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去相亲吧,爸爸〕〔惹上暗帝校草:杀〕〔东京警事〕〔天行战记〕〔新婚1001夜:吻安〕〔万界卧底系统〕〔鬼手医妃:摄政王爷〕〔重生1978:鬼瞳兵〕〔大祝由〕〔淘宝小王妃〕〔他看到光的背面〕〔密墓逃生〕〔日娱之花开乃木坂〕〔怎么又是天谴圈〕〔酒香田园〕〔蜜爱100分:不良鲜〕〔女配总在变美[穿书〕〔朕的皇后好凶残〕〔村官崎岖路〕〔九天剑主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一十二章 请神上身
    看到这一幕,其实我心里头已经猜测出了大概,那就是他们很有可能被迷惑了。

    打从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了解到萨满教的行为方式,他们最厉害的还是请神上身,这是一种古老的术法,布置一些请神器具,然后诚心祷告,可请一些山精野怪上身。

    短时间内,这些人会有非凡的神力,这也是让我最为忌惮的,眼下那中年妇女应该就是巫师,看她身前摆满了蜡烛,身上的纹身异常的诡异。

    我也不敢大意,而是悄悄站在后头,因为好奇,我还特意拍了一下前面一个人的肩膀。

    只见这家伙转过身来,把我吓了一跳,发现这家伙的脖颈已经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眼中毫无生气可言,一股子死气弥漫。

    我算是明白过来了,这家伙已经死了,但是尸体被控制了。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我实在是不明白,于是继续观察,那巫师做完法后,转身离开了祭坛,然后穿上衣服,朝着一扇小门走过去。

    我急忙跟在后头,悄悄来到那扇小门,推开一看,里头是一条笔直的通道,很黑,尽头处好像有水流的声音。

    我俩悄悄进去,走到尽头一看,那是一扇封闭的小房间,巫师正坐在里头,四周墙壁画满了各种诡异的符文,她正盘腿坐在地上,身子晃动。

    随后起身拍了下地面,只见大地轻微的颤动,在她的跟前,露出了一个地洞,巫师随后进入了里头。

    隐约之间,我闻到了一股子非常浓重血腥味,同时伴随的是无尽阴冷的大风,我第一直觉就是古堡地下有东西。

    我俩瞅了一会,确定这巫师没那么快上来,这才悄悄进去,发现里头也很简单,除了诡异的符文以外,要属旁边一张桌子上,一个银色的水晶球最为惹人注目。

    我也看不明白这玩意是啥,而是紧紧的盯着地面,看着刚才那巫师下去的方位仔细敲了敲。

    “哥,我们该怎么下去?”山在一旁问道。

    “巫师是请神上身之法,我看用道术可破。”随后我开始观察起墙上的那些符文,还别说,真的挺繁奥的,我竟然看不懂。

    要说我跟着葛大爷也有好几年的时间了,好歹也算是阅历无数,但这符文的确太怪异了。

    没办法,我只好将目光转移到地面上,仔细感知,隐约间,我好像摸到了一点门道,可眼下没有尸囊袋,也没有家伙,没办法,我只能忍痛划破手指头,然后在地上画了个天罡符,猛然间大喝一声。

    天罡符立马消失了,地面上有轻微的颤动声,随后露出了一个小洞。

    我一看,还真成了,这地洞漆黑幽深,血腥味刺鼻,下边隐隐有红光闪烁。

    出于直觉,我总觉得下边有一个恶魔一样的存在,非常的邪恶,不禁回头对山说:“你去找一下家伙,我先下去看看。”

    山本来是不情愿的,但是看到我表情这么严肃后,也担忧了起来,于是转身离开。

    我也没犹豫,直接往下边走去,石阶很长,我估摸着有上百级左右的石阶,越是往下,就越有一种进入阴间的感觉,太深了,这是通往哪里。

    好不容易来到下边后,我就看到了一扇石门挡着,有两个守卫站在那,心想完了,这两家伙也看到我了。

    没办法,我只好镇定下来,于是走过去,两人立马一拦,然后说了些我听不懂的话,没办法,我只好趁着他们不注意,一把将他们放倒,然后推开门一看。

    眼前忽然豁然开朗了许多,就好像一个巨大的山洞,头顶上钟乳石悬吊在上方,在火光的照射下,晶莹的光芒照亮了这里头的一切。

    与此同时,我也听到了无数的阴鬼哭泣声,心中大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进入了阴曹地府不成。

    带着这个担忧,我往里头深入,直到听到水流声时才停住。

    在我的跟前,有一个巨大的水池,不,准确来说,是一个血池,无数的鲜血从四面八方的小槽中涌来,纷纷掉入血池中。

    这些小槽是从上方流下来的,我抬头一看,不禁双眉紧锁,如果我没猜错,这些血就是之前我看到的那些活人所来。

    这得死多少人才能有这样额鲜血,这邪教若是存在这世间,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随后我往血池后边走去,直到翻过一个巨大的深坑,才看到前方又有一个血池。在那儿,有一个石人雕塑在血池之中。

