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田园之以农御天下〕〔史上最牛帝皇系统〕〔都市最强特种狂龙〕〔狼王的娇宠〕〔狂侃西游〕〔剑芒凌霄〕〔姑娘,在下很正经〕〔留执〕〔三月南风吹云〕〔情尘难消磨〕〔赤壁之崛起荆南〕〔千金回归:重生豪〕〔学渣的作弊系统〕〔武战苍穹〕〔兵王传奇〕〔兵王传奇〕〔重生八零:农家小〕〔重生国民女神:冷〕〔特种兵王〕〔一路仕途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二十七章 威猛大师伯
    等到了破庙里头,我们将事情经过道出来,老师伯听了后,也没说啥,而是让我们先在这住一晚。

    要说老师伯性情的确是古怪,整的跟没事人一样,好歹葛大爷和他也算是同门师兄弟,不应该着急才对吗。

    于是我偷偷问扬子师伯有没有教他什么术法之类的,扬子一个劲的摇头,说尽是让他帮忙买些酒菜等,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教过他任何术法。

    而且只扔了个尸囊袋给他,说算是入门了,我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看着他,这小子也太悲催了,被当成了苦力都不知道。

    没办法,我们三只好呆在这破庙里头先凑合住一晚,老师伯神志有时候清醒,有时候糊涂,喝了酒后更是发了疯一样。

    好不容易情绪稳定下来,老师伯才开始给我们讲诉自个的亲身经历,就权当是一个故事罢了。

    我们四人也挺好奇的,听着老师伯讲诉几十年前的事,要说这里头最为稀奇的就是与那奇门遁甲的人斗法的事。

    老师伯当年也是血气方刚,他说年轻的时候有一次非常冲动,觉得自个学了几手道术,能够走遍天下了,于是就找上了当时的奇门遁甲门派。

    当然不是阴山镇现在的分支,而是类似于总部的地方,那儿是一个深山老林,瘴气丛生,毒虫很多,山林间密林无数。

    从来没有人能够知道奇门遁甲总部所在,因为他们行踪诡秘,总是隐藏在很深的地方,那老林别看普通的大树,很有可能就被操纵着,突然来一下就死翘翘了。

    老师伯当年进去可谓是九死一生,连过了三道隐藏在山林中的机关,最后才找到了奇门遁甲的总部所在。

    要说这地方可谓是卧虎藏龙,老师伯闯上山门,自然会有人出来阻止,但他老人家脾气大,一下子就干翻十来个人。哪怕是机关尽出,后来还是被他给闯过去了。

    直到这掌教的出来,老师伯才最终不敌,被困在了那地方,足足困了有十几天,最后还是葛大爷找上门去,好说歹说才让对方放人,而那代价就是付出了一个镇魂石。

    我始终不明白这玩意到底是干啥用的,于是问老师伯,他眉头紧锁说:“唉,是他死去老伴的,这么些年来他一直耿耿于怀,想要回来。”

    我一听,心想难怪葛大爷会不顾个人安危,一定要冲上那总部去,这倒是也可以理解。

    按照他老人家的性情,怎么可能会不要呢。

    “我估摸着他现在有本事了,可以独自闯入那总部。”葛大爷分析道。

    “我知道他脾气,别搞出事情来就好。”我有点担忧,生怕那些家伙对葛大爷用刑,不过按照目前的阶段来看,基本上是放心的。

    这一晚上,老师伯说了很多有关于自己的经历,都非常的有故事性,听得扬子那是流连忘返,恨不得回到过去。

    等到大伙散去后,袁灵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跑到一边说:“有才哥,我晚上能不能躺你旁边。”

    我故意吓得急忙捂住衣服说:“大姐,你这是要劫色吗?”

    袁灵气得踩了我一脚:“这破庙古古怪怪的,我就睡你旁边一晚,又没脱衣服。”

    原来这小妮子是害怕了,我一想也对,老师伯一喝酒就发疯,整的鬼哭狼嚎似的,一个女人家又怎么可能受得了呢。

    “我倒是希望你脱衣服呢。”我故意笑了笑,最后也就同意了。

    我俩在破庙里头找了个还算干净一点的房间住着,至于山,跑去和扬子挤在一起了。

    这一晚上,老师伯果然如我所料,不时大哭大笑,又鬼哭狼嚎的,听的人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袁灵压根就睡不着,一直紧紧的拉着我的衣角,生怕我跑开了。

    但我心里头却很沉重,尸囊人的晚年不详到底意味着什么,为何每个人的结局都不一样,老师伯神志不清,葛大爷身子石化,师姑更是慢慢变成了一个男人。

    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诡异,这一加载尸囊人身上的命运是否能被打破呢。

    我不知道,或许未来的某一刻,当我真正能够触及到核心时,兴许能解开那么一知半解的。

    第二天一大早,老师伯恢复了神志,身上也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按他的说法就是不能让人家看不起尸囊人一派,说啥也得整理的干净一点。

