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帝卓不凡〕〔大叔,轻轻吻〕〔明星饭店〕〔阴媒〕〔荒村血女〕〔妖孽校草,宠妻太〕〔拯救世界攻略〕〔九剑帝尊〕〔回到六八去寻宝〕〔我就是大德鲁伊〕〔从金黄市走出的训〕〔透视兵王在都市〕〔仙声夺人〕〔阴坟邪咒〕〔花都小神医〕〔凌天战神〕〔我开棺材铺的日子〕〔我下边有人〕〔田园宠妻:小农女〕〔盛宠之医品帝后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九十六章 死斗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诡异的四象风水大阵,早已经没有了先前那般浓郁的玄黄地气,四处散逸,让此地看起来极为萧条。

    就连这屋子也开始出现了一大片的裂纹,看样子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葛大爷说要尽快找到灵火,但那玩意对于我俩来说简直就是个不存在的东西,灵火,天地之灵,地精之火,华夏大地上,有灵火的地方屈指可数。

    我俩暂时也没办法,在屋子里继续坐了有半个多小时,直到确定那三阴尸灵暂时不会靠近后,葛大爷才敢走出来,外头山谷一片死寂。

    “有才,黑玉膏带了吗?”葛大爷问道。

    “带了,可这玩意只能修复这朱雀石像,那玄武咋办?”我有些无奈了,早知道就多带一点了。

    “没事,那玄武石像只要杀了那三阴尸灵,倒也还好办。”葛大爷回答说。

    随后我将黑玉膏交给他,葛大爷来到那朱雀石像跟前,我才发现短短几天时间,葛大爷就已经恢复了石像大概原型,虽然不稳,但也挺厉害的了。

    随后他老人家用黑玉膏涂抹在石像上裂缝处,说来也奇怪,这石像竟然开始慢慢愈合,直到最后,只剩下了一条线的裂缝。

    最后一步就是要恢复这石像的聚阴功效,也就是聚齐此地的风水之气,扭转这紊乱的局面。

    当然,葛大爷没有那么大的能耐,他只是简单的在这石像周围弄了个符阵,暂时慢慢吸引那些地气,也是一个漫长的时间。

    接下来,葛大爷带着我又去了一趟那大河边上,我大老远的就看见那玄武石像,惊讶的发现果真是破损了,背上被炸开了一个一米多深的口子。

    那地方竟然有黑气冒出来,葛大爷摇头说:“那三阴尸灵还真是厉害,竟然潜伏在那玄武石像中。”

    我听了后大惊失色:“是那独眼瞎子放的吗?”

    说完后,我俩都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各自的心惊。很显然,这事的确太诡异了,那独眼瞎子难不成真有那么大的能耐。

    想到这,我暗道不好,这独眼瞎子既然那么厉害,肯定是知道我的举动了。

    正说着,忽然间后头传来了脚步声,我回头一看,惊恐的发现身后头站着一个人,正是独眼瞎子,在他的身边,那个满脸疤痕的女人站在他的边上。

    独眼瞎子没有了之前那般的平常,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神秘,不,准确来说是非常的诡异,平静的看着我们,剩下的一只眼睛中透着嗜血的光芒。

    “你终于还是露出马脚了。”我镇定下来,冷冷的看着他。

    “赵有才,你的确很谨慎,但今天你俩都不能从这出去。”独眼瞎子话语阴森。

    听他的口气还挺大的,我一想,就凭我和葛大爷,你俩还能拦住不成。

    但是显然是我低估了,独眼瞎子忽然一拍大手,那三阴尸灵也不知从哪里出现,一下子出现在了我们后头。

    葛大爷面色冰冷,显然也很气愤,他老人家倒是看出了一点端倪。

    “如果我没猜错,这玄武石像和朱雀石像都是你破坏的吧?”这么一说,我倒是惊讶了。

    只见独眼瞎子点点头,像是欣赏这完美的艺术品一样,四处打量了下,眼中非常的满意。

    “打从我发现这四象风水大阵以来,我就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说完后,朝着身旁的女人看了一眼,眼中满是爱意。

    不用他说,我自然也猜到了什么,如果没有猜错,他是想要搞乱这风水,让游龙村彻底成为一个死地,这事我自然不会允许。

    葛大爷朝我看了一眼,那意思很明白,就是让我悠着点,待会要动手了,于是我悄悄的在手里捏着一张镇尸符。

    同时带着冰冷的语气说:“毁了游龙村,对你有什么好处?”

