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的神级保镖〕〔浮生缭乱〕〔半世情半世暖〕〔剑鸣九天〕〔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九龙圣祖〕〔宫夜霄程漓月陈霞〕〔邪皇宠上瘾:爱妃〕〔人才妖貌〕〔万界女帝培养系统〕〔时光与你皆倾城〕〔亿世倾城:师傅,〕〔一抹柔情倾江南程〕〔和甜文男主谈恋爱〕〔玄医归来〕〔终极学生在都市〕〔[刀剑乱舞]恋爱〕〔[综]和空气斗智斗〕〔快穿之戏精的自我〕〔超级捉鬼道长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二十九章 边境疑云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事实上,我那父亲的确是出事了,许连长取出一根烟抽着,目光有些深沉,他给我俩讲诉了几十年前的事。

    当年,许连长还只是一个小兵,年轻气盛,和部队来到这儿后,被安排进了一个边防连队,和他同行的还有我父亲。

    两人到了边境以后每日都吃住在一起,但是没过多久,许连长就发现我父亲不对劲,因为经常晚上跑出去,第二天才回来。

    由于地处边境,这儿气温较低,寒冷的天气占据了一年中的百分之六十左右。

    而且每次回来以后,部队的领导都不会去过问,好似有特权一样,后来许连长问我父亲去哪了,他也没说。

    直到有一天,许连长悄悄跟在我父亲后头,发现他去了边境的一处山沟子里,那儿还有其他人在,大伙用机器设备往下挖着,声音非常嘈杂。

    许连长以为是在作业,后来一看好像是在挖什么东西。如此跟随了有三天后,那山沟子里忽然被挖出了一个大坑,非常的深,我父亲当时很高兴,急忙带着人下去了。

    许连长也是心生好奇,于是也爬了下去,结果还没爬多久,原本绑在上边的绳子忽然断了,许连长一下子摔到了地上,整个人昏迷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部队哨所里,我父亲就在他旁边,身上带着伤。

    许连长当时非常惊讶,问我父亲那是什么地方,父亲也没有说,而是回头看着许连长,让他等到二十几年后,再过来找我。这里头的隐秘也不知道啥原因。

    而许连长也只好答应了下来,自打那以后,许连长就再也没有见过我父亲,直到如今,他才想起来这事,于是四处打听,正好安志与葛大爷认识,才联系到了我。

    这么多年过去了,许连长早就成为了一个部队连长。

    “做我们这一行的,有些事不能插手,我只能告诉你那地方,能不能找到你父亲,就全靠你自己了。”许连长表情略微有点严肃。

    我点了点头,我不知道父亲为啥要现在才通知我,这几十年时间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山沟子又隐藏着什么秘密。

    许连长给了我们一个准确的地址后就走了,这一整天我都是心神不宁的,一直在想着这事。

    问安志那地方远不远,还别说,那地方离我们大概有几十公里的范围,都快到边境了,被几座雪山给包围着。

    “今天先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再带你们过去。”安志说道。

    “好吧,不过还要麻烦你去准备一些野外设备。”这些倒是不用我提醒,安志自然会安排好的。

    当天晚上,我一直都睡不着,心里头纠结着这件事,父亲到那干什么,我的母亲又在什么地方。隐约之间,我总觉得有一个阴谋,或者说隐藏的秘密即将展开。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最后我索性起床,推门正想出去散散心,忽然看到了门口站着一个人,是袁灵,这小妮子竟然不睡觉。

    “有才哥,你是不是在担心自己父亲的安危?”我看这小妮子心思倒是挺慎密的,点点头说:“对,几十年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眼下听到他的消息,也不知道是生还是死。”

    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理,一方面害怕见不到,一方面却又很激动。

    “我不怕他变成咋样,就怕他不在世,那我一切的期盼就都没有了。”我摇头苦笑。

    我俩来到外头小镇,这里和三门镇没法比,死气沉沉的,可能是人口比较稀少的原因吧。

    一路上,我俩也没多说几句话,基本上都是看着两边的商铺,最后来到了镇子外头,盯着远处的雪山,夜色下,那雪山被映照出一片银色。

    景色倒是挺美的,袁灵看着那雪山愣愣发神:“挺漂亮的,可惜就是太危险了。”

    我笑了笑说:“自古危险与美丽都是并存的,别看那地方很美,估计进去就是九死一生。”

