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的神级保镖〕〔浮生缭乱〕〔半世情半世暖〕〔剑鸣九天〕〔大明星的贴身保镖〕〔九龙圣祖〕〔宫夜霄程漓月陈霞〕〔邪皇宠上瘾:爱妃〕〔人才妖貌〕〔万界女帝培养系统〕〔时光与你皆倾城〕〔亿世倾城:师傅,〕〔一抹柔情倾江南程〕〔和甜文男主谈恋爱〕〔玄医归来〕〔终极学生在都市〕〔[刀剑乱舞]恋爱〕〔[综]和空气斗智斗〕〔快穿之戏精的自我〕〔超级捉鬼道长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七十章 师祖下落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还别说,这兽奴力气大得很,我竟然快压制不住了,最后干脆用红绳死死的缠着它的脖颈,然后用力一拉。

    葛大爷这家伙又开始忽悠了:“有才,打老虎要打七寸,干死它。”

    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老虎七寸在哪个位置我咋知道,他还真以为是一条蛇不成。

    不过兽奴也不是一直力大无穷,折腾了一会后就趴在了地上,张道人看到又让我别伤害它。葛大爷也从上边下来了,他一脚踹倒旁边的僵尸。

    “张道人,你看我这徒弟如何?”葛大爷一脸的得意。

    “哼,老家伙,你别得意,待我挖出一个僵尸王,到时候咱俩再比试一番。”张道人很不服气。

    葛大爷压根就没有想和他斗,而是问他是否有找到师祖的尸体,张道人在这一点上倒是很坦诚,他说的确听说过一个小道消息,在一座深山里头发现了尸囊人师祖的尸体。

    当时他兴奋的冲过去,结果发现压根就没有尸体,不过在一处洞中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尸囊人师祖好像还活着,不过寿元已经快耗尽了,估摸着应该是要回来了。

    “按照我的猜测,人死归途,顶多一个多星期,应该就会回来。”张道人研究尸体很久,对于人性也是颇有心得。

    葛大爷听了后非常激动,一想到能见到自己的师祖,我也挺激动的。

    不过张道人又泼了一盆冷水,他在山洞里头发现了一个墓碑,还没下葬在土里,上面有一个生辰八字,他根据这个生辰八字推算,发现这人已经死了。

    “我不知道是否是你们的师祖,一切都需要你们自己去看。”

    “你这家伙也不干点好的,尽做一些缺德事。”葛大爷也是无奈,他让我将这兽奴给放了,反正这张道人的本事也就这样。

    兽奴立马跑回了棺材里头,张道人从上边下来后,站在我们跟前,他面色略微带着阴沉。

    “葛才根,这么多年我很不服气,但是我看你寿元也不多了,看来你要比我早一点死去。”张道人阴邪一笑。

    “唉,人总有死的一天,我不是师祖,他有逆天的本事,活了大半辈子,也算够了。”葛大爷摇头苦笑。

    我在一旁听的鼻子酸酸的,虽然他有时候不靠谱,但是在大事上,还是挺有原则的,为三门镇牺牲了太多,五个徒弟全部都死在了里头。

    张道人沉思了一会,他也不想动手了,指着仓库最里边说:“我原本刚挖出一个清朝大官的尸体,现在看来用不上了。”

    这个家伙虽然缺德事干的多,但我看他也不像是一个无恶不作的人,葛大爷倒也没说啥,问出了自个师祖的下落也算有价值了。

    随即他问张道人地址在何处,结果他一说出来我就傻眼了,那地方很近,而且就在我老家宅子的后山处。

    “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葛大爷嘀咕了下,我扭头问他说啥,只见他摇了摇头,也不想多说。

    这仓库我也不想待着,张道人也没拦着我们,而是任由我们两人离开,不过在临走的时候,张道人说了这么一番话。

    “葛才根,若是遇到麻烦,你可以来找我。”

    葛大爷听了后,身子微微一震,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等到了外头,我才忍不住问葛大爷师祖的事,他目光有些深邃,盯着黑夜,好像有无尽的情绪在里头。

    “有才,这么多年下来,我始终都有一个错觉,那就是师祖一直在暗中寻找五弊三缺命格的人。”葛大爷说道。

    我楞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猛然间醒转过来:“您老是说他一直在暗中盯着我?”

