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高手林轩〕〔婚妻难逃:总裁求〕〔未来一亿年〕〔一睡十万年〕〔我在天庭开酒楼〕〔第十三名巫师〕〔惜缘古剑传〕〔全息海贼时代〕〔崩坏神话〕〔绯闻萌妻:影帝老〕〔修真界唯一锦鲤〕〔宠你一世又何妨〕〔开个诊所来修仙〕〔有凤难仪潇湘妃〕〔重生八五,霸道军〕〔盛世华归〕〔阴谋与爱情之阴谋〕〔豪门之宠,戳着心〕〔时轮,命轮〕〔王牌军妻不好宠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八十四章 引尸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吉田正一兴许还未赶过来,我也不知道他为啥要选在这个鬼地方,后来一问葛大爷,才知道这渔村地里位置特殊,加上是死地,死气极为浓重,是最适合邪尸生存的地方。

    若是有厉害的邪尸,到了这里都会更加的厉害,我听了后心里头后怕,幸好有葛大爷来了,不然我一个人过来必死无疑。

    眼下时间还在,我俩在那屋子里头呆了一会,我向葛大爷说起了前几日那刘洪的事,他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地窖里头,看到那灵位牌后唏嘘不已。

    他也算是一个苦命人,唯一的念想就是报仇罢了,本来我还有一丝愤恨,但眼下已经差不多消散了。

    葛大爷盯着灵位看了许久,悠悠开口:“有才,你既然知道尸囊人有晚年不详这一说,是否知道我的不详是什么?”

    我盯着他老人家,发现他还挺正常的,最起码和那疯疯癫癫的大师伯,还有那变为男人的师姑相比,算是非常不错的。

    “我实在看不出您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我摇了摇头。

    葛大爷沉默了一会,然后掀起了胸前的衣服,那一瞬间,我整个人呆愣在了原地。

    只见葛大爷的胸口,一大片的皮肤都已经石化了,竟然变得和石头一般坚硬。我下意识的身手触摸了下,感觉真的是石头。

    他老人家露出苦笑的表情,我终于明白了,尸囊人一脉,始终是逃不过晚年不详的诅咒,纵然是道术通天,但也抵不过命运的安排。

    “您老这情况多久了?”

    “快三年了,就在我收你为徒的那一段时间。”葛大爷穿好了衣服,恢复了镇定的表情。

    他说这玩意每隔几天就会生长出一小片,起初他也没在意,直到石化的面积越来越大,他才开始重视起来。一直在找解决的办法,说起来,他老人家也算是隐瞒的深,连我都没观察道。

    “那秀才师祖您确定他还活着吗?”我狐疑问道。

    “唉,我有八九分的把握,确定他还活在这个世上,因为只有他死去,这诅咒才能破解掉。”葛大爷语出惊人,说实话,这和我在大师伯那听到的完全就不一样。

    葛大爷显然不想说太多,我也不好再继续追问,总之时机一到,所有的问题都会解决的。

    我俩上去后,一看到中午饭的时间了,于是我从包里取出一些饼干,我俩凑合着吃了一点。然后过了半个多小时左右,葛大爷说不能这么干等着,也得做一些准备工作。

    随后他起身来到渔村里头,四处转悠了一下,发现渔村附近有很多的竹子,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一样,不一会就笑了。

    “有才,你知道竹人吗?”葛大爷这问题把我问住了,连忙摇头:“竹人,竹子做成的人吗?”

    “只说对了一半,就是让阴魂附在这竹子上。”葛大爷笑了笑。

    然后在渔村里头找到了一把生锈的砍刀,走到一旁竹林里头,先是四处敲敲打打,找一些成熟的竹子,然后用力一砍,力道拿捏很准。

    只砍出了一小部分,然后在里头塞入一把糯米,另外去附近抓了条土蛇,杀死后,将蛇血洒进去一点,随后又用符给盖上了。

    紧接着,他老人家用朱砂笔在竹子上画了个小人,如此接连画了有四十九个竹子。

    我看得是非常新奇,心想又见识到了一手,当然这一下还没完,葛大爷让我去深山里头看看能不能拘禁来四十九个阴魂。这可就为难我了,这老家伙咋不自己去呢。

    葛大爷看我为难,倒是改变了主意:“有才,你要不去那江水里头看看,能不能弄点阴魂过来。”

    我只好来到江水边上,这渔村附近的江水,基本上等于死绝了,我没办法只好用老手段去拘禁阴魂,还别说,真的有阴魂上钩了。

    一个傻傻的小孩子被我从水里用尸囊袋拖了出来,眼下是大白天,我怕阳光刺激到阴魂,急忙拖到了葛大爷那竹林里头,好在那地方阴气很重,阴魂非常适应。

    如此接连拘禁了有四十九个阴魂后,我开始嘀咕起来,那阴阳法王会不会过来找我算账呢。

    担忧归担忧,但我丝毫没有客气,等到所有东西都准备好后,葛大爷才满意的离开。

    我俩回到那屋子里头,我才开口问道:“您老觉得那吉田正一会有啥手段呢?”

