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归来洛天〕〔一拳正义〕〔重生军少麻辣妻〕〔抗战之八岁当后勤〕〔蜜战100天:总裁老〕〔无敌妖魂师〕〔异世界的拼搏生活〕〔无限求生〕〔养狐成妃:帝君,〕〔我的女友是女妖〕〔公主在上:摄政王〕〔神御九天〕〔逆天狂妃:王爷别〕〔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吻安神秘老公〕〔重生之大帝归来〕〔都市逍遥仙尊〕〔我的绝美冷艳总裁〕〔大神开黑带我〕〔咎由自娶:鲜妻每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六十八章 最后时光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三煞风水,是三门镇独有的风水格局,也是维持三门镇安全的基石,若是被破坏了,那等于三门镇就成了一个死镇。

    而这也就是为啥葛大爷住在三门镇这么多年的原因,他不想看着镇子被毁,一心要维护好镇子安全。

    “三煞风水,是您老一直关心的事。”我回答道。

    葛大爷点点头,他盯着小河,目光忧虑,良久才掀开自己的衣服,那一刻,我发现他身上的石皮竟然已经覆盖道了肩膀,心中大惊。

    不待我说话,葛大爷苦笑说:“时间不长了,我想我也该走了!”

    我心中生起一股悲凉,葛大爷的话很明显,他时间不长了,随后葛大爷取出背后的一张符,那是一张静心符,是专门给人心绪烦躁的时候用的。

    “您老真的不行了吗?”我语气略微有点颤抖。

    “是啊,这几日睡得不安宁,无奈只好用符贴着,才能安心睡上几晚。”葛大爷苦笑。

    他这一生捉鬼驱邪,的确是做了太多的好事,当然也不排除他做的一些错事,总得来说,葛大爷一生坦荡,最起码我认识的就是这么一个人。

    虽然很伤心,但我知道这事迟早都会来的,葛大爷说叫我出来其实是想交代几件事,说白了,也算是身后事。

    他这两日也找过张半仙,仔细掐算了下自己的死期,其实也就在这一个多星期内。

    所谓算卦,不算生死,不算寿命,但我不知道张半仙为何要破例干这事。

    “有才,为师交代你三件事,其一,守护好三门镇风水,因为涉及到惊天隐秘,其二,若是找到师祖,一定要保护好他,其三,五弊三缺命格破解很难,希望你珍重,这是我最后的心愿。”

    葛大爷说完后笑了,而我却感觉到压力很大,自打进入尸囊人一脉以来,我经历过太多的事了,无论人和鬼,早已经磨炼了我的心智。

    不喜、不悲是不可能的,俗世缠身,这世道并不太平。

    葛大爷已经到了迟暮的时刻,他和众多老人一样,普普通通,坐在河边,取出两瓶白酒,一边喝一边吹嘘着自己当年的英雄事迹,我在一旁陪衬,听着他说自个的经历。

    其实有时候想想,人这一生很无奈,尤其是干我们这行的,理解的人很少,他们更多的是将我们当成了风水先生,有事时会找我们,若是平稳时,就把我们当成瘟神一样。

    这事我经历过太多了,就这样,我陪着葛大爷在河边喝酒,整整喝完了两瓶白酒,葛大爷满脸通红,丝毫不介意自己的状态。

    “有才啊,三煞风水另外一个方位我到时候会让刘馆长告诉你,明天一早我们再去找那张道人。”

    葛大爷喝的醉醺醺的,我搀扶着他回到了店铺里头,山一看见我们两人,还挺迷糊,我送葛大爷回到房间以后。

    正巧这时袁灵过来了,一看到我后,把我拉到后方,面色略微沉重:“有才哥,我有事麻烦你。”

    这小妮子向来不会随便开口,我看她这么严肃,也不好调侃,于是问她啥事,袁灵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有才哥,过两天你能当我男朋友吗?”

    我听了后愣了下,这忙有点麻烦了,苦笑说:“好像不太合适吧?”

    袁灵急忙拉着我的手说:“就当一天,只要过去就可以了。”

    看样子,她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我想了想,算了,就当朋友一场帮忙好了,于是点头答应,这小妮子非常高兴的离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葛大爷早早起来,他让我准备好家伙,然后将店铺暂时交给苏莽,至于山,则陪着我们俩一道去了梅子那。

    我们三到达梅子作坊的时候,发现他们夫妻俩已经回来了,阿阳因为眼睛不能触碰阳光,所以一直都待在屋子里头,戴着一顶帽子。

    梅子看到我们过来以后,表情有点愧疚,我也没理会,她将我们请进作坊里头。

    这一次,我直接开门见山:“我们来是找张道人的,你告诉我们他在何处?”

