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与你相逢今生缘〕〔都市极品仙帝〕〔妙手狂医〕〔仙路不朽〕〔蛊医王妃:救个王〕〔刁蛮小妻要上天〕〔一品农女:痴傻太〕〔追妻攻略:江山不〕〔火凤逆天:绝世神〕〔超级存储系统〕〔重生之冠位暗杀者〕〔首席凶猛:独宠小〕〔闪婚攻略:蠢萌娇〕〔三生凰权:夫君,〕〔源来者〕〔逐恒〕〔校花有点甜〕〔没有转正的皇帝〕〔绝色女神的贴身保〕〔修仙归来的神农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八十一章 受伤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葛大爷的带领下,我们俩没有丝毫的被阻拦,就连那阴兵,看到了飞乌盘也转身就跑了,这让我更加确信那些不是真正的阴兵。

    回到龙口后,葛大爷看了下水潭,让我们俩先爬出去,同时以糯米加锅灰填埋住那洞坑,至于那老槐树,让村子里弄个小小的土地庙,每日烧香祈祷就行。

    我还是有点担忧:“葛大爷,那到时候我们怎么进来?”

    葛大爷敲了下我脑门:“去游龙村山顶,从上边跳下来。”

    这老家伙一副不成器的表情,我哑口无言,那山崖起码有好几百米的高度,我这跳下去不是死定了吗。无奈不敢争辩,只好带着山爬出了那小洞。

    葛大爷手中的飞乌盘使唤,那些血鬼不敢冲出来,我俩轻松的到了上边。

    外头天色依旧还黑着,陈叔和独眼瞎子正站在深坑旁边,一看到我俩出来,急忙拉上来,因为斗了一晚上的小鬼,我俩都有些疲惫,身上脏兮兮的。

    再加上身子未干,冷风一吹,我立马打了个喷嚏,陈叔急忙脱下身上的衣服,让我先披上,然后带着我俩回到了义庄,询问下边有什么发现。

    我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老人家,至于葛大爷的事,我没有说,陈叔听到下边竟然有一个风水四象大阵,那表情非常的凝重。

    “按照你说的做,能恢复吗?”陈叔还是有些怀疑。

    “您老放心吧,只要填埋了,我就有把握修复好风水。”我拍着胸脯,事实上还是有些心虚的,那黑玉膏可不是那么好找的。

    陈叔看我这么有自信,立马让人去安排了,同时给我俩安排了一间房,先暂时歇息一晚,我和山也正好累了,于是答应了下来。回到房间,我俩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正要休息时,忽然间看到窗户外头有人影闪过。

    我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出去一看,那道人影已经消失了,山赶忙过来问道:“是那戴帽子的家伙吗?”

    “应该是,我看必须要想法子让他露出真面目。”我看着黑暗深处。

    眼下已经是深夜,村子里的人大多都已经歇息了,也没法去动手,我只好先歇息一晚。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陈叔就立马安排人,用糯米混合着锅灰,往那洞里填埋,然后覆盖上泥土,将深坑彻底掩埋。至于那老槐树,一时半会没那么快。

    等到事情解决后,我俩和陈叔告辞,然后坐上江岸边一艘渡轮,开始了散心的旅程。

    事实上,昨晚我也想过了,那戴鸭舌帽的家伙很有可能会下手,估摸着是在试探,所以这两天下手的机会可能性很高。

    我和山一商量,决定弄个障眼法逼迫他出来,所以这一路上,我俩除了欣赏沿途美景以外,同时还在寻找可以下手的机会,好不容易熬了半天,终于发现了前方江岸边上有一座小山头不错,可以作为下手的地方。

    于是和山急忙下船,然后钻入了山林之中,在山林里头转悠了一圈后,我发现前方有一处空地,周围都是苍天古树,于是朝山使了个眼色。

    山立马在地上洒了些糯米,同时还散落着几张符,接连洒了好几米。随后我悄悄的在这空地周围挖了四个小坑,往里头塞入一张三清符,在空地中间埋入三枚铜钱,最后就是弄五个小旗子放在空地周围。

    这就是简单的五雷天元阵,一个普普通通的障眼法,这一切都做完后,我在背包里头翻找了一下,拿出一张黄纸,迅速折了个纸人,然后用朱砂笔画上五官,放在地上。

    至于为啥选在这个地方,其实道理很简单,就是因为这山林会起大雾,而且是有阶段性,我掐算了下,估摸着再过一会就差不多起大雾了,赶忙让山先爬上一棵大树上。

    我画好纸人后用木棍子插在了这空地中,然后迅速爬上一棵大树上,果不其然,过去了十来分钟左右,这四周山林内,迅速涌起了一阵淡淡的白雾,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浓郁了起来。

