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兵王俏总裁〕〔重生异能影后:男〕〔相魏〕〔3岁小萌宝:神医娘〕〔重生空间之少将仙〕〔精灵之黑暗虫师〕〔重生八零狼夫勾勾〕〔国民初恋:追男神〕〔神脉〕〔校花的透视狂少〕〔终极小村医〕〔女总裁的至尊高手〕〔万界最强兑换系统〕〔你是我的万有引力〕〔怎么又是天谴圈〕〔权臣的不老娇妻〕〔嘘,我要亲你了〕〔听说我是啃妻族[快〕〔超神学院之地球之〕〔当土豪门遇上真豪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七十五章 阴奴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幕很暧昧也很邪异,阴阳法王的确是很厉害,但是刘洪更不要命,按理来说近身等于死,但他却丝毫不在乎。

    一人一鬼嘴对嘴亲吻着,我看到刘洪嘴巴出血了,但他还是死死的压住阴阳法王,将嘴里的石头送入了阴阳法王的嘴中。可怜这鬼玩意使劲的挣扎,哪怕是将刘洪弄出了血,但也来不及了。

    那块石头立马炸开了,就在阴阳法王的嘴中,他惨叫一声,有绿色的液体流了出来。

    我仔细一看,那玩意不是尸菌吗,这家伙果然是有心机,竟然将尸菌藏在了石头里边。

    阴阳法王被尸菌弄了一嘴,痛苦的大叫,嘴里冒着丝丝缕缕的青烟,骷髅之身渐渐脆弱,尤其是那头骨,更是寸寸裂开,眼看就要丧命了。

    但可惜的是,阴阳法王鬼术的确是高强,他猛然一吸,那些四散的阴魂全部都被他弄回了袍子里头,将这些阴魂来压制尸菌。一时间,阴魂惨叫声不绝。

    阴阳法王恢复了冷漠,起身后手拿着拐杖,一步步的朝着刘洪走去。我一看不能等了,这家伙已经没有后手了。

    于是朝着山使了个眼色,我俩正要冲上去后,忽然间从渔村里头传来了一声闷响,就好像擂鼓敲击的声音,沉闷有力。接连敲打了三下,阴阳法王脸色大变。

    虽然看不清他的面庞,但是我知道他是害怕了,那鼓声竟然让一个修炼有成的鬼物害怕了。

    阴阳法王朝我们看了眼,没有吭声,而是转身离去,带着浓重的大雾走了,消失在了江水中,无声无息,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至于那些死尸,也全部如潮水一般退去,我急忙将刘洪拖到一边,以免被那些死尸给踩踏。

    等到渔村彻底恢复了平静后,我抬头一看,一轮明月出来了,心里松了口气,渔村虽然依旧死寂萧条,但是没有了刚才那么阴森。

    只见从渔村里头,杨十娘拖着个半米多高的大鼓走了过来,满头的大汗,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我惊讶的看着她,问道:“十娘,这鼓你是从哪来的?”

    杨十娘担忧的看着河岸那边,回答说:“是我从村子里头一个老宅里找到的,我听葛大爷说过,那阴阳法王好像惧怕鼓声,所以试了下。”

    要说世间事有时候就是这么狗血,一个可怕的阴阳法王,竟然惧怕鼓声,不得不说非常的奇特,后来我仔细一想,其实还是有些规律可行的。

    那阴阳法王既然是躲在龙王庙中,接受渔民的朝拜,那么祭祀之日,自然会有锣鼓的声响,鼓有驱邪的作用,长时间下去,就算再厉害的鬼物,心中还是会有惧意的。

    看来今晚我们侥幸活了下来,我朝十娘表示感谢,随后低头看着地上的刘洪,只见这小子满脸的血,尤其是嘴巴,更是往外冒血,气息游弱。

    我心里头一沉,其实我俩算是对立面,本来敌人是不能留情的,但刘洪为了报仇,甘愿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说不上谁对谁错,恐怕在他心里头,杀了阴阳法王才是第一位。

    “哥,要不我们救人吧。”山回答说。

    “唉,罢了,就当是积阴德吧。”我摇头苦笑,看来有时候我还是心软的不行。

    于是将刘洪拖进了他妹妹的房间里头,将他放在床上,然后把了下脉搏,确定这家伙还活着以后,我让山去附近摘一些草药,让十娘去准备一盆热水。

    然后替刘洪止住了流血的伤口,这家伙太狠了,身上多处被打骨折,甚至连内脏都破损了,要不是他命硬,恐怕早就死了。我忽然有些同情他了,为了仇恨,他能够不惜一切代价,这种魄力我自认为做不到。

    我们三忙活了两小时左右,刘洪才慢慢的醒转过来,他看我的眼神并没有多少变化,很平淡,我也习惯了。

    “多谢!”刘洪顿了顿,然后道歉说:“将你们当成诱饵,迫不得已。”

    我摆了摆手:“算了,没事就行,不过你这伤势,恐怕老长时间都不能下床了。”

    刘洪听了后,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会,然后抬头看着上方,好似在沉思冥想,最后硬是挣扎的坐了起来。