    随后我们几人跟在他后头来到了那小竹林里头,在那儿,昨天那老头在门口迎接着我们,一看到老师伯后,脸色微微僵硬,显然是认识的。

    “周江,想不到你还活着?”老师伯笑了笑。

    “你不也一样吗?”老头,不,应该叫周江,他苦笑了下,然后邀请我们几人进入山庄。

    然后替我们倒了几杯茶,老师伯倒也不明说,而是拐弯抹角的询问如何放人。

    周江显然也是老油条,并没有多说,而是故意笑道:“几十年了,也不知道你身手如何,不如露两手,让我们瞧瞧。”

    很显然这是故意在试探老师伯,想要看看他的能耐,老师伯倒也没说啥,而是走到院子空地前,朝周江挥了挥手。

    只见他用力一拍手,老师伯的地面忽然一阵剧烈的颤动,好似下边有机关一样,忽然间一个个木头从地面中蹿出来,将老师伯严严实实的给包裹住了。

    与此同时,整个院子就好像到处都布满了机关,无数的木头在摇动,沿着一个规律在动,我心里头替老师伯担忧,同时又非常震惊于这门派的底蕴。

    单是这轻松操纵木头机关,就已经够让人研究好几年的了。

    老师伯被困在里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两分钟左右,忽然间“啪”的一声巨响,老师伯忽然弄开了围困在他跟前的木头。

    一块块的木头断裂开来,最终倒在了地上,还没等老师伯站稳身形,四周无数的木头尖子朝着他扑了过来,老师伯手捏法印,大喊一声,然后往地上一跺。

    那些木头尖子竟然全部都掉在了地上,看得我心惊肉跳的,这是啥手段,实在是让人惊奇。

    然而,这一切都还没完,老师伯的跟前,忽然有大量的白烟涌现,将他围困在了里头,等到白烟散去后,我忽然发现他老人家不见了,这下子把我吓惨了。

    “你将人弄哪里去了?”我有点气愤了,说好了是切磋,咋就不按照常理出牌呢。

    “放心吧,那老家伙没那么容易受伤。”周江也没恼怒。

    我只好耐着性子看着,大概过去了十来分钟后,忽然间,旁边一个大木头忽然炸开了,老师伯从里头走了出来。我当时就懵了,咋还会瞬间移动呢。

    袁灵更是嘀咕说:“老师伯太厉害了,我要跟他学两手。”

    看这小妮子那么兴奋,我故意打击道:“你要不怕每晚被鬼哭狼嚎的就去吧。”

    袁灵一听,立马抛弃了这个想法。

    老师伯走出来后,没有任何的表情,而是摇摇头说:“都几十年了,手段咋还是没变呢。”

    看来是看不起这些术法,周江尴尬的笑了笑:“我等毕竟只是旁支,若是想切磋,欢迎前去总部。”

    这老家伙摆明了就是想故意引老师伯去那龙潭虎穴,好在他老人家虽然神志不清,但起码还算有分辨的能力,摇了摇头,有没有说话。

    周江继续招待我们,说让我们再等几个小时,直到下午的时候,外头终于传来了声音。

    我急忙跑出去一看,只见那儿有一辆车,从上边下来了几个人,葛大爷正好在他们中间,只见他正悠哉悠哉的看着我,丝毫没有被要挟的样子。

    “葛大爷,你没事吧?”我赶忙问道。

    “放心,他们还伤不了我。”葛大爷非常的自信,看他这样子,我也松了口气。

    等到葛大爷看到老师伯后,笑容忽然一僵,朝着老师伯点了点头,两人之间估摸着有点隔阂。

    老师伯表情平淡,那周江上前询问了那几人后,回头对我们说:“掌教说的很清楚,只要交出镇魂石,就放他离开。”

    我看葛大爷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急忙上前说:“难道就不能用其他东西代替吗?”

    周江摇了摇头,一下子,旁边那些门人将我们给围住了,看样子是不打算让我们离开。

    说实话,就这些小喽啰,我压根就没放在眼里,要不是为了尸囊人的名声,我早就动手了。

    于是我让他给我点时间,然后拉着葛大爷一帮子来到了角落里头。

    “葛大爷,我知道那镇魂石对你有大用,但眼下人家不让我们走该咋办,万一动起手来可就不好了?”我无奈道。

    “放心吧,有你大师伯在,他们不敢乱来。”葛大爷显然很自信,顿了顿又继续说:“镇魂石是不可能交出去的,不过人家倒是开出了一个条件。”

    我一听,赶忙问是啥条件,就算是钱财等等,我们也会想办法凑齐的,毕竟山这家伙还从鬼王殿捞了不少的油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西游之金乌大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圈套男女〕〔正版修仙〕〔宗女荣华录〕〔枭妻诱入怀:景少〕〔余生很长,不必慌〕〔我的超神QQ〕〔仙儿动天下:绝色〕〔新派武侠:绝命七〕〔终极学生在都市〕〔勇者就由我来拯救〕〔重生之1976〕〔Boss生猛: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