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家最后一个穿越〕〔诸天万界我为王〕〔港岛枭雄〕〔网游之至强剑士〕〔聊斋好莱坞〕〔心里有个兵工厂〕〔异能军嫂逆袭日常〕〔大唐乐圣〕〔伊本毒物见你封喉〕〔重生八零:医世学〕〔抗战之我有一亿条〕〔逸剑惊澜〕〔契约老公:甜蜜暴〕〔次元之王者降临〕〔再见,秦先生〕〔极品道士闯三国〕〔神级承包商〕〔尾巴真的不能吃吗〕〔瑾成毓秀〕〔我有一刀在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四十二章 鬼头叔儿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阴间大半年,阳间半日,我心里头舒畅了很多,这种从阴间回来的感觉太好了。

    更重要的是,我和鲁大刀都活着,也完成了任务,见到了各自想要见的人,虽然有点遗憾,但结果还是可以的。

    葛大爷拍着我肩膀说:“没看错你,竟然能从阴间回来。”

    这老家伙该不会是判我死刑了吧,我苦笑说:“我不回来,谁给您送终啊。”

    葛大爷尴尬的一笑,随后我们四人回到了道观里头,陈道长特意给我俩泡了一杯茶,说是让我俩压压惊。

    说实在话,在阴间那么邪门的地方,真的是太压抑了,随后我将那三生石交给葛大爷,他把玩了一下直接扔给我,让我明日就交给那奇门遁甲的人。

    这里的事也算是解决了,鲁大刀朝着我点点头,然后也到下边的风水阵眼里头去了。

    回去的路上,葛大爷问我阴间的趣事,听说我爹还有三花的事后颇有感慨,随即,我郑重的问葛大爷能不能再挑个时间下去。

    葛大爷立马摇头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下去不行,你俩大闹了一场,肯定会查到的,到时候下去必死无疑。”

    他的担忧不无道理,我俩活人之身下去,阴间必然会有所察觉,到时候肯定知道是我们干的。但是阴阳有别,所以不会找上门来罢了。

    我估摸着等我死后下去,那判官一定会找到我的,到时候可就是有理都说不清了。

    回到三门镇后,一进店铺我就习惯性的喊了下祖父,但是里头没有回声,无奈摇头,祖父已经回到老家去了,这里头店铺也没人看着了,只有山和袁灵在看着店铺。

    两人一见我回来了,都非常高兴,山直接拉着我的手说:“哥,你给我说说阴间的故事呗。”

    看他那好奇的样,我也只好跟他讲述事情的经过,一听说三花的事后,袁灵听得特别仔细,直到说到最后去轮回的时候,他松了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葛大爷让我和山去那阴山镇,将三生石交给周江。

    所以我俩一吃过早饭就立马赶了过去,在那山庄里头,我见到了周江,他非常惊讶的看着我,急忙上来说:“真的拿到三生石了?”

    我点点头,取出三生石,周江非常激动的自习端详打量,郑重的收藏了起来。

    “想不到你们竟然敢下阴间,真是好胆量!”周江佩服道。

    “那我师父的事是不是一笔勾销了?”我淡淡的回答说。

    “勾销了,你既然真的拿到东西了,那我也没话可说。”周江笑了笑,他留我在这儿吃饭,但我也没心情,谁知道是不是鸿门宴。

    拒绝后,我来到了老师伯那,将事情经过一说,他倒是没有啥惊讶的表情,而是让我多陪陪葛大爷,说那老家伙命不长了,很有可能要归天了。

    这话让我心里头咯噔一下,葛大爷的命相我也仔细算过,的确是有点晦暗,很有可能在这一段时间就要终结了。

    随后我留了点钱给老师伯,让扬子多卖点好吃的给老师伯补补的。

    回去后,这一整天,我看葛大爷也没啥好说的,一直都在忙活着,直到晚上的时候,葛大爷才拍着我肩膀,说让我陪他去一趟海边散散心。

    要说那海边离这有十几公里左右,没办法,我只好让袁灵开着刘馆长的车过来,然后去了一趟那渔村子里头。

    几年过去了,这里依旧是没有变,寥寥的几户渔家,他们每天日出而落日落而息,过着平凡人的生活。

    葛大爷一个人默默的在自个老房子前看着,望着大海的方向,看样子心中有很多的思绪,人就是这样,到老了以后就会经常面对山山水水,寄托情思,就连我也不例外。

    我想起来当年是如何找到葛大爷的,那一幕幕历历在目,或许多年以后,我会回想起来自己踏入尸囊人这一行业的时刻。

    见识了无数的妖邪鬼怪,见识了无数的人心黑暗,我已经漠然了,心中早就没有了真正的害怕。

    葛大爷面对着大海的方向,悠悠然开口:“有才,你跟了我三年多了,有什么收获吗?”

    我沉思了片刻,回答说:“有,我只了解四个字,那就是世间无常!”

