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限制级巨星〕〔穿越到1931〕〔柒御天下〕〔这座城市有本安魂〕〔娘子威武:别碰我〕〔燕云二十八骑〕〔钱探吴乾〕〔逍遥长生仙〕〔我是泰山府君〕〔超级工业霸主〕〔无敌单挑王〕〔重生之八十年代新〕〔魔帝归来之都市至〕〔地球穿越时代〕〔妖龙劫〕〔冷面老哥〕〔光脑魔帝〕〔盛世枭宠:千金嫁〕〔妖孽娘子:拐个师〕〔恶女重生:少帅宠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零一章 奇门遁甲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三门镇死人了,而且死法如出一辙,目标所针对的就是我,这让我非常愤怒。

    祖父让我赶紧先回屋子里躲着,以免被人找上门来,然而晚了,我俩进镇子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看到了,不一会就有居民跑过来,指着我骂道:“有才,你到底咋回事,在外头惹了什么人?”

    我张了张嘴,却被旁边一大妈继续骂道:“你知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最后我干脆不说话了,而是坐在一边沉默着,心中满是凄凉。对啊,都是我惹的祸,不怪别人,我应该为他们的死而负责,我一下子自责起来。

    袁灵听不下去了,她立马站出来说:“你们要记住,要不是有才哥,这镇子里那么多怪事是怎么解决的。”

    这话说完,众人也不再继续说了,但是显然众怒难消,我苦笑的摇摇头,转身回到了屋子里头,躺在床上,我不断扪心自问,自己是否做错了,惹恼了那么多旁门左道。

    但是我知道,身为一个尸囊人,我必须要负责起自己的职责,纵然不能被人理解,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这世上从来没有一帆风顺的路,如果有,那只是给死人的。

    一想到这,我郁闷的心结也解开了一点,在床上躺了有半天时间左右,等到了晚上,刘馆长过来了,他这几天也是筋疲力尽,不断的向众人解释。

    我也挺感激他的,一看到他那两黑眼圈,我急忙走上前说:“这两天多谢了!”

    刘馆长摆摆手:“没啥谢不谢的,你还是尽快找出这杀人凶手吧,不然我怕真的是瞒不下去了。”

    依照之前来看,这幕后人肯定是针对我的,而且手段非常残忍,看样子还会继续下手,不过我整不明白是谁动的手,心想要不先引蛇出洞,于是想了个办法,让我去引出这家伙。

    刘馆长显然不太同意,他说这两天派了好多人守着镇子,可以说是严密监视,但还是被人家下了毒手,至于那手臂有蝎子纹身的家伙,更是无从找到。

    我一想,觉得这事不简单,正巧这时,我看到外头忽然进来了一个人,仔细一看,是一个老道长,当然,等我反应过来后,立马惊喜道:“陈道长,你怎么来了?”

    不错,来人正是陈道长,那个和蔼的老道。

    “我听说三门镇出事了,所以前来看看,有没有需要我这老道帮忙的。”陈道长笑了笑。

    我一想,他来的还真是时候,我正为这个事发愁呢,于是将他请了进来,将事情的经过一说,陈道长表情严肃。

    随后他问我店铺里有没有八卦图纸,另外准备两个香炉,最后面就是一个八卦镜。我一猜,他肯定是有什么办法了,当即让祖父准备好。

    陈道长让我们先关上店铺,同时将八卦镜悬挂在大柱上,最后八卦图纸放在地上,香炉摆放在两边,另外让刘馆长去拿死者的一缕头发过来。

    我也整不明白他老人家要干啥,只好在一旁看着,等到刘馆长将头发拿过来后,陈道长将头发放置在八卦镜子前,最后从自个怀中取出一个拂尘,轻轻拍打了一下,最后口中念念有词,只见香炉上的两个香立马扭曲了起来。

    就好像是被八卦镜给吸引住了,竟然围绕了起来,不一会,那头发也烧了起来。

    猛然间,八卦上烟雾缭绕,陈道长睁开眼睛一看,我们几人往那八卦镜子上一看,只见到了一个诡异的黑影闪过,由于太模糊了,始终都看不清。

    但是我却发现这家伙的手臂上有一个蝎子纹身,顿时打起精神。说实话,陈道长这手段我也会,但是因为道行太浅,不能像他老人家那般随意。

    只见那八卦镜子中,黑影渐渐清晰,眼看就要看清身影了,我甚至能够看到镜子中的一些场景。

    可惜的是,陈道长坚持了有好几分钟,最终眉头紧蹙,随后喷出一口老血,吓得我以为他受伤了,急忙上前搀扶住。

    陈道长擦拭了下嘴角的血说:“年纪大了,连这么简单的道术都坚持不了了。”

    我看他没啥大碍,松了口气:“您老还是不要再施展了,我真怕您出事。”

    陈道长摆摆手,显然是说没有大碍,随后他问我有看清那人影吗,我们四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无奈的摇了摇头。

