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繁花似锦度流年〕〔重生之逐鹿三国〕〔至尊特工〕〔快穿攻略:星际男〕〔高冷学霸撩妻365式〕〔疯狂炼妖系统〕〔都市最强丹帝〕〔权力代言人〕〔女神的医流高手〕〔古武校医〕〔超级小医生〕〔我拿时光换你一世〕〔星光璀璨:慕少宠〕〔超机械洗礼〕〔至尊鸿图〕〔古武狂兵〕〔女主播修炼记〕〔末世之一代皇者〕〔心计爱人:嫣然回〕〔超级至尊兵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五十六章 生死门(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回去以后,葛大爷让我先做一些准备,包括一些野外的设备还有符术等等,我也没闲着,这一趟活估计也是挺麻烦的,生死不知。

    袁灵听说我又要出去以后,非要跟随,但在这事上,我和葛大爷意见都非常一致,那就是打死也不能带着她。

    没有其他原因,就因为那鬼地方不属于阳间,说白了就是我们口中常说第三世界。

    为了安全,当天晚上,葛大爷查阅了各大资料,最后才算是搞明白那鬼地方到底是哪里。

    说白了,就是一个三不管的地带,不属于阴间,不属于阳间,那里是恶鬼的流放地,还有更多的山精鬼魅,说白了就是一个鬼魂之地。

    这地方葛大爷也了解过,世间很少,一般都没人知道,活人若是进去了,很有可能会死在里头,甚至永远都出不来。

    我听了以后更是傻眼了,这要是被困在里头,那不是麻烦大了。

    但既然决定了,我也没办法后悔了,不过我想梅子肯定会有所准备的,不然不会贸然前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独自一人上路,带上家伙去了梅子作坊,只见梅子也整理好了行李,穿着一身休闲装,背着一个大包。

    我俩坐上前往西部的火车,按照路程计算,大概要一天左右的时间,所以趁着这时间,我问梅子有关于那空间的事。

    梅子也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坐在我对面笑说:“你放心吧,我不会坑你的,这一趟我有九层把握。”

    随后拍了拍自个的背包,我也挺好奇她到底有啥办法,也只好按捺住性子。

    “你们那作坊既然是给死人做衣裳,也算是积累阴德,为何还要招揽那么多的人帮忙?”我一下子想起了梅子作坊,那些女孩子在里头忙活。

    按照我和葛大爷这么多年的见识,有时候干我们这行,不在于人多,而在于坚守,梅子笑了笑说:“她们都是孤儿,是我收留了她们。”

    我愣了下,看来梅子还算是有仁慈的心,竟然收留了那么多的孩子。

    梅子说那些孩子毕竟年纪不大,所以她打算过几年就准备将作坊关了,让那些孩子都出去生活,或者找个好人家。

    听到这儿,我听出她的话语里有些落寞,看样子也有无奈。

    我俩聊了有关于自个的职业和往事,直到后来,梅子说她当年进入这一行也是无意之举,而是因为一件诡异的事。

    原来那时候梅子还是八岁的时候,本是懵懂年纪,但是有一天晚上,她看到床头站着一个人,一个穿着汉服,鲜艳漂亮,但同时又是长相丑陋的老人。

    这老人家告诉她日后要以作坊为名,帮助过往阴魂恶鬼,助他们早日脱离苦海。

    说起来还是挺怪异的,那老人到底是谁,这事她也不清楚,总之做到了现在。

    火车一路疾驰,经过漫长的等待和煎熬后,终于到了一处小镇边上。

    我外窗外透一看,那儿黄沙漫天,小镇偏僻,我俩下了火车以后,梅子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带着我来到了一处小楼跟前。

    是一栋独立的二层小楼,这小镇人烟稀少,可能是太过于偏僻了,所以没啥人,更重要的是入眼所到之处,全部都是黄色一片。

    梅子给我安排的是一个简单的房间,她自个则住在一旁,让我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再前往那地方。

    到了这儿,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干等着,等到了晚上的时候,梅子才过来敲门,让我陪她出去一趟。

    外头天色已经黑了,这大漠边上的天气变化无常,气温相差很大,外头俨然就像寒冬一样。

    大街小巷也没有人,梅子带着我在小镇里头转悠了一圈,找到了一个人,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大伯。

    那大伯开着一家早餐店,原本在店铺里坐着,看到梅子来了以后,急忙起身说:“小梅,你来啦?”

    梅子点了点头说:“二叔,我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原来他是梅子的二叔呢,只见他点了点头,指了下外头的一辆吉普车,看来他们做的准备工作倒是挺足的。

    随后梅子让我上车,她自个开着车朝着镇子外头开去,等到出了小镇,外头苍茫一片,天地间非常的辽阔,冷风从窗户间渗漏进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看着梅子开着车疯狂的往一条公路上开着,也急眼了,这女人该不会是带我来发泄的吧。

    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开了足足有几公里,梅子才将车停靠在边上,我满脑子的汗水,问道:“大姐,你大晚上的不睡觉,带我来散心,也不用这么折磨我吧。”

    梅子苦笑一声说:“对不起,把你叫过来其实我还有一件事瞒着你。”

    这话一出,我心里头咯噔一下,急忙追问道:“啥事?”

