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与你相逢今生缘〕〔都市极品仙帝〕〔妙手狂医〕〔仙路不朽〕〔蛊医王妃:救个王〕〔刁蛮小妻要上天〕〔一品农女:痴傻太〕〔追妻攻略:江山不〕〔火凤逆天:绝世神〕〔超级存储系统〕〔重生之冠位暗杀者〕〔首席凶猛:独宠小〕〔闪婚攻略:蠢萌娇〕〔三生凰权:夫君,〕〔源来者〕〔逐恒〕〔校花有点甜〕〔没有转正的皇帝〕〔绝色女神的贴身保〕〔修仙归来的神农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七十三章 出手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知名香味,让人诡异的渔村,还有这地窖,一切都是那么扑朔迷离。

    我心有不甘,也不知昏迷了多久,总之醒来的时候,感觉脑袋浑浑噩噩的,还有点疼,刚想挣扎一下,忽然感觉双手被捆绑住了,心里头一惊,急忙睁开眼一看。

    幽暗的地窖里头,一盏煤油灯在燃烧着,我掐算了一下时间,感觉昏迷了应该有好几个小时。同时看到自个正躺在草垛子上,而旁边,山和杨十娘也是一样,他们都被五花大绑着。

    我们的背包都放在了一边,这让我开始怀疑是有人在动手脚,急忙喊了两人一下,山慢慢的醒过来,他咬着牙,一脸的迷茫。

    “山,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在上面吗?”我问道。

    “我俩在上面没注意,被人给打了一下。”山扭了下头,后脑勺上有一个老大的包。

    杨十娘也慢慢的醒了过来,她还算镇定,只是眼神里有些慌乱,两人没事我倒是松了口气,同时开始思虑,到底是谁在动手呢。

    就在这时,上边忽然有亮光下来,随后下来了一个身影,穿着宽大的衣服,灯光下,我隐约觉得有点熟悉,立马惊呼道:“刘洪!”

    不错,这家伙是刘洪,只见他阴笑了一声,然后走到我们跟前,那张阴冷的脸庞带着邪异。煞气将他的面庞侵蚀的非常让人惊悚,尤其是那牙齿。

    “赵有才,想不到你竟然敢来这渔村。”刘洪坐在一张椅子上看着我们。

    “我只是好奇你是否说的是真话,那阴阳法王是否存在。”我没有害怕,而是冷冷的看着他。

    “你放心,我刘洪还不屑于耍那点心机,一切都是真的。”听他的语气,我倒是愿意相信。

    但是我整不明白这里头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一问,刘洪脸色一沉,起身后来到那案桌前,点燃了两根香,慢条斯理的说:“还记得我跟你提过我那妹妹吗?”

    我一听,顿时明白了:“你是说这是你妹妹的灵堂?”

    刘洪点点头:“不错,我一直相信她会回来,保留着她的房间,但却一直担心她不在这世间。”

    这是一种多么复杂的心态,非常的矛盾,生前的屋子,死后的灵位,我忽然能够理解了刘洪,作为哥哥,他还是抱有一丝信念,但作为一个常人,他又不得不做好准备。

    “生死无常,我虽然同情你,但是你杀害了那么多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指着旁边那堆白骨。

    刘洪露出了轻蔑的表情,显然是不屑于将这些白骨放在眼中,她为妹妹的灵位插上香后,用手擦拭了下画像。

    “蝼蚁罢了,不值得同情。”这家伙看起来已经是坠入了魔道。

    我皱着眉头,心想他肯定是起了杀机,必须要尽快想办法出去才行。忽然间,我看到刘洪随身拿着一个袋子,同时隐隐有绿光散发出来,心中一惊。

    眼下,我们三已经被困住了,这家伙要是下手,那我们必然死定了,心中有点悲凉。

    然而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刘洪忽然笑了,他看着我们,眼中透着疯狂。

    “三位,你们来的正是时候,我算了下,那阴阳法王今晚应该会出现,你们正好可以当做鱼饵。”刘洪阴邪一笑。

    这下子,我终于明白他为啥不杀我们了,原来是想让我们当棋子,去勾引那阴阳法王。心里头一慌,我愤怒的看着他,坡口大骂。

    “你这家伙,有本事冲我来,和一个女人小孩算什么男人。”这节骨眼,我还想再搏一下。

    可惜刘洪压根就不为所动,他不再吭声,而是将我们三拉扯了起来,然后带到了上边,直到这时我才发现外头天色已经晚了,夜幕笼罩了整个渔村,一股死气开始蔓延。

    直到这一刻,我才感受到什么是阴寒,这渔村就像是冰天雪地的深山一样,到了晚上就变得非常的寒冷。

    我们三都只穿了一件外套,冷的要命,死寂的渔村让人心头发怵。我望着外头,感觉不到丝毫的生机,心中一片压抑。

    尤其是河岸边,那儿更是有阴风鼓鼓吹出,恍惚间甚至有白雾慢慢开始弥漫。那渡船依旧停靠在岸边,可上边的船老大已经没了,也不知去了哪里。

    刘洪将我们拖拽的拉着,然后带到了渔村里头的空地上,那有三块木桩子,我一下子明白了,这家伙是准备将我们捆绑在上边。

    杨十娘这会也害怕了,她毕竟是女人,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可怕的事。

    我有点愧疚,无奈说:“不好意思,连累您了。”

