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家最后一个穿越〕〔诸天万界我为王〕〔港岛枭雄〕〔网游之至强剑士〕〔聊斋好莱坞〕〔心里有个兵工厂〕〔异能军嫂逆袭日常〕〔大唐乐圣〕〔伊本毒物见你封喉〕〔重生八零:医世学〕〔抗战之我有一亿条〕〔逸剑惊澜〕〔契约老公:甜蜜暴〕〔次元之王者降临〕〔再见,秦先生〕〔极品道士闯三国〕〔神级承包商〕〔尾巴真的不能吃吗〕〔瑾成毓秀〕〔我有一刀在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七十六章 石化的尸体
    ,精彩无弹窗免费!

    葛大爷在西边数十公里的大山中,那儿具体是何处,我没法知道,总之只能知道大概地址。

    我俩走的时候,杨十娘专门给山弄了一背包吃的,临走的时候还让我保护好他,说是好不容易认了个干儿子,不能让他出现危险。

    说实话,我还挺羡慕山的,最起码还有个人关心。

    这一路上,我和山并没有急于去找葛大爷,而是一路游山玩水,顺便坐船游览长江两岸的风景。大概半天的功夫后,才到达了一处小村子里头。

    那是一个位于长江边上的村子,叫游龙村,名字气的倒是挺霸气的,更重要的是人非常的多,有靠岸的船老大,还有游客,以及一些商人等等,但是我发现里头竟然有不少穿着打扮像道士的人。

    游龙村算是个富庶的村子,风水非常好,在村子后山,老远看过去就像一个龙头一样,这是升龙风水大势,是个风水宝地,所以村里人看起来都非常的精神。

    我和山到了这村子后,找了个茶楼坐着,身旁大多都是从远处慕名而来的人,他们都在谈论着这村子附近的景色。这地方的确不错,山清水秀,我坐在茶楼里边,欣赏着美景。

    山其实对风景没概念,转身去附近玩了,我也无奈,只好任由他去。在里头坐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左右,忽然间我感觉到有一双目光在紧紧盯着我,但是又转瞬即逝。

    心里头顿时一沉,这目光我之前感觉到过,是那戴鸭舌帽看报纸的家伙,于是回头一看。

    在茶楼的一角,果然发现了他的身影,低头品着茶,看着手中的报纸,我就整不明白这家伙一份报纸都看了两天了,这是到底在干啥。

    本来我是不想上前招惹的,但是按捺不住好奇心,于是起身走过去,站在这家伙的跟前,勉强露出笑容。

    “这位兄弟,你跟着我大老远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我直接开门见山。

    只见这戴鸭舌帽的年轻人抬起头,长得平平无奇,单眼皮,目光深沉,我一眼就看出来这家伙不是华夏之人,倒像是日本人居多。

    一想到这些,我就打起了精神。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说什么。”这家伙口音倒是挺正宗的,难道是我猜错了。

    “呵呵,好,我只是随便问问。”说完,我就转身回到了位置上,但身后那犀利的目光让我如坐针毡。

    不一会,山回来了,表情严肃,一进来就在我耳边嘀咕:“哥,那村子里头好像出事了,听说发生了地陷。”

    “地陷,怎么回事?”我好奇问道。

    “不清楚,听说死了两个人,是两父女,被人从下边拉起来,听说死的很惨。”山向来直话直说,看样子是有怪事发生了。

    于是我扭头看了眼后边,那戴鸭舌帽的家伙已经走了,也不知去了哪里。没办法,我只好让山带路,去看看那所谓的地陷是怎么回事。

    那一家子父女在村子里头也是普普通通的老实人家,住着一个小院子,平日里为人倒是挺和善,但不知为啥,昨晚这家子突然传来了两声惨叫。

    由于在黑夜,村里人也没在意,等到第二天一大早赶过去的时候,才发现那小院子已经倒塌了一大半,地基往下沉陷了大概有五六米深。

    村里人急忙上前帮忙,在下边的废墟里头发现了两父女,可惜都已经死了,死状恐怖,好像是生前遇到了什么怪事一样,全身上下也没有任何的伤口。

    这怪事倒是让我起了疑心,等到那的时候,我大老远的就看到那倒塌只剩下两面墙壁的院子,周围被围了起来。

    一个深有五六米的大坑展现在眼前,下边全部都是废墟,我皱着眉头,发现这废墟好像有点异常,怎么说呢,就是有一种淡淡的鬼气。

    眼下是白天,我自然感受不到太多,但还是打起精神,跳入了废墟里头,然后仔细的查找了下,手中拿着糯米,洒在各个方位。

    直到东边废墟位置的时候,糯米洒在那角落里头,忽然间有白烟冒起来,我神情一紧,急忙蹲下来仔细一看,用手刨了泥土,发现泥土有些黑,同时还有点淡淡的臭味。

    我第一个直觉就是这废墟有怪异,说不定是小鬼在作祟。仔细一想,问山要了瓶童子尿,然后往那角落里头一倒。

    这下子可不得了了,童子尿往那地方一倒,“滋滋”的声响不绝,大量的白烟冒了起来,泥土迅速塌陷了下去,我猛然间看到了一个幽深漆黑的通道,一丝丝鬼气溢出,看来的确是有怪异。

    正想往里头走近时,忽然间脚下一颤,我暗道不好,急忙爬了上去,不一会上边的一面小墙又开始坍塌了。直接将那通道给覆盖住了,我吓得一哆嗦,差点就被埋了。

    我俩的举动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没多久就有一个穿着衬衫,脚穿布鞋的老头出现了,盯着我们说:“你们是谁,为什么来这里?”

