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之天帝系统〕〔重生军嫂:老公坏〕〔不灭剑主〕〔黑域血主〕〔圆月诛心〕〔每秒都在升级〕〔通天证道〕〔六界神君〕〔维多利亚的秘密〕〔末世重生之溪晴〕〔倾城天下〕〔妙影别动队〕〔奥斯之主〕〔奋斗在饥荒年代〕〔大周九千岁〕〔我在漫威作大死〕〔男主们全是我前任〕〔最佳娱乐时代〕〔谋断九州〕〔死神之最强市丸银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一十五章 火车诡事
    这村子很小,但好在还有人居住,我们俩进入村子里头后,并没有去打扰那些村民,而是找了个废弃的老房子,然后烧了点柴火凑合着过去一夜。

    等到了第二天一大早,外头就传来了嘈杂的声响,我起身一看,发现是山和一些村民在争吵,我急忙走过去问怎么回事。

    山回头说这些村民不讲理,要将我们押起来,说我们是偷渡的,我脑门一阵黑线,于是耐着性子说:“各位,你看我俩的确不是偷渡的啊。”

    没想到这帮子村民压根就不讲理,嚷嚷着就要动手,果然是穷乡僻野出刁民,我也不客气了,和山使了个眼色,正要跑路。

    就在这时,远处走来了一个人,仔细一看,是满达,他看到我们后,立马跑过来解围,解释了老半天才将这帮子村民给安抚住。

    满达不好意思说:“他们警惕惯了,你们不要介意。”

    看在他的面子上,我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不过心里头还是有点不爽。

    随后我问满达咋那么早过来,他说不放心我们,所以特地早一点到边境等着,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回来了。

    看他这么有心,我也挺高兴的,随后在他的带领下,我和山终于是出了这边境地段,然后来到了附近的小镇,满达也向我俩告辞了。

    苗寨的图腾令牌算是拿到了,眼下我们是时候要回去了,于是我和山来到附近一个餐馆,简单的填饱肚子,然后准备坐上火车前往云南。

    可能是两晚上都睡不安稳,一上火车后,我和山就立马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等到睡了好几个小时后,我才迷糊着从座位上起身,伸了个懒腰,忽然间感觉到不对劲,四周好像太安静了,于是往旁边一看。

    只见旁边座位上,两个大妈正安静的躺在位置上,她们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但我觉得不对劲,赶忙走过去一看,惊恐的发现他们竟然没有了呼吸。

    车厢里其他人也是如此,我惊惧的沿着座位一个个看过去,基本上每一个人都是如此,一车厢的人都死了,他们全部没了呼吸,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瞬间,我心中生起了一丝寒意,从头凉到了脚,回头一看山,急忙走过去摇晃了一下,好在山还是正常的。

    “快起来,出事了。”山被我摇晃的急忙睁开眼问道:“哥,怎么了?”

    我指着车厢里头的其他人说:“都死了!”

    我俩面面相觑,都从各自眼中看出了恐惧,与此同时,车厢内弥漫起一股死气,带着一丝浓重的阴煞气息,隐约间,我好像觉得这气息非常的熟悉,可就是想不起来。

    但眼下,我俩必须要离开车厢,因为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我们。

    于是急忙朝着另外一头车厢跑去,结果很悲催,车厢大门被紧锁了,我看到另外一头非常热闹,乘客们都在聊天,吃着瓜子,唯独我们这个车厢非常死寂。

    我往车窗外一看,外头已经中午时分,正是阳气最重的时候,心想也不可能有小鬼偷袭啊。

    于是取出翻天印,冷冷的看着车厢说:“何方小鬼,给我出来吧!”

    话音一落,车厢内忽然传来了一声冷笑,伴随着一个身影从位置上缓缓的站了起来,那家伙非常的高大,身子隐藏在黑袍当中,背对着我们。

    “从古堡走后,当真以为就能安身了吗?”这声音一出来,我立马吓得双腿直哆嗦。

    “是你,三蛇神,你不是无法出来吗?”我惊吓道。

    没错,这家伙就是三蛇神,那个被风水脚镣控制住的家伙。

    “没错,不过我以主魂脱身,足以对付你们。”说完缓缓转身,直到这时,我才发现这家伙的真面目,竟然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脸上有少许的刀疤。

    如果没有猜错,这家伙是附身在了一个活人身上,故而才能追击我们。

    我心里头异常的愤怒,忍不住怒骂道:“你为了一己之私,竟然杀害了那么多的活人?”

