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归来洛天〕〔一拳正义〕〔重生军少麻辣妻〕〔抗战之八岁当后勤〕〔蜜战100天:总裁老〕〔无敌妖魂师〕〔异世界的拼搏生活〕〔无限求生〕〔养狐成妃:帝君,〕〔我的女友是女妖〕〔公主在上:摄政王〕〔神御九天〕〔逆天狂妃:王爷别〕〔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吻安神秘老公〕〔重生之大帝归来〕〔都市逍遥仙尊〕〔我的绝美冷艳总裁〕〔大神开黑带我〕〔咎由自娶:鲜妻每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八十八章 半路劫匪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未亮的时候,我就早早的起床了,也没通知任何人,自个背着包,抄起家伙就出了店铺,外头的天色有些微凉,天气开始渐渐转冷。

    寒气很重,我裹紧外套,一个人走出了三门镇,因为去长白山需要坐火车,所以我只能来到省城。

    结果很不凑巧,在火车站我遇到了一个熟人,是袁灵,她正坐在候车室里头看着书,戴着一副小眼镜,看起来非常的知性。

    我刚想过去大声招呼,忽然想到上次去卧龙岗的情景,立马打了个哆嗦,这小妮子太难缠了,还是躲开一点吧。

    可我刚一转身,袁灵就看到我了,急忙跑上来,一副欣喜的表情。

    “有才哥,你要去哪里啊?”

    “我要出远门一趟,有点事。”我支支吾吾了下,没说原因。

    但女人吗,总是好奇心强烈,况且还是一个心细的女人,袁灵一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在说谎了。

    “有才哥,我正好也要出去散心,跟你一起去吧。”袁灵说着,拉着我的小手坐在了椅子上。

    这下子,我是有苦也说不出来了,看来还是躲不过去,心想上辈子到底跟这小妮子有啥仇恨,为啥三番两次的遇到她呢。

    无奈之下,我只好答应了她同行的要求,等到上了火车以后,我才将此行的目的说出来,听说要去长白山,这小妮子立马兴奋了起来,说那地方她熟,去过好几次了,正好可以当我的向导。

    我心想她还有点利用价值,刚才的唠叨也就散去了。火车上,我俩有说有笑,大概八个多小时的行程,才到达了长白山境内。

    下了火车后,我打了喷嚏,发现这东北比南方要冷多了,袁灵倒是挺熟悉的,叫了辆黑车,说是去长白山附近的一个小村子。

    黑车司机是个东北糙汉子,大大咧咧的,长得五大三粗,一看我来是外来的,那个殷勤的就像见到自个老娘一样,一番砍价后,司机才带着我们上了一辆面包车。

    等到车子开出有十几公里,经过一条无人的公路时,这东北汉子忽然话多了起来,一时询问我俩干啥,去哪里玩,身上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这让我开始警惕起来,一个司机问这么多干啥,肯定是有歪心思了,果不其然,我看到他眼中闪躲,同时还看着马路两旁。

    我拉了下袁灵,想要提醒她一声,结果这小妮子心情好的不行,愣是把家底都说出来,让我颇为头疼。

    大概半个小时后,司机忽然调转方向盘,朝着马路一边的山林小道开去,我一看完了,那小路无人经过,路边还有个警示牌。

    袁灵一看不对劲,问道:“师父,你开错了。”

    司机安慰说:“没错,这条道很近的。”

    我偷偷的拿了把小刀在手中,袁灵也看出来了这司机有些异常,我俩也不吭声了,等到车子开到一处破旧的平房跟前时,忽然间,我看到房子跟前有两个大汉,正蹲在门前抽着烟。

    到了这会,司机终于露出了凶恶的表情,一把就要朝着我扑来,好在我准备充足,取出小刀狠狠的一刺,直接刺在了他的右手臂上。

    司机一下子痛的叫了起来,外头那两同伙看到后,立马冲了过来。我一把打开车门,跳了下来,一脚一个,将两人干倒。

    开玩笑,这几年我好歹也是在葛大爷的磨练下成长的,没几下就不用混了。

    袁灵别看柔弱,但她也会几下,直接抓着那司机的手,然后用力一踢,司机脑门立马将车窗玻璃给弄碎了,鲜血直流。

    “好啊,竟然是黑司机,想要半路打劫。”我气愤的朝其中一人踹了一脚。

    “对不起,我们看走眼了。”地上这两家伙立马求饶了。

    我也没心思跟他们争斗,于是让袁灵下来,这小妮子显然还很气愤,怒气冲冲的指着他们:“你们三真是败类。”

    这小妮子火气还挺大的,我摇了摇头,正想走时,忽然间看到其中一人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东西,暗道不好,急忙拉着袁灵往怀中一搂,然后迅速一躲。

