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归来洛天〕〔一拳正义〕〔重生军少麻辣妻〕〔抗战之八岁当后勤〕〔蜜战100天:总裁老〕〔无敌妖魂师〕〔异世界的拼搏生活〕〔无限求生〕〔养狐成妃:帝君,〕〔我的女友是女妖〕〔公主在上:摄政王〕〔神御九天〕〔逆天狂妃:王爷别〕〔女总裁的特种兵王〕〔吻安神秘老公〕〔重生之大帝归来〕〔都市逍遥仙尊〕〔我的绝美冷艳总裁〕〔大神开黑带我〕〔咎由自娶:鲜妻每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七十四章 千年往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原来,师祖的确是三阴人的命格,一生无法得以善终,甚至要死于非命,但他有大机缘,大毅力,创立尸囊人一脉。

    三阴人,一个古怪的命格,与五弊三缺相比,还有可怖许多,因为生魂残缺,无法进入阴间,也就是说死后是没办法轮回的。

    师祖当年的确经历了太多的波折,他曾经游历四海,想要寻找破解三阴人的命格,但是最终却毫无所获。

    后来才发现这世间唯有五弊三缺的命格或许可以弥补他的残缺,另外一个尸囊人的死敌,布衣门,这一脉天生学风水大术,能够扭转乾坤,逆阴阳而行。

    师祖当年与布衣门的掌门斗法数月,不相上下,两人拼杀了个你死我活,因为风水打阵的原因,所以导致很多门人死亡。

    自此,与布衣门一脉结下了仇恨,而最近,他得到消息,很有可能要找上门来。

    另外一个,就是师祖当年有一个相好,两人定下情缘,本来师祖当年上京赶考,若是中了状元,就会回来娶亲。

    但是当年却发生了一件事,那就是师祖所在的地方出现了个恶霸,他霸占了师祖的未过门的媳妇,强取豪夺。

    师祖为这事大发雷霆,但苦于没学道,直到后来兵荒马乱,那姑娘消失了,有人说死了,有人说被拐走了,总之众说纷纭。

    师祖当年遍寻山川大地,但最终失败了,后来听说掉入了阴间,他又下去寻找,又听说进入了某个诡异之地,总之世界各地都找遍了,但最终都没有成功。

    听了他的叙述后,我当时就震惊了,忍不住问道:“师祖,您,活了一千多年?”

    这也是我们最为好奇的,这世间有谁能活道一千多年呢,纵使张三丰也不过两百多岁。

    “世间谁人能长生,我不过是九魂化身泥,一魂一百年,苟活下来罢了。”师祖苦笑。

    听他的意思就是三魂七魄拆散,然后以不同的身体延续到如今,这手段的确是逆天。我冷不丁生起一丝钦佩,师祖太牛了,简直就是个活地图啊。

    一旁,葛大爷激动说:“那我们的晚年不详能破解吗?”

    这也是葛大爷为啥要寻找师祖的原因,我们几人都看着师祖,他沉思了一会,点点头说:“能,不过这事要落在他身上。”

    说完后,指了下我,几人都看着我,一个个都不明所以。

    我也愣住了,虽然师祖说过五弊三缺可以避免晚年不详,但是没说过可以破解啊。

    “我,我怎么破解?”

    “布衣门一地有个风水大阵,里头有一样盒子,唯有五弊三缺的人方可进入,只要取出来放在尸囊人一脉的古墓前,就能够避免。”师祖解释说。

    那意思就是要寻找到布衣门才行,师祖说的太玄奥了,我也听不懂他的意思,只能明白个大概。

    葛大爷和师姑他们都好奇的看着我,一个个都非常震惊,但是我看到刘洪笑了,看来他是盯上我了,心里头顿时挺无奈的。

    眼下,我们几人都围坐在师祖跟前,听他讲述有关于尸囊人一脉的道术和见解,不得不说他理解的比我们通透。

    这一晚,我们受益匪浅,直到天色快亮的时候,师祖起身了。

    “夜间行,昼潜伏,我要走了,下一次再见时,兴许我也该入土了。”师祖脸色平静,三魂七魄被他给折腾光了。

    “师祖!”葛大爷双眼含泪,他跪在地上,朝着师祖磕了三个响头,师姑和刘洪他们也是一样。

    我们就这样目送着师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古道深处,随后从大山里头消失了,无声无息,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此生能见到师祖,我也可以安息了。”葛大爷闭上眼笑了。

    “可惜你却看不到有才去破解不详了。”师姑无奈。

    听了这话后,我沉默了,的确,葛大爷快死了,他的寿元将尽,但他却很满足,因为心中最大的心愿已经解开了。

    能够见到千年前的师祖,不得不说是一种幸运。

    我们几人下了山,回到了村子,来到我那老宅子前,祖父看到他们回来后,非常的惊讶,急忙招呼我们进来坐。

    葛大爷端坐在椅子上,他目光微沉,盯着我说:“有才,明天你去准备两口棺材吧。”

