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桃运治疗师〕〔我的尤物总裁老婆〕〔凌天战魂〕〔天源笑傲〕〔大医凌天〕〔对不起,拖累你十〕〔神衍灵主〕〔帝王谋:替嫁王妃〕〔你们这些NPC〕〔[足球]巨星推销员〕〔网游之极品领主〕〔重生神豪奶爸〕〔三国之巅峰召唤〕〔我真的长生不老〕〔餐饮巨头〕〔武林纪元〕〔七龙珠之狂傲环宇〕〔羽化长生〕〔吞吐天地之三国幻〕〔弱受自杀才能崛起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七十三章 师祖现身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刘洪这一段时间来就像消失了一样,也没有听到他任何消息,于是我问他最近去了哪里,他笑了笑,已经没有之前那样敌对的状态了。

    我俩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这家伙想要做坏事被我阻止罢了,随即他说出了自个这么几个月的经历。

    “我去了很多地方旅游,也想开了,干我们这一行的,因果是注定了。”刘洪很坦然。

    尸囊人一脉,往年不详,只要踏入这一行,就基本上注定了未来的结局,刘洪虽然眼下还没发作,但是也避免不了。

    我俩聊了很多,都是有关于道术和尸囊人一脉的心得,有时候想想,这世间有很多的无奈,许多事都是身不由己。

    “阴阳法王这事我不会忘得,有才,这里的事一了,能否帮我个忙?”刘洪紧紧的盯着我。

    这一刻,我沉默了一会,苦笑说:“若是几个月前,我肯定会拒绝,现在想想,算了,我答应你。”

    刘洪点点头,面庞不起波澜:“你放心,我们都是同门师兄弟,只要解决了这事,我会给你一个好处。”

    说完后,他也转身回到了山洞里头,我在外头发愣了一下,总觉得事情到了现在越来越好像有一个结局一样,就好像预示着什么。

    回到山洞里头后,师姑看我的眼神没什么表情,看样子也不待见我。弄得我挺尴尬,想了想,算了,没有什么好计较的。

    “师哥,按照你说的,师祖真的会出现吗?”师姑显然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我相信他一定会出现,若是再不来,那我也只能遗憾离开。”葛大爷苦笑,他的生命已经即将到了尽头。

    “好,那我就等上三天。”师姑回答说。

    这三天里头,几人的吃饭倒是成了个问题,没办法,我只好帮他们跑腿,于是和张半仙往村子里头走。

    这一路上,张半仙显然心事重重,一语不发,眼看就要到村子了,他才忽然叫住我说:“有才,我觉得你还是尽快离开的好!”

    “为啥?”我不明所以,好端端的为啥要离开呢。

    张半仙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摇头叹气:“我只能给你个忠告了,听不听是你自己的事。”

    说完后,就管自个回去了,张半仙以不算为生,能算一切鬼神之事,自然也能算出一些凶吉出来。我看他这样子显然是有隐情。

    没办法,只好自个回到老宅子,祖父在里头忙活着,他一看我回来,笑了笑说:“有才,是不是要替他们准备伙食?”

    我点了点头,祖父是最懂我的人,也是我感情最深的亲人,他这一辈子兢兢业业,为了照顾我付出了太多。

    晚饭的时候,我和祖父两人就在外头院子里弄了一桌,几个小菜,两瓶白酒,祖孙俩坐在一起谈笑风生。这种感觉真的挺好,没有那么多的尔虞我诈,也没有那么多的恩怨情仇,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酒过三巡后,我才放下筷子,沉声说:“祖父,你真的要走了吗?”

    祖父也放下筷子,喝了杯酒说:“人死天注定,避免不了,你也别太伤心。”

    这一刻我哭了,连我最亲近的人都离开了,这世间再也没有能够疼爱我的人了,纵然我已经二十几岁了,但是依旧很伤感。

    趴在桌子上放声大哭,这世间,亲人离世是最悲痛的,代表着最美好的记忆消散,尘封在回忆里头。

    祖父拍着我肩膀,连连叹气,他身上的死气很重,带着一种怪异的臭味,我知道他的大限已至,恐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祖父,我不想你死,我想让你再多陪我几年。”我擦着眼泪,哽咽说。

    “唉,祖父看不到你结婚了,袁灵那小姑娘不错,好好珍惜。”祖父说的话我知道,袁灵这小妮子的确对我有几分意思,但是想起来我干的这行,有些时候我正不想辜负人家。

    阴阳之事,尸囊人一脉注定是要背负不详的因果,纵然我有五弊三缺,能够避免这因果,但这世间很多事都无法预料到的。

    “祖父,我明白,只能顺其自然了。”