    梅子沉默了一会后说:“我希望到时候若是出事了,你要亲手杀了我。”

    我一下子愣住了,亲手杀了她,这女人和我无冤无仇的,为啥我要动手杀她呢。

    “对不起,如果不是仇恨的话,我不会动手的。”我摇头拒绝,梅子若有所思的低头说:“希望能够如此吧。”

    随后她又上车,带着我回到了镇子里头,然后各自回房睡觉。

    说实话,她那一番话让我起了疑心,这个女人肯定还有其他的事瞒着我。

    第二天一大早,梅子起来敲门,我俩收拾好行李后,上了车,朝着镇子外头的公路驶去。

    按照既定的路程,大概需要半天时间的功夫,可能是天气原因,这条公路也没车辆,梅子完全放飞了自我,一脚油门踩到底。

    说实话,我真的担心这女人是不是平日里压抑惯了,到了这儿就疯狂了起来。

    就这样,车子一路疾驰在公路上,茫茫无尽的荒漠和砂砾,随处可见的沙丘和荒山。

    我也不知道那位置在何处,总之只能让梅子自个开车。

    过了三个多小时后,车子停靠在一处小山坡前,我抬头一看,外边烈阳高照,天气炎热,忍不住脱去了衣服,梅子下车后爬上小山坡,过了一会眉头紧锁。

    “我们要赶在天气大变的时候找个地方遮挡一下。”梅子这话把我吓住了,一问才知道原来是沙尘暴。

    因为所要寻找的地方过于特殊,那里平日里有半天时间都是沙尘暴,梅子当年就是这样和丈夫失联的。

    当下,我俩又上车,往沙漠深处开去,那条公路笔直,就像没有尽头一样,这让我非常佩服能够建造这公路的工人们。

    如此又继续开了两个多小时后,我发现四周越来越荒僻,直到最后,远处忽然有乌云滚动,雷暴在乌云里翻滚,黑压压的一片。

    仿佛世界末日一般,我一看完蛋了,他娘的这是沙尘暴啊,我俩也太衰了。

    回头已经来不及了,梅子关上车窗,回头对我说:“坐稳了。”

    这女人太疯狂了,我也被吓住了,死死的抓着把手,梅子一脚踩着油门,疯狂的往沙尘暴中心地段开去。

    几分钟后,铺天盖地的沙尘暴将我们两人给掩埋了,我闭上了眼睛,也不敢看这一幕。

    经历过那么多事,但我明白一个道理,人在大自然面前永远都是脆弱的。

    无数的沙粒拍打着车窗,我生怕这些沙粒把车窗都给弄碎了,坐在位置上剧烈的摇晃着。

    睁开眼的一刹那,我更是吓得脸色苍白,眼前黄气弥漫,沙石飞舞,完全就是世界末日的场景啊。

    梅子一脸冷漠的稳住方向盘,完全不在乎这沙尘暴,我紧张的坐在椅子上,就像个小孩一样不敢动。

    这种情况整整持续了有十几分钟,沙尘暴才渐渐的小了下来,我松了口气,梅子忽然开口说:“还没完,我们必须要尽快赶到那小山跟前。”

    说完后,梅子又加大了油门,等到彻底走出了沙尘暴的范围,还没等我松口气,忽然看见远处的天空中,一个更加巨大的乌云在翻滚,雷暴现象比刚才还要频繁,非常的恐怖。

    “你大爷的,还让不让人活了。”我忍不住爆了粗口。

    这时,我才看见前方有一座小山头,就好像一个蘑菇一样,上面有无数的沟壑在蔓延,那里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山头了。

    梅子一看那山头,也来劲了,开着车赶在沙尘暴来临前到达。

    好在我俩有惊无险,终于到达了那小山头前,梅子拿上背包说:“快走!”

    然后推开门,顶着大风朝着那跑过去,我急忙下车,身形压根就站不稳,只能身子往前倾,努力的朝着那跑去。

    等到了那蘑菇头山脚下,梅子一头扎入了下边山底缝隙处,我也急忙照做了。

    还别说,这缝隙只有一人多高,但是我俩进去后,外头那些沙尘暴竟然没法吹进来,就好像有一层结界一样,非常的神奇。

    “你们道家不是研究风水的吗,能看出名堂吗?”梅子笑了笑。

    “此地风水破败,完全不是宝地,我也搞不明白。”我摇了摇头。

    梅子也没揶揄,我俩盯着外头的沙尘暴,足足等了有半个多小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炮灰为王[快穿]〕〔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无限求生〕〔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