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高手林轩〕〔婚妻难逃:总裁求〕〔未来一亿年〕〔一睡十万年〕〔我在天庭开酒楼〕〔第十三名巫师〕〔惜缘古剑传〕〔全息海贼时代〕〔崩坏神话〕〔绯闻萌妻:影帝老〕〔修真界唯一锦鲤〕〔宠你一世又何妨〕〔开个诊所来修仙〕〔有凤难仪潇湘妃〕〔重生八五,霸道军〕〔盛世华归〕〔阴谋与爱情之阴谋〕〔豪门之宠,戳着心〕〔时轮,命轮〕〔王牌军妻不好宠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八十二章 抓阴奴(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山的伤势很重,尤其是背后,那血掌印更是发紫,明显是中毒了,我抱着山匆匆忙忙回到了游龙村,陈叔看到我抱着山,急忙上来询问怎么回事。

    我来不及述说事情的经过,让陈叔赶紧找个医生过来,他老人家立马将我送到了义庄,然后把独眼瞎子喊来。

    “瞎子早年学过医术,让他看看。”陈叔回答说。

    “麻烦您看看,山中毒了。”我急着不知所措,早已经失去了镇定,甚至忘记了自己也会一点医术。独眼瞎子替山把了下脉,皱着眉头说:“的确是中毒了,毒素淤积在体内,差不多七天之内就会扩散到全身。”

    “那该怎么办?”独眼瞎子沉思了会,然后站起身来说:“我先弄点草药,可以减轻痛苦,不过还是需要解药才行。”

    看来必须要找那吉田正一才行,我心里头怒火燃烧,恨不得现在冲过去就将那家伙碎尸万段,但看到山的痛苦,一下子没辙了。

    于是让独眼瞎子帮忙照顾一下山,我独自一人顺着游龙村后山一条小道,来到了山顶上,在那儿,刚好有一个峡谷,下方是万丈深渊,白雾笼罩了一切。

    我不知道下边是否就是那四象风水大阵,但既然葛大爷是从这下去的,那就一定有办法上来。于是折了个纸鹤,然后写上几个字,大意是山中毒了。

    然后将纸鹤放飞,纸鹤挥舞着翅膀掉入了深渊底下,我坐在一旁焦急的等着,一个小时过去了,下边还是没有动静,等到两个小时过去了,深渊依旧是非常寂静。

    我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来,大声喊道:“葛大爷,您老快出来啊!”

    这一刻,我从未有过无奈,没有了葛大爷,有些事我是真的没办法摆平。

    眼看依旧没有回应,我失落的转身,就在这时,葛大爷的声音出现了。

    “你小子,就不会耐心等着,老头我上来不要时间吗?”葛大爷从一旁浓密的丛林间走了出来,身上脏兮兮的,看来也是非常艰难。

    我面色一喜,急忙上前将他搀扶住,帮他老人家擦拭了一下衣服。

    “葛大爷,你快过去看看,山中毒了。”我拉着他焦急的往山下跑,一路上,葛大爷问到底咋回事,于是我将那吉田正一的事说了出来。

    他老人家听后也是气愤,说啥山也算是他的门徒,怎么能被祸害呢。

    回到游龙村后,葛大爷急忙去了义庄,看到山惨白的面容后,双眉紧蹙,也不吭声,而是仔细把着脉。最后才站起身来,在义庄里头来回踱步。

    我也不好意思去打断他的思路,连独眼瞎子也是好奇的看着葛大爷。

    良久,葛大爷才回过神来说:“伤势是挺重的,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那日本人不是说叫你去渔村吗,那就去一趟。”

    我担忧的看着山:“可我怕他会反悔啊,再说了,万一有陷阱怎么办?”

    葛大爷回答说:“畏头畏尾的,放心,我陪你去一趟。”

