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之天帝系统〕〔重生军嫂:老公坏〕〔不灭剑主〕〔黑域血主〕〔圆月诛心〕〔每秒都在升级〕〔通天证道〕〔六界神君〕〔维多利亚的秘密〕〔末世重生之溪晴〕〔倾城天下〕〔妙影别动队〕〔奥斯之主〕〔奋斗在饥荒年代〕〔大周九千岁〕〔我在漫威作大死〕〔男主们全是我前任〕〔最佳娱乐时代〕〔谋断九州〕〔死神之最强市丸银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五十五章 尸囊棋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到底所谓的棋子是什么东西,为何王平如此忌惮,甚至想要反抗呢。

    很显然,葛大爷不想提及这个问题,跟了他那么多年,我自然是有所了解,所以也没多说。

    王平一直在跪在老师伯的坟前,他对于自己的师傅一直都是很尊重的,但在这事上,他选择了反抗,虽然身死道消,只剩下了阴魂,但他却全然不后悔。

    整整跪了有半个多小时,王平才起身,随后他若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笑了。

    “我也不多说什么,以后你自己保重就是。”随后他看着葛大爷:“师叔,我有个请求,我不想去阴间,就让我魂飞魄散吧。”

    此言一出,我当时就傻眼了,这家伙太狠了,竟然选择魂飞魄散,着世间有谁能敢做呢。

    连葛大爷都愣住了,他张了张嘴,然后沉重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不选择投胎?”我问道。

    “因为这一切都已经没有用了,投胎不是我的选择,若是投入了畜生道,又有何用。”王平很洒脱。

    他的生前做了太多的恶事,按照阴间的法则,很有可能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甚至投入畜生道,因此他才选择放弃了。

    但我知道,他肯定是有另外一个原因,只是不想多说罢了。

    随后葛大爷按照他的想法,将其生魂打散,王平一脸的漠然和平静,他笑了,最后的时刻竟然笑了,压根感受不到任何的痛苦。

    这让我心情压抑,回去后,葛大爷让我休息一下,后天一早去那梅子作坊。

    但我这一整天都沉浸在王平的话语里头,直到晚上十二点左右,葛大爷才来到我的房间,他坐在我的床边,从我边上摸出一根烟点燃,然后深呼吸一口气。

    “有才,你是不是想说棋子的事?”葛大爷显然已经知道了我的困惑。

    “对,王平为什么一直纠结这件事,到底是有什么原因。”我紧张的看着葛大爷。

    他想了很久,才最终叹气:“因为不单是他,就连我也是其中一枚棋子。”

    这话一出,我当时就傻眼了,为什么,难道里头还有其他的隐秘不成。

    随后,葛大爷说出了一个有关于尸囊人的隐秘,原来,尸囊人一脉从始自终都处在棋局之中,是先祖所布置,因为他要吸收后世所有尸囊人一脉的阴魂,来做一个惊天之举。

    每一个死去的尸囊人都会被勾去阴魂,浑浑噩噩中进入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哪里从来没有人知道是何地方,包括葛大爷也一样。

    当年他也是发现了这个秘密,所以想办法阻止,甚至和老师伯以及师姑他们出手查找,但最终没有所获。

    为了不让后世的尸囊人一脉陷入这个鲟鳇当中,他让自己的五个徒弟以修补风水的名义让他们进入风水阵眼中,但没想到却害了他们。

    另外一边,老师伯将自己的徒弟封印在那山洞里头,而刘洪则是逃离了尸囊人一脉,到如今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但总之这一脉的人基本上都没有好下场,而一切的因素就是他们的师祖,只有找到他才能破解一切的谜题。

    所以葛大爷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努力寻找,哪怕只有一丁点的希望他也不会放弃,所以昨天他听到梅子作坊的人知道他们师祖的下落时,才好不犹豫的答应了。

    “那我会步入他们的后尘吗?”我沉思了许久,说出了心里的困惑。

    葛大爷看着我若有所思,他双眉微微紧蹙,但没过一会就舒展开来。

    “你的命格特殊,能够躲过,甚至还能够扭转乾坤。”葛大爷想了下后,继续说:“这是我与张半仙测算出来的结果。”

    我点了点头,虽然心里头还是有很多困惑,但是已经解开了很多。

    于是我让葛大爷先回去休息,第三天早上,葛大爷带着我,这一次,我俩带上了山,至于袁灵,则是要按照苏倩和苏莽两人。

    他们自打苗寨已经毁了后,已经没法回去了,只能选择在这儿住下来。

    那梅子作坊我不知道路,但是葛大爷却很熟悉,大概半天的路程后,我俩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镇。

