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家最后一个穿越〕〔诸天万界我为王〕〔港岛枭雄〕〔网游之至强剑士〕〔聊斋好莱坞〕〔心里有个兵工厂〕〔异能军嫂逆袭日常〕〔大唐乐圣〕〔伊本毒物见你封喉〕〔重生八零:医世学〕〔抗战之我有一亿条〕〔逸剑惊澜〕〔契约老公:甜蜜暴〕〔次元之王者降临〕〔再见,秦先生〕〔极品道士闯三国〕〔神级承包商〕〔尾巴真的不能吃吗〕〔瑾成毓秀〕〔我有一刀在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七十二章 渔村诡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顿饭,葛大爷简单的说了下那渔村的情况后就往其他事说了,杨十娘倒也好客,一直为我们上菜。

    当听说了山的身世后,杨十娘露出了同情,她一直看着山,目光中满是柔和,倒是葛大爷看出了一点端倪,笑了笑,问山愿不愿意认个干娘。

    这下子,山低头了,也不吭声,我心里难受,山打小就孤苦无依,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经历了生活的冷暖,虽然平日里以坚强示人,但是内心还是很柔弱的。

    我拍了下山的肩膀,那意思就是告诉他,让他自己决定。

    山抬头看了眼杨十娘,点了点头,这下子杨十娘笑开了花,后来我才知道,杨十娘其实没有孩子,她有过一段婚姻,可惜那老公也不是啥好人,经常在外面拈花惹草,杨十娘一气之下就分了。

    但她却没有生育的能力,一直都没有孩子,现在倒好,认识了个山当儿子,我也替他们高兴。

    “看来我杨十娘命不错,竟然认了个儿子。”她笑了笑,抚摸了下山的脑袋。

    我看山一时半会也不好意思开口,心想就顺其自然吧。

    这一顿饭吃了有两个小时左右,我们才回到旅馆,葛大爷则是和杨十娘有些事要谈,所以暂时不过来。

    我俩回到旅馆后,山一个劲的在我耳边嘀咕:“哥,我竟然有老娘了。”

    我有些想笑,回到旅馆后,我俩倒头就睡,也不管葛大爷回不回来。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杨十娘来到旅馆找我们,她身上背着一个大的麻袋,也不知道里头装的什么东西,朝我俩点点头说:“走吧,你那师父已经离开了。”

    这事我也没惊讶,他老人家向来做事神秘,心里头祈祷他不要出事就好了。

    于是我和山简单的整理了下东西,然后背着包离开,在杨十娘的带领下,我俩坐上了一个渡轮,那渔村离镇子有两公里的距离,虽然不远,但毕竟那儿已经被列为了禁地,再者中间有山峰阻隔,所以只能坐船前去。

    江面上非常平静,我抬头打量两边的山峰,青葱一片,倒是散心之地,于是坐在渡船上,权当一个游客,欣赏这美丽的风景,山和杨十娘一直在唠嗑,两人估摸着是在培养感情。

    渡船在江面上行驶了十来分钟后,前方出现了一个弯弯的江道口,一座拱桥一样的山峰连接两岸,就好像一个山洞一样。

    不知为何,我看那拱形的山腰子就觉得不对劲,里头阳光照射不到,非常的阴暗,杨十娘说这儿就是去渔村的必经之路,一般人都不会进去的。

    只见杨十娘取出一盏煤油灯,在船头上挂着,这一举动我也明白,无非就是驱散阴魂。

    然后杨十娘从麻袋子里头抓了一把鱼,等到船进入后,我们三一下子就被黑暗给覆盖了。这一条山腰子不长,只有两百多米长,前方可以见到白光。

    而黑暗之中,唯一的光亮就是那盏煤油灯,杨十娘将小鱼撒入了两边的江水中。

    这一举动让我想起了老家,相传是为了防止水里的水鬼作恶,才故意以鱼喂养,但事实上这举动其实压根就没有用的。

    我好奇的盯着两边,黑暗之中,感觉这山腰子有道道不规则的阴风从两边弥漫而出,就好像一个人在呼吸一样,一顿一顿的。

    这种错觉让我不禁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两边,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了有一双眼睛在眨动,虽然一晃而过,但我还是吓了一跳,急忙正眼一看,然后手中的灵符一甩。

    符朝着左边飞了过去,燃烧的一瞬间,暂时照亮了方圆几米的范围,我瞪眼一看,好像看到了一个人,心里头咯噔一下。

    “山,你看到了吗?”我扭头问道。

    “看到了,是有一个人。”山表情严肃,看来不是我眼花了,而是真的有鬼东西在暗处。

    这大白天的,我不相信遇见鬼了,于是再一次试探的扔出灵符,然而这一次却没有见到,那身影如幽灵一样消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在这时,我看到右边有一个小庙,仔细一看,好像是个龙王庙,庙口已经塌了一大半,心中一惊。