    一听到他老人家要亲自陪着我一起去,心里顿时有了底气,等到独眼瞎子熬了些药给山喝下去后,我背着山走出义庄。

    陈叔特意给我们租了个船,我们三上去后,先是往十娘所在的小镇开去,大概两个多小时后才到达,将山送到十娘那,她一看到山受了这么重的伤,面露痛心,埋怨我为啥不照顾好。

    这事的确是我的错,我认了,随后问葛大爷现在就去那渔村吗,结果他老人家摇摇头,而是带着我去了附近一个道观。

    那是一个已经年久失修的道观,里边杂草丛生,蜘蛛网遍布,甚至用残垣断壁来形容也不为过。我也整不明白他为啥来这里。

    “在这道观里头挖一下,看看有没有一些黑色硬块的石头。”葛大爷吩咐道。我也没动手,而是疑惑的看着他。

    葛大爷倒是解释了一通,说凡是一些有底蕴的道观和寺庙,大多都有玄石,所谓的玄石,就是经过香火积累,再加上道观地气所滋养形成的,具有克制阴煞的作用。

    说白了,这玩意对于活人没有任何的用处,但是对于鬼物可是个定时炸弹,因为那吉田正一所在的门派修炼的的阴鬼之术,就是祭炼邪尸。

    虽然有很多种方法可以对付,但为了保险起见,葛大爷还是决定用玄石。于是我俩在这破旧的道观里头挖着。

    整整半天的功夫,我俩把这破道观都快翻了个天,也只挖出了五块玄石,从外形上来看,就是个普通的石头,要不是有丝丝烧香的气味,我早就扔掉了。

    葛大爷有些无奈,说这道观破坏太久了,早就失去了灵性,风水溃散,能够有五块玄石已经是不错的了。

    没办法,我俩只好离开这道观,一路上,葛大爷向我询问了那渔村的情况,听说那阴阳法王出自于龙王庙处,那地方现在还有个阴奴。

    一听说有阴奴,葛大爷双眼一亮,整个人露出了一丝微笑。

    “其实我早知道有人跟着你们,但没想到你俩中了人家的道,现在也是报仇的时候了。”葛大爷阴笑了下,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他老人家的性子我知道,别看平日里很稳重,一到关键时刻,那性子一上来,连我都惧怕。

    当下,葛大爷决定要对阴奴下手了,然后在我耳边嘀咕了一下,听得我一愣一愣的,不由拍手叫绝。

    回到镇子里头后,我向十娘要了一些活的公鸡,另外准备一块老旧的门板,必须是那种数十年久的门板。

    杨十娘疑惑的看着我们,也没问为啥,立马就派人去安排了,等到木板寻来后,葛大爷立马动起手来,将一块好好的木板给弄出了一个枷锁,然后用朱砂笔在上面开始画镇魂符。

    老旧的门板其实还是有很多用处的,为啥一般人死后要用木板放置尸体,然后放在灵堂内呢,这里头是有讲究的,俗名叫跳三门。

    尸体在上,头七门板放置在大门上,若是还有生魂留恋阳世间的亲人,但是看到这木板后,就会离开了。

    至于是何原理,我也不知道,反正这都是葛大爷告诉我的。

    等到一切都忙活完后,葛大爷让我将尸囊袋清洗一下,这袋子经常装小鬼邪尸,整的有些脏兮兮的,所以我赶忙去附近的河水里洗了下。

    随后葛大爷掐算了一下时间,说今天是阴日,不易出动,那阴奴肯定会躲在阴暗处理不会出来,要等到两天后才能动手。

    我一听有些着急了,那山能熬的过去吗。

    没办法,我只好耐着性子等着,这两天陪在山的身边,看着他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心里那个痛啊,心想这次回去后,是不是应该将他放在店铺里头,免得跟我出来受罪呢。

    杨十娘更是像亲娘一样,对山照顾的无微不至,亲口喂山吃饭,哪怕都吐出来了,她也丝毫不在乎。

    我看得也难受,于是劝道:“十娘,放心吧,我一定让山恢复起来。”

    杨十娘点点头说:“我打小就没孩子,好不容易看到山,觉得亲切,这孩子也太苦了。”

    她心肠也不错,我也替山赶到欣慰,认了个人好干娘。

    时间一晃,好不容易熬过了两天时间,山身子越来越消瘦,葛大爷一看时间差不多了,于是让我带上家伙,前往那山腰子里头的龙王庙内。

    我俩乘坐一艘小船,划着浆到达了山腰子口,还未进去,我就感觉到里头好像比之前来的时候,阴气要小了很多。

    葛大爷看着里头漆黑的水洞,沉声说:“眼下是阳日,是阴气较弱的时刻,那阴奴肯定是躲在龙王庙附近,寻找落单的活人下手。”

    这么一说,我觉得我俩就好像是猎物一样,送入了户口。

    “您老真的有把我抓住阴奴吗?”我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咋的,你还不相信你师父的本事。”葛大爷白了我一眼。

    我尴尬的笑了笑,心想这老家伙不靠谱的事迹早已经深入了我心里头。随后我俩划着船进入了山腰子里头,进去才十来米,我就感觉到有一双阴冷的目光看着我。

    就像是一个凶猛的野兽,躲在暗中看猎物,我握紧了手中的木剑,等到时间差不多了,葛大爷立马喊道:“杀了活鸡,扔入那岸上。”

    我急忙在鸡的喉咙用力一割,鲜血喷涌出来,活鸡挣扎着,随后往那岸上一扔。

    黑暗之中,我也没打手电,而是感觉到有一个鬼影非常迅疾的冲了过来,抓住了活鸡,然后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一切都归于寂静,我皱着眉头看着两岸。

    “还不行,这玩意还不肯靠近,继续。”葛大爷再次喊道。

    我只好继续杀了活鸡,然后往旁边一扔,这一次我扔的很近,就看到有一个全身光秃秃的家伙出现了,身形非常消瘦,用皮包骨头来形容也不为过。

    一个菱形的脑门,就好像被门给挤过一样,眼睛往两边倒生长着。满嘴的利齿,十指更是锋利无比,闪烁着幽光。

    我吓了一跳,这就是阴奴吗,长得也太磕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