    我在树上看着远方,看到有一个小不点在山林中穿梭,心里头一冷,果然,这家伙终于是追来了。

    事实上,我始终觉得这家伙和我当初在海边对付东洋鬼阴邪派的时候,那最后在海滩上看到的人影是很相似的。

    大雾渐渐笼罩住了整个空地,不一会,那人影终于是靠近了,虽然看不清面容,但是我知道就是那戴帽子的家伙,山朝我使了个眼色,然后拿出一把小刀,我让他先不要动手。

    下方,那家伙先是在山之前洒的糯米和黄符的位置上看了一会,然后站在了原地,朝那空地看了好几分钟,愣是没有进来。

    这让我傻住了,他该不会是发现了这陷阱了吧,我一想不可能啊,那纸人从他的角度上来看,基本上和我是类似的啊。

    好在这家伙虽然警惕心强烈,但还是慢慢的走入了空地中,直到彻底被大雾覆盖住了,我一看成了,这家伙进来了,急忙做好了准备。

    不一会,我就隐约看到下方这家伙在走动,看来是被困住了,于是朝山使了个眼色,我俩悄悄的往下移动。

    就在这时,我看到山忽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一直看着我。这小子咋回事,我有点懵了,与此同时,忽然感觉到背脊发凉,就好像有一个猛兽在盯着我,急忙扭头一看。

    那一瞬间,我差点从树上摔下来,不知何时,在我的背后,竟然趴着一个婴儿,和当初在海边那破屋子里头看到的一样,一个魇婴。

    慌乱之中,我急忙掏出一张镇尸符往后一贴,这魇婴立马跳开了,站在旁边的树杈上看着我。

    我心中一沉,看来这家伙是发现我们了,也不躲藏,喊道:“山,小心点。”

    随后,我一把拿着青灰木剑,同时取出尸囊袋,冷冷的看着魇婴,有了上次的经验,我自然不畏惧。

    但这魇婴却忽然跳了下去,见状,我和山只好爬下大树,看到那戴鸭舌帽的家伙正站在空地上,手里拿着纸人,一脸冷笑的看着我们。

    “区区障眼法,你们一个华夏大地,难不成就这点能耐?”戴帽子的家伙冷笑道。

    “我看你就是躲在幕后的人吧,东洋鬼阴一派的。”我一眼就看出了这家伙的来历。

    “不错,算你还有点眼光。”这家伙承认了。

    看样子,这一路上跟着我们的人就是他了,我俩对峙着,山则悄悄的取出尸囊袋,观察着那魇婴的举动,只要不对劲,就会冲上去。

    很明显,他是来找茬的,无非就是要琉璃心灯和蟒精胆,但这两样玩意已经不在我手中了。

    “恐怕你要失望了,东西已经被我消灭了。”我说道。

    这家伙平静的看着我,看不出喜怒哀乐,那种镇定和冷漠让人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危险,越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大多都是狠人。

    “那就以你的命来抵吧。”他丝毫没有废话,忽然间手中出现了一个笛子,然后轻轻一吹。

    沉闷厚重的笛声在这山林中回荡着,那魇婴听到笛声后,忽然发出一声尖叫,身上猛然出现了一个个鼓起来的小包,就像是被开水烫到了一样。

    这家伙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子,倒在了魇婴身上,魇婴受到了刺激,浑身冒着绿烟,我急忙喊道:“山,有剧毒,小心点。”

    然后我俩急忙后退了几步,魇婴朝着我们冲过来,裹挟着大量的绿烟,为了避免被沾染到,我非常被动,只能一边躲着,一边用木剑挡着。

    魇婴没有灵智可言,就是一个傀儡,但是速度非常快,上蹿下跳的,忽然间舍弃了我,一把朝着山冲了过去。

    我吓了一跳,急忙想要阻止,但是晚了,山一看情形不对劲,急忙往旁边一躲,忽然间那戴帽子的家伙动手了,一把抓住了山,然后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放开他!”我怒了,双掌虚空画符一推,直直的打在了魇婴身上,这鬼玩意立马惨叫一声,然后倒在了地上,我甩出木剑,直直的冲向了那家伙。

    他在山身上轻轻一拍,然后起身躲开了,山痛得大叫一声,我赶忙冲过去一看,发现山的背上有一道血掌印,掌印发黑发绿。

    “他中了蛊毒,七天之内,带着琉璃心灯去那渔村里,不然就等死吧。”这家伙说完转身就要离开,忽然间顿了下,回头说:“我叫吉田正一。”

    然后头也不回的钻入了山林里头,就此消失了。

    我急的抱住山,看到他嘴唇发紫,痛苦的蜷缩在了地上。

    “山,没事吧?”我慌了神。

    “哥,没事,就是有点冷。”山坚强的摇了摇头,让我一下子愧疚了许多,这家伙跟着我就没过上几天清净的日子,到处折腾,和小鬼搏斗。

    “你坚持一下,我马上带你回游龙村。”说完,我抱着山立马朝着下边走去,然后在岸边等了一会,坐上一艘渡轮赶往游龙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炮灰为王[快穿]〕〔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无限求生〕〔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