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之天帝系统〕〔重生军嫂:老公坏〕〔不灭剑主〕〔黑域血主〕〔圆月诛心〕〔每秒都在升级〕〔通天证道〕〔六界神君〕〔维多利亚的秘密〕〔末世重生之溪晴〕〔倾城天下〕〔妙影别动队〕〔奥斯之主〕〔奋斗在饥荒年代〕〔大周九千岁〕〔我在漫威作大死〕〔男主们全是我前任〕〔最佳娱乐时代〕〔谋断九州〕〔死神之最强市丸银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七十一章 杨十娘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几个日本人算是解决了,但是我们几人商量了一下,觉得幕后还有黑手,所以没敢放松。

    回到三门镇后,葛大爷说要布置个阵法,要提防那些日本人再加害于三门镇的人。至于为啥不对其他镇下手,这个道理大伙都懂,就是因为我们店铺的位置。

    葛大爷当天晚上就去忙活了,他分别在四个城门口放置一串风铃,这玩意只要有鬼东西靠近,基本上都能够感受到。

    回到店铺后,祖父看我们三这么累,又去弄了顿夜宵,让我们暖暖胃。这种温馨的时刻是我最珍惜的。

    回到房间后,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头还是有一块石头压着,万一再出事的话,那我就真的是罪人了,毕竟所有的灾祸全部都是我引起的。

    这一夜,我辗转反侧,硬是熬到了天亮,葛大爷敲门进来,看我一脸未睡醒的样子,也没说啥,让我收拾一下东西,准备出去一趟。

    我愣了下,有些不明白他要干啥,又要去哪里。

    “山去吗?”我问道。

    “去,不过先要找那张半仙,我有些事需要他帮忙。”葛大爷看起来是要准备做什么事。

    于是我匆匆忙忙的收拾了下东西,正巧山已经收拾好了背包,就在楼下坐着,祖父看我们的样子知道是要出去了,又匆匆忙忙的做了顿早餐。

    我们三吃完后,葛大爷才回头对祖父说:“这段时间这里就让您看一下,我看应该不会有危险了。”

    起初我还听不明白,直到后来才知道,我们三离开后,事实上就等于将危机引开了。看来葛大爷还是有些想法的,不想让三门镇再次陷入危险中。

    我们三花了好几个小时来到了我那老家,直接找到了张半仙,结果看到这家伙正在喝着小酒,一脸的红彤彤。

    葛大爷显然是认识张半仙的,他上去拍打了下张半仙的肩膀,然后嘿嘿一笑:“老家伙,醒醒啊,有些事需要你帮忙。”

    要说张半仙这家伙嗜酒如命已经到痴狂的境地了,他抬头不耐烦的看了我们一眼,等到一看葛大爷,立马吹胡子瞪眼,酒都醒了一大半,起身踉踉跄跄。

    “你这家伙咋来了,酒呢。”张半仙丝毫没有客气。

    “你帮我算一卦,准的话我就立马给你买两瓶好酒。”葛大爷笑了笑。张半仙一看我们这阵势,酒也不喝了,问我们有啥事,葛大爷神情凝重说:“你帮我算一下那大山深处是否有活着的老古董。”

    一听这话,张半仙立马脸色惨白,惊恐的看着葛大爷:“这事我帮不了你,涉及到了天机,要是说出来,我就没命了。”

    他们俩的对话我是真没听明白,啥老古董啊,还能活着,那不是成精了吗。

    葛大爷一看张半仙这样子,他笑了笑。

    “看你的样子,我就明白了,谢了。”说完,让我去买两瓶好酒。

    张半仙有些愤怒,但是无可奈何,沉闷了一会后,忽然吐出了一口老血。我急忙上前搀扶,问他有没有事。张半仙摇摇头,嘴里一个劲的嘟囔着“被套路了,套路了……”,然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自古卜算之术,涉及到天机者是不能泄露的,但是张半仙酒喝醉了,破绽自然被葛大爷看出来了。

    等到我们离开后,我按捺不住心里头的困惑,问葛大爷那老古董是啥,他眼神深邃,背对着我,也不吭声,而是让我少知道一点,说不定能活的长久一点。

    带着疑问,我们三走出了村子,正巧这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立马低下了头,那是三花,没想到又见面了。

    只见她走上前来,有些幽怨的看着我,没有了之前见到的那么激动。

    “有才哥,你不用躲着我了,下个月十五号我就结婚了,你能来参加吗。”三花这话说的我心头一震。一股莫名的苦涩涌上心头,想不到青梅竹马的伙伴要嫁人了。

    我心里头不是个滋味,她是个好女孩,只是我配不上她。

    “那人家好吗?”我硬是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好,是个经商的,有点钱。”三花平淡的说出了这么一段话,很显然,她那老娘得到了她想要的,女儿终于嫁给了一个有钱的人家,也不用找像我一样的穷酸样。

