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尊别跑:女配今〕〔抗日之少年战将〕〔无敌主角终结者系〕〔逍遥大亨〕〔刺遍江湖〕〔末世修仙高手〕〔无耻宗主系统〕〔启禀王爷:王妃,〕〔田园娇医:娘亲,〕〔农门贵女的田园生〕〔林门娇〕〔抢到一个世界〕〔养成小甜心〕〔霸道老公求休战〕〔幸得识卿桃花面卫〕〔苏蜜傅奕臣〕〔法医萌妻撩上瘾〕〔世界穿越到我笔下〕〔宦妻有喜:厂公夫〕〔重生欢喜军婚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一十四章 杀巫师
    两条无辜的性命死了,他们皆都是因我而起,若不是逃到这里,恐怕那萨满教的人也不会追过来。

    我默默的和山将尸体抬了出去,然后找了个空地埋葬,回到刘老太婆的草包子里,我看了一下,这地方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了,索性点燃了屋子,大火熊熊燃烧。

    旁边那些牧民看到这一幕后都没有说什么,显然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肯定是看到萨满教的人来了,出于害怕而没有动手。

    我也是挺生气的,但是人在危急关头,潜意识里都是自保,所以也不能怪他们。

    就这样,我和山呆呆的坐在草地上,也不管天寒地冻的,等到了晚上,我开始喊魂了。好在他们俩的魂魄没有被拘禁走,没多久就出现了。

    我带着愧疚之心,看着已经成为生魂的刘老太婆。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我低头道

    “唉,算了,命中如此,你们还是走吧!”刘老太婆死后还是那么善良。

    “不行,我一定要为你们报仇。”我狠狠的看着远方,显然刘老太婆不想让我冒这个危险,她立马阻止说:“不要去了,你们东西也拿到了,先活着,以后会有机会的。”

    她老人家说的也对,那萨满教的确是神秘,还有很多底蕴没有出来,我们俩去的确是送死,但我心里头还是很愤怒,不让他们付出一点代价,那我也太失败了。

    刘老太婆看我的表情,估摸着也猜到了什么,摇摇头也不再劝解,然后我问她接下来要去那。

    显然,刘老太婆目光一直盯着边境那边,眼下,他们身为生魂,自然能够畅通无阻,不过为了安全,我让她们俩尽量远离人多的地方,以免招来祸端,尤其是遇到野仙家,更要躲避。

    随后,刘老太婆两母子轻飘飘的朝着边境飞去,慢慢的消失在了夜色里头。

    我一看天色,回头对山说:“既然不能冒险,但说啥也要让他们付出一点代价。”

    山点点头,我俩一商量,决定弄个引蛇出洞,由我前往那古堡,设计引那巫师出来。当然这风险也是很高的,萨满教在这地段势力很大,听说与明面上一些人物都有来玩,难怪那么肆无忌惮。

    所以我俩到那的时候,先是仔细观察,然后从背包中摸出一堆的黄符,折了个纸人,用朱砂笔画上五官,然后在上面贴着一道符。

    上面写有我的生辰八字和名字,这一切都做好后,我才带着纸人放在离古堡百来米的地方,让山躲在暗处。

    眼下,经过白天那么一骚扰,里头戒备森严了许多。我看到有不少守卫在走动,出于谨慎,我到了古堡跟前后,先是故意用五雷符弄出动静,然后用石头往上一扔。

    那些守卫立马冲了出来,站在对面没有过来,不一会,那巫师出现了,和之前一样,整个人都是一副阴冷的表情。

    她看到我后冷哼道:“你竟然还敢过来,交出令牌。”

    我故意在尸囊袋里头拍了下,蔑视说:“要想拿到,还要看你有没有本事。”

    随后我猛的转身就朝着远处跑去,巫师终于是追出来了。她的身后跟着三个人,我一看这冰天雪地的,直接带着他们转悠了起来。

    不一会,直到差不多后,我才悄悄的套上尸囊袋,整个人迅速钻入了雪地中,直到隐去了身形。

    与此同时,远处的山开始动手了,点燃了手中的黄符,旁边的纸人清晰可见。

    我隐约间看到巫师冲了过去,于是探出脑袋,那纸人隔着老远,看起来与我一般无二,这其实就是简单的障眼法,靠近后就差不多能看清真面目了。

    那巫师到了跟前后并没有动手,而是让旁边两人过去。

    山悄悄的躲在雪地里头,趁着这两家伙一靠近,然后猛的双手拿着降魔杵冲出去,迅速在他们身上一刺,动作很快,两守卫立马倒在了雪地中,鲜血直流。

    说实话,我让山干这挺残忍的,要是让杨十娘知道,非得揍我一顿不可。

    那巫师见状,也是生气了,直接冲着山跑去,由于隔着远,她估摸着也没看清山的身形,两人直接消失在了远处。

    我急忙从雪地中爬起来,然后跑过去。追了有一公里左右,才看到山,他正带着巫师在那转圈,我朝山喊道:“快过来!”

