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去相亲吧,爸爸〕〔惹上暗帝校草:杀〕〔东京警事〕〔天行战记〕〔新婚1001夜:吻安〕〔万界卧底系统〕〔鬼手医妃:摄政王爷〕〔重生1978:鬼瞳兵〕〔大祝由〕〔淘宝小王妃〕〔他看到光的背面〕〔密墓逃生〕〔日娱之花开乃木坂〕〔怎么又是天谴圈〕〔酒香田园〕〔蜜爱100分:不良鲜〕〔女配总在变美[穿书〕〔朕的皇后好凶残〕〔村官崎岖路〕〔九天剑主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零七章 苗寨之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店铺里呆了有三天时间左右,这一段时间,我都在调养身体,脚上的伤加上一些旧伤,让我渐渐的开始感觉到身体没有以前那么灵活了。

    更重要的是我发现自个好像又开始出现了一种心慌的感觉,这种感觉持续到了第四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一个无比诡异的梦,和当初知道自个五弊三缺的梦境一样。

    在梦里,天地一片萧条荒凉,满是荒石的大地上,冷风肆虐,一个人走在这茫茫的大地上,心中有孤寂和无奈,更多的是恐慌。我知道这梦境来了,和当初一样。

    于是继续往前方走,直到在一处大石头上,我又见到了一个人影,非常的亲切,但这一次,我没有那么莽撞的追过去,而是站在原地,仔细的观察着。

    最后我才开口说:“不管你与我什么关系,但终有一天,我会明白是怎么回事。”

    那人影听了后身子好像微微一顿,但最终还是没有转过身来,直到渐渐消失在远处。

    我没有从梦境中醒来,而是继续朝着前方走去,在我的内心深处,始终有一个结,就好像那梦境最深处有什么东西在等待这我,等待着我去挖掘,这种感觉很强烈。

    但是很可惜,随着天地间慢慢的扭曲,我最终还是醒来了,抬头一看,外头已经天色大亮了。

    于是我起床后走出门,看到袁灵正坐在店铺里头,帮祖父弄些香烛等,这小妮子也不知道脑子哪根筋短路了,竟然在三门镇租了个房子,找了个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没事就跑到我这店铺来。

    我本来是想和祖父说要去苗寨一趟的,结果看到她在,心想等会再说,我也不想让她跟着我瞎跑。

    趁着休息,我又跑到乡公馆去找鬼头叔,说起来已经有好些时日没有见到他老人家了,我到那的时候就看到他和刘馆长两人在忙活着。

    鬼头叔一看到我,那个高兴,上来就问道:“有才啊,我上次拜托你的事情咋样了?”

    我愣了一下,猛然想起来鬼头叔当时说让我替他找儿子的事,结果给忘了,弄得我挺尴尬,支支吾吾,鬼头叔一看我这脸色,也知道没戏,笑着拍了下我的肩膀。

    “您老放心,等我从苗寨回来,就帮您老人家寻找。”我拍着胸脯,鬼头叔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时我才发现他老人家好像有点不对劲,脸色微微有些苍白,赶忙搭着他的脉搏,惊讶说:“您老身体有毛病?”

    鬼头叔丝毫没有在意:“人老了,终归是有点毛病。”

    这时刘馆长从屋子里头出来,听到我俩的对话后,摇头说:“鬼头叔这是老毛病了,喝酒把肝给喝坏了。”

    我语重心长的让刘馆长悠着点,别把他老人家给喝死了,好歹也得等我把他儿子给找到先再说。

    我们三简单的聊了些家常,这时刘馆长忽然拉低了声音,语气有些凝重说:“有才,三门镇的风水好像有变故。”

    他这话可把我吓了一跳,这刚修复好风水没几天,咋就又出事了,赶忙问道:“您老可别吓我,到底哪里出事了?”

    要说刘馆长也是挺有心的,他说他前几日去附近转悠的时候,发现三门镇外死了好多的老鼠和一些野兔子,同时发现树木也有些枯黄了,按道理来说这是正常现象,但他却发现镇子里头偶尔也会死一两条鱼。

