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兵王俏总裁〕〔重生异能影后:男〕〔相魏〕〔3岁小萌宝:神医娘〕〔重生空间之少将仙〕〔精灵之黑暗虫师〕〔重生八零狼夫勾勾〕〔国民初恋:追男神〕〔神脉〕〔校花的透视狂少〕〔终极小村医〕〔女总裁的至尊高手〕〔万界最强兑换系统〕〔你是我的万有引力〕〔怎么又是天谴圈〕〔权臣的不老娇妻〕〔嘘,我要亲你了〕〔听说我是啃妻族[快〕〔超神学院之地球之〕〔当土豪门遇上真豪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一十章 萨满教
    萨满教,一种流传于东北和西北的一个宗教派别,他们崇拜自然,信奉巫术,在东北,基本上除了野仙家以外最有势力的宗教。

    可惜这一教有时候名声不太好,里头最主要的还是巫师,听名字就知道不是啥好人,当然也有例外。

    据说他们将宇宙分上、中、下三界;上层为天堂,众神所居,又分七层,最权威的神灵居最上层;中界是人和动植物所在;下界是阴间,也分若干层,分别为祖灵、一般亡灵和大小鬼魂所住。人类夹在中间,受着神灵福佑和鬼魂作祟的影响。只有巫师萨满能通达上下两界,疏通三界之事。

    这其实和道教的轮回之说并没有什么区别,两者其实都属于一个体系之内,但我不明白为啥他们要过来苗寨抢夺图腾,要说这玩意也不是啥宝贝啊。

    带着这个困惑,我在苗寨里头又熬过去了一夜,等到第二天一大早,也没人过来看着我们了,毕竟都达成了条件。

    所以我和山径直来到昨天那吊脚楼里边,那儿还是和昨天一样坐满了人,苏倩朝着我点点头,目光中非常的平静,好似不认识我一般。

    看来知道不再和我成亲后,她估摸着也恢复了冷漠的心态。

    “赵有才,既然你已经知晓了一切,那就去吧,记住,一月之期。”族长朝着我神秘一笑。

    这老头子我越看越不顺眼,真想上去揍一顿,尤其是那苏莽,还是那可恶的表情,看样子是结下了梁子。

    “那个,我既然帮你们,好歹也得给点好处不是,萨满教可是庞然大物,我怕我一人也没法对付。”趁着这会工夫,我脸皮也开始厚起来了,直接讨要一些好处。

    里头那些长老都用一种生气的目光看着我,说实话,你们这些老头子都是一丘之貉,我压根就不在乎啥面子了。

    族长想了想后,回头说:“好,我就给你们我苗寨的金蟾蛊。”

    话音一落,里头众人都炸开了锅:“族长,不可行,金蟾蛊只有三个,是我们苗寨救治百病所用。”

    族长却摇摇头说:“相比较图腾,那是我们的信仰,必须要得到。”

    我一听他们的争论,好像这金蟾蛊挺名贵似的,心中一喜,不一会就有人送来了一个盒子,族长看着金蟾蛊表情非常严肃。

    “记住,只有在危急时刻才能用。”我点了点头,将这玩意放好,开玩笑,这可是保命用的。

    随后我和山也离开了吊脚楼,准备离开苗寨,当然,来苗寨也不能白来一趟,于是我又去转悠了一圈,买了一些药蛊,准备带回去给祖父和鬼头叔他们补补身子。

    等到要走的时候,我看到苏倩站在那桥边上,一看到我俩,走了过来,笑着说:“你们自由了!”

    我抖了抖肩说:“还没呢,身上又被那老头子下了蛊毒。”

    苏倩讶异的看着我,尴尬的笑了,然后她说有一个请求,就是让我去帮忙找一找他的爷爷,让他回来。

    这事不用她说,我也要去找这苏三子老前辈,他娘的太坑爹了,把我骗到了苗寨,没想到竟然是成亲,不从他身上捞一点好处,我还真过意不去。

    随后我们相互道别,再往前走,等到了外头山道上,我又看到了一个人,是那苏莽,他正站在路边,我朝山使了个眼色,然后路过那的时候故意说道:“山啊,你有看到一个烦人的苍蝇吗?”

    山立马回答说:“有啊,真想一巴掌拍死。”