    “唉,尸菌太少了,不然那阴阳法王早就死定了。”刘洪透着无奈和失落。

    我沉默了,好几次破坏他的行动,也是导致尸菌过少的原因,但我不后悔,如果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还是会出手的,无他,只是过不去良心这一关。

    “不好意思,身为一个尸囊人,我不能坐视不管。”我看着他说。

    “呵呵,你这性子倒是挺倔,算了,你们走吧。”刘洪摆了摆手,看样子是想让我们先离开。

    这家伙的身子我生怕他会冲动起来,刘洪看我的样子,倒是解释了一下,说那阴阳法王不会经常上来,只会在特定的日子上岸,来收割那些游走的生人,去祭炼鬼术。

    看来我们三今天是撞上门来了,被阴阳法王给逮到了正着。但就这么离开了,我心里头还是很不甘心。

    于是问他那龙王庙的事,刘洪眉头紧锁,提醒说:“你还是不要去了,那地方有阴奴,专门看守着那山腰子,若是有生人进来,就会被盯上。”

    我听了后也愣住了,阴奴这玩意我听葛大爷说过,他们属于僵尸一类,但是和僵尸不同,他们有灵智,如八岁的孩童一样。

    相传阴奴大多出现在一些死气沉沉的地方,就像这渔村一样,是阴奴最喜欢的地方,他们有的是古人,埋藏地下数百年活了过来,有的是死地和风水相结合所产生,但无一例外,他们都喜欢食生人的血。

    我吓出了一声冷汗,想起来那一道眼睛,背脊发寒,幸亏没有好奇心一起上去。但这阴奴的存在确实是威胁到了那些进来探索的外人。

    “龙王庙与阴阳法王有关,若是破坏了那龙王庙,是不是等于断了阴阳法王的路。”我问的这个问题很显然,刘洪直接摇头:“我研究过,破坏已经没有用,除非是风水大师现世,以风水大术修复,那阴阳法王才会露出破绽。”

    看来,办法是有,只不过太高了,这年头,风水大师能去哪里找呢,就算是葛大爷,风水之术也估计称不上是大师的行列。刘洪倒是说出了一个人,那就是我们的尸囊人一派的先祖,唯有他方能有那本事。

    我一想,还是算了吧,都多少年了,人家是否活着都难说。

    眼下,渔村的事暂时是告一段落了,我看了眼刘洪,问他还是否打算要配阴婚来弄尸菌,没想到这家伙直接点点头。这下子,我有些气了。

    刘洪看我想骂人,冷冷说:“阴阳法王估计好长时间不出来,放心吧,我只找死人配阴婚,不会再去弄活人。”

    听了他这话后,我算是放下心来,苦笑说:“希望你能做到吧。”

    随后带着杨十娘和山朝着河岸边走,渔村在黑夜中融为一体,这里曾经也算是生气勃勃,而今却萧条了。

    那船老大不知所踪,我也不知道生死,估摸着是看情况不对劲,逃跑了,当然有可能也被阴阳法王害死了,总之我们上船后。

    杨十娘熟练的开着船,因为天色太黑,加上那山腰子里头有阴奴存在,我一想算了,不能冒这个险。正巧十娘知道其他水路,只不过要多开两个多小时。

    我自然选择远路,保命最要紧啊。

    三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小镇边上,上岸后,十娘带着我们来到了酒楼,让人准备了一桌饭菜,然后又替我们安排好了两个房间。

    “你们两个先吃饱喝足吧,等明天再走也不迟。”我点点头,这女人还真是贤惠,于是扭头打趣一旁的山说:“你倒是找了个不错的干娘。”

    山笑了笑说:“哥,你别羡慕,总有一天你也会找到的。”

    说完这话,我一下子笑容僵住了,心中一片苦涩,是啊,我的亲爹亲娘现在在何处呢。山看我的脸色不对劲,知道自个说错话了,急忙低着头管自个吃饭。

    这一顿饭吃完后,我俩洗了个澡,然后躺在床上,夜色已深,但我脑子里一直都在想着刘洪的事,以及那渔村。

    这世间有很多古怪的地方,有小鬼出没,也有无尽的妖邪,但万事万物有因有果,一切都在冥冥之中注定。

    刘洪的事,我暂时可以抛却到一边了,眼下就是要寻找我那亲身父母的事,以及葛大爷,这老家伙最近神神秘秘的,弄得我挺好奇的。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找到了杨十娘,一脸严肃的询问她葛大爷到底去了哪里,起初杨十娘还支支吾吾,最后一看我那么坚定的表情,最终叹气。

    “唉,你那师父叫我不要透露他的行踪,但是我看你这么坚定,就好俗你吧,他在离此地西边数十公里的一处大山。”杨十娘说完这话后就不吭声了,说是一切都随缘,要靠我自己。

    没办法,我只好带着山上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她那么那么美〕〔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剑仙修炼纪要〕〔慢穿之还是社会主〕〔村花难嫁(穿书)〕〔重生天后:霸道总〕〔道术达人〕〔怀了头龙崽子怎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