    葛大爷点点头,这个说法太让人震惊了,这怎么可能呢,我一直都没有这种被人窥视的如坐针毡的感觉,再者说了,就算是被盯着,也太能憋得住气了。

    虽然心里头震惊,但是这一切都是需要亲自去看一下才知道,我想起来山还在盯着梅子作坊,于是急忙赶了回去。

    等到了作坊那边,山正在对面街角盯着,一看到我们回来后急忙招了下手。

    我走过去问他是否看到有异常情况,山点了点头说:“我看到梅子和她丈夫回来了,专门在门口插上两只香,然后离开了。”

    听说离开还不是太远,我皱着眉头,他们夫妻俩太神秘了,肯定是有什么事隐瞒着我,随后急忙顺着山所指的方向追了出去。

    等到追出这镇子外头,我看到一处田野小路上,有两个身影,打着手电落魄的走着,看身形的确是梅子和她丈夫。

    我急忙跑过去大喊道:“你俩为啥杀人,还逃走了?”

    前方,两人身子一震,头也没回,梅子声音幽冷:“有才,我们大限已到,已经活不下去了。”

    我不明所以,两人身体不是还很健康吗,咋就大限已到了呢。

    “你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为啥要逃跑?”我说着要走上去,葛大爷却一把将我拉住说:“有才,别冲动,你看他们的手!”

    我急忙低头一看,发现两人的手都在颤抖,而且在滴血,心中大惊,他们咋了,白天还好好的,眼下却忽然变了一个人似的。

    梅子语气有些无奈:“唉,实不相瞒,我俩不是人,是妖。”

    说完后,她忽然回头,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个诡异的脸庞,那张原本漂亮的脸蛋上,满是一片片鱼鳞一样的玩意,双眼瞳仁都缩小了。

    这还是人吗,我当时就愣住了,心中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你们是妖?”

    “不错,我一直在利用你来帮我找到自己的丈夫,对不起。”梅子声音中有些惭愧。

    想起他们之前的所作所为,我忽然觉得一切都说不通了,从两人给那些死去的人烧香来看,就说明他们心地还是非常善良的。

    “你们两人心智不坏,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事,要是能帮忙,我一定帮忙。”

    不管是人是妖,总之关键在于心,人有好人,妖有好妖,都是对立面的。

    但梅子显然不愿多说,她笑了:“有才,你是我见过最有人情味的民间小道士,但这事我不能说,不然会害了你。”

    说完后,他又看了眼葛大爷,朝着他点点头,两人之间就好像知道些什么。

    葛大爷也朝着他们点头,同时开口说:“我理解,不过那些死去的人太无辜了,你们俩应该早点收手的。”

    梅子流下了眼泪:“我知道,是我的错,一直想要找自个丈夫,所以没来得及离开。”

    两人之间的对话让我是一头雾水,他们在说啥啊。

    随后,梅子和她丈夫走了,慢慢消失在了黑暗深处,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们俩。

    我在原地傻呆了一会,随即问葛大爷到底咋回事,为啥他们这么匆忙离开,葛大爷显然不想多说,但是看我这么渴望知道真相的眼神,于是让我先回去再说。

    这一路上,我心里头痒痒的,恨不得知道真相,就连山也被勾起了好奇心,我们三回去以后,葛大爷让山先回房休息,说这事是为了他好。

    这小子一脸的不情愿,但还是回去了。等他走了以后,葛大爷才将门锁了起来,一脸的凝重。

    “有才,本来这事是机密,若是说出来,恐怕会连累到你。”

    “您老放心,我经历了这么多,已经习惯了。”我丝毫没有在乎。

    葛大爷看我这样子,也没话说了,于是问我:“你知道这世间有没有第三人,就是人、鬼之外的,当然妖不算。“

    我听了后沉思了一回,摇了摇头:“人鬼神是世间公认的,难道还有第三种不成。”

    葛大爷点头说:“对,那就是地尸人。”

    什么是地尸人呢,他们是游走于阳间黑暗面的人,从来没有人见过他们,但是只要一沾染上因果,那就死定了。

    地尸人就好像一个人的心里恶魔一样,只要有恶念产生,就会出现。而刚才他之所以明白梅子的话,就是因为他猜到了一切。

    “如果我没有猜错,梅子的作坊给鬼做衣裳已经触及到了地尸人的因果,只是因果时间还未到,所以一直相安无事。”

    听了马叔的解释,我一下子明白了,这里头的水很深,地尸人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心中没来由的生起一丝恐慌。

    按照马叔的说法,就是梅子作坊在给鬼做衣裳的过程中,很有可能惹怒到了地尸人,至于具体的,我也只能大致猜测。

    地尸人很恐怖,基本上要是被沾染上了,只有死亡的份,所以梅子和她丈夫要逃命,那些作坊里头的小姑娘也来不及带走了,故而带着一丝愧疚。

    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我才算是了然,看来这世道还有许多我并不知道的存在。

    “我明白了,梅子当初说过,若是发生了什么事,叫我一定要杀了她,想来是不想落入地尸人的手中。”我顿时恍然大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