    自古龙王庙就是管一方江河湖泊的安宁,保民间风调雨顺,但而今却塌了。

    杨十娘毕竟年纪比我们大,也知道一些情况。

    “这龙王庙就是那渔村的,自打渔村荒废后,龙王庙就塌了。”

    “龙王庙风水与渔村相连,我看两者之间肯定有联系。”我皱着眉头,带着困惑,渡船划出了这山腰子,前方出现了一片淡淡的白雾。

    应该是江水正常起雾,所以感受不到丝毫的阴冷气息,杨十娘看到这白雾后,让我们小心点,有可能会迷失在这白雾里头。

    我自然没有害怕,而是取出八卦罗盘,根据风势水流卜算,好不容易划出了这白雾之外。

    前方一侧的江岸边,一个简陋的小村子出现在我们眼前,隔着老远,我都能感受到这渔村的死寂和萧条,这估计就是那渔村了。

    “我们必须要在下午五点钟之前离开,不然我怕到时候会出不去。”杨十娘非常担心。

    “为什么,难不成有小鬼作祟吗?”我好奇的看着渔村。

    “不是,相传这渔村有阴兵出没,你葛大爷的意思就是有可能是阴阳法王操纵的邪尸。”杨十娘解释说。

    一听到阴兵,我整个人不淡定了,这玩意可是比小鬼还要邪门,相传遇见了,若是不躲避,有可能会被拖走生魂,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

    带着这个担忧,我们三上了岸,杨十娘回头对着那船老大吩咐了一句,让他在这儿等一会,然后带着我们进入了渔村里头。

    我们三一路走着,看着四周的房屋,大多都已经长满了杂草,有些甚至已经塌了。这儿的确已经没有生机,我所能感受到的是一片森冷的气息。

    偌大的渔村,难不成真的是全被那阴阳法王给害了吗,我有些不相信,那家伙本事就这么大。

    一路走来,我没有看到一个活人,确定这是一个死村,正想也没啥发现,刚要叫两人离开时,忽然间看到其中一处屋子里头好像有东西闪过,于是走过去一看。

    推开门仔细一瞅,这是一间普通的民房,唯一让人怀疑的是,这屋子里头的东西非常的干净,和四周那些老屋子相比,甚至像有人居住的一般。

    我好奇的问杨十娘:“这有人居住?

    她立马摇头说:“不可能,要不就是那些游客。”

    看样子,这里头的确有怪异,我走进去后仔细打量,发现这好像是个女人的房间,一个梳妆台,一个衣柜,墙上贴着一些花的装饰品。

    刚才那道白光其实就是镜子所折射出来的,我盯着这一切,忽然间看到了角落里头有一个木箱子,于是走上前去打开一看,这一看我才发现木箱子内竟然是空。

    准确来说是一个地下暗道,心中一惊,这明显就是人为造成的。

    “十娘,你觉得会有人活下来吗?”我扭头问道。

    “我不清楚,只知道外头的人说要在五点钟离开,不然等到大雾四起,就有可能出不去了。”杨十娘担忧道。

    我皱着眉头,心想都到这了,也不能空手回去,最起码要查个究竟,于是打开背包,从里头拿出手电筒,这玩意刚才我竟然忘记拿出来了,竟然还傻傻的用灵符。

    手电筒往里头一照,我顿时看到了一条幽暗的地下室,还有一个木梯子,于是朝两人说:“你们在上边待着,我下去看看。”

    然后用嘴咬住手电筒爬了下去,这条木梯看样子还挺牢固的,我下去后,刚站稳,就闻到了一股子淡淡的香味,起初也没太在意。

    手电筒朝里头一照,我才发现这是一个地下室,不大,也就是几十平米,地上到处都是草垛子。

    在这地下室的一角,我看到了小小的案桌,上面竟然有香炉摆放,好奇中走过去一看,发现竟然是一个灵位。

    一个灵位牌子摆放在上边,在那墙上,挂着一幅画,我皱着眉头,用手擦了下这幅画,发现有些模糊,看轮廓,只能依稀辨别出是一个女孩子。

    灵位牌上也没有名字,就是一个空的,我惊讶的看着这一幕,无人的灵位,模糊的画像,这到底是在祭奠谁呢。

    无意中,我忽然看见草垛子下有东西,走上前去用脚翻了下,惊恐的发现竟然是一个白骨,急忙用木剑翻找,直到草垛子被掀开后,我才呆愣了下。

    数十具白骨,就这样躺在了地上,衣服和包裹散乱,他们的手上,全部都被捆着绳子,我第一个反应就是人为的。

    从背包里头的东西来看,我确定这些人都是游客,他们都是来探险的,但都死在了这里。

    于是急忙想要上去提醒两人,忽然间感觉到双腿一软,一股倦意涌上脑门,我捂着鼻子,心想那香味有异常。张了张嘴,想要提醒上边的山和杨十娘。

    可最终还是抵挡不住倦意,整个人昏迷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穿越五零抢夫记〕〔余生很长,不必慌〕〔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五零小福妻〕〔盛嫁无双:神医王〕〔斩龙〕〔木叶的上下五十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