    我感觉到屁股火辣辣的疼,低头一看,发现竟然是一把利箭,那黑车司机手中竟然有一把土造的弓弩。

    “嘿嘿,你们还是乖乖的交出钱财来。”黑车司机阴邪一笑。

    我拔出屁股上的箭,那个气愤啊,也不敢有所动作,生怕他会再次动手。

    “有才哥,你没事吧。”袁灵看我屁股中箭了,脸色一红,这让我很没面子,哪中箭不好,非要屁股中箭,关键是我还搂着这小妮子。

    袁灵一看这三人从地上起来了,担忧的看着我,低声说要不交出钱好了,就当破财免灾。

    但我咽不下这口气,为啥要妥协呢,于是悄悄的取出尸囊袋,往里头放入了一张灵符,然后扔了过去。

    “钱在里头,你们自己拿。”黑车司机一看尸囊袋有点扁扁的,也是疑惑,捡起来正准备打开一看。

    我一看差不多了,于是悄悄的让里头的灵符一烧,立马有一团白烟出来,黑车司机被吓了一跳,我一把冲上去,夺过尸囊袋往他脑门上一套,然后用力踢了一脚。

    袁灵冲上来抢过那把弩箭,对准了另外两人,吓得他们都不敢动弹了。

    说实话,我是真的挺气的,平生最痛恨的就是抢劫犯罪的人,都是干不劳而获的事。

    这黑车司机被我按在地上痛扁了一顿,也老实了,连连求饶,我气也顺了,于是扯下尸囊袋,恶狠狠说:“别让我再看到你们,不然非得弄死你们不可。”

    说完,我又踢了一脚,然后才转身。

    这一路上,我问那村子还有多远,袁灵说差不多还有十多公里,我一看走到那也差不多要晚上了,心里头也是郁闷,出来碰到了三个笨蛋劫匪,好心情都被破坏了。

    结果我俩在马路边上整整走了有好几个小时,到那村子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七点多了。

    只见那村子不大,位于长白山一侧,在村子后头,可以隐约看到一片银白色的山头,在黑夜中也是格外的刺眼,我估摸着那就是长白山方向了。

    袁灵到了这村子里头后,立马拉着我找到了一个老人家,那是一个年逾古稀的老婆子,穿着布衣,满头青发,正坐在屋子里头织着毛衣,住着一个简单的大杂院。

    一进去,袁灵就高兴的喊道:“周大娘,我来看您了。”

    那周大娘年老眼花,喊了好几遍后才回过神来,一看是袁灵,非常高兴的招呼她进屋子,然后两人聊了起来。

    周大娘操着一口东北话,我也听不懂,反倒是这小妮子听得懂,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不一会,袁灵才起身告诉我说周大娘为我们俩安排了两个房间,可以让我先住着,至于去长白山,周大娘说要找个向导才行,因为长白山很大,不熟的人进去肯定会迷路的。

    我也只好耐着性子答应下来,随后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回房休息了。但是在这外头,睡得始终都没有那小店铺里舒服,我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于是起身出来抽了根烟。

    正好看到周大娘还在织着毛衣,于是过去坐在她老人家旁边,询问她有关于长白山的事。

    周大娘也知道我听不懂东北话,所以尽量操着不太流利的中文说:“长白山自古就有很多怪事发生,每年都会死人,我劝你们还是不要进去了。”

    长白山的诡事我也有所耳闻,尤其是雪怪,更是成为了民间茶余饭后聊天的话题。

    周大娘说那长白山虽然有很多诡事,但这几年最盛行的却是夜半哭声,每到大雪封山的夜晚,长白山就经常会听到有哭声,就像一个女人的哭声一样,非常的无助。很多人都进去探查过,但始终都没有所获。

    直到后来,有一些迅游的术士进去后,说长白山有野仙家存在,一下子就吸引了很多人。

    东北野仙家自古就是非常神秘的一个门派,出马仙,代表着东北的一个重要门派,就和南方的茅山术一样。南毛北马,但所用术法其实相差不多。

    只是野仙家擅长于勾通山精鬼怪,借助他们的力量去镇压邪祟罢了。

    好的山精鬼怪能够协助野仙家行好事,若是遇到坏的话,那可就说不定了,周大娘说最近几年,东北出现了很多邪恶的野仙家,他们经常干着违法犯罪的勾当。

    说到这儿,周大娘起身来到屋子里头,不一会拿出一件毛衣给我们,这是一件红色的毛衣,入手非常柔软,皮毛好像是用动物的皮毛制成的。

    “若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你们就穿上这衣服,我想应该能辟邪。”周大娘倒是好心,不过我就有点不明白了,问是啥东西做的,周大娘也不肯说,估计是忌讳什么。

    我也只好暂时收下了,随后又简单的询问了一些长白山的事,然后就回去休息了,至于屁股上的伤,倒也没啥大碍,稍微包扎一下也就无所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