    山立马拐了个弯,跑到我身边说:“哥,咋办,这巫师好像请神了,挺邪门的。”

    眼下,我们在这雪地中追逐也不是个办法,于是我一想,立马说道:“去边境。”

    山不明白我在干啥,但还是加速了,拔腿就跑,我俩好不容易跑到边境那边,迅速朝着一座大山爬去。

    要说拿巫师也是够坚持的,一看到我们要爬山,竟然也跟了过来,丝毫没有考虑过后果,看来那令牌对于她来说很重要。

    我俩好不容易跑到边境线的时候,望着前方浓密的山林,我心中一喜,等到了对面,就是我的地盘了,于是加快了脚步。

    就在这时,忽然间一声枪响,我扭头一看,远处有灯光闪烁,看样子是有士兵追过来了,吓得我急忙让山赶紧走。

    子弹从远处过来,有惊无险的击打在我们的身边,甚至有好几次擦着我脑袋过去,真是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巫师还在跟着,我急眼了,好不容易跨过了边境线,子弹终于停止了,我松了口气,但还没等我喘口气,那巫师离我们只有二十多米。

    “你大爷的,还真是有毅力。”我顾不上休息,又起身继续爬着,直到跑了有百来米后,终于是跑不动,回头看了眼巫师,发现她还生龙活虎的。

    这请神也太邪门了,咋就这么有劲呢,我急忙对山说:“还有童子尿吗?”

    山点了点头,于是我让他赶紧先爬上一个大树,然后带着巫师跑到下边,山立马将童子尿往下一倒,巫师就像发羊癫疯一样。

    见状,我回头朝着她一脚踹过去,然后木剑猛地一刺。

    但这家伙真的太猛了,木剑就像刺在一块石头上,压根就没有任何的效果。

    随后,巫师起身尖叫了一声,我感觉脑门一疼,双眼通红,差点就晕倒了,怒吼中冲了过去,扑向了巫师,然后在她身上撕咬着。

    他娘的,我管你是不是女人,直接将她衣服给撕碎了,最后取出红绳往她脖颈上一缠。巫师使劲的挣扎着,山也从树上下来,手中拿着降魔杵,朝着巫师的心脏部位一敲。

    还好降魔杵够威力,直接敲了进去,巫师大叫一声,我心神一颤,手中红绳一断,暗道不好,回头一看,山被压倒在地上。

    我急忙冲上去,抓住巫师的两只手用力一掰。

    “山,快用杀猪刀砍她的脑袋。”我咬牙顶着,这鬼玩意力气太大了,就跟牛一样。

    山急忙从我尸囊袋里摸出两把杀猪刀,用力的砍在巫师的脖颈上,第一刀没有砍出伤口,反倒把巫师给惹急了,朝山踩了一脚,差点就踩中山的下面。

    这可把我吓住了,那玩意要是被弄坏了,杨十娘非得跟我拼命。

    好在接连砍了两下后,巫师的脖子最终被砍出了血来,渐渐的失去了神力,整个人慢慢的瘫软在地上,见状,我让山先住手,然后一把将她给扔在地上。

    “你没事吧?”我问道,山摇摇头说:“没事,哥,要杀死她吗?”

    这巫师虽然做尽坏事,但我还有许多问题想要问她,于是.用杀猪刀顶在她的脖子处,巫师鲜血直流,身子渐渐有点无力。

    “告诉我,那图腾令牌有何用处?”我冷冷的说道。

    巫师显然不想回答,但是看我要下手了,也禁不住害怕了起来:“好,反正你们迟早都会死,那图腾蕴含着苗寨的祭祀神物,与我萨满教的三蛇神相契合,可助他脱离风水困境。

    我一听,原来还有这层隐秘,随后又问为啥会被困住,巫师也老实回答了,说是很久以前,一个凡人和蛇妖结合,生下了三蛇神,他精通山精鬼怪之力,有很大的邪能。

    可能是天地不容,三蛇神一直被困在了风水里头,直到如今,眼看快要挣脱开了。

    我吓出了一声冷汗,那玩意要是出来的话,那不是天下大乱了吗,到时候指不定要死多少人,想到这,我也不敢让这玩意落入他们的手中。

    这一愣神的功夫,巫师起身想要反抗,一旁的山见状,猛地将我手中的杀猪刀一按,这下子,直接将巫师给砍死了,她双眼睁得老大,一副不甘心的表情,慢慢的咽气了。

    我摇摇头,心里没有丝毫的怜悯,她这是罪有应得,害了那么多人。

    “哥,我们走吧,这地方也不能久待。”山催促道。

    我点点头,眼下得到了图腾令牌,必须要尽快回到苗寨里头。于是我们俩趁着夜色,顶着寒风和大雪,朝着大山外头走去,整整走了有两个多小时,才渐渐看到前方有灯火,急忙朝着那走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穿越五零抢夫记〕〔余生很长,不必慌〕〔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五零小福妻〕〔盛嫁无双:神医王〕〔斩龙〕〔木叶的上下五十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