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之天帝系统〕〔重生军嫂:老公坏〕〔不灭剑主〕〔黑域血主〕〔圆月诛心〕〔每秒都在升级〕〔通天证道〕〔六界神君〕〔维多利亚的秘密〕〔末世重生之溪晴〕〔倾城天下〕〔妙影别动队〕〔奥斯之主〕〔奋斗在饥荒年代〕〔大周九千岁〕〔我在漫威作大死〕〔男主们全是我前任〕〔最佳娱乐时代〕〔谋断九州〕〔死神之最强市丸银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夺生机
    说实话,我俩其实是完全可以对付阴煞尸的,主要就是这鬼地方太他娘的热了,我双脚都快烧焦了,哪怕穿着鞋子也不顶用。

    我顶着头发被烧光的危险,一把朝着阴煞尸的下边掏去,管他娘的,能让这鬼玩意受一点伤害也值了。

    可惜的是,阴煞尸完全就不怕痛,急的我喊道:“鲁大刀,快想办法啊!”

    “你大爷,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吗。”鲁大刀也急眼了,他使劲往阴煞尸脑门上砸去。

    最后双手不断的挠着,最终阴煞尸也火了,一把将我扔到了一边,然后抓着鲁大刀开始揉虐,我在一旁喘了口气后,急忙冲上去。

    我俩手中只有一把木棍子,完全就不顶用,连个铁的东西都没有。

    没办法只能继续往这家伙的要害抓去,我们三纠缠在一起,直到最后,我狠了狠心,直接划开自己的胸口,然后滴出一片血,猛地虚空画符,往阴煞尸脑门上拍去。

    一声惨叫,这鬼玩意也开始痛了,忽然怒吼了一声,身上忽然开始出现了一个个骨刺,吓得我俩急忙躲开。

    鲁大刀捂着手臂,他被刺穿了一个血洞,好在没有弄到要害。

    “不行,这家伙皮太厚了。”鲁大刀皱着眉头说。

    “这玩意毕竟是阴物,若是有阳气在的东西就好了。”这会子我开始怀念起山这小子了,最起码他的童子尿用得上场。

    就在这时,鲁大刀仰头一吼,他痛苦的趴在地上,脸上青筋暴露,吓得我赶忙问咋回事。

    “身体有点毛病,不要紧。”鲁大刀苍白的脸色让我有点担忧,但这小子既然说没事,那我只能放下心来。

    阴煞尸带着满身的骨刺又冲了过去,吓得我们扭头就跑,然后跑出了石柱子外头,开啥玩笑,这玩意就跟刺猬一样,我们可不敢硬碰。

    阴煞尸没有跟过来,而是站在边上,看样子显然是有什么顾忌,我扭头看了眼四周,发现边上刚好有一堆骨头,心里头一狠。

    然后跑到那捡起一块骨头,简单的打磨了下,鲁大刀一看我这动作,立马明白咋回事,也开始照做,我俩坐了个骨刀,然后再一次冲上去。

    这一次,有了骨刀,对付阴煞尸算是有信心了,可结果我俩纠缠了一会后,带着满身的血又跑出来了,鲁大刀气愤说:“你大爷的,那玩意全身都是骨刺,咋下手。”

    我没好气说:“有本事你想办法。”

    就在我俩有些无奈的时候,一个悬吊在上边的老爷子发话了,他轻声细语,看样子不久就要死去了。

    “小伙子,听你们说要阳气,我们这些人也差不多要死了,就当帮你们一把吧。”话音一落,旁边的几个人也纷纷附和。

    我一下子沉默了,他们本就是可怜之人,我俩没有能力救他们出来也就算了,但眼下却要用他们最后的精气,说实话哦下不了手。

    “各位,你们这样子让我真的很愧疚。”我无奈说。

    “唉,将死之人,只要你们能够消灭这邪教,我们也就瞑目了。”老头说完后就不再开口了,显然是不想浪费太多的力气。

    鲁大刀看了我一眼,显然是在等我做决定,思来想去,我最终点点头,然后上前,在他们每个人胸口,用骨刀刻画着一道道天罡符。

    随后转身进入里头,这一次,我底气十足,阴煞尸看到我们进来正准备冲过来。

    我冷眼一看,双手掐印,然后猛然怒吼:“臭东西,受死吧。”

    外头,那些即将死去的活人胸口,一道道精气流了进来,汇聚在我的眼前,直到慢慢的放大,足足有脸盆大小。

    阴煞尸也感觉到危险,想要冲过来破坏,但鲁大刀却一把将它给拦住了。我猛然间往前一推,精气化成的符一下子撞在了阴煞尸的胸口上。

    “啊!”一声惨叫,阴煞尸胸口被打出了一个大的血洞,鲜血喷涌,那可怖的脸上带着不甘和愤怒,最终慢慢的倒地了。

    我和鲁大刀松了口气,回头看着那些人,他们都笑了,然后慢慢的没了气息,我心里头没有一丝高兴,相反还非常的沉重,这次能解决阴煞尸,不是我俩厉害,而是因为他们的奉献。

    我走出石柱子外,抬头看着幡灵的方向,怒吼道:“你们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说完,我转身朝着一边的山壁走去,直到第二层,一个石桥连接着对面,离底下大概有十来左右。