    这话不是危言耸听,这么多年了,我经历过多少诡事,哪一个不是如此。

    就在我俩欣赏那雪山美景的时候,忽然间,我感觉到镇子大街上忽然闪过一道黑影,起初没有太在意,可是那黑影接连出现了三次,不得不让我提升了警惕。

    “我们回去吧,这里不安全。”我低声提醒,袁灵听了后也反应过来,我俩急忙朝着住处跑去。

    等回到房间,我心想才来没多久,怎么可能有人盯上我了呢,这事有古怪,难不成是个陷阱,一想到这,我让袁灵到我屋子里头来。

    “今晚上就委屈你在我这住一晚。”袁灵听了后也没说啥,不过脸上还是有点尴尬。

    我只好将床铺让出来给她,自个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低头看着窗户外头。

    安志给我们安排的是一个二层小楼,窗户正好对着大街,清冷孤寂的边境小镇,萧条的大街,不时走过的几个人影。我总觉得有人在窥视着我们,这种感觉很强烈。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安志就过来敲门,看到我俩在一个房间挺惊讶的,袁灵急忙解释,不然有理都说不清了。

    “你们说有人在监视你们,不可能啊?安志一脸的不相信。

    “这事下定论还为时过早,我们赶紧去那山沟子吧。”我也不想在这件事上纠缠了。

    安志点了点头,于是带着我俩坐上车,然后到了镇子外头二十几公里处的大山脚下,将车子停靠在一边,指着前方说:“翻过两个山头基本上就到了。”

    我一看这山头少说也有数百米的海拔,估摸着要好几个小时,于是从安志那要来一些攀登设备,然后朝着那座雪山爬去。

    一路上,袁灵显然很吃力,她一个女孩子家爬山的确挺累的,没办法,我们三只好边歇息边爬,等爬到半山腰的时候,安志忽然开口说:“那山沟子会不会是古墓或者宝藏啥的?”

    我一听,苦笑说:“想多了,若是宝藏,早就被人取走了。”

    我不明白这小子为啥要问这个,心里头留了个心眼,等爬到山顶上的时候,朝着远处一看。安志指着前方一座较矮的小山说:“就在那了!”

    可能是经历的危险多了,我看那小山头和旁边的雪山不同,山顶竟然是荒芜的,就像一个人的脑袋秃顶了一样,和旁边那些雪山格格不入,显然是风水有问题。

    我们三继续朝着那走,两个多小时后,终于是到达了目的地,一个小山沟子。

    只见那儿被大量的白雪所覆盖,树木和草丛都披上了一层白色,一阵阵冷风从山沟子深处吹来。

    出于谨慎,我用纸鹤探路,发现纸鹤在前方停滞不前,就好像遇到了一股阻力。

    的确是有怪异,你们俩小心,我从尸囊袋里头将降魔杵交给了袁灵,这玩意是临走时山给我的,说是多一样武器就多一条命。

    我们三踩着雪地一步步朝着山沟子走去,不一会,就看到里头有不少的设备,还有一些机器,与此同时,地上也出现了一些白骨,零零散散的,竟然不是完整的。

    这些白骨断裂处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一样,我皱着眉头,心想肯定是有什么厉害的东西。

    于是打起精神,继续往前方走去,直到一百多米后,才看到前方有一个巨大的深坑,大概有二十多米大小,深坑好似被炸弹给炸出来的。

    这得多大的炸弹才能有这么大的威力,也不怕引起雪崩。

    看来许连长说的是对的,的确是有个深坑,我走到边缘低头一看,深坑大概有几十米的深度。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那些白雪竟然无法下落,而是躲了开来,好似一个真空地带一样。

    “有才哥,我怎么感谢有点不舒服。”袁灵捂着胸口,我急忙上前搀扶说:“会不会是高原反应。”

    袁灵摇头说:“不是,就是觉得这地方令人有点窒息沉闷。”

    一旁的安志也是同样的表情,我一想那肯定是这深坑的原因了,于是给了他们一张清心符,贴在胸口上。两人一下子恢复了许多。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深坑底下肯定有邪门的玩意,要不然我下去探探路,你们两个在上面等着。”

    “不,我也要下去。”袁灵又开始任性了,下边危险未知,我是真不敢让她跟着我下去,安志倒是安慰说:“也行,那你小心一点吧,要是半个小时没上来,我俩就下去找你。”

    于是我让袁灵呆在上边,然后取出一条绳子,绑住一个大树后,身子缓缓的朝下滑去。

    深坑下边,没有阴风,也没有一丝的诡异气息,总之就是让人心慌慌的,那种面对无尽的死寂,让人真的很疯狂。

    好不容易下降到了地面,我解开绳子一看,深坑底下乱石堆积,有五六个小洞延伸,说实话连我也不清楚该往哪个方向走。

    这地方压根和我以往见到的诡异之地完全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