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之天帝系统〕〔重生军嫂:老公坏〕〔不灭剑主〕〔黑域血主〕〔圆月诛心〕〔每秒都在升级〕〔通天证道〕〔六界神君〕〔维多利亚的秘密〕〔末世重生之溪晴〕〔倾城天下〕〔妙影别动队〕〔奥斯之主〕〔奋斗在饥荒年代〕〔大周九千岁〕〔我在漫威作大死〕〔男主们全是我前任〕〔最佳娱乐时代〕〔谋断九州〕〔死神之最强市丸银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一十九章 臭骂
    苗寨的事情算是解决了,我心里头也算是畅快了很多,虽然还有个三蛇神的威胁,但对于我来说,已经算是无关紧要了。

    两天后,我们回到了三门镇,一进店铺,就看到十娘正一脸寒意的坐在那,心里头暗道不好,山更是吓得不敢直视,祖父在一旁朝我们摇了摇头。

    另外,连袁灵也在一旁不爽的看着我们,这整的就像一个批斗大会,弄得我都不敢说话了。

    “有才,你们去哪了,我担忧了好几天?”杨十娘发话道。

    “我们出去散心了,顺便去旅游了一下。”我故意撒了个谎,没想到袁灵这小妮子立马打破了:“你撒谎,分明就是去苗寨了。”

    我叹了口气说:“不想瞒你们的,对,我们的确是去了苗寨。”

    杨十娘气得不行,她冷着脸看着我们,最后赌气回到了后头。我尴尬的看着山,这小子立马会意,一溜烟跑到后头去安慰了。

    祖父连连摇头说:“唉,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说完,也立马消失不见了,我看着袁灵,这小妮子脸色铁青,估计心中隐藏着愤怒,正想溜走时,却被她一把抓住了。

    “好你个赵有才,竟然跑去苗寨也不叫我。”说完,用力一掐,我痛的忙求饶说:“大姐,那地方很危险,我俩差点死在那知道不。”

    袁灵松开了我们,然后让我讲述一下苗寨的事,于是我全部道了出来,她听得是津津有味,最后听说那刘老太婆和儿子死了,非常的难过,连说可惜了。

    我一想到那对母子,心里头也很痛,他们原本可以安全的,全都是我带来的灾难。

    这天晚上,祖父弄了一桌好吃的,然后请大伙吃一顿,杨十娘也消气了,她也想明白了,说山既然不想读书,也不勉强,同时让我尽量少让他参与到危险的环境中。

    我连忙说是,事实上,等到危险来临的时候,哪还顾及的料那么多呢。

    呆在三门镇的日子是很惬意的,最起码没有那么多的烦恼,也没有那么多的忧虑。

    经过风水修补后,三门镇也的确是稳定了许多,没有再出现什么怪事。我也想起了陈道长和那鲁大刀,心想着明日就过去看一下他们。

    于是等到第二天一大早,我带着山和袁灵赶往陈道长的道观,到那的时候,就看到陈道长正在练着太极,一招一式很有大师的风范。

    他看到我们来了后,笑了笑,然后邀请我们三进去,泡了几杯茶,随后询问我们来干啥。

    “您老还不知道我们来的目的吗,那鲁大刀现在如何?”我一想起那家伙,心里头就发凉,那家伙的手段还是挺厉害的。

    “他在道观下边,要不要去看看他。”我有些迟疑,陈道长摇摇头说:“放心吧,他现在可没那么暴力。”

    随后带着我们进入了这道观的风水阵眼中,在那水坑里头,我看到了红毛怪,他身上的毛发已经在慢慢脱落,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成正常身子了。

    至于鲁大刀,他一脸冷漠的坐在一边,然后朝着我看了一眼,又继续闭上眼睛。

    我看这家伙这么冷酷,原本还想上去大声招呼,随后一想算了,还是少打扰他了。

    “你来是想看我笑话的吗?”鲁大刀清冷说。

    “唉,你这家伙,咋就那么大的脾气呢,我就是过来看看你,要是不待见我,那离去便是了。”说完,我转身上去了。

    陈道长看到这一幕也没说啥,等到了上边,他又问我们接下来准备干啥,我一下子想起来那东洋鬼阴派的事,于是取出纸张一看。

    上面写着一个地址,是大海某一处小岛上的。陈道长一看这地方,眉头紧锁:“这地方我听说过,的确很邪门,听说死了不少人。”

    我吓了一跳:“您老难道去过这地方?”

