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帝卓不凡〕〔大叔,轻轻吻〕〔明星饭店〕〔阴媒〕〔荒村血女〕〔妖孽校草,宠妻太〕〔拯救世界攻略〕〔九剑帝尊〕〔回到六八去寻宝〕〔我就是大德鲁伊〕〔从金黄市走出的训〕〔透视兵王在都市〕〔仙声夺人〕〔阴坟邪咒〕〔花都小神医〕〔凌天战神〕〔我开棺材铺的日子〕〔我下边有人〕〔田园宠妻:小农女〕〔盛宠之医品帝后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零三章 木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山庄地震非常强烈,就好像整个小山坡都在抖动,四周石墙都开始出现了裂纹,屋顶上的瓦片也掉下来了。

    但更让我们惊慌的是脚下的大地,竟然开始迅速出现大片的裂纹,随着咔嚓一声,我感觉大地在下沉,暗道不好,急忙想要抓住什么东西。

    但很悲催,身子还是掉下去了,陈道长和袁灵也不例外,我们三往下边掉去,那鲁大刀带着笑意看着我们,气得我咬牙切齿的。

    往下沉了有数秒后,我感觉自个像是摔倒了坚硬的水泥地,痛得全身都散架了,急忙爬起来,还没等有所动作,忽然间又是咔擦一声巨响,我们的身前,一道木栏从地上升了起来,将我们给困在了里头。

    我抬头一看上方,发现上方有一个大洞,看来这柳山庄到处都是机关,实在是防不胜防。

    陈道长这把老骨头被摔了一下后,那是疼的半天都站不起来。

    我急忙上前搀扶说:“陈道长,我看我们是掉入了陷阱里头。”

    陈道长气愤说:“这帮子家伙,也不照顾一下我这把老骨头。”

    这鬼地方的确是太多机关了,我无奈的看着四周,觉得这里应该是一处地牢,但在我们的前方,却好像有一片空地,隐约间,我好像看到几个人影,心中大惊。

    直到那鲁大刀不知从何处下来的,手里拿着个灯笼,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这会子,我才看清那几道人影,竟然全部都是木人,他们神态举止和活人相差不多,非常的传神,每个人的姿势都不一样。

    我警惕的看着鲁大刀,这家伙手段太多了,不得不防。

    “你们几人擅闯我柳山庄,今日必须得死。”鲁大刀面露阴狠。

    “死倒是不怕,不过老朽有一个问题,既然你是这柳山庄的后人,为何过去那么多年才出现。”陈道长这个问题也是我想知道的。

    鲁大刀脸色露出了恨意,显然是有一段往事,他回头看着身后的木人,目光中忽然露出了伤感,伸手在木人身上抚摸了一下,我这会子才看到他的手臂上有一道蝎子纹身。

    “他们都是我的家人,但是某一天夜晚全部都变成了木人,连魂魄都没逃出来。”鲁大刀说着忽然流泪了。

    我心中震惊,好端端的一个活人变成了木人,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变成了木人,奇怪,能否让老朽出去看看。”陈道长也是非常好奇。

    可惜这鲁大刀怎么可能会放我们出去呢,他走过来,手中拿着一把大刀,看样子是准备要对我们下手了,袁灵都急眼了,她一直扯着我和陈道长的衣服,那意思就是快想办法啊。

    可我看陈道长的表情压根就不着急,心里也镇定了一点,于是耐着性子。

    鲁大刀的确是想对我们下手,尤其是我,一想到这家伙杀了那么多条无辜的人命,我也是气愤。

    “今日你们都得死,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鲁大刀说着就要动手了。

    我也有点急了,好在陈道长摇摇头,取出拂尘,轻轻一挥,拂尘就像是有千斤大力一样,立马将鲁大刀手中的刀给挑落了,同时“啪”的一声,将木栏都给劈断了。

    这一手把我呆愣住了,他老人家果然是手段非凡,我一把冲了出去,扑向了鲁大刀,这家伙一看我出来了,心惊之下也冲上来,我俩揪打在一起。

    陈道长和袁灵走出来,朝着那些木人走去,鲁大刀看到后真的是急眼了,下手也很重。

    我接连挨了两拳后,也将他的衣服给撕破了,场面顿时混乱了起来。

    好在我死死的给拦住了,直到陈道长观察了其中一具木人后,才大惊失色:“成为了风水的棋子。”