    那苏莽也是个明白人,知道我们在故意这么说,脸色有些愠怒,但还是忍了下来。

    “赵有才,我不与你争斗,记住,不要再骚扰苏倩。”苏莽恶狠狠的看着我说。

    “哎呦喂,我说大哥,你要真喜欢她就去追吧,不过你这自私自利的性格,我估计她也不会喜欢你。”说完,我俩直接走人了,也不理会这小子。

    说实话,心里头也是挺爽快的,这样嘲笑别人,以前还真没干过。

    离开苗寨后,对于该如何找到萨满教,这事我还真没想过,不过也难不倒我。

    反正去东北边境溜达一圈,基本上就能问到,带着这个困惑,我俩坐上了前往东北边境的火车,两日后,终于到达了蒙古与西伯利亚的边境。

    到了这儿,我俩一路打听,终于打听到了有关于萨满教的地址。

    据说现在这宗教也不好找了,不像以前那样,现在基本上在边境的外头,但是到那的风险就挺大了。

    所以我俩一到这,就找到附近的一个小村庄,在里头花了点钱,请了个名叫满达的汉子,他精通两国语言,更熟悉这的地带。

    满达以前是干狩猎的,后来因为禁止捕猎,所以满达就开始做起了引路人这一行业,经常会有人来这请求他带出国去,说白了,这就是属于私自跨境,是违法的,一旦被抓到,就很有可能被遣返。

    而当知道我们要找的竟然是萨满教后,满达更是惊恐万分,连说让我们放弃,说是这一派很邪门。

    我一听,这里头还有些故事,于是给了他一点钱,问满达有关于萨满教的事。

    要说这事在村子里也不是啥秘密,原来萨满教也分成两股势力,一个是内蒙地段内的东方势力,一个是西伯利亚的北方势力,至于谁好谁坏,满达也说了,这西伯利亚的已经完全黑化了。

    他们为了钱财和一些目的,会杀很多人,所以让人非常痛恨,我想了下,估摸着我们要找的也就是那坏的一方了。

    眼下这季节,西伯利亚已经完全下起了大雪,好在我俩来的时候买了一些衣物,所以也没啥寒冷的。

    按照满达所说,要想进入西伯利亚,那就必须要等到晚上才行,所以我只好耐着性子,熟悉了一下这鬼地方。

    等到了晚上,村子里的村民们基本上都歇息了,满达悄悄的开着一辆雪车,让我们俩上去,然后朝着大山里头开去。

    寒冷刺骨的天气,加上黑夜冷风的吹袭,我和山都觉得眼皮子睁不开,只能尽量裹紧衣服,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满达开着雪车飞快的疾驰在雪地中,他非常熟悉这里的地形,翻过一些小山,路过一些结冰的路面时都会仔细观察。

    直到穿越过一片密林,满达忽然将雪车停在一边,然后关掉车灯,指着前方说:“过了这就是西伯利亚了,你们俩得快点,我算了下,待会就会有人过来巡逻了。”

    看来满达已经算准了时间,我点点头说:“谢了,那萨满教在何处?”

    满达摇头说:“我本来不想告诉你们,但是既然来了,就算了,穿越这片密林,再翻过一个小山,在一片平原上,你们就可以看到了。”

    说完后,满达还留了句话,说是两天后还会来这儿,同样的时间和地点,若是我们还能回来,就过来接应。

    这个汉子挺讲义气的,我点点头,然后和山悄悄的朝着前方走去。

    密林之中,我俩也不敢打开手电筒,生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眼看就要走出密林了,忽然间,我看到前方有灯光闪过。

    眼下这破地方也没地方躲,我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山就像猴子一样爬了上去,然后隐藏在树叶中。

    我原本也想爬上去的,但是无奈身子太笨重,衣服也太厚了,心里头一急,最后干脆躺倒在雪地中,直接翻滚进雪地里头。

    好在大雪慢慢的覆盖了这一切痕迹,我感觉到有一波人在靠近,他们说着俄语,就站在我边上。

    说实话,我真的挺害怕的,这些俄国人个个都是人高马大的,我也完全不是对手,最主要的是怕他们发现,万一撒泡尿,那我就麻烦大了。

    好在他们呆了有一分钟左右,慢慢的离开,直到这时,我才感觉手臂有些火辣辣的痛,急忙起身一看,他娘的,这帮子家伙太没公德心了,竟然乱丢烟头。

    我甩开后朝大树拍了下,山爬下来,我没好气说:“下次遇到这样的情况,第一个先让我上去。”

    山白了我一眼,也不理会,这小子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敢蔑视我。

    我俩继续朝着前方走去,直到跨过一座小山头,站在上边一看,前方一片开阔的平原上,有大量的牛羊在放养着,更重要的是有零散的建筑物,就像蒙古草包一样。

    “待会过去后,记住千万不要说话。”我叮嘱了一句,山点点头。

    我俩下了山,来到这平原上,这地方很辽阔,牛羊在奔跑着,黑夜中,远处有星星点点的灯火。

    西伯利亚的人,大多都是蒙古后裔,所以长相上比较中方化,好在我俩长得也不咋地,穿着厚厚的衣服,估摸着也不会有人发现。

    直到一处草包时,我看到里头有唱歌的声音,透过门边上一看,发现里头坐着几个大老粗,他们正围坐在篝火前,尽情的歌唱着,生活倒是挺不错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她那么那么美〕〔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剑仙修炼纪要〕〔慢穿之还是社会主〕〔村花难嫁(穿书)〕〔重生天后:霸道总〕〔道术达人〕〔怀了头龙崽子怎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