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兵王俏总裁〕〔重生异能影后:男〕〔相魏〕〔3岁小萌宝:神医娘〕〔重生空间之少将仙〕〔精灵之黑暗虫师〕〔重生八零狼夫勾勾〕〔国民初恋:追男神〕〔神脉〕〔校花的透视狂少〕〔终极小村医〕〔女总裁的至尊高手〕〔万界最强兑换系统〕〔你是我的万有引力〕〔怎么又是天谴圈〕〔权臣的不老娇妻〕〔嘘,我要亲你了〕〔听说我是啃妻族[快〕〔超神学院之地球之〕〔当土豪门遇上真豪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一十一章 牧民的苦恼
    草原上的生活很轻松,也很惬意,我看里头也没啥动静,于是起身看了下远处,和山顶着强风,向着远处走去。

    大概走了有百来米左右,黑夜中,我看到了一个身影,孤独落寞的走在冰天雪地之中,身子还有些颤抖。出于好奇,我俩上前一看,这是一个老婆子,身上邋遢,脸上皱纹堆积,估摸着有七十多岁了。

    老婆子的身子骨看起来不太好,我急忙上前搀扶,可惜我俩一下子忘记了我们是来干啥的。

    这老婆子一看到我们,有些惊讶,惊慌中朝我们打量了一下,正想要挣扎,我急忙开口说:“您老家住在哪里?”

    这下子好了,老婆子瞪大了双眼:“你不是这的人?”

    我暗道不好,泄露了自个的行踪,同时也挺疑惑的,这老婆子为啥也会说中文。眼下黑天瞎火的,就算我想下手,估摸着也是很容易的。

    但我还是没狠心,而是问老婆子这么大晚上为啥出来。

    她倒是解释说自个是出于找丢失的羊,所以回来的晚了,还说前方不远就到家了。

    同时,她看我俩这样子,于是好心邀请我俩前去,说实在话,在这地方,我不知道该相信谁,但是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看这老婆子也不像是个坏人,于是跟着她回到了一个草包跟前,老婆子姓刘,姑且叫刘老太婆,我俩到那道草包的时候,就,里头倒是挺乱的,看样子好像不是一个人居住。

    刘老太婆邀请我们俩坐下后,然后烧起了火堆子,又给了我们俩一碗热水,喝下去后,我感觉到心头一暖,随后问她说:“您老人家一个人居住吗?”

    显然,这话问到了刘老太婆的心痛点,她摇摇头说:“唉,我有一个儿子,可惜最近去了一趟巫师那,就没回来了。”

    她所说的巫师,其实就是萨满教的巫师,是专门负责宗教祭祀大典的人员,听说在这的威望很高,我整不明白他们为啥扣留刘老太婆的儿子,想来里头肯定还有其他隐秘。

    想到这,我问刘老太婆为啥会说中文,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刘老太婆也不是本地的人,而是偷偷过来的。

    当年她因为贫穷,于是偷偷带着儿子想要谋生,结果发现这鬼地方比内地还要难生活,可惜却没法回去了。这么一呆就是几十年,好不容易安稳了下来,但她却丝毫高兴不起来,连说这不是自个的根。

    人老了,的确是会有思乡的情绪,我也能理解,刘老太婆也问我俩来干啥,当然,有些事是不能说的,于是我就告诉他是出来找人的,然后顺带问了萨满教的事。

    要说萨满教在这地盘还是有很多人知道的,刘老太婆说往北走几公里,就可能看到一个小山头,上面有一座城堡一样的建筑,就是萨满教的地盘。

    他们在这影响力很多,刘老太婆怕我们会出现危险,所以让我俩千万不要去那。

    我点点头,心想不进去我咋拿到苗寨的图腾呢,于是在这刘老太婆这住了一晚。

    第二天一大早,当我和山还在迷迷糊糊中睡觉时,外头响起了马匹的奔跑声和人群的呼叫声,于是赶忙起身一看。

    发现外头,大量的牛羊和马匹在无秩序的奔跑,还有不少人夹杂在里头,好似逃命一样。

    我吓了一跳,这到底是咋回事,这时刘老太婆也匆匆忙忙过来了:“你们俩快走,那巫师过来抓男丁了。”

    这都啥年代了,还有王法吗,我也急眼了,正想出去,结果前方冲过来两个人,一把将我和山给压在了地上。我俩急忙挣扎,结果感觉到脖颈处有刀顶着,只好放弃了。

    “你们放开他们,不要抓!”刘老太婆急忙上前,却被其中一人给狠狠的踹了一脚。

    “你大爷的,敢欺负一个老人家。”我气急败坏,想要冲上去,结果被人给狠狠顶了背部一下,痛得不行。

    就这样,我俩被五花大绑,然后抬上了一个马匹上,山在旁边说:“哥,我们还是忍着点吧,待会到了那在想办法。”