    梅子摇头说:“他这几日好像不在镇子上,不过我已经派人盯着他了,在镇子外头的一个仓库里头,发现了他。”

    本来我不太想搭理梅子,倒是葛大爷心生好奇,盯着那阿阳看了许久,点点头说:“你身上沾染了鬼气,很容易招惹小鬼,我看没事就不要出去转悠了。”

    阿阳点点头,在一旁不吭声,一脸的冷漠,不熟悉的人以为他不近人情,但我知道这家伙很逗比。

    出来作坊以后,一路上,葛大爷都没有吭声,等到出了镇子以后,他才沉声说:“这女人不简单,肯定还隐瞒着什么事。”

    听了葛大爷的话,我立马表示赞同:“心机太深沉了,还是少接触为妙。”

    按照梅子所说的方向,我们三来到了镇子外头,在一处废弃的工厂里发现了那个仓库,那是一个钢铁废弃场。四周拉起了围墙,铁渣的气味很浓。

    工厂大门紧闭,上面挂着一个木牌子,写着闲人勿进,我瞅了眼里头,也没发现有啥怪异的。

    葛大爷也不吭声,而是取出一把白灰,然后撒在地上,竟然有一丝丝鲜血溢出。

    他蹲在地上,用手摸了一把,然后放在鼻尖一嗅,皱着眉头说:“有一点尸气,这张道人果然狡猾,用这废弃工厂来遮掩尸气。”

    走私尸体本就是个丧尽天良的事,张道人自然不可能让人知道他干的是什么活。

    葛大爷也没鲁莽进去,他用纸鹤探路,里头并没有危险,但是他老人家还是不放心,正巧这时地上有一只老鼠跑过,葛大爷一把抓住,然后用红绳绑住老鼠的尾巴,然后扔了进去。

    这老鼠惊慌逃窜,结果到了仓库边上的时候,忽然间地面上有白烟冒了起来,那只老鼠立马烧了起来,非常的痛苦。

    我看得是心惊肉跳的,这要是活人进去,那不是要烧熟了吗。

    葛大爷拉了回来,只见老鼠已经被烧焦了,他有些气愤:“张道人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非得治治他不可。”

    我有些担忧:“看样子,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万一里头有陷阱呢?”

    事实上,葛大爷不像以前一样那么鲁莽了,毕竟身子吃不消了,他想了想,说是张道人白天肯定是外出了,晚上一定会回来。

    这根据就是张道人干的走私活见不得人,所以我俩也只能先行回到梅子的镇子上。

    我俩找了个餐馆坐着,吃了点东西,本来是打发时间,等到晚上再去,结果还没两个多小时,忽然间镇子外头响起了骚乱声。

    “杀人了,杀人了,那作坊出人命了。”我听了心里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和葛大爷急忙跑到梅子作坊,发现那儿围满了人群,我俩挤进去一看,发现梅子作坊里头,那空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个少女的尸体,他们全部都被割破了喉咙死了。

    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劲,他们咋了,为啥死了,几个小时前还好好的。

    葛大爷走过去瞅了一眼,眉头紧锁,起身说:“梅子和她丈夫不见了。”

    “你怀疑是他们俩干的。”葛大爷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虽然我不太相信,但还是往里头寻找了一圈,果然没有发现梅子和阿阳,他们两夫妻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尸体虽然看似割破了喉咙,但是鲜血却没有溢出,我猜是被人吸了精血而亡。”葛大爷这一通分析后,我又回去看了眼尸体,果然,在她们的天灵盖处,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血洞。

    “不可能啊,我还是有点不太相信。”

    我找不到她们夫妻杀人的动机,葛大爷也不想多说啥,而是走了出去,说是先解决张道人的事要紧,当然了,他让山留在这儿看着,一有不对劲就通知我们。

    没办法,这里的事只能先放着,我和葛大爷又回到了餐馆,如此在那儿坐了一整天后,等到了晚上,我俩才再次来到那废弃的工厂前。

    漆黑的深夜下,这工厂里头只有一盏昏黄的白炽灯,我和葛大爷悄悄的躲在暗处,盯着里头。

    一到晚上,整个工厂就立马变得邪异了起来,鸦雀无声,非常的死寂。

    “您老真的确定张道人会出现吗?”

    “会,当年我和他交过手,这家伙的秉性我清楚的很。”葛大爷一副胸有成熟的表情。

    我只好耐心等着,果不其然,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左右,忽然间远处走过来一个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身上穿着一件破旧的衬衫,穿着布鞋,拖着一个三轮车走了过来。

    在那车上,我看到了一口棺材,上面放着一个煤油灯,葛大爷忍不住嘀咕了一下:“魂灯,这家伙果然又去挖别人家的坟了。”

    那估计就是张道人了,我咋一瞅就跟平常小老百姓一样,并无稀奇之处,张道人到了工厂跟前,非常警惕的看了眼四周,然后推开大门,拉着棺材走了进去。

    我和葛大爷等了几分钟后也急忙爬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