    这小镇也不太之名,总之里头古建筑很多,大多都是孤寡老人居住,在那小镇里头,有一个作坊,是古代做衣料布子的作坊。

    我们三到了作坊跟前,那儿大门紧闭,是一栋大院子,还未上前敲门,里头忽然有人开门了。

    出来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长得还算清秀,一看到我们就开口说:“主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我和葛大爷面面相觑,这梅子不简单,竟然能算出我们会今天来。

    因此,我不敢掉以轻心,万一被困在里头可就麻烦了。于是我们三走进去,里头有一个大的空院子,摆放着许多的木杆子,上面有一排排衣料,还有几个大染缸。

    院子里,有不少的女孩子正在忙活着,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作坊不简单,这些衣服布料放在今天肯定是卖不出去,说白了就是一点生意都没有,谁会选择购买呢。

    葛大爷进来后看了一会,低声说:“这些不是给活人穿的,是给死人穿的。”

    葛大爷这话把我惊呆了,给死人穿的衣服,实在是匪夷所思。

    那女孩把我们领到一个相对安静的小院子跟前,在里头,我看到那梅子正坐在一个凉亭子里头,正泡着茶,一看到我们来了,站起身,笑了下说:“请坐吧!”

    我们三坐在梅子跟前,这女人越看越让人觉得神秘,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不得不说是个心思慎密的人。

    “说吧,我那师祖的下落!”我直接开门见山。

    “呵呵,急什么,先喝杯茶,看看我这茶的味道如何。”说实话,她越平静,我就越耐不住性子,总觉得被把控了全局一样。

    葛大爷倒是喝了杯茶,点点头说:“苦味甘甜,味道正合适。”

    梅子点点头,然后又继续喝着茶,两人喝茶整的就跟绝代高手交流似的,我和山大眼瞪小眼,只能在一旁干坐着,山喝茶,吐了一口,说这玩意咋跟尿一样。

    这可把梅子尴尬的,气氛一下子被破坏了,我踢了山一脚,让他少说话,这家伙才讪讪的闭上了嘴。

    随后葛大爷问梅子到底如何才能说出师祖的下落,梅子也没有明说,而是看了我一眼,很明白,她之前已经说过了。

    “我要让她与我一道,前去一个地方,救一个人。”梅子口中惦记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重要。

    “好,只要不伤害我徒弟,让他陪你去一趟又何妨。”葛大爷没有丝毫的犹豫。

    当然了,我也接受,毕竟这事还是需要我去冒险的,梅子笑了,随后我问她到底救什么人,梅子沉思了一会后说:“是我的丈夫,他已经消失很多年了。”

    至于到底是怎么回事,梅子也说出了实情,原来,当年她与丈夫本是恩爱,经营着这个小作坊,因为这年头作坊本就没人光顾。

    所以他们经营的是死人的生意,经常卖衣服给那些阴魂,让他们穿的好,也有体面去阴间,说白了,这是积累阴德,是福报。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在五年前,梅子和丈夫去了一个地方旅游,但没想到竟然出事了。

    那是一个沙漠,两人开着车载沙漠上遇到了沙尘暴,梅子丈夫为了保护她,不小心被沙尘暴给吸走了。

    只留下了她一人,这么多年来,梅子一直都在寻找,直到最近一个月,她打听了自己丈夫的下落,他没死,而是被困在了沙漠中一个诡异的地方。

    但那地方很邪门,就跟迷宫一样,梅子始终都没办法进去,无奈之下,她四处打听,托那些阴魂去拜访,最后才打听到了我们尸囊人。

    “那地方就好像另外一个天地,我一个凡人真没办法进去。”梅子无奈摇头。

    葛大爷听了以后也是眉头紧锁,他追问道:“那地方是不是有一扇蘑菇头一样的小山,在那小山上有一块石头。”

    梅子惊讶的看着葛大爷,然后点了点头,看样子,葛大爷很清楚那个地方。

    随后,我问葛大爷那地方是咋回事。

    “唉,如果我没猜错,那是生薨门,听说是不属于阳间的地方。”葛大爷这话把我愣住了。

    不属于阳间,也不属于阴间,那是啥地方,葛大爷说这世间大道三千,纵然我们学道之人一生也只能接触其中一道,这世间的神秘远远超出人的想象。

    所以他也没办法解释的太清楚,只说那地方有去无回,这下子他又开始犹豫了,但话都说出去了,想要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梅子更是故意说道:“您老可是答应过我的。”

    葛大爷尴尬的看着我说:“没事,那地方只要是命格硬的人进去都没事。”

    看他那样子,我就知道绝对不靠谱了,但没办法,既然答应了,那我只能选择过去。

    随后我们约定了时间,就在明天一大早就赶过去,这一趟活,山和袁灵都不能跟随,因为那地方太邪门了,两人的命格还是不够硬,所以只能准许我一人前去,另外就是梅子陪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