    葛大爷听了后,也是愣了下,随即苦笑说:“是啊,世间无常,生老病死本是天注定,人生百态岂能尽随人意。”

    葛大爷今晚上的确是有点不平常,但我也不点破,他说自个年轻的时候渴望当一名水手,但最终还是改变不了命运,踏入了尸囊人这一列,见识了无数的妖邪,也经历了很多。

    人世间的悲喜在他看来就像是一个个故事,一幅幅画,看得久了,就自然没有了任何的悸动。

    “有才啊,若是我离去后,你要不就不要干这一行了,找个普通的职业做着吧?”葛大爷忽然开口了。

    “为啥,您老不是说过吗,我有五弊三缺,这一生都不会有晚年不详啊?”我没法理解。

    “唉,世事难料,我怕有一天你会步入我的后尘。”葛大爷忽然非常的伤感。

    他说自个的几个徒弟,也就是我的师兄们,都是因为入了他的门下而死的,每个人都死的很惨,成为了三门镇风水的棋子。

    说白了,他们是为了稳定三门镇风水而自愿献出生命的,这一切不怪葛大爷,我自然也不认同这说法。

    葛大爷拿着镇魂石在那发呆,良久我看他的眼眶里头有泪水在打转,有些懵了,打从认他以来,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葛大爷哭,甚至连眼泪都没有。

    但是今晚,他却流泪了,默默的流泪,不断的抚摸着镇魂石,或许是想到了自己的老伴。那种阴阳相隔,思念的日子是很难受的。

    我也深有体会,于是默默的站在葛大爷身边不说话,这个不靠谱的老家伙眼下已经没有了嬉闹的表情,变得更为伤感,或许是年纪大了吧。

    玩世不恭的态度已经不太适合于他了,良久,葛大爷才起身,他问我还有啥心愿,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尽量满足于我。

    要说这事吧,我还真没有啥心愿,毕竟能平平安安活着就已经是最大的满足了。

    葛大爷看我也没说啥,也不多问,正巧这时袁灵就在我们身旁,他瞅了一眼后说:“小灵啊,我看你成天呆在三门镇,是不是喜欢有才啊?”

    袁灵脸色一红,我急忙咳嗽了一声,葛大爷咋就扯到这事上来了。

    “没有,我就是觉得跟在他身边比较好玩?”袁灵辩解道。

    “呵呵,那还不是喜欢他吗,我看你俩就在一起好了。”葛大爷笑道。

    我急忙低头,也不敢说话了,生怕又惹出啥事来,额最后一看葛大爷又在那唠叨了,这样下去,非得出大事不可。

    于是我赶忙打断说:“葛大爷,这事以后再说吧,我现在只想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

    葛大爷看我这样子也不再说话,我看袁灵这小妮子眼中好像闪过一丝落寞,也没在意,反正感情这事顺其自然,急也没用。

    随后我们三在这呆了两个多小时后,随后回去店铺里头,这一晚上,我睡的挺踏实,最起码事情基本上都解决了。

    第二天一大早,店铺还没开门,我就听到了刘馆长的声音,非常的焦急,赶忙打开门一看。

    刘馆长一把拉着我说:“有才,鬼头叔出事了。”

    我一听,急忙朝着乡公馆赶去,一路上问刘馆长到底出啥事了,他慌慌张张,只说鬼头叔身体有点毛病。

    要说身体有毛病也不用那么着急啊,我一想肯定是出事了,果不其然,到了乡公馆内,我跑到鬼头叔的房间里头。

    还没进门就听到了咳嗽声,等到推进去一看,发现鬼头叔脸色发白,全身虚弱,连眼皮子都没法睁开了。

    我急忙上前:“鬼头叔,你没事吧?”

    鬼头叔张了张眼,虚弱说:“唉,看来我要先走一步了。”

    这把我急的,急忙安慰说:“您老还不能走啊,我还要替你找儿子啊!”

    鬼头叔摇了摇头,他想说话,但是非常的费力,我让他先不要说话,这时候,葛大爷正好赶过来,急忙上来把脉,表情非常的严肃。

    过了一会,葛大爷才起身说:“唉,身子基本上都被破坏了,顶多再活三天。”

    听到只有三天时间,我傻眼了,鬼头叔虽然没帮过我太多忙,但毕竟是我的长者,我心里头有些烦,心想找鬼头叔儿子这事不能拖了。我现在就要准备。

    当下,我赶回店铺,开始着手准备资料,同时让袁灵查一下几十年前人口的档案,这小妮子在上边有些关系,还是可以拿到的,所以我也不担心。

    要说鬼头叔儿子离开有几十年了,要找到其实难度很高,算了下,估摸着也差不多五十多岁了,已经是中年了。

    但只要还活着,哪怕是天涯海角,那我就一定帮鬼头叔完成这个心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穿越五零抢夫记〕〔余生很长,不必慌〕〔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五零小福妻〕〔盛嫁无双:神医王〕〔斩龙〕〔木叶的上下五十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