    我点点头说:“也行,看他们的言行举止,肯定与萨满教有关。”我也冷静下来了。

    这一路上,我看到了很多被抓的男丁,小的有十来岁,大的又四十岁左右,他们全部都被捆绑住,然后抬上了马。浩浩荡荡的朝着北方而去。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被送到了一个山脚下,抬头一看,上方有一座古堡,看样子应该是萨满教的地盘了。

    古堡通体黑色,隐隐有邪煞之气,这鬼地方看来也不是啥好地方。我们被送上山后,那城堡大门敞开着,中间隔着一个山间缝隙,有大概十米长的宽度。

    那儿有两个穿着黑袍,面带口罩的人守着,他们手里拿着个鬼面铜牌,也不知道干啥用的,非常的诡异。

    等到被送进去后,我才想起来一件事,那就是我俩的家伙被收走了,顿时有点无奈了。

    后头,那些被抓的男丁,一个个都惊慌失措,好似非常惧怕这萨满教一样,我不明白他们为啥这么害怕,所谓人多力量大,大伙一起反抗不就是了。

    但是我想得太简单了,等到进去后,我才发现,这古堡很大,四通八达,每一层,每一个角落都有人守着,他们全部都不吭声。

    在这地方,萨满教就相当于一方官吏,他们行使职责,让很多人都敢怒不敢言。

    我们被送进了一个地牢里头,然后分批次关押,好在山和我在一个牢房里头。

    等到被关进去后,里头的人才开始议论,无一例外都是非常惊慌的,他们说的话我也听不懂,总之就是很害怕。

    “哥,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出去!”山忽然在我耳边嘀咕了下。

    “啥,你别吹牛啊,这鬼地方还能出去。”我有点怀疑的看了山一眼。

    “先看看他们要干什么再说。”山直接忽略了我的眼神,然后继续等着。

    我也只能耐着性子,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铁门忽然打开了,进来一个人,长得挺粗犷的,大冷天的竟然只穿着一件兽皮,手臂上还有一个狼的纹身。

    来人打量了一下后,一把抓起旁边的一个年轻人,然后直接拖出去了。

    我看得是心惊肉跳,他们这是要干啥呢,里头众人又开始慌神了。

    我心里头忐忑不安,但是没有办法,又过去了大概一个多小时,里头这些被抓的人好像有点累了,一个个都靠在那休息。

    山一看到这情形,然后悄悄走到大门边上,他也不知道从哪偷来的一个铁针,然后往锁里头捣鼓了一下。只听轻微的咔嚓声,铁门竟然被打开了。

    我一看,挺惊讶的,这臭小子啥时候学会了这一手,山朝我使了个眼色,然后悄悄的走了出去。我回头看了眼这些家伙,心里也挺无奈的,只能等探明了真相再出来解救了。

    外头,一条笔直的走道呢,两旁亮着微弱的灯光。古堡阴森幽冷,我也不敢大意,一路上我问山啥时候会开锁了。

    这家伙低声说:“这是我的独门绝学,不外传。”

    嘿,还挺神秘的,我倒是没辙,之前在苗寨的时候为啥不动手呢。

    我俩悄悄的走出地牢,沿着一个台阶走了上去,直到一层的时候,迎面走来两个守卫,我一看,急忙躲在一边。

    心想这样探索也不是个办法,万一被抓住了咋办,于是一狠心,朝山看了一眼,然后我俩悄悄躲在暗处,等到这两守卫过来的时候,直接冲上去,朝着他们后脑勺来了一下。

    我这一下倒是挺用力的,这家伙闷声不吭,直接倒在了地上。山有些麻烦,还被人家给抓住了。

    我急忙上前来了一下,才将他救下来。我俩迅速的穿上衣服,不过山这小个子有点棘手,衣服好像太长了。

    于是我让他先随便折一下凑合着穿,然后我俩朝着古堡探索。

    这一路上,我俩遇到了好几个守卫,好在他们都没怀疑,顶多就是看了山一眼,然后又继续走了。

    萨满教的确是挺神秘的,我不敢大意,忽然间我闻到了一股子浓重的血腥味,于是顺着这腥味来到了二层楼。

    一眼就看到了前方一条过道上,满是鲜血,数十个房间内,鲜血流了出来。我急忙走过去一看,透过门缝间,我发现了惊悚的一幕。

    只见里头一个支架上,挂着一个人,他们悬吊在半空中,脖颈处被放血了,鲜血顺着头发滴落在下边的桶子里头。

    他们的双眼带着惊恐,更有无尽的愤怒,显然是不想这么死去。

    与此同时,我听到了一声声惨叫,顺着声音寻去,在二层古堡最深处的一个大堂里头,我发现了一个类似祭祀的场面。

    一块高约有三米的祭坛上,站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女人,她的全身画满了符文,低头念叨着听不懂的语言,在她的下方,站着数十个人,他们身子摇摇晃晃,好似被操纵了一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她那么那么美〕〔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剑仙修炼纪要〕〔慢穿之还是社会主〕〔村花难嫁(穿书)〕〔重生天后:霸道总〕〔道术达人〕〔怀了头龙崽子怎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