    三蛇神摇摇头,轻蔑的眼神盯着两旁,在他看来,这些都只是蝼蚁罢了。

    “他们不值得我杀,我以巫术让他们陷入睡眠当中,只是你道术浅薄,无法发现罢了。”

    这话说的我挺羞愧,我的确是道术半吊子,但是也容不得这家伙放肆,我朝山使了个眼色,这家伙点头,

    我俩朝着三蛇神走过去,只见他忽然阴邪一笑,我暗道不好,急忙拉着山站在原位。

    只见两旁,那些原本睡着的乘客忽然都睁开了双眼,他们从位置上缓缓的站起身来,每一个人都是双眼无神,朝着我们走过来。

    这家伙竟然控制这些乘客,我一下子没了办法,总不能杀了他们吧,不然双手得沾染多少鲜血孽障。

    “哥,咋办啊?”山也没了办法,我咬咬牙,抬头看着那三蛇神,他阴笑的看着我们,就像再看一出好戏。

    我俩被逼到了角落里头,眼看就要被活活的给掐死了,焦急之中,我猛然心一狠,问山说:“怕不怕死!”

    他眼神坚定,摇头说:“不怕!”

    这小子自打跟着我以后,胆子大了好多,我点头说:“好,那咱俩就跳出去!”

    我指着旁边的窗户,山一下子泄气了,苦逼说:“哥,那咱俩还是跟他们死斗吧!”

    看来,山也害怕了,我看着外头疾驰的倒影,心里也嘀咕,无奈点了点头,然后猛的推开这些乘客。

    山的身子比较瘦小,我焦急的让他赶紧挤出去,去对付那三蛇神,只要破坏他,那这些乘客就会恢复。

    山立马点头,然后弯腰朝着外头挤过去,我一看这些乘客,心里头也发狠了,正巧这时,我刚好摸到布袋子里的杀猪刀,别问我是怎么带上火车的。

    就凭我这两下子,瞒过安检还是有的,随后取出来往旁边其中一大妈的脑门上用力一拍。

    这大妈立马惨叫了一声摔倒在地上,我一看成了,于是接连朝着周围的乘客脑门拍过去。

    要说我下手还算是轻的了,但就算如此,有好几个也被我拍出了血,倒在地上半死不活的。

    另外一头,山已经挤出去了,他猛地使唤手中的降魔杵,朝着三蛇神扑过去。这家伙虽然是附身在活人身上,但毕竟也是经验老道。

    一把将山给踢倒在地,然后猛的甩出一条东西,我一看,竟然是一条毒蛇。

    吓得正要提醒山,好在这小子非常的灵活,加上常年在深山生活,一把将降魔杵刺在蛇的七寸部位,直接给刺死了。

    三蛇神眉头紧锁,不信邪,正准备甩出一条,山不给他机会,又扑了上去,降魔杵朝着他心脏部位刺过去,这把我吓了一跳,那家伙可是活人啊。

    三蛇神行动诡秘,简单山冲上来,又准备踢过去,要说这家伙来回就那么几下,我估摸着山也算是摸透了,直接弯腰,降魔粗一下子刺在了他的大腿上。

    这小子太机灵了,三蛇神吃痛之下,正要发怒了,与此同时,这些乘客也慢慢的失去了控制,见状,我急忙挤了出去。

    正好这时火车站到达了一个停靠站,我咬牙朝山喊道:“跳!”

    山急忙推开一扇窗户,然后冲了出去,我也急忙跳了出去,那三蛇神见我们逃走了,急忙想要追出来,我急忙大喊道:“杀人啦,杀人啦!”

    这一喊立马吸引了很多人过来,三蛇神见状立马站在原地,我和山则是趁着混乱急忙冲出了人群。

    等到了安全地带,我才松了口气,无奈说:“那家伙是咋追上来的,太邪门了!”

    山拍着胸脯说:“会不会是我们从古堡里头带出来什么东西,被他给发现了。”

    听山这么一讲,我才想起来自个随身携带的那块苗寨图腾令牌,他娘的,该不会是这玩意吧。于是赶忙取出来仔细端详,感觉的确是有那么一丝诡异。

    我一想,不能让这家伙跟着我们,那不是将灾祸引到苗寨吗,于是将这令牌放入尸囊袋里头,然后在附近找来泥土包裹住令牌,用红绳又包裹一层,最后就是贴上一道灵符,如此我才稍微安心一点。

    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尽快赶到苗寨才行,于是我俩这一次换了个交通工具,直接乘坐大巴车。

    一个星期后,我俩绕了大远路,终于是回到了苗寨里头,刚一进去,我就急忙找到族长,将事情一说,族长起初还很高兴,可是听说那三蛇神的事后,脸色大变。

    “你俩确定那是三蛇神?”族长追问道。

    “确定,那家伙太厉害了。”我苦笑说。

    随后将那图腾令牌交还给了族长,只见他沉重的拿着令牌,竟然没有一丁点的高兴,反而还非常的担忧。

    沉默了一会后,族长甚至摇头说:“唉,若是知道是三蛇神,我宁愿将这玩意留给他。”

    我吓了一跳说:“您老别开玩笑,我是打死也不会回去了。”

    开啥国际玩笑,好不容易从那鬼地方逃出来,难道还想让我回去不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