    此言一出,这独眼瞎子眼中露出了恨意:“要不是他们,我不会变成这样子,当年若是有人出来求情,我早就和心爱的女人生活着。”

    我听完后沉默了,的确,有些事人所不能预料到,当一段完美的爱情遇到了现实中的阻挠,绝大部分是无法圆满的。别问我为啥,因为这就是现实,让人无奈又唏嘘。

    事情一下子有了因果,所有的一切都是出自于独眼瞎子的私心,他想要报仇,毁了游龙村。

    当然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就是独眼瞎子是如何知道这四象风水的存在的,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会风水的大师。

    于是我道出了心中的困惑,独眼瞎子倒是没有隐瞒,说他当年心灰意冷原本想来后山寻死,结果无意中发现了这儿,于是才有了后边一连串疯狂的做法。

    潜伏在义庄,故意看破了俗事,其实是在做准备。

    “这么多年了,眼看快要成功,我容许任何人破坏。”独眼瞎子说完后,往后边退了几步。

    我心中一凉,手中镇尸符往后一贴,与此同时,葛大爷尸囊袋一出,猛地套在了三阴尸灵身上。

    我俩一前一后出手,将三阴尸灵按在地上,葛大爷急忙取出一张黄符,也不知道是啥符,直接塞入了尸囊袋里头,三阴尸灵怒吼,尸囊袋中冒出了大量的黄烟。

    但是很显然,这三阴尸灵太厉害了,黄符压根就没有任何用,尸囊袋也开始破裂了,一双大手猛地伸了出来,掐住了我的脖子。

    一下子,我差点就窒息了,急忙挣扎,葛大爷见状,取出木剑在我胸口上沾染了一点,然后猛的刺入了尸囊袋中。

    这三阴尸灵一下子吃痛,松开了手。我急忙退后了几步,往地上咳嗽,回头愤恨的看了眼独眼瞎子,正想要冲过去,忽然间葛大爷又被三阴尸灵扑在了身上。

    这老家伙身子骨经不起打,接连被打了两下后,顿时喊痛了。

    我急忙冲上去,红绳一把缠绕在三阴尸灵的脖子上,然后用力一拉,将她扯倒在地上。

    这玩意太厉害了,力气的大得很,我俩压根就压制不住。

    “对不起,你俩今天都得死。”独眼瞎子语气冰冷,丝毫没有愧疚之心。

    我听了后也是气愤,眼看压制不住了,我咬牙之下,双手迅速抹了胸口上一团血,然后虚空画符,天罡符顺势而出。猛地拍在三阴尸灵的背上,这鬼玩意才痛得直打哆嗦。

    “有才,你先挡住,这玩意怕命硬的人。”葛大爷说完朝着独眼瞎子扑过去。

    要说命硬,还不如说是我的命格原因呢,五弊三缺,这玩意谁愿意沾染呢。

    那独眼瞎子一看三阴尸灵暂时被压制住了,脸色阴沉,立马带着身旁的女人往后跑去,葛大爷追了上去,三人一下子失去了踪影,就留着我在原地压着三阴尸灵。

    说实话,我那是欲哭无泪,死死的按在三阴尸灵的背上,同时红绳一扯。

    眼看就要压制成功了,但最终红绳还是太脆弱了,“砰”的一声断了,这三阴尸灵失去了控制,猛地转身。

    惊慌之中,我压根就没有看到身后的河,一下子踩空了,急忙抓住了三阴尸灵,这家伙也悲催的跟着我摔入了水中。

    我俩在水里纠缠打闹,在水中,我压根就发挥不出实力,一下子被死死的按住了,不一会,这鬼玩意忽然一把咬住了我的肩膀,那痛得我也下意识的往他耳朵上一咬。

    要说狠,他娘的我比你更狠,这会子,我也不再害怕了,直接咬住了三阴尸灵的耳朵,然后用力一扯,这鬼玩意身体再坚硬,耳朵从不能这么硬吧。

    我生生的将它的耳朵给咬了下来,三阴尸灵吃痛之下,又用力咬了一口,然后松开了手,我急忙朝着前方划去,因为被挡住了去路,无奈只能朝着那玄武石像游去。

    好不容易爬到了上头,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喘了口气后低头一看。

    发现玄武的背上已经被炸开了一个口子,那里头竟然有一副棺材,看来三阴尸灵隐藏在这儿也是够深的。

    缓过神来后,我看肩膀的伤势还不太重,于是急忙打起精神,取出木剑紧紧的盯着水里头。

    水面冰冷平静,那三阴尸灵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竟然潜藏在下边不出来了。

    我一看不行,这玩意太他娘的邪门了,于是想了下,用五雷符往水中一扔,接连炸起一大串的水花。

    忽然间,那三阴尸灵终于从我身后头爬了上来,吓得我急忙走过去朝着它脑门踹了两脚。

    这玩意也是有灵智的,一看我踢它脑门,估计是觉得受辱了,气得就要冲上来,却被我死死的压着。

    “鬼玩意,我跟你说,哥们儿我打小就没被人这么欺负过,还敢咬我。”我完全是为了发泄脾气。

    但我却忘记了,这鬼玩意的四肢是可以变长的,只见它那双手忽然扭曲,就像绳子一样变长了,然后一把抓住了我的两只脚,脸上露出了一丝邪异的笑容,猛地一拖。

    我吓得急忙抓住那坑里头的棺材,死死的顶着,那种被生生撕扯的滋味太不好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