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Ai时代〕〔天龙邪尊〕〔御灵使〕〔学园岛战记〕〔神偷萌妻〕〔全能尖兵〕〔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修仙者凌凡〕〔怒指苍穹〕〔我不是保镖〕〔大争酣歌〕〔都市逍遥狂兵〕〔农门王妃:殿下,〕〔我无敌了十万年〕〔绝命毒尸〕〔老子有靠山〕〔我真是良民〕〔武道巨擘〕〔绝色神偷之神索包〕〔大明之天帝系统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七十六章 疝鬼发疯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小溪最里头,一片死寂,密林遍布,大白天的,阴风竟然肆虐猖狂,说白了,里头就是有怪东西。

    刘洪在一旁低声解释,说难怪刚才灯笼查找不到大致的方位,原来是有东西在干扰。

    这大山里头,一般多有山精猛怪,若是修炼有些年头的老怪物,就喜欢抓些活人来吃。男子看我俩的装备和平常人不一样,也有些怀疑。

    我也没心思跟他打心眼,而是问他是否认识袁灵,结果这一问,果然他有了反应。

    “你俩找我未婚妻干吗?”男子警惕的盯着我。

    “嘿嘿,不瞒你说,她欠我钱,我好不容易打听到了地址,专程赶来的。”我故意撒了个谎。

    男的一听说袁灵欠钱,脸拉的老长,显然不太相信,我看他眼珠子骨碌一转,心想这家伙肯定是在想着逃跑。

    身旁刘洪故意将他给挡在了身前:“你既然是他未婚夫,这事好办了,我也不向你要,带我去找她吧。”

    要说有时候在金钱面前,是最容易看出一个人的本性,袁灵本就是被安排的婚事,许多事都是身不由己,至于感情,则无从谈起。

    男子名叫夏亮,他一看我们俩来意不善,想要逃离。

    一想到袁灵被老怪物抓走,这家伙竟然还想离开,让我有些气愤,这样的一个人渣,袁灵老爹到底是咋想的。

    我自然不会让他离开,而是让刘洪押着,一路上,我询问夏亮那老怪物到底长啥样。

    夏亮说那老怪物生的有一身的白毛,就像一个猿人一样,后背还有个小东西,好像是黄鼠狼。当时他太匆忙了,也没仔细看清。

    那怪物出现以后,对两人下手了,夏亮原本带着一把枪,却不小心丢失了,而袁灵则是被抓走了。

    这样的怪物我倒是没有听说过,估摸着不知道是哪路山精鬼怪。

    小溪深处密林灌木丛很多,我们三走在边上,越是往深处走,那种冰冷的寒意就越深,甚至小溪也渐渐开始结冰了。

    恍惚之间,我似乎闻到了一股子奇怪的气味,于是顺着这股子气味继续寻找,竟然在一处草丛里发现了一头野猪。

    那野猪胸口被剖开了,内脏流了一地,身子到处都是咬痕。

    刘洪见多识广,他上前打量了下说:“是山精,而且非常凶猛,我看袁灵凶多吉少了。”

    那小妮子此时正处在危险之中,我非常着急,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对付的了山精呢。

    夏亮本就失血过多,这一路走来,整个人都快站不住了,我一想,这就是个累赘,心想算了,就让他赶紧下山找人帮忙。

    这家伙一听可以走了,就算身子受伤再重,也坚持逃离开。

    眼下密林深处,大树遮天蔽日,让此地衬托的更为阴森。我和刘洪两人继续朝着里头走去,直到一个山沟子前的时候,忽然间一声“啪”的巨响传来,我当时愣了下。

    那巨响很大声,刘洪指着前方说:“在那,快过去看一下。”

    我俩急忙冲了上去,发现山沟子一角,一个草地中躺着一条黄鼠狼,这是一条成了精的黄鼠狼,身子被什么东西给击中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本来山精这玩意挺邪门的,要是沾染上了,很有可能会带来灾祸,但我俩毕竟是尸囊人,再说晚年不详这玩意都接触了,还怕灾祸不成。

    于是我蹲下来,简单的用黄符制止住了黄鼠狼身上的伤口流血,这小东西睁开眼看了我们一眼,目光中带着警惕。

    “你们是谁?”黄鼠狼山精开口了。

    “小东西,我们不想害你,能不能告诉我,有没有见到一个女子。”我尽量展露出善意。

    山精看我们俩没有动手,倒是松懈了下来,点点头说:“见过,我是被它们打伤的。”

    虽然山精的本事有大有小,但是一般人都不敢招惹,那玩意到底是啥呢,按照它的说法,那是一头疝鬼。疝在古老的文化中属于疾病的一种,所以合起来就是灾祸的意思。

    山精说疝鬼本是这山里头的一部分,平日里没有其他野怪靠近,因为怕沾染上怪病。但是近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疝鬼忽然变得疯狂了起来,到处破坏。

    只要见到活着的东西,不管是鱼还是人,都会下手。刚才它就是不小心撞到了,来不及逃走,就被咬成了重伤。

    刘洪在一旁说:“那玩意带来的是灾祸,一般人不敢靠近啊。”