    在里头,一个个邪尸被关押在里边,他们不断的啃咬着那些活人,看得我目眦欲裂。

    人命在这里真的是如蝼蚁一样,一文不值。

    我和鲁大刀两人手中拿着骨刀,这是我们唯一的武器,这小子倒是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害怕,相反还挺淡定。

    我俩走过去后,一把打开大门,一瞬间,那些邪尸全部朝着我们看了一眼,然后疯狂的扑了上来。

    作为一个尸囊人,我自然没有后退,而是手持骨刀,猛然间朝着他们刺去,这些邪尸没有底下拿阴煞尸厉害,但是胜在人多,足足有数十个邪尸。

    我和鲁大刀拼命的砍着,直到最后被彻底的给淹没了,身上也被咬出了血,说实话,这样下去,我俩就算不被咬死,到时候自个也变成了邪尸。

    就在这时,鲁大刀发威了,他一把掀开邪尸,然后站起身来,整个人鲜血淋漓。

    “你大爷,这是你们逼我的。”说完,他一把拍了自己的天灵盖。

    我吓得以为他这是要自杀呢,正想阻止,结果看他表情痛苦,双手皮肤忽然爆开了,露出了一块红木,那红木看起来冰冷刺骨,一阵寒意扑来。

    鲁大刀的双手彻底的变成了木头,我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这小子咋回事,难不成要变身了。

    双手变成木头的鲁大刀变得厉害无比,上去一撕一个,将邪尸给撕成了两半,那生猛的样子把我看呆了,也太厉害了。

    但我知道这样做的代价很高,说不定会让他身体受到重创。

    那些邪尸完全没有思想,一个个前仆后继,但都被鲁大刀给挡住了,他就像一个天神一样,不断的撕开邪尸,鲜血,内脏四溅。

    我急忙朝那些被咬的活人走过去,发现他们基本上是活不成了,没有一个身体是好的,鲜血流了一地。

    他们的眼中透着求生的欲望,甚至想要抓住我,但无奈我只是一个凡人,并没有起死回生的本事,这种场面是最让我心酸的。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的本事很大,可以捉鬼驱邪,但有时候却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弱小,连眼前这样一个被邪尸咬中的活人我都无法去救,心里非常矛盾。

    这时鲁大刀也彻底的将邪尸解决了,地上到处都是尸体,他就像一个魔王,全身带着无数的鲜血。眼神冰冷的看着我,然后开口说:“走吧,趁我现在还有力气。”

    我上前急忙搀扶住他说:“这样耗损心神,会不会有后遗症?”

    鲁大刀苦笑说:“后遗症,咱俩能活的出去再说吧。”

    他说的也对,我俩现在连能不能出去都是个问题。

    回到外头后,我俩抬头一看,发现那幡灵正看着我们,虽然依旧带着笑意,但是已经有点冰冷了,看样子是不相信我俩能够对付那么多邪尸。

    “旁门左道,若是正面对决,你们必死无疑。”我丝毫不留情面。

    幡灵没有吭声,他紧紧的盯着我们,直到我俩来到那山精老怪跟前,发现这玩意竟然在里头睡觉。

    隔着老远,我都能闻到一股子邪气,看起来比下边那些鬼玩意要厉害多了。

    鲁大刀显然是没有胜算,他摇头说:“看来我们麻烦大了。”

    这山精老怪修炼的岁月肯定是很长了,但我仔细一看,觉得这玩意比我之前在长白山遇到的狐妖和那萨满教的三蛇神相比,还是弱了不少。

    估计是走旁门左道的原因,所以看起来除了邪门,并没有其他的厉害之处。

    我俩一靠近,这鬼玩意三个脑袋立马都睁开了眼睛,没有一丝感情,冰冷无情,手中的六把武器更是不断的挥舞着。

    我打了个哆嗦,轻声问鲁大刀咋俩要不打上去吧,直接和那幡灵对决好了。

    但是显然我这想法不可行,鲁大刀说那家伙后手肯定还有,我俩还是将这山精老怪彻底的制服才行。

    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上前,那四不像的山精老怪看到活人异常的激动,直接扑了上来,好在有东西隔着,不然我俩非得掉下去不可。

    “活人,太好了,终于有血喝了。”山精老怪竟然开口了,我愣了下,鄙夷说:“还指不定谁喝谁的。”

    这鬼玩意显然很少看到这么镇定的人,发话说:“好,我麻妖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有趣的人。”

    这名字起的,我嘲笑说:“麻妖,你难道满脸都是麻子吗?”

    麻妖被我这么以刺激,也发火了,一把掀开大门,我和鲁大刀面面相觑,只好走了进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