    “唉,你爹娘离开的早,不然的话一家子团聚该有多好。”祖父心有无奈。

    我想起来自个的父母,父亲我是见到了,但是母亲却没有,心里头忽然想起来父亲,他是否在十八层地狱见到了母亲,有没有带她出来呢。

    阴间的事很遥远,我无法预知,这一顿饭,我吃的很开心,也带着泪水,总之这是我和祖父最后一顿相聚的晚餐了。

    等到吃饱喝足后,祖父才做好了饭菜,让我带上山去。他老人家虽然将死,但没有病痛缠身,这也是我欣慰的地方。

    回到山上后,我让葛大爷他们三赶紧吃,随后一个人坐在洞口外边,望着外头的夜色发呆。

    有很多时候,我觉得人是一个很矛盾的东西,明明知道事情的结局,却始终要想尽办法去实现或者避免,最终弄得支离破碎。

    时间就这么流逝了,第一天,一切都很平常,没有任何奇怪的人出现,也没有任何小鬼,这山头非常的死寂。

    葛大爷不甘心,他亲自跑到鬼市等着,望着那条古道,期待那个传说中的身影出现,但却失望了。

    第二天,也是依旧如此,没有任何的人和小鬼出现,山头寂静,鬼市小鬼漫步。葛大爷坐在祖父好友的对面,一边下着棋子,一边观察着古道。

    他连输了好几盘,阿叔也看不下去了,他叹气说:“当年我也是无意中遇见的,你们真的能成吗?”

    葛大爷沉默了,他没有吭声,师姑倒是有点坐不住了,面色阴沉,看样子很气。

    我担忧的看着古道深处,心想难不成又要白忙活不成。

    直到第三天,这一整天,葛大爷就站在鬼市跟前,他盯着前方,目光中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任何的动静。

    直到天黑的时候,前方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师姑再也坐不住了,走上前来说:“师哥,看来你的预测是错的,师妹我要走了。”

    葛大爷开口说:“再等等,子时未到,我们一起离开。”

    他的话语中有点落寞,我看得不是个滋味,多少年了,他一直寻找的师祖却始终没有出现,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渐渐的,天色越来越暗,夜晚的冷风在鬼市里横行,让此地犹如冰窖一样。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摇头叹息,看来一切都是白忙活了。

    直到最后子时只剩下几分钟,葛大爷起身了,他仰头叹气,双目无神,看来是失望了,随即就要离开。

    可就在这时,我忽然感觉到异样,阴风一散,猛然间看向了古道深处,在那儿,一个诡异的身影出现了,正慢慢走了过来。

    这一刻,葛大爷和师姑都紧张的看着前方,刘洪更是死死的盯着。

    那个人影仿佛从黑暗深处走来,无声无息,没有一丝的波澜,却又很平静,那儿黑暗一片。

    但是随着那人的出现,竟然亮了许多,那一刻,我似乎看清了那张人脸,是一个清秀的面庞,如二十多岁的少年,身穿一袭白袍,从黑暗深处缓缓走来。

    白袍很起眼,他给人一种平和却高不可攀的感觉,又能够感觉到一种非常亲近的气息,总之非常矛盾,我震惊的看着那少年,呆愣住了。

    直到看清那少年腰间的尸囊袋时,我才算是彻底明白过来了,心中满是激动。

    葛大爷双目含泪,他非常激动,紧紧的看着那少年,等到他到了我们十米开外的时候,忽然跪了下来。

    “师祖,尸囊人一脉葛才根拜见您老人家。”葛大爷泣不成声,他太激动了,寻找了这么些念,他始终都相信师祖就在人间,从来没有死去,没想到是真的。

    后头,师姑也跪了下来,她也哭了。

    我和刘洪作为后辈,自然要跪下来拜见师祖。

    师祖看着我们四人,忽然笑了:“起来吧,这年头不兴这一套了。”

    他说话云淡风轻,让人感觉到很平和,这真的是活了千年的人吗,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世间真的有长生吗,这一刻我颠覆了自己的认知。

    葛大爷和师姑起身了,他们站在边上,师祖也没说话,而是继续往前走着,直接来到了山洞前,然后坐在了里头,点燃了桌子上一个煤油灯。

    “你们的事我都已经知道了,尸囊人一脉的确是命有因果。”

    “师祖,难道就没有破解之法吗?”葛大爷非常激动。

    “唉,当年我做下的因果,今日没想到延续到了你们的身上。”师祖摇头叹气。

    我看葛大爷恨不得将心中所有的困惑全部都说出来,但估摸着怕惹恼到这老祖宗,所以说话都不敢大声。

    “师祖,不是说五弊三缺的人可以破解这因果吗?”葛大爷看了一眼我。

    师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也没有回答,随后说出了一个往事,有关于千年前的事,一个和老师伯所说的不同版本,带着离奇、诡异和惊心动魄的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她那么那么美〕〔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言安希慕迟曜〕〔九龙夺嫡〕〔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剑仙修炼纪要〕〔慢穿之还是社会主〕〔村花难嫁(穿书)〕〔重生天后:霸道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