    那警惕的眼神,非常的不友善,我尴尬的解释说:“就是好奇进来看看。”

    老头立马拉着我的手,拖到了一边:“我是这的村长,你们可以叫我陈叔,那地方你们还是不要靠近。”

    听陈叔的语气,看样子是有什么隐秘,我想了想,还是将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陈叔听到我俩是尸囊人后,愣了下,惊诧的看着我们。

    为了让他相信,我取出尸囊袋,陈叔才相信了我们。

    “听说尸囊人游走在江河边上,捞尸为生,难不成你们是做这一行买卖的?”陈叔好奇道。

    “那是以前,今时不同往日。”我也没多说啥。

    我俩简单的交流了几下,陈叔看我们这么好奇,脸色凝重,好似在犹豫了下,最终带着我俩来到了村子里头的义庄,那里头放置的都是死尸。

    在义庄边上,有守庄人住着,是一个独眼瞎子,他看到陈叔后点点头,然后领着我们来到一个棺材边上。由于昨晚才死,未过头七,棺材盖是不允许盖上的。

    陈叔没敢上前,摇头说:“他们死的挺惨的,唉!”

    我好奇的走上前去一看,那一下子,我表情僵硬住了,心底里头升起一丝寒意。

    那是一对尸体吗,完全就已经石化了,四肢变成了石头,脸上更是有不少石胎子,嘴巴张得大大的,双眼也石化了,唯一还算有血肉之躯的就只剩下了胸口。

    我壮着胆子打开一看,整个人顿时发虚了,胸口部位,一朵诡异的血花生长在胸口上,根茎扎于心脏部位,不断的汲取着鲜血。

    这是什么死法,我从未见到过,陈叔转过身来,不忍看这一幕。

    “唉,他们都是老实人家,没想到竟然变成了这样。”陈叔叹气道。

    “这游龙村风水看起来挺好的,怎么可能会出现这事。”我喃喃自语。

    显然,这样的死法我也没法去判断,从尸体上来看,我估摸着生魂也差不多消散了,也无从查起。

    于是我问陈叔村子有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或者诡异的事发生,陈叔都摇了摇头,我让他再仔细想想,毕竟这是两条人命,关从我刚才看到的那鬼气通道,若是不找到原因,很有可能会继续死人。

    陈叔低头,在义庄里来回踱步,这时那独眼瞎子走过来,在陈叔耳边嘀咕了下,他立马脸色一变。

    我看到这一幕,心想有戏了,果然陈叔过来后沉重说:“的确是有一个怪地方,就在那村头的老槐树下。”

    随后陈叔说起了一件村里人不知道的事,那老槐树其实已经有上千岁了,枝繁叶茂,本是村子里头老人乘凉的地方。同时也是村里人的吉祥树。

    这么一棵有意义的树在几年前开始就发生了变化,树叶凋零,树杈腐化,一下子没了生机,村里人也想过办法,但是也救不活这棵老树。

    至于啥怪事,还要从独眼瞎子说起。

    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独眼瞎子在义庄里头睡不着,于是就出来散散步,路过老槐树的时候,看到那树下站着一个人,一个诡异的人,身子离地,悬吊在树下。

    独眼瞎子本就是胆子大,走过去一看,顺道喊了下,结果发现那人动了,抬头一看,独眼瞎子吓得急忙后退了几步。他发现这人的双眼竟然是石头样子,朝着他露出了一丝笑容。

    身子就好像一片纸张一样,在夜风下一吹,整个人不断的扭曲,就算独眼瞎子再胆大,也不敢久留,急忙跑回了义庄里头。

    第二天一大早,他将这事告诉了陈叔,显然陈叔是不相信的,于是走过去一看,也没见到什么尸体,正想骂两句时,陈叔看到那老槐树好像流血了,吓得他一哆嗦。

    血流了有一盆左右,在上边蠕动,随后慢慢凝聚成了一个人的样子,独眼瞎子一看,说就是昨晚上见到的那个鬼影,身形一模一样。

    陈叔不相信,他壮着胆子用铁锹往老槐树下挖了一点,结果发现下边竟然是空的,同时还有不少的鲜血往上涌,他急忙将泥土填了回去。

    两人回去后,陈叔一想,觉得这事不能说出来,于是告诉独眼瞎子一定要保密,两人就将这起怪事隐瞒了起来,同时将那老槐树围成了一圈,让村里人不要靠近,这事一过就是好几年,直到如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穿越五零抢夫记〕〔余生很长,不必慌〕〔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五零小福妻〕〔盛嫁无双:神医王〕〔斩龙〕〔木叶的上下五十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