    葛大爷皱着眉头说:“除了那魇婴以外,他们竟然有苗疆蛊术这一招,看来故事是真的。”

    我整不明白,急忙问那故事是啥,葛大爷说几十年前,苗族出了一件事,那会战火连天,有一帮子日本人到了苗寨里头,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甚至为了学蛊术,不惜杀了很多人。

    最后苗寨的人被迫将一些蛊术的制作方法告诉了他们,后来听说就是东洋鬼阴一派的人所为。

    我听了后,觉得这就是个毒瘤啊,为了以防万一,心想有必要的话,还是想办法将他们解决掉比较好,当然目前阶段还是保命要紧。

    时间一晃,很快就到了晚上,渔村开始冷风肆虐,整个渔村变得阴森可怖,就好像进入了冬天一样。

    我在门口悬挂着一盏灯笼,那意思就是告诉吉田正一我们在这,然后就呆在屋子里头不出去了。

    大概到了夜里九点多左右,外头开始有动静了,我透过窗户往外一看,发现那岸边停着一艘船,吉田正一带着两个人下来了,他们都用血袍遮住了身子。

    三个人朝着我们走来,等到了跟前,我和葛大爷打开门,然后走到他们跟前。

    吉田正一满脸的笑意,似乎是胸有成熟:“我要的东西呢?”

    我抖了抖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东西没有,要命一条。”

    这下子,吉田正一脸色变了,阴沉的看着我们:“不交出来,那小孩子可就没命了。”

    其实我心里头还是挺担忧的,但是看葛大爷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心想也不能让人家看出来害怕。

    还没等我说话,倒是葛大爷像看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蛊术,这玩意不属于你们,还是少用为好。”

    要说吉田正一也是个明白人,一看葛大爷看出了他使用的手段,面色微微一变。

    “你就是葛才根,我听说过你,是干尸囊人的。”吉田正一警惕的看着葛大爷。

    “老头我看来还算有点名气,既然如此,那就交出解药吧。”葛大爷伸手,吉田正一神情古怪。

    我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木剑,空气中非常的沉闷,就差谁先动手了。

    吉田正一旁边的两个人始终都隐藏在血袍里头,看不清面容,哪怕我睁大眼睛一看,也看不出来,就好像有一层纱布隔着。

    但是从那僵硬的身子来看,恐怕又是属于邪尸一类。

    “好,既然你不交出东西,那我也不客气了。”吉田正一说完转身离开,我愣了下,这家伙难道就这么走了不成,那我们一天的功夫不久白费了。

    但是显然是我猜错了,不一会,那吉田正一回头,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我暗道不好,急忙往四周一看。那一刻,一声剧烈的炸响,我抬头一看,发现渔村上空忽然有一团红雾出现。

    随着一团红色的粉末下降,葛大爷破口大骂:“引尸粉,这家伙竟然吸引那些邪尸上来。”

    我不明白引尸粉是啥东西,但是估计也是邪门,葛大爷急忙拉着我回到了屋子里头,然后一把关上大门,用桌子挡住大门,随后又拉着我往那地窖里跑去。

    “葛大爷,咋回事啊?”我心惊问道。

    “引尸粉,这玩意能吸引方圆几公里的邪尸过来,包括僵尸和将死之人的尸体。”我吓了一跳,这玩意竟然这么邪门:“这渔村附近基本上都死绝了,估摸着有好几百号人,加上那些被阴阳法王害死的……”

    说到这儿,我打了个哆嗦,不敢再往下去想,心想太邪门了,急忙竖起耳朵仔细一听。

    短短十分钟后,我听到外头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伴随着叽里呱啦的声音,然后就听到有什么东西在撞着大门。

    我估摸着也坚持不了多久,葛大爷急忙在楼梯门板上贴着十来道镇尸符。

    “只能坚持一会,我看还得将那些竹人引出来对付才行。”葛大爷没有了淡定之色,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他这么慌乱,心想那吉田正一果然是好手段。

    不一会,上边大门被撞开了,我听到了木板上传来了撞击声,我和葛大爷死死的拉住木板,不让这些邪尸下来,但邪尸太多了,压根就不惧怕镇尸符,不一会,镇尸符就全部烧光了。

    我一想完了,木板没有着力的地方,我俩压根就拉不住。

    葛大爷一看不行,回头看了眼地窖中的草垛子,立马喊道:“有才,烧了草垛。”

    我回头咬咬牙,这烧起来,那我俩也够呛,但没办法,我只好走过去将草垛子收集好,然后用符点燃,草垛子立马燃烧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