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尊别跑:女配今〕〔抗日之少年战将〕〔无敌主角终结者系〕〔逍遥大亨〕〔刺遍江湖〕〔末世修仙高手〕〔无耻宗主系统〕〔启禀王爷:王妃,〕〔田园娇医:娘亲,〕〔农门贵女的田园生〕〔林门娇〕〔抢到一个世界〕〔养成小甜心〕〔霸道老公求休战〕〔幸得识卿桃花面卫〕〔苏蜜傅奕臣〕〔法医萌妻撩上瘾〕〔世界穿越到我笔下〕〔宦妻有喜:厂公夫〕〔重生欢喜军婚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二十五章 灭山精
    那麻妖的确是很强大,但鲁大刀比他更生猛,这家伙哪怕是全身受伤了,也绝不放弃,我怀疑这家伙当初与我对战的时候是不是留手了。

    山不敢进去,他毕竟年纪小,我上前接过翻天印和降魔杵,然后一把钻了进去,将降魔杵扔给鲁大刀。

    我俩同时对付麻妖,他的身上哪怕是再坚硬,也受不了这么打击,随后我趁着这家伙不注意,一把朝他脑门一拍。

    麻妖其中一个脑袋立马扁了下去,他痛苦的一声惨叫,鲁大刀手持降魔杵朝着他另外一个脑门刺过去。

    要说山精真的是皮糙肉厚,我俩刺破了两个头,他依旧是非常的生猛,最后更是愤怒的朝着我们俩冲过来,剩余的五只手不断的挥舞着。

    我咬咬牙,顶着生命的危险再次冲上去,鲁大刀对准了麻妖的另外一个脑门刺过去,好在这破地方比较窄,麻妖施展不开。

    我俩坚持了一会后,麻妖最终被我俩给杀死了,伴随着一声惨叫,整个人倒在了地上。身上鲜血直流。

    “不可能,你们都只是凡人,怎么可能斗得过我。”麻妖依旧不敢相信,剩余的一个脑门透着愤恨。

    鲁大刀早已经是被弄得鲜血淋漓,他走上前,降魔杵对准麻妖说:“你要记住,凡人亦可逆天。”

    说完,降魔杵猛地朝麻妖最后一个脑门刺去,最终,这鬼玩意彻底的断绝了生机,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心里头松了口气。

    鲁大刀再也坚持不住,整个人跪在地上,山急忙上来,搀扶住我俩。

    “好在山关键时刻出现了,要不然我俩死定了。”我苦笑道。

    “麻妖并没有太大的本事,只是一副蛮横的样子,不然我俩真没办法。”鲁大刀解释说。

    他倒是很清楚自己的实力,我点点头,要是遇上三蛇神还有狐妖那种能够呼风唤雨的大妖,那我就真的是没有一点办法了。

    麻妖已经死翘翘,我和鲁大刀还有山坐在一边休息着,眼下我俩算是将东洋鬼阴一派的正神消灭了,说实在的,真的是很弱。

    “刚才那幡灵也说了,他不是这的主人,还有一些长老在闭关,我看我们还是先撤退吧。”我有些担忧道。

    毕竟眼下我们几人都已经受伤了,要是在强行下去的话的,恐怕真的是九死一生了,不宜冒险。

    “不,就要趁着他们闭关,砸们来个釜底抽薪。”鲁大刀休息了会,目光有些深沉。

    我一听,这小子好像有些办法,于是赶忙问有啥办法,鲁大刀在我耳边一嘀咕,听得我双眼一亮,想不到这家伙还真有些能耐。

    当下,我们三简单的休息了一下后,就沿着之前进来的路走出去,山说他将那些邪尸引到了外头,好在有好多的孤魂野鬼帮忙,将他们给困住了。

    毕竟这一派做尽了太多的坏事,连孤魂野鬼都看不下去了。

    我俩回到了之前进来的地牢,看了下里头的邪尸,并没有多做停留,而是迅速沿着一个石梯走了上去。

    等到了上边,我看着这鬼王殿深处,那儿好像还有往上走的路。

    山说他刚进来的时候看到那儿好像有人,但因为要救我,所以没有仔细深入过。

    我们三悄悄的沿着一条通道进入了鬼王殿的深处,越是往里走,阴气就越重,和刚才在下边那炽热的气息不同,我打了个寒颤,赶忙穿好衣服,免得感冒。

    直到一处大门跟前,我皱着眉头看了眼这扇大门,总觉得阴气森森的,于是轻轻一推,里头阴风肆虐,腐肉的气息弥漫,我皱着眉头用火把往里一照。

    这一照,吓得我整个人一哆嗦,赶忙将火把给熄灭了。

    里头,是一个挺大的仓库,堆满了各种金银珠宝,武器和火药,同时还有不少的尸体,他们的身上洒满了硫磺,尸体被一条条小虫子啃食的。

    这里头肯定是他们放置东西的杂物间,我和鲁大刀对视一眼都笑了,急忙上前搜刮了一些钱财,另外顺带两把枪和大刀。

    山更是拿着一个比他人都高的狙击枪,我笑着打趣说:“别拿玩意了,比你人都高了。”

    山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然后找了个手枪,鲁大刀拍着山的肩膀说:“你呆在这儿,我俩要是半个小时没下来,直接点燃着些炸药,将这鬼王殿给炸了。”