    陈道长摇摇头,他说当年有一段诡事,是关于这个小岛的,听说附近有很多的渔民经常在那里失踪,甚至连船和尸体都找不到,后来纷纷将那列为了禁地,不准任何人靠近。

    这事当年轰动一时,但我估摸着肯定是被那些东洋鬼阴派的人给抓走了,也只有他们才能有如此的手段,利用活人来做邪尸。

    “你们要去的话,我看要选个对的时间去。”陈道长掐算一番:“我看就在三天后吧,阳气充足,对你们也有利一点。”

    我点了点头,心想这鬼地方的确是个麻烦,但不解决掉的话,危险又时刻在身旁。

    随后他老人家又问需不需要帮忙,本来我是不想拉他的下水的,但陈道长却推荐了鲁大刀,说这家伙肯定愿意去。

    我一想,多一个人也能多一份胜算,于是点头答应,不一会,陈道长就带着那家伙上来了。

    我俩说实话还是有些隔阂,这家伙一直在怀疑葛大爷杀了他们一家子。

    离开道观后,我一路上都在找话题和鲁大刀搭讪,但这小子压根就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弄到最后,我特别无奈,只好不理会这家伙了。

    回到店铺后,我让祖父安排一个房间出来,好让他住着,过两天再出发前往那小岛。

    这一整天,我睡的很踏实,因为没有那么多的危险在身边,也不用再去保护什么。

    直到第二天一大早,我才想起来去看鬼头叔,这老家伙身子好像不太好,于是我买了一些补品,等到去那的时候,看到刘馆长和他正在喝酒。

    这把我气的,上去直接抢过酒杯说:“刘馆长,不是让你好好照顾鬼头叔的吗?”

    刘馆长有点尴尬,倒是鬼头叔一脸的坦然:“唉,人死命中注定,人生在世,不享受一下怎么能行,怪不得刘馆长。”

    我一看也没话说了,有时候人到一定的年纪,心态就会变得不太一样,啥金钱利益美女都统统消失了,有的是一种对于生活的热爱。

    于是我也加入了酒局里头,两老家伙也老大不小了,但是就跟孩子一样,不时谈论着往事,我估摸着祖父肯定也加入进去过,不然咋会听到那么多有关于他的事。

    后来,我将苗寨发生的事告诉了他们,刘馆长听了以后,有点担忧说:“有才,那三蛇神会不会来到三门镇。”

    我知道他在担忧什么,摇摇头说:“放心吧,他应该过不来,被风水枷锁困住,都好几百年了,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能出来呢。”

    听到这话后,两人才稍微安心点了。

    我喝了一点酒后也就回去了,为了应付三天后的危险局面,我专门潜心画了不少符,至于鲁大刀,这家伙倒是沉得住气,一直用一把小刀刻画着不少的小玩意,然后放入了一个布袋子里头。

    等到一切都准备好后,我让山和鲁大刀在第二天晚上就出发,千万不能让袁灵跟着,这小妮子跟着准没好事。

    两人倒是同意了,于是趁着第二天夜晚时分,我们三在镇子口会和,然后一溜烟的赶往之前已经预定的一艘渔船上,等到离开后,我才算是彻底放下心来。

    那座海岛根据陈道长所推算的,大概有上百公里左右,我估摸着要大概五个多小时才能到达那,所以让两人先安心下来。

    趁着这会时间,我扭头问鲁大刀为何那些木头玩意能有那么厉害,就跟活物一样。

    鲁大刀这会子竟然没拒绝我,解释说:“风水奥妙,我鲁家已经研究过,能让这些死木头化腐朽为神奇。”

    我白了这家伙一眼,这样回答还不是等于啥都没说吗。

    心想这家伙脾气太怪了,压根就没啥话可聊,只好放弃他,还不如找山聊天呢。

    我们三就这样在渔船上呆了有五个多小时,四周大海茫茫无尽,也不知道在哪个方位。

    直到这时,我才看见前方有一片黑色的小岛,为啥说是黑色呢,因为他娘的压根就没有一丁点的灯火,除了一个大致的轮廓,我心想这地方太怪异了,应该就是那帮子小鬼子的老巢。

    渔船往前开了有数十米左右,忽然间海面上渐渐有白雾升起,我一想这大晚上的,怎么一下子有白雾呢,于是仔细感知了一下。

    发现这大雾的确很怪异,入手很凉,鲁大刀一下子变得警惕起来,他盯着这些白雾说:“是雾煞,这地方恐怕经常有脏东西存在,或者死了很多人才能有如今这般浓郁的雾煞。”

    鲁大刀的确知晓很多,我打起了精神,和山警惕的盯着这座小岛。

    渐渐的,白雾慢慢的笼罩住了渔船,一下子伸手不见五指,能见度不足十米开外。

    我赶忙在船头点燃一盏引魂灯,然后盯着这白雾。

    忽然间,半空中飘来一个布条,正好落在我的脑门上,扯掉一看。我惊恐的发现上面沾染了血渍,看样子好像还未干。

    心里头满是惊诧,隐约间感觉这白雾不简单。

    我们三死死的盯着四周,过了片刻左右,渔船猛然间被撞了一下,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撞到了渔船,我吓得急忙站稳,然后跑到边缘一看。

    发现左边有一艘破旧的大船,上面坑坑洼洼的,破洞很多,但真正令人惊诧的是破船上死气沉沉的,压根就没有活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