    这一刻,我身子一震,看来是时候了,最终还是来了。于是默默的点头,随后葛大爷又说了一些自个的后事,以及要交代的事。

    师姑和祖父在一旁听着,他们俩也没有吱声,气氛有点凝重。

    “生生死死,这世间走一遭也足够了。”葛大爷说出这话后笑了,随即对祖父说:“您老麻烦一下,弄些好酒好菜,咱们俩一道去黄泉吧,也当是有个伴。”

    祖父也笑了,两人生活了好几年,早就有了默契,随后我又通知了在三门镇的山和苏莽,以及刘馆长等人。他们立马赶了过来。

    原本冷清的老宅子一下子热闹了许多,大伙都非常的凝重,葛大爷看到这一幕也调侃了几句:“一个个愁眉苦脸干啥,都开心点。”

    要说这事我们怎么可能开心的起来呢,不过为了附和葛大爷,我们几人还是隐藏了情绪。

    这一晚上,老宅子很热闹,大伙都喝的很尽兴,就连师姑和刘洪都喝醉了。

    有时候生死其实也就那么回事,眼睛一闭一睁,也就过去了,人生很短,短到都来不及看完这美好的世界,也享受不了那么多的荣华富贵。

    生死成空,云淡风轻,世事消散。

    我也喝醉了,一个人坐在门槛上喝着酒,眼泪止不住的流,或许从今晚后,所有的事情都需要我来扛了。

    就这样恍恍惚惚的过了一夜后,我才起身,叫上刘洪,去了村子找来木匠,打造了两口棺材。

    随后请张半仙在村子后山找了个风水宝地,大伙也开始操办丧事,其实也很简单,并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等到两口棺材打好后,已经是下午时分了,苏倩跑出来说祖父不行了,我急忙冲了回去,看到祖父躺在床上,气息游弱,他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张了张嘴,好像要说话。

    我耳朵根子凑近一听,才知道祖父说了四个字“好好生活”,然后闭上了眼睛,我站在一旁流着眼泪,祖父走了,他终于离开了我。

    随后我给祖父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衣服,然后将棺材拖过来,把祖父放到了里头,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身后头众人也纷纷行礼,当天晚上,葛大爷也不行了,他把我叫过来,躺在床上,身子还算有一点力气。

    “有才,以后靠你自己了,记住,一定要破解尸囊人的晚年不详。”我点了点头说:“你放心,这事我一定会做到的。”

    葛大爷欣慰的点点头,又继续说:“这事完成后,你就离开吧,以后不要干这行了,做点小买卖就成。”

    我愣了下,葛大爷的意思我明白,尸囊人这行不能长久。

    随后,我俩又聊了许多,有关于这几年间的趣事,葛大爷也渐渐的闭上了眼睛,最终没了气息。

    两位老人一前一后离开了,我又一次跪在他们的棺材前,磕了几个响头。

    夜里子时的时候,葛大爷和祖父的生魂出现了,他们朝着我点点头,也不想多说,怕是又要让我产生情绪。

    “各位,多保重。”葛大爷笑了,然后带着祖父离开了。

    有他老人家在,我对祖父很放心,他们就算下去也不会受到欺负。

    我们大伙也忙活起来,将棺材送到了后山那找好的风水墓穴,张半仙已经在那里等候了。他摇头叹气,简单的做了一场法事。

    等到这里的事忙活好后,我们回到了老宅子里,师姑成了我们这里头最大的,她表情严肃说:“有才,布衣门一脉很厉害,我让刘洪帮你。”

    这事我没拒绝,这节骨眼上,我的确是需要帮助,不然光凭我一个人,肯定是没办法对付的。

    这里的事也了了,而我也该回到三门镇,走的时候,我最后看了眼老宅子,然后锁上大门离开。

    等到了村子口的时候,张半仙把我叫住了,他低声对我说:“有才,记住,听到的不一定是真的,这是我对你最后的忠告。”

    张半仙表情沉重,看样子是知道些什么,但是碍于天机,没办法全部说出来。

    我点了点头,将这教诲记在了心里头。

    回到三门镇以后,师姑也离开了,苏倩和苏莽他们也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刘馆长就不用说了,店铺里头,就只剩下我和山还有刘洪。

    这两天太累了,布衣门的事我暂时不太想去思考,于是回房休息。

    躺在床上,我脑子里满是葛大爷和祖父的身影,他们两人在我生命中的帮助太大了,每一件事,每一句话,每一个嘱托,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伴随着他们的身影,我才慢慢入睡,等到醒来的时候,迎接我的又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