    “那祝你们幸福。”我有些呆不下去,三花给了我一个请柬后就走了,看着她的背影,我落寞心酸。

    葛大爷拍了拍我的肩膀,用无声来安慰我,就连山这家伙也有模有样的拍着我肩膀,摇摇头离开。

    世间事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一切都败给了这个残酷的现实,什么感情,在物质面前都要退缩,最终屈蹲于自己的良心之下。

    我不知道该不该去参加三花的婚礼,心想算了,等到时候再说吧,于是跟着葛大爷,在他的带领下,我们三坐上一辆火车,远离了三门镇。

    一路上,葛大爷都没说要去哪里,只说带我们去长江转一转,看一看风景,其实我也隐约猜到了他心中的一点想法,只是没点破罢了。

    一天以后,我们三来到了长江边上一处小镇子里头,葛大爷租了两间旅馆,让我们先休息一下,晚上带我们去见个人。

    我和山只好在镇子上转悠了一圈,顺便去长江边上看看,说实话,在油田工作的那几年,我习惯了大风大浪,眼下见到长江,并没有太大的激动,只觉得这长江从气势上来看,的确是有点地气。

    山从来没有出过远门,以前他呆在山头上,或者煤矿里头,孤独惯了,也见过太多的诡事,倒是好奇的左看右看,露出了小孩子的心性。

    长江边上也有不少的游人,江面上还有一些渡轮,我走走停停,就当是看风景,忽然间,感觉到有一双目光盯着我,那种凝视的目光我非常的熟悉,皱着眉头一看。

    四周的游人攒动,山看我这表情,急忙问咋回事。

    我摇摇头说:“好像有人跟着。”

    山听了后,点头说:“我早就察觉到了,应该是在那渡轮上。”

    这小家伙想不到直觉这么灵敏,他悄悄的指了下江面上的一艘渡轮,在哪儿,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戴着鸭舌帽,低头看着手中的一份报纸。

    与四周熙攘的游人不同,我一眼就察觉到不对劲,有谁会在船上看报纸呢,不符合常理。再说这小伙子看面色非常的白,不是那种天然白,而是死灰白。

    这是作为尸囊人以来,我练就的“火眼金睛”,我皱着眉头,心想这小伙子会是谁呢,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俩权当没看见一样,继续转着。

    等到回旅馆后,葛大爷也回来了,我将事情根他一说,他老人家丝毫没有惊讶,相反还点点头。

    “明白了,接下来小心点吧。”就这么一段话,把我整迷糊了,他老人家一定知道些什么。

    等到了晚上,葛大爷带着我和山来到了镇子里头一个酒楼,接待我们的是一个中年妇女,长得倒是风韵犹存的,身材略微丰满,就是脸上涂抹了太多的粉底,她笑脸相迎,将我们迎了进去,然后找了个包间坐着。

    不一会,那中年妇女忙活好手中的事后才走了过来。他一看葛大爷,立马打趣说:“葛大哥,这就是你那两徒弟吗?”

    一旁山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整的我挺无奈,葛大爷点点头说:“行了,说事情吧,明天我要进山一趟,他俩就拜托你了。”

    这中年女人名叫杨十娘,是这间酒楼的老板,她点了点头,恢复了严肃的表情。

    “葛大哥,你还是放弃吧,怎么可能找到呢?”杨十娘劝解道,葛大爷摇摇头,也没理会,继续说:“那刘洪我估摸着会过来捣乱,明天你带着他俩去刘洪的村子看看吧。”

    葛大爷这话让我有些迷糊了,刘洪那渔村不是已经荒废了吗,带我和山去那干嘛。

    杨十娘点点头,显然和葛大爷交情非常深,我带着困惑,也好奇问起杨十娘的事。

    原来,他和葛大爷其实认识不到三年,当初杨十娘去长江边上游逛的时候,不小心掉入了一个山洞里头,那儿有一个已经成僵尸的玩意。

    杨十娘一个女人家,最害怕的就是这些玩意了,惊叫中求救,那死尸朝着她扑来,眼看要死了,葛大爷从上边跳了下来,一把将那死尸给制服了。

    所以正常理解就是葛大爷是她的救命恩人,也难怪她会如此的听葛大爷的话。

    “那渔村已经荒废很多年了,现在成了禁地,听说有好多想要进去的游客都没出来,真的要进去吗?”杨十娘有点犹豫。

    “进去,他们俩的本事足以保护好你,刘洪这因果既然沾上了,那就必须要有个结局。”葛大爷这话是对我说的。

    从他的话语间,我听出了一点意思,那就是迟早要和那刘洪有交锋,我也没在意,而是问道:“葛大爷,那尸菌是什么回事,真的能对付阴阳法王吗?”

    葛大爷摇摇头说:“不可全信,那阴阳法王连我都没见过,怎么知道弱点。”

    看来刘洪和我那师姑并没有说实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