    他这么一说,我和鲁大刀都住手了,啥是风水的棋子,整的好像有些玄秘。

    “别碰木人。”鲁大刀非常愤怒。

    “哼,你若是想知道他们为什么变成这样,就最好不要动手。”陈道长语气一冷,鲁大刀也愣住了。

    我一看稍稍放松了一下,急忙跑到陈道长身边,问他啥是风水的棋子。

    陈道长倒是解释了一通,原来风水养人亦可伤人,并不是说这世间好的风水就能够保一方平安,这里头还是很有讲究的。

    在道家的风水理论中,有那么几种伤人的风水,分别是天罡五煞、六阴地精、太宿黑瘟。而这柳山庄的风水就属于其中一种。

    这三种风水从外形上来看的确是风水宝地,但是内部却有乾坤,常年呆在这风水棋局里,会不知不觉受到影响,道家就称呼为风水棋子。

    听了陈道长的解释后,我豁然开朗,原来还有这种风水。

    果然,那鲁大刀听了后,立马惊讶说:“我家族所在风水的确是天罡五煞风水。”

    这一下子,事情就有些吻合了,陈道长一看这情况,立马解释说:“你们以木工为生,所做之物有灵气,那是因为受到风水所致,却不知被其所控。”

    鲁大刀听了后,整个人都懵了,他呆呆的看着木人,从陈道长的解释中,其实我也已经知晓了一部分,那就是这些木人都是长时间被慢慢腐蚀的。

    “不可能,肯定是你们尸囊人干得,祸害我鲁家。”鲁大刀依旧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唉,我们尸囊人与你们无冤无仇,当年我那师父也是好心提醒你们一句罢了。”我摇头苦笑。

    可惜这鲁大刀依旧不相信,他说着就要冲上来,陈道长一把按在其中一木人的身上,吓得这家伙立马住手了。

    “你告诉我,是不是从木人中走出来的。”陈道长这话一出,鲁大刀立马沉默了。

    我听了后也是心惊不已,难道事情真的是和他所说的一样吗,看鲁大刀的神情我就知道了。

    陈道长又继续解释说,风水棋局,世人都在其内,有人操纵其而化尽生死,有人被风水所控,而心智成魔。他又说这鲁大刀肯定是先天命格极硬,故而才强行破开这石人出来了。

    但按照生死簿上所写的,他其实早就应该死了,至于鲁大刀,他身上应该只有主魂常在,故而只能晚上出现,白天会神志不清。

    长此以往的,不消三月就会死亡,果不其然,鲁大刀听了后立马沉默了。

    由此我才明白事情的因果,说实话,这家伙也是个可怜之人,心中被仇恨所蒙蔽。

    “我向你发誓,尸囊人一派绝对没有害过你们鲁家。”我郑重说道。

    鲁大刀这会子没再愤恨的看着我们,而是漠然的站在一边。

    “你身上主魂也不稳定,何不与我一道回去,兴许还能有一线生机。”陈道长邀请道。

    我一下子想起来那红毛怪,此刻还在他道观下边镇压着,看来还是有机会的。

    可惜鲁大刀摇了摇头说:“我本是寻仇,生死早已经看淡,今日不管对错,我只要了却心中的仇恨。”

    说完,这家伙看着我,真的,我都快气死了,这家伙就是一根筋,既然人家指明针对我,那我也不退缩了。

    随后,我俩面对面,鲁大刀手持一块木匾,往地上一插,木匾上的几个字迅速游走,我也毫不客气,右手降魔杵,左手翻天印。

    木匾上的几个字我也看不清,只觉得闪耀着淡淡的血光,最后“砰”的一声炸开,有一团血雾出现。

    我赶忙使出翻天印,这玩意能震慑邪祟,一下子将这团血雾击溃,随后我冲上去,一脚朝鲁大刀踢去。

    这家伙练过家子,躲过后想要夺走我手中的降魔杵,当然我也不是吃素的,直接将他干倒在地上。

    然后降魔杵想要往他心脏刺去,鲁大刀急眼了,猛然间吹了个口哨,从上边跳下来一头木虎,朝着我扑来。

    我真的是被这家伙给搞怕了,急忙躲开,然后降魔杵往它眼睛上刺去,等到解决后,鲁大刀又冲上来了。

    这一次,我偷偷的取出尸囊袋,故意露出破绽,然后等到这家伙靠近后,一把套在了他的脑门上使劲踹着。

    “让你害人,让你不明事理。”我越踹越起劲,鲁大刀一直惨叫着,最后也不吭声了。陈道长急忙上来把我拉到一边,然后扯开尸囊袋。

    鲁大刀被我踹的满脸都是血,愤恨的看着我,他娘的,这家伙还是不服气,我整准备招呼。

    “跟我走吧,老朽说不定能为你延续生机,你鲁家如今就只剩下你一人,难道想要绝后不成。”陈道长这番话立马刺中了鲁大刀的心坎,他低着头不语。

    陈道长见状,让我不要动手了,然后起身搀扶起鲁大刀。

    “陈道长,这家伙杀了那么多人,难不成就这么算了吗?”我非常气愤,鲁大刀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我本无意杀人,只是和那东洋鬼阴一派合作罢了。”

    听他的意思,是那帮子家伙指示的,这让我心情非常沉重,看来他们真的找上门来了。

    我心中忽然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那就是抽个空找上那帮家伙的老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