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Ai时代〕〔天龙邪尊〕〔御灵使〕〔学园岛战记〕〔神偷萌妻〕〔全能尖兵〕〔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修仙者凌凡〕〔怒指苍穹〕〔我不是保镖〕〔大争酣歌〕〔都市逍遥狂兵〕〔农门王妃:殿下,〕〔我无敌了十万年〕〔绝命毒尸〕〔老子有靠山〕〔我真是良民〕〔武道巨擘〕〔绝色神偷之神索包〕〔大明之天帝系统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七十七章 根源
    ,精彩无弹窗免费!

    身后头,疝鬼紧追不舍,弄得我和刘洪特别的狼狈,再加上还要背着一个袁灵,实在是太累了。

    好在有黄鼠狼山精引路,我俩才不至于慌不择路,在这大山里头瞎跑。

    这山精对于地形非常熟悉,带着我俩跑到了一处半山腰,然后顺着一条已经废弃的栈道,躲进了一个山壁夹层里头。顺手还在路上去除了我们的脚印。

    这一切做完以后,山精才算是松了口气,让我俩赶紧将身上的伤去除掉。

    那些红色小疙瘩用水一泡后就基本上消除了,也没多大影响。

    “想不到你还算是挺有良心的,竟然还回来救我们?”我笑了笑说。

    “不是救你们,我是看你有两手,兴许能帮我找出祸乱的根源。”山精倒是挺老实的。

    “疝鬼太凶猛了,恐怕我不是对手啊?”一想到那鬼玩意带来灾病,我是真不想靠近。

    黄鼠狼山精也不多说,而是转身离开了,趁着这休息的功夫,我好不容易将袁灵给弄醒了,她一看见是我,双眼通红,一把将我抱住了,然后哭了。

    “有才哥,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袁灵哭的像个小女孩一样,我有点不知所措,心里头慌了。

    “对不起,是我食言了,葛大爷和我祖父都走了,事情实在是太多。”我拍着她的肩膀安慰。

    一听说葛大爷和祖父已经离世了,袁灵非常的惊讶,她说那一晚一直在等我出现,但是等了一天也没来,很失望,于是答应家里头的安排去相亲。

    本来我还怕她埋怨,但是袁灵擦拭了下眼泪,平静说:“有才哥,我现在是别人的未婚妻了,恐怕以后不能再和你来往了。”

    说完,一把推开我,说实话,我心里头有点落寞,回想这小妮子以前在三门镇时的日子,虽然有点唠叨,但现在想来,却是有点怀念。

    “那渣男,听说有危险,自个早就跑了,我看你就没必要和他在一起了。”刘洪在一旁一针见血,袁灵听了后更是沉默了。

    看样子,她也是在挣扎,没办法,我总不能让她为难,只好先岔开话题,随即问她那疝鬼的事。

    袁灵说那疝鬼其实不是个坏东西,而是被人操纵了,她被抓了以后,疝鬼一直没有害她,有好几次要下手的时候,都会捂住自己的脑袋,甚至还撞墙,就好像被控制了一样。

    至于具体原因,袁灵也不清楚。

    “我迷迷糊糊间听到疝鬼在说三个字,好像是什么地尸人?”听到地尸人三个字,我和刘洪惊诧了下,面面相觑。

    那玩意很邪门,从来没有人见到过长什么样子,只要一沾染上,就基本上死定了。

    疝鬼惹到了地尸人,这可就奇怪了,我俩也摸不着头绪,只好先在这山壁里头休息。

    大概过了两个多小时,山精回来了,它的后头跟着那只野仙家,就是那只黑猫,身上的皮毛竟然少了一截,但是却没有受伤,果然不愧是野仙家。

    这只黑猫进来以后,非常的高傲,丝毫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没办法,人家实力摆在哪里,我也不敢有所反驳。

    “疝鬼惹上了地尸人,本仙家不宜出面,还请两位出手,还这山头一个太平。”黑猫指名道姓,完全就不管我俩是否答应。

    刘洪没理会,管自个在旁边看着外头的风景,我尴尬了,于是想了下说:“这事能不能过一阵子再说,我先送人下山。”

    黑猫显然是平日里霸道惯了,完全就是强硬的作风,它摆了下尾巴说:“完成这事后,我可以给你们山宝!”