    我心里头焦急,问山精能否带我们去找,当然作为回报,我会帮它医治好身上的伤。

    黄鼠狼山精看起来不太情愿,但还是答应了:“行,我也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单是疝鬼,就连最近很多山精都出现了疯狂的症状。”

    看样子这大山里头也不安稳啊,随后我抱着黄鼠狼山精,这一路上,多亏了它的指点,我和刘洪才能少走很多弯路,直到一个山洞跟前,黄鼠狼山精才指着里头,说那疝鬼就在里面。

    出于谨慎,我们俩并没有贸然闯进去,而是用纸鹤探路,结果纸鹤刚一飞进去就失去了联系。

    “那家伙看来生猛的很啊!”我担忧的看着里头,袁灵也不知道咋样了,只能祈祷千万不要出事啊。

    “你们俩等会,我有个办法。”黄鼠狼山精忽然开口。

    我将它放在一旁,只见这家伙艰难的爬到一边,然后往地上撒了一泡尿,这玩意的尿骚味很臭,我俩狐疑的看着它。

    不一会,四周就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跑来了十几只老鼠,黄鼠狼山精对着它们吱吱的说个不停。

    让我看得很好奇,万物皆有灵,一草一木都是大道的造化。那些老鼠立马跑开了,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左右,我就看到一头黑猫走了出来。

    打眼一看,我就知道这黑猫不简单,那双眼睛太有灵性了,黄鼠狼山精显然也害怕这头黑猫,对着它叽里咕噜的一大堆的话。

    那头黑猫朝着我俩看了一眼,然后走了进去,等它进去后,我才问山精这玩意咋回事。

    黄鼠狼山精惊吓说:“那是出马仙家,是我们这山头的主,我刚是请它来帮忙。”

    一听出马仙家,我心里头就觉得不舒服,不知道为啥,总觉得这一行挺邪性的。

    不一会,里头忽然传来了打斗的声音,我发现山洞里头亮起了一团黄气,随后感觉有东西要冲出来。

    “不好,快躲起来!”黄鼠狼山精鼻子挺灵的,闻到了不对劲,急忙躲到一边,我和刘洪不敢耽搁,也迅速找了个地方躲起来。

    只见那野仙家冲了出来,在它的身后头,跟着一个长相如猿人的一样的怪物,全身皮毛都是白色的,在它的背上,竟然有一张脸,一张还未成型的脸蛋。

    那玩意就是疝鬼吗,我觉得太不可思议了,黄鼠狼山精走了出来,它害怕说:“疝鬼那张脸若是五官长全了,那这山头估计就压制不住了,到处都是灾病。”

    当下,我俩不敢耽搁,急忙冲进山洞,在那里头,一个草垛子上,我发现了袁灵,她整个人躺在上边,身上有血迹,好像没气息了。

    吓得我急忙冲上去一摸,才发现是昏迷了。

    山洞里头,有不少的土坑,里头有污水,刘洪好奇的走过去打量,那黄鼠狼山精立马喊住说:“不要过去,里头有怪东西。”

    刘洪急忙后退了几步,但这家伙本就是个胆子大的人,故意扔了一枚铜钱进去,不一会,土坑炸开,里头一条如蛇一样的东西蹿了出来。

    好在刘洪有所准备,一把用剑砍成了两半,仔细一看,竟然是一条如蚯蚓一样的东西,还挺长的,竟然有一条手臂那样长。

    山精看到那玩意死了,呱呱乱叫:“完了,那家伙肯定要找上门来了,快走吧!”

    说完,管自个溜了,我没好气的白了眼刘洪,随即背着袁灵逃离了山洞,我俩刚离开没几分钟,身后头就传来了一声怒吼。

    原本死寂的山岭鸟兽四散,我抬头看了眼天空,心想这疝鬼太厉害了,竟然让这么多的山精野怪害怕。

    “快跑吧,我感觉自个惹祸了。”刘洪打了个哆嗦。

    “你这脾气赶紧改改吧。”我气得没话说了,背着袁灵急忙逃离。

    可当我俩刚跑出几百米左右时,忽然间感觉身子一僵,急忙低头一看,只见皮肤上满是一个个红色的小疙瘩,顿时痒的不行。

    刘洪脸上也是红色的小疙瘩,我俩就像是染病了一样。

    “不好,刚才炸开的时候,那土坑里的水给溅到了。”

    “我真被你气死了,快想办法下山吧。”我忍着身上的疼痛,可我俩越来越没有力气,最后甚至连走路都走不动了。

    与此同时,身后头传来了一声怒吼,那疝鬼好像追上来了,这样下去,我俩必死无疑啊。

    就在这时,那黄鼠狼山精又一次出现了,它看到我俩的症状,气得破口大骂:“我也被你们害死了。”

    这家伙的身上也长出了红色的小疙瘩,只是不明显罢了。

    “你快带我们躲起来吧!”我只能求助这山精。

    好在这家伙被我们救过,也没拒绝,急忙带着我们朝着山林深处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炮灰为王[快穿]〕〔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无限求生〕〔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