    “唉,这凶手太狡猾了。”袁灵非常气愤。

    这事一下子就卡住了,我郁闷的坐在一边,忽然间,刘馆长开口说:“我刚才看到那画面中好像出现了几个字,非常的熟悉。”

    我一听,希翼的看着刘馆长,也不敢打扰,这家伙在店铺里头来回踱步,摇了摇头,估摸着心里头在判断。

    不一会,他一拍大腿说:“对了,柳家庄。”

    我们几人一听这地方,也是不明所以,这三门镇好像没有一个叫刘家庄的地方啊。“

    刘馆长急忙解释了一通,原来所谓的柳家庄其实是一个偏僻的小山庄,就位于三门镇十几公里外的一座大山中。听说山庄原本是有人居住的,是一个祖传干木匠的家族。

    据说所做的木材全部都是柳木,做出来的东西非常的实用,甚至还灵活灵现的。可惜十几年前,那一家族全部都死了,所有人都人间蒸发了一样,全部都失踪了。

    最后有人说他们是遭到了天谴,因为柳木属阴,做出来的东西非常的邪门,于是坊间传言是被小鬼给带走了。

    当然,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传闻,具体如何,只有亲自去看了才知道,于是我们几人一商量,陈道长跟着我们一起去,袁灵也跟着,至于刘馆长,他是害怕了,也不想折腾。

    眼下天色也有些晚了,本来我们是打算休息一晚再去,但是一考虑到这两天接连死人,生怕那家伙会出手,随即就提前动身,吃了晚饭后立马赶往那柳家庄。

    好在刘馆长专门安排了一辆车接送着,我们三到那后一看,前方是一座不高的小山坡,只有一条小道,山道上积满了黄泥,车子也没法开上去。

    没办法,我们三只好下来,让这司机等着,随后踩着黄泥上了山。

    事实上,我看袁灵这小妮子是打算跟定了我一样,基本上是没啥事就想过来凑热闹。

    我们三走了一半山路的时候,忽然间前方有一道火光,起初我还以为是有人,正想等着,可仔细一看不对劲,那火光摇晃的动作幅度有点大了。

    陈道长倒是率先发现了不对劲,急忙拉着我俩躲到一旁的草丛里,我们三屏气凝神。

    不一会,那火光出现了,直到这会,我才看清了是咋回事,那是一个诡异的木头人,身子僵硬笨拙,脸上画着五官,看起来非常的可怖。

    木头人手中拿着一个纸灯笼,里头燃烧着蜡烛,由于动作不协调,所以导致灯笼摇晃的很厉害。

    我看得是皮毛发寒,这玩意是啥,袁灵更是紧紧的抓着陈道长的衣角,这让我非常的郁闷,她估摸着是觉得陈道长的道术比我厉害。

    看来人的本能是一样的,那就是寻求强者的庇护,等到那木人走远后,我才问陈道长那玩意是啥。

    陈道长解释说:“相传柳木所造的东西,若是被邪人利用,很用可能会成精,你听说过奇门遁甲吗?”

    听他这么一解释,我倒是有些明白了,“奇”是指三奇,即乙、丙、丁,“门”是指八门,即开、休、生、伤、杜、景、死、惊。遁甲则指六甲旬首遁入六仪即戊、己、庚、辛、壬、癸。

    说白了就是非常的玄秘,我也只浅入的了解过。

    “您老是说有可能是奇门遁甲,那不是说这柳山庄非常的玄秘。”我立马警惕了起来。

    陈道长自然也没有说明,而是点点头,我们继续在山道上走着,等到了山顶处,穿过一条小林,就看到一片大的空地上,有一座山庄,通体都是青砖绿瓦。

    在山庄的大门前,悬挂着两盏白灯笼,就好像一双眼睛一样,我越看越觉得此地死气沉沉的。

    这山庄看起来无人居住,但是我却非常的谨慎,先是用纸鹤探路,确定里头没有活人后,我们三才走上前去,轻轻推了一下门。

    山庄大门倒是没有关紧闭,大门缓缓打开,从里头溢出一缕阴风,这种死地一般都是有阴风的,我也习惯了。

    于是打起手电往里头一照,山庄内部一片死寂,到处都是灰尘,在前方是一片空院子,好像以前那种练武场一样,散乱着大量的木头。

    旁边还有不少已经雕刻好的玩意甚至半成品,我好奇的走上前去一看。

    木头大多都是打造成家具或者动物,只有少部分的木人,基本上都还没上漆。

    “这玩意不能用朱砂笔,不然有成邪的可能性。”陈道长一眼就看破了天机。

    我吓得急忙远离这些木头,不想沾染一丁点的邪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年万里觅封侯〕〔王的霸气邪妃〕〔余生很长,不必慌〕〔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九爷,宠妻请节制〕〔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琴棋书画大才子〕〔玄踏九天〕〔穿越五零抢夫记〕〔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暖婚甜蜜蜜:宁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