    我听了之后眉头紧锁,这只是个小细节,但足以说明三门镇的风水的确是有变故。

    “我估摸着眼下没太大的问题,但还是悠着点。”刘馆长说道。

    “我明白,您老多盯着,平日里我也不在店铺,要是出问题的话,我看葛大爷也会从外边回来的。”这事我倒是非常敢确定,只要三门镇一出现问题,葛大爷就会立马出现。

    简单的说了几句后,我也离开了,回到店铺后,看到袁灵还在,于是我朝祖父使了个眼色,他立马会意,说是去后边弄些饭菜。

    于是我俩进入后厨,祖父低声问我啥事,我将去苗寨的事说了出来,祖父一听,倒也没意见,他也知道不想让袁灵跟随着,所以叮嘱我要小心点。

    这一趟去苗寨路途挺远的,所以我估摸着要个把星期,就权当旅游散心好了。

    于是打定主意晚上再走,省得这袁灵这小妮子出来堵着我的路,这样想着,我好不容易等到了晚上,然后收拾了下家伙,背着一个背包,偷偷的从店铺后头溜了出去。

    好在这小妮子真的没有跟过来,我一路跑出三门镇两公里才停了下来,心想正好去省城坐车,可当我正要去附近镇子坐车的时候,忽然间我在路上看到了一个人。

    仔细一瞧,这把我给吓住了,那人不是山吗,这小子应该在杨十娘那,咋就回来了,我急忙跑上前去,仔细一看山,还好这小子依旧生龙活虎的,看到我后笑了下。

    “你这臭小子,咋回来了?”我敲了他脑门一下。

    “嘿嘿,哥,我真不是读书的聊,十娘一直让我去读书,后来我就跑出来了,花了两天时间才到这儿。”山一副苦瓜脸,我估摸着肯定是吃了不少苦。

    “唉,十娘这是为你好。”这小子没心没肺的,我也不知道该说啥好。

    没办法,我一看送回去有些麻烦,于是问山愿不愿意跟着我去苗寨,结果这小子直接点头,说跟着我太好玩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带着山去往苗寨,这一路上,我问山十娘对他咋样。

    山说十娘这的是太好了,让他有些不知所措,每日都是吃好的喝好的,逢人就介绍。弄得他非常的无奈,这事我自然能理解,十娘是真的将山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我估摸着十娘看到山不见了,肯定会来三门镇,心里头也是无奈。

    我俩去了附近镇子坐车去了省城,然后在火车站休息了一晚上后,第二天一大早,就坐上去往云南的火车。

    一日后,我俩到达了云南境内,按照苏三子老人提供的线索,苗寨应该在马关县内,事实上,全国各地都有苗族的身影。他们也是少组民族中人数最多的一支,但要是论起苗族,大伙一般想起来的就是云南这。

    所以我俩到了马关县内后,第一时间就是打听苗寨的具体位置,好在苗寨再这儿挺出名的,我俩在当地一位小伙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大山前,翻过这座山头就是苗寨了。

    眼下天色也已经黑了,我估摸着进到苗寨大伙也差不多要休息了,只好带着山朝着一条山路走去。

    等到夜里九点多左右,我俩翻过一座山头,往下一看,只见前方一片巨大的山谷开阔地点,苗寨的村落依稀可见,那儿灯火通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落后,同时还能传来阵阵欢庆的歌声。

    我也挺好奇的,于是下去后来到一条大河边上,一座石桥横亘在中间,前方好像有人把守着。

    苗寨一般都有专门人看守着,于是我走上前去,桥的边上,一栋小屋子中立马走出来两个年轻的小伙子,穿着苗寨的衣服,一脸警惕的看着我。

    “站住,大晚上你们到这来干什么?”苗寨的人将我们给拦住了。

    “两位好,我是苏三子老前辈叫过来的,帮他带个话。”我早就准备好说辞,两人一听后,又上下打量了下我们,最后其中一人往里头跑去。

    大概十分钟左右,出来了一个老人,相貌慈祥,须发皆白,走上前说:“你是苏长老带来的吗?”

    我一听,这苏三子老前辈在苗寨的辈分还挺高的,于是点点头,老人说他是苗寨的族长,将我请了进去。

    一路上,族长不时向我介绍苗寨的风土人情,我看这地方的布置倒是挺有趣的,吊脚楼连成一片。

    更重要的是苗寨每家每户的门前都晒着很多的小虫子,五颜六色的,看来是在炼制蛊虫。事实上,苗寨的蛊虫不仅可以杀人,也可以救人。

    眼下那些晒着的虫子是药蛊,是专门用来救人的,在族长的带领下,我俩到了寨子里的开阔地点,只见前方一大群苗寨人都围坐一团,他们每一个人都在欢快的跳舞着,在最中间,架着一个篝火,上面有牛羊咋烧烤着。

    一阵阵肉香味扑鼻,我挺好奇的,族长带着我来到边上,随后又去叫人了,不一会来了一个相貌标致的女孩子,穿着苗寨特有的服饰。

    小女孩还沉浸在刚刚的欢庆氛围中,一看到露出了疑惑,族长向她解释了一下,小女孩才惊讶的拉着我的手说:“我爷爷咋样了。”

    “他老人家很好,还在云游四海呢。”我笑了笑,一问才知道女孩子叫苏倩,名字挺好听的。

    族长看我俩聊得挺来,也笑了,随后让人送来苗寨特有的酒酿,我和山也不客气,都坐了一天的车了,也是够累的,直接开怀畅饮。

    随后族长又命人安排了一处房间给我们休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