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尊别跑:女配今〕〔抗日之少年战将〕〔无敌主角终结者系〕〔逍遥大亨〕〔刺遍江湖〕〔末世修仙高手〕〔无耻宗主系统〕〔启禀王爷:王妃,〕〔田园娇医:娘亲,〕〔农门贵女的田园生〕〔林门娇〕〔抢到一个世界〕〔养成小甜心〕〔霸道老公求休战〕〔幸得识卿桃花面卫〕〔苏蜜傅奕臣〕〔法医萌妻撩上瘾〕〔世界穿越到我笔下〕〔宦妻有喜:厂公夫〕〔重生欢喜军婚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七十章 半僵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些诡异的日本人像是从阴间上来的一样,非常的可怖,让人瞅一眼都能感觉到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急忙后退了几步,但是一想不能怂啊,这帮子家伙可是世仇啊,于是壮着胆子怒骂:“你们跑到我华夏之地为非作歹,是不是想找死。”

    那六个日本人也不吭声,而是紧紧的盯着我,忽然间其中一人开口说话了。

    “赵有才,交出琉璃心灯。”撇脚的中文,难听的声音。

    “对不起,这玩意已经被我用来修复风水了。”我直接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也不能透露这琉璃心灯的去处。

    不过我整不明白,为啥他们就一直非要这玩意呢,到底是用来干啥的。

    这家伙一听已经没有了,顿时怒了,原本就丑陋的脸庞瞬间变得狰狞,然后手中出现了两把木棍子,只有半米多长,就好像是用一条树叉弄成的一样,歪歪扭扭的。

    不过我不敢大意,木剑在手,只见这六人忽然冲了上来,他们撤去了披在身上的血袍,黑夜之中,我闻到了一股非常浓重的血腥味。

    这六人身形极为诡异,好像身子不太灵活,竟然一瘸一拐的,我用木剑砍在他们上,没有丝毫的影响,同时发出了一丁点的火星。

    那皮肤堪比铁块,心惊中我赶忙后退,然后以镇尸符一出,倒是起了作用,直接在他们胸口一贴。

    镇尸符令这六个也不知道是人还是僵尸的玩意顿住了,我松了口气,刚想上去观察旁边那盖着布的玩意。

    忽然间,葛大爷大声提醒:“小心!”

    我心头一紧,感觉后脑勺生风,急忙往前一扑,然后迅速翻身一看,只见这六人的胸口上,镇尸符化为了灰烬,竟然被化解了。

    他娘的,敢情刚才是故意露出破绽的,我背脊顿时发凉了,惊慌中起身朝着刚才那说话的家伙扑去,因为这家伙手中的木棍子不时使唤着,里头好像有东西一样,发出吱吱的声音。

    所以最主要的还是要将这玩意解决掉,估摸着是看我落入了下风,葛大爷和山急忙跑了过来,两人各拿着尸囊袋冲上来,迅速朝着两个家伙头上一套。

    然后葛大爷取出一张灵符,镇尸符为上,灵符为下,一股脑的塞了进去。

    不一会,里头传来了尖叫声,还有黑烟冒出,同时伴随着一阵恶心的臭味。尸囊袋剧烈的挣扎,不一会就没了动静,葛大爷将那鬼玩意抖落了出来。

    我一看心头拔凉拔凉的,因为那鬼玩意已经腐蚀了,血肉全部化为了一滩脓水,只剩下了一个骨头,上面挂着腐蚀掉的血肉。

    山也照着葛大爷的办法一做,将里头的家伙也干掉了,我一看,也明白了几分,如果没猜错,这些家伙其实和死了没啥区别,只是被人给祭炼了。

    于是我朝着那拿着木棍子的家伙扑去,手中红绳一甩,直接将那棍子给卷住,然后用力一扯,木棍子很脆弱,竟然活生生的被我给扯断了。

    从里头掉出来一个小虫子,我仔细一看,发现这虫子是黑色,就像蟑螂一样,非常的恶心,于是用脚一踩。剩下的三个家伙立马倒在了地上抽搐,不一会就失去了生机。

    眼下,这破屋子里头就只剩下了一个人,我们三将他包围了起来,一副要待宰的样子。

    “原来是虫蛊,想不到你们也学这玩意了。”葛大爷一眼就看破了天机。

    所谓的虫蛊,其实就是苗疆一带的蛊术,非常的神秘。

    “嘿,老家伙,别多管闲事,我们东洋鬼阴一派不是你能惹得起的。”这家伙依然不害怕,还带着威胁。

    葛大爷这老家伙别看不靠谱,但是脾气还是有的,吃软不吃硬,他掂量了下手中的木剑,往上边吐了两口唾沫,我一看完了,按照往常理解,那必然是要见血的。

    “对不起,我老头子还真想见识一下。”说完上前直接用木剑砍向那家伙的脑袋,毫无意外,直接将他的脑门砍了下来。

    没有鲜血喷涌,没有惨叫,直接倒在了地上。从他的身体内,爬出了好几只黑色的小虫子,我直接用脚踩死。

    同时回头问葛大爷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帮人好像不是活人,但确有活人的气息。

    葛大爷表情凝重,解释说:“半僵人,身子一半变成了僵尸,另一半还保留着生前的样子,利用蛊虫操纵,残魂入驻。”