    我听了后,表情严肃,这项任务很重要,山没有犹豫,直接点头答应了。

    这时外头传来脚步声,看来有不少守卫,我们三打开门,直接拿着枪对着前方,那些守卫都是活人,他们都害怕的看着我们,转头就跑了。

    我也没想大开杀戒,让山守着这里,然后迅速朝着一个石阶往上走。直到鬼王殿第二层,那里是一块巨大的场地,上边悬吊着一个个铁链。

    在铁链上有一团如茧一样的大包,不断的摇晃着,看起来非常的诡异,我上前小心翼翼的捅了下,里头流出了一堆污浊的臭水,也不知道是啥玩意。

    我赶忙躲开,不一会,里头掉出了一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小孩,身上没有穿衣服,外表层有一片薄薄的膜。我看得是心惊肉跳,急忙问鲁大刀清楚这玩意吗。

    这小子摇摇头,蹲下身子来,伸出一双木手,还没凑近,那小孩忽然睁开了眼睛,朝着我们张开了獠牙大嘴,把我吓了一跳。

    “都已经被养成了没有灵智的玩意,灭了吧。”鲁大刀没有留情,一把将这孩子的脑袋给拧开了。

    估摸着是我俩上来被发现了,那些茧内的玩意一个个蠢蠢欲动,想要从里头爬出来。

    我和鲁大刀急忙挥舞着手中的枪,将那些准备跳下来的小孩杀死

    其实我心里头很沉重,或许几年以后,这些孩子有可能被东洋鬼阴派的人炼制邪尸,然后用来做伤天害理的事。

    茧破开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俩手中的枪也对付不过来了。

    “走吧,不要纠缠了。”我扭头看了眼身后的石阶。

    鲁大刀二话不说扭头就往上跑,我紧随其后,等到了上边,我才发现这儿和下边相比,正常了许多,没有那么多的鬼玩意。

    唯一怪异的是整个三层却只有一扇厚厚的石门,就像小山一样堆着。

    带着好奇心,我俩走上前去轻轻推开门一看,发现里头还有一扇小门,心想这破地方咋设计的那么诡异。

    没办法,我只能小心翼翼的再次上前,这一次,还没等我推开门,鲁大刀就急忙拉住了我,然后用手轻轻触摸了下石门。

    忽然间,他那只木手立马有白烟冒起来,竟然将他的木手给腐蚀了一点,我被吓出了一声冷汗。

    “看来这里应该是那帮子老家伙闭关的地方。”鲁大刀急忙收回了手,以免被再次腐蚀。

    “那咱俩是要将这些老家伙印出来吗?”我阴邪一笑。

    头一次设计对付那么多比自己厉害的老家伙,想想还是挺刺激的。

    “不要冒险了,我看还是直接毁了吧。”鲁大刀摇头。

    我一想也对,不能冒这个险,正巧这时,那大门忽然打开了一道缝隙,我当时精神一紧,握紧了手中的铁剑。

    等到大门打开后,一个满头白发,双眼惺忪的老头走了出来,他看到我俩显然是愣了一下。

    我无意中看到石门里头,一排排老家伙坐在地上,估摸着都在修炼邪术,当时就吓懵了。

    那老头看到我俩也是傻眼了,还愣愣的说了一堆话,我也听不懂,估摸着是问我俩干啥来的。

    我和鲁大刀对视一眼,直接铁剑刺了过去,然后一把捂住他的嘴巴,鲁大刀更狠,直接抓住他脑门一扭。

    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扭脑袋扭上瘾了,这老头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的,我俩急忙关上了大门,免得里头那些长老发现外头的动静。

    “赶紧下去吧,让山毁了这里。”

    原本我还想试着跟这些长老斗上一斗,结果发现这长老也太多了,也不敢再尝试了,吓得我扭头就往外跑,等到了下边。

    那些老茧都已经破开了,一个个小孩从里头爬了出来。

    我俩也没理会,直接到了一楼,然后朝山喊道:“炸了这儿。”

    山立马将火把往里头一扔,然后顺手抓起两个金条,这小子也够贪心的,我们三赶紧往外头跑。

    身后头一声剧烈的炸响,整个鬼王殿都颤抖了,与此同时,无数的鬼哭狼嚎声四起,我听的全身都是鸡皮疙瘩,他娘的,也太邪门了,这深处肯定还有不少邪门的玩意。

    但眼下我们三已经没有功夫去研究了,赶忙扭头就跑,直到彻底跑出鬼王殿,脚下大地一片颤动。

    鬼王殿墙壁开始剥落,裂缝蔓延,我们三呆呆的看着鬼王殿在慢慢的瓦解,心想这一派算是彻底死绝了,也好断了他们害人的心思。

    “唉,这么一个大派,竟然让我们给灭了。”山还有点懵。

    “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们这是咎由自取。”我冷冷看着这一幕,没有丝毫的同情心。

    这些家伙害了多少人,手上沾染了多少鲜血,完全就不值得可怜。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穿越五零抢夫记〕〔余生很长,不必慌〕〔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五零小福妻〕〔盛嫁无双:神医王〕〔斩龙〕〔木叶的上下五十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