬼头叔平日里也养些鸡鸭啥的,我急忙弄了一只过来。

    葛大爷残忍的将一只活鸡扭断了脖子,然后扔给了山。

    “将鸡血洒在那鬼阴根上。”山急忙拿起鸡,然后洒在了鬼阴根上。

    只见这玩意洒上去后,那团烟雾立马消散了,鬼阴根像是遇到了克星一样,竟然开始变软了,山毫不犹豫,直接对着一个鬼阴根开始敲打。

    降魔杵每敲打一下,那鬼阴根立马就断开一点,整整敲了有十来下,那鬼阴根才被打断。而且不再恢复,直接开始枯萎了。

    山又顺势将剩下的两个鬼阴根继续敲打,直到彻底打断后,他才转身上来。

    这一顿操作,鬼阴根彻底被摧毁了,好似失去了生机一样,那断口想要恢复,但是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挡住一样。

    半小时后,鬼阴根才慢慢腐烂,最终变成了一团黑色的木炭。

    “行了,这玩意是解决了,我们回去吧!”葛大爷说着转身离开。

    “那帮子家伙还会出手吗?”我急忙追问。

    “会,所以这次我们主动出击,将他们灭在摇篮里头。”葛大爷语气平静,但是我知道他心中还是非常沉重的。

    毕竟那邪术的门派手段非常多,而三门镇就我们俩会道术,再加上山,也不知道能不能挡得住。

    回到店铺里头后,我将事情告诉了鬼头叔,他听到那玩意被毁了,也松了口气。

    “老家伙,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帮家伙现在应该在海边一处渔村里头。”鬼头叔表情严肃。

    看来他当初一定是留了个心眼,我和葛大爷其实心里头也有了点数,这附近的渔村只有那当初葛大爷生活过的小村子。

    当然,我俩也没有急于出手,而是商量了下,给山一个任务,让他悄悄的去那小渔村先勘察一下,确定人数和位置。

    等山离开以后,葛大爷带着我去镇子上逛悠了一圈,一路上,他沉默不语,等到了一处小河边,才开口说话。

    “有才,你的路还很长,有些事必须你来面对。”葛大爷话语平静,我也明白他的意思,苦笑说:“您是想让我自己面对那帮子日本人吗?”

    葛大爷笑了笑:“这一次我们俩一起动手,不过以后的事只能你自己扛了。”

    这话听得我心里头非常不舒服,就好像在交代事情一样,我不知道葛大爷遇到了什么事,为啥要憋在心里头,其实很想替他分忧一下,这不靠谱的老家伙实在是太让人捉摸不透了。

    我俩一路上简单的聊着,等到了张匠头的店铺门口,那大门紧闭,他愣了下,回头问我张匠头人去哪了。

    我只好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他,葛大爷点点头,说本来想买个东西,看来没办法了。

    “那帮日本人也并不是厉害的不行,还是有克服的办法。”葛大爷略微沉思,道出了一些隐秘。

    原来东洋鬼阴术,是一种旁门左道,他们最擅长的就是与阴魂为手段,祭炼各种邪门的术法,利用阴魂的阴煞之气,弄成邪尸,或者厉鬼。

    相传数十年前的战争中,这帮子家伙曾经趁乱游走在民间,抓了不少的婴儿,不管是在哪个国家都一样,利用婴儿做各种坏事。最后惹得一些潜在的道家以及民间术士出手,弄得人人喊打,最后才收手隐藏在某一个小岛中。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他们竟然再一次出手了,而且目标就是我。

    “那帮子家伙一般命相都是阴命,也就是属水,煞位,只有命格极为硬的人才能对付。”葛大爷的意思我也懂了。

    “你是说我和山的命格正好是他们惧怕的吗?”我好奇问道。

    葛大爷点点头,同时又让我俩小心点,有可能他们会利用邪尸,然后伪装成活人来偷袭。

    看来我眼下的处境还是有点危险的,蟒精胆和琉璃心灯已经没有了,留下了祸根的种子。

    没办法,我俩只好先回到店铺里头,葛大爷只能自己亲自动手,让我去老槐树砍一段木头下来。然后用小刀开始雕刻,活生生的将一块木头雕刻成了一个小人。

    然后利用各种胭脂朱砂等等,为纸人画上人脸,最后用一件红布包裹着,放入我的尸囊袋里头。

    “今晚动手的时候,要是有邪尸靠近,你就利用这玩意出手。”葛大爷吩咐了下,我只好收起来。

    大概两小时后,山也回来了,他说渔村的确来了一帮子日本人,非常的怪异,成天躲在一个破旧的老屋子内不出来。山胆子也算大,竟然靠近观察了一会。

    有可能是他年纪小,那帮人没在意,山看到有大概五六个人左右,他们全部都躲在里头。

    我和葛大爷听了后,也开始着手布置,然后趁着天黑,我们三悄悄的赶往了那小渔村,在葛大爷的屋子里头呆着。

    在百来米处的一个海边脚下,有一栋已经废弃的小屋子,那就是他们的藏身之所。

    天色也渐渐暗淡下来,海风吹拂之下,让这渔村开始显得有些微凉起来,毕竟是初秋了,海边的风也挺大的,我裹了下外套,有些凉意。

    不一会,那小屋子内开始亮起了火光,葛大爷一看时间差不多了,带着我们俩来到那小屋子跟前十来米,然后悄悄的摸索到旁边的一个小树下。

    仔细一看,那小屋子非常破旧,墙都倒塌了一大半,里头此时坐着有六个人,围坐在一团,中间有一堆篝火,木柴发出“噼啪”的声响。

    这些人全部都用红袍裹着身子,这年头穿成这样肯定是会让人起疑心的。

    六个人全部都不说话,而是静静的坐在篝火前,在他们的旁边,一块灰布包裹着的木箱子散发着丝丝的怪味。我目光紧紧的盯着他们。

    葛大爷看了一会后,低头说:“有才,你进去打声招呼。”

    我愣了下,顿时鄙视了他一眼,葛大爷不靠谱的性子又开始发挥了,没办法,只好拿着木剑走了出去,朝着那破屋子走过去。

    等到了跟前,那帮子日本人也发现了我,起身看着我。

    篝火之下,我算是看清了他们的面容,心里头一凉,这些人长得挺邪门的,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苍白一片,同时还有青筋蔓延,将整个人脸弄成了一张网。

    皮肤皱皱巴巴的,就好像被吸干了血一样,我原本还想怒骂一句的,结果看到他们这样子,底气一下子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穿越五零抢夫记〕〔余生很长,不必慌〕〔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五零小福妻〕〔盛嫁无双:神医王〕〔斩龙〕〔木叶的上下五十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