    令人惊讶的是,这石人栩栩如生,面目祥和,竟是一个男人的石像,但更令人惊讶的是他的尾巴,这石人竟然有尾巴,这到底是咋回事。

    血池之中,石人正在缓缓吸收着鲜血,不断的从石像中渗入又涌出,最后渐渐的褪去了石皮,恢复成了一个活人的样子。

    精壮的身子,诡异的蛇尾,双眼非常的犀利,只见这家伙忽然朝着我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吓得我急忙低头,躲在一个石头后边,这灵觉也太厉害了吧。

    没多久,这家伙从血池中走出来,最后来到之前那血池处发呆,与此同时,那巫师也下来了,恭敬的站在边上,显然,连她也不敢忤逆这个男人,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厉害。

    我一看这破地方不能久待,必须要上去,然后找到山离开这儿才行,啥图腾令牌,那都不重要了,保命要紧啊。

    正当我要转身离开时,忽然间,那男的手中忽然拿着一愕令牌,是一块蛇一样的令牌,我当即傻眼了,这好像就是苗寨用来祭祀的玩意啊。

    随后,那男的盯着血池和令牌开口了:“还差点,我要尽快拜托这风水困局,你赶紧去多准备一些男丁。”

    巫师点点头说:“明白,但方圆几公里的男丁基本上都抓了,在这样下去,我怕会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显然,巫师也不敢随便乱来,但这男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说:“没事,等我出去,那些老道也不是我对手。”

    这口气说的,连我都开始怀疑他到底是啥,同时听他们的语气,似乎是说中文的,这是咋回事。

    巫师看样子也没辙,只能听命于他,正当我疑惑时,忽然感觉大地一阵颤动,眼前的大石头忽然被移开了,心中大惊。

    那男的蛇尾巴不知啥时候竟然延伸到了这儿,一把推开了大石头,那力气简直大的可以。我急忙滚到一边,一看没法躲了,索性就站了出来。

    巫师冷眼看着我说:“你不是本地的,是从其他地方来的。”

    我虽然害怕,但脸面上还是要镇定,大笑说:“不好意思,我是个尸囊人,正好路过,没想到就被你们给抓进来了。”

    一听说我是尸囊人,巫师脸色严肃,看来她对于学道的有很大的顾忌。

    但是那男的开口说:“一个小道士,待我出了这风水困局,比将你碾成肉沫。”

    这时我才看到他的脚上好像有一个脚镣,见此,我才松了口气:“原来被困住了,那就是死人一个。”

    眼下,巫师朝着我走来,她身子一哆嗦,好像在请神一样,眼中慢慢变成了灰色,然后脸上开始出现了青斑,身上的符文快速游走,最终凝聚成了一个鬼脸。

    但见她口中念念叨叨的,猛然间,我脑子一疼,这声音就像魔咒一样侵蚀着大脑。吓得我急忙咬了下舌头,随后掌心符顺势推出。

    巫师见状立马躲开了,这鬼地方不宜久留,我当即扭头就要走,可一看到那男的手中拿着图腾令牌,又开始犹豫了。

    这会子,巫师又开始念叨了,我感觉脑袋越来越疼,最后终于坚持不住了,整个人跪在地上,捂着脑门,青筋毕露,身子不断的发抖。

    巫师朝着我走来,眼看要下手了,这时一个身影冲了进来:“哥,接住!”

    我一看,是山,他扔过来翻天印,这玩意有镇邪之用,当即一把接住,然后猛的往巫师身上一按,这玩意立马破了她的巫术,身上的鬼脸一散,符文立马恢复了原位,她口吐鲜血,往后倒退了几步。

    一鼓作气,我猛地冲上去,一把接过山手中的尸囊袋,套在了巫师的脑门上,然后狠狠一踢,她毕竟是个女人,又被泼了请神的术法,一下子被我踢倒在地上。

    “让你大爷的威风。”我发泄着心中的怒气,然后指着那男的说:“还有你,这个山精老怪,等我解决了她,再来收拾你。”

    我算是看明白了,这山精老怪被控制住了,所以没法上前。

    巫师被我踢得连脾气都没有了,但不一会,我就感觉到尸囊袋里有黑烟冒出来,急忙打开一看,巫师的双眼中冒着血色,他娘的,好像又换了一个请神的术法,她一把拉着我的腿,轻轻一提。

    我整个人立马倒挂在半空中,那个憋屈啊,还从来没有人像提小鸡一样提着我。这巫师使得什么邪法,咋就那么邪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