    杨十娘虽然害怕,但还是安慰说:“没事,我相信你那师父会出现的。”

    这压根只是一个安慰,连我都不指望葛大爷能够出手救我们了。

    刘洪将我们绑在上边后,忽然间在我们每个人的手臂上豆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流出。

    “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们自己造化了。”刘洪笑着走开了,往河岸边走去,然后躲在了一边。

    一时间,整个渔村空地上,我们三人被困住了,冷风肆虐,虽然寒冷,但是我更担心自己的生死。

    时间缓缓流逝,又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我估摸着应该是到了子时,猛然间察觉到河岸那边忽然有异常。只见大量的白骨从河中升起,蔓延向渔村里头。

    不一会,我们三人就迅速被白雾包裹,加上黑夜的缘故,只能隐约看清轮廓,杨十娘慌了,她急忙朝我俩喊了一下。

    我让她不要出声,以免招惹到暗中的邪祟,同时回头问山有没有什么锋利的东西。

    山想了想,立马回答说:“哥,我记得葛大爷好像有教过您一招虚空画符的玩意。”

    经他这么一提醒,我倒是想起来了,对啊,差点忘记了这个,于是急忙咬破舌头,扭头尽量往背后的手上吐去,然后急忙右手甩动。在空中画出一道符,这是天罡符。

    天罡,为北斗七星之柄,十二月将之一,引星象,化妖邪之能。

    葛大爷教我这么一招时,我压根就看不上,因为每次用都要自己的血,要不是这一次被绑,我也不想浪费自己的精血。

    天罡符一出,立马在空中燃烧了起来,我操纵着一把扎入了手臂上的绳子,直接烧了起来。

    顿时痛的不行,感觉皮肤都被烧到了,咬咬牙忍着,好在绳子一断,我挣脱开后,跑到山和杨十娘身边,将他们放了下来。

    “十娘,你先往渔村深处跑去,找个地方先躲起来,千万不要出来。”杨十娘立马会意,扭头就跑了。

    我让山赶紧去那地窖将我们的家伙全部拿出来,同时回头一看那河岸边,大雾之中,我隐约看到了有人头攒动,心里一急。

    等到山将家伙取出来后,我看了下木桩子,心想不能就这么走了,于是从背包里头拿出一张较大的黄纸,简单的折了三个纸人,然后放在了木桩子上,用自个的血在上面涂抹了一下。

    随后山也照做了,我俩这么做很简单,就是让这纸人看起来有人气一点,同时将自个手臂上的伤口包扎了一下,以免被察觉到。

    等到布置完成后,我俩才立马躲在一边,等着那些阴物送上门来。

    几分钟后,白雾深处,我发现了一个个鬼影走了出来,那是一个个阴物,他们低着头,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因为隔着太远,我看不清他们的面貌,只觉得一股腐烂的气息传来。

    那是人身体腐烂的气味,隔着老远,我看到每一个死尸的双眼都透着淡淡的绿光,身体左右摇摆。他们将三个木桩子都围了起来,一个个怒吼着。

    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幸亏逃走了,不然迟早会被淹没的。

    与此同时,在河岸深处,我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煞气,心中一惊,这煞气已经浓郁成雾了,在大雾之中,可以看到一团黑色的煞气正缓缓走来。

    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从河岸中走出,每走一步,我都觉得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那就是阴阳法王吗,也太厉害了,还没靠近,我就已经生起了怯意,急忙握紧手中的木剑,心想算了,还是保命要紧吧,也不主动出击了。

    那身影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袍,手中拿着一个拐杖,看不清面容,只觉得一双森冷的眼睛在扫视着。

    我急忙低头,同时让山在肩膀两处贴上两张符,遮掩自身的阳气。

    这么一个厉害的家伙,让我完全生不起对抗的心思,心想就算是所有符术出手,恐怕都不能对付的了他。

    正犹豫时,忽然间我看到那阴阳法王旁边不远处,那刘洪正慢慢的移动了,暗道不好,这家伙不是自找苦吃吗,就凭那么点本事就想杀人家,顿时带着悲意的看着他。

    大雾虽然覆盖了整个渔村,但是没有限制我俩的行动,于是悄悄摸索了过去,还未靠近,只听刘洪一声怒吼,从他的手中,出现两团绿色的玩意,发着绿光一把朝着阴阳法王扔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炮灰为王[快穿]〕〔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无限求生〕〔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