    经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明白了,看来这东洋鬼阴术的确是非常的邪门。

    就在我们三还看着地上的尸体时,忽然间,我好像听到了一个婴儿的笑声,在黑夜中格外的瘆人,瞬间全身皮毛发寒。

    无意间,我回头看着那木箱子,灰色的布料包裹下,竟然有东西蠕动,不一会,就有一双粉嫩的双脚露了出来。是一双婴儿的腿,我吓了一跳。

    这腿其实压根和粉嫩搭不着边,和刚才这些死人一样,等到彻底从箱子里头爬出来的时候,我不禁倒吸了口冷气,急忙后退了几步。

    那婴儿全身发青,双眼空洞,早已经没有了眼珠子,青筋遍布整个身子,正歪着脑袋看着我们,发出诡异的笑声。

    这是什么鬼玩意,我急忙下意识的握紧木剑,婴儿一下子扑向了我。

    葛大爷赶忙用木剑将这婴儿砍倒在一边,严肃说:“是魇婴,身上有剧毒,不要靠近。”

    我原本还想动手的,一听有毒,急忙撒手跑到一边,魇婴说白了就是属于僵类,没有灵智,完全就是被人操纵,无意中,我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扭头一看,在海边另外一头的沙滩上,我看到了一丁点的星火。

    虽然一下子就熄灭了,但是我知道有人在暗中观察,心中一沉,魇婴被葛大爷砍倒后,非常的气愤,冲着我们乱叫,然后一把朝着葛大爷扑了过去。

    我怕他老人家受到伤害,猛然想起来尸囊袋里头有那准备好的小人偶,于是掏出来,然后咬破手指头迅速在人偶眉心一点。

    恍惚间,这小人偶立马活了过来,在地上走着,朝着那魇婴做出了一个相当鄙视的手势,让我看得瞠目结舌。

    小人偶一把扑向了魇婴,两个小家伙顿时纠缠在一起,在地上打滚,魇婴显然惧怕这小人偶,想要挣扎开,可惜却被死死的压制住了。

    从它的口中,不时喷出一团毒液,但对于这小人偶来说,没有多大的影响,只是让木头腐蚀了一点。

    我一看暂时被压制住后,走到葛大爷身边,问他这玩意是有人操纵吗。

    葛大爷其实老早就看出来了,他的目光一直盯着那沙滩的位置,然后点了点头,沉声说:“看来这些都只是小喽啰,正主一直在暗中没有出来。”

    这话让我心情沉重,眼下这些死物就让我们疲于应付了,那正主竟然还在暗处观察,肯定还有其他手段没有出来。

    “那这魇婴怎么办,我看那人偶好像也撑不了多久。”我皱着眉头。

    人偶毕竟只是木头所造,葛大爷倒是没有担心,他走上前去,取出尸囊袋,问山带了童子尿没有。不用我说,就知道山肯定是带了,这家伙自打知道自个童子尿有克制邪祟的作用后,就经常带着一两瓶防身用。

    山也没犹豫,取出一小瓶,葛大爷倒入了尸囊袋里头,然后趁着两小不点打斗时,一把套了上去,魇婴毕竟只是鬼物,没有灵智可言。

    尸囊袋里头,两玩意在纠缠打斗,不多时,那魇婴就发出了一声惨叫,开始剧烈的挣扎,从尸囊袋里头,慢慢的流出了一些粘稠的玩意,很恶心,片刻钟后,里头才恢复了平静。

    葛大爷将尸囊袋打开,往外倒了出来,那惨状和刚才那些尸体一样。

    我将目光对准了那那箱子,心中忐忑,但还是上前扯下布料,小心翼翼的打开一看。这一看之下,我整个人顿时愤怒了起来,心中燃烧着怒火。

    箱子内,到处都是五毒,蛇和蝎子等等,其中还有两个婴儿,他们早已经被咬的面目全非,眼珠子都被吃光了。

    看样子,再过不了多久,就有可能变成魇婴,我气得破口大骂:“如果没猜错,这些婴儿都是刚刚抓进来的。”

    一旁,葛大爷更是气愤,目光盯着远处,冷哼说:“残害无辜,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两具婴儿已经死了,早已经没有了气息,一般这种死法,婴儿的生魂是无法出来的,等于消散在了天地间,这也是让我最为无法接受的。

    要说一个人死了,但还是有生魂存在,还可以进入阴间轮回往生,但若是生魂都没了,从此阴阳两界就再也不存在了。

    这帮子东洋鬼阴家伙实在是太残忍了,这事我也不可能放过他们,葛大爷一看两具尸体还暂时没有成为魇婴,于是一把火将这箱子,连同那些五毒全部烧了。

    连同地上的尸体,我们三离开后,那破屋子燃烧起了一团火光,在黑夜中格外的明亮,当然这里也是偏僻,一般没人会注意到。

    我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沙滩的位置,心想这暗中的人一定会出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穿越五零抢夫记〕〔余生很长,不必慌〕〔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五零小福妻〕〔盛嫁无双:神医王〕〔斩龙〕〔木叶的上下五十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