    至于啥是山宝,我没反应过来,倒是刘洪眼睛一亮,急忙扭头。山精和野仙家离开后,这小子笑了,弄得我不明所以。

    于是问他山宝是啥,刘洪说那玩意很宝贵,就是这山中的精华,有治疗百病的功效。

    这下子好了,刘洪说啥也要拿到这山宝,我没好气的问他该如何对付地尸人,这玩意没有实形,就好像一个幽灵一样出没。

    就在这会,袁灵忽然开口说:“有才哥,我昏迷的时候,听到疝鬼说头疼,还有意识什么的。”

    这个消息的确挺重要的,地尸人无形无魂,但是每次出现都会杀人于五星,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其实这事我也仔细想过,很有可能这玩意就潜伏在意识当中,会干扰人的神魂判断。

    想到这后,我和刘洪一商量,最后弄出了个疯狂的想法,就是进入疝鬼的意识当中。

    说实话,我自个都被这个疯狂的想法给震惊到了,不单说如何解决地尸人,就是如何靠近疝鬼都是一个大问题啊。

    正巧这时黄鼠狼山精回来了,听说了这事后,非常的震惊。

    “我倒是有办法能够帮你们靠近,但是能不能成功就靠你们自己了。”

    “没事,地尸人迟早都会碰上,我倒要看看这玩意到底是啥,也当做是经验。”我也不知道自个哪来的底气说这话。

    黄鼠狼山精看我答应了,于是让我们出来,然后悄悄的又一次来到疝鬼的山洞跟前,然后往旁边撒尿。这家伙的尿骚味的确太重了。

    不一会,它的那些小弟都出来了,山精指挥着那些个黄鼠狼冲进了山洞里头,随着噗噗的声音传来,山洞里头立马有一股子灰气弥漫。

    一下子臭气熏天,你大爷的,这帮子家伙竟然在放屁。

    大概几分钟后,这帮子黄鼠狼才逃了出来,我们三在外头等了差不多十来分钟,那臭气才慢慢消散,随后进去一看。

    那疝鬼倒在了草垛子上,已经被熏晕了,可怜这鬼玩意,被黄鼠狼的屁给熏晕过去,也够悲催的。

    “时间来不及了,你们俩快点。”黄鼠狼山精催促。

    我和刘洪面面相觑,于是开始布置手段,先是用红绳绑住疝鬼的脑袋,在它跟前插着一支香,最后我俩嘴里含着铜钱。

    “袁灵,要是香烧完了,我俩还没醒过来,就剪断绳子。”我郑重的吩咐道。

    这小妮子也不敢大意,点了点头,我和刘洪于是躺在疝鬼的身边,想想还挺吓人的,跟着这么一个灾病的鬼玩意,不害怕才怪呢。

    随后我俩慢慢的陷入昏沉之中,直到意识慢慢的模糊,整个人昏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们清醒的时候,眼前已经大变样了,天地之间一片血色,就好像鲜血染红了这片天地。

    带着一种无尽的血腥气息,而在我们的四周,则是一栋栋破旧的房子,大街上萧条一片,无数的尸体倒在血泊之中,无助的孩子在一旁哭泣。

    这就是疝鬼的意识世界吗,这家伙脑子里想得都是什么,就这意识,不陷入疯狂才对。

    “这鬼玩意脑子不正常,我看我们赶紧解决了那地尸人先。”我全身都不舒服,只想早点离开。

    忽然间,大地一片颤动,紧随着的出现了个可怕的东西。

    那是一个高有三米,手持一柄斧头的大怪物,脸上坑坑洼洼的,就跟树皮一样,朝着我们俩跑过来。

    “他娘的,这家伙把我们当成敌人了。”我扭头就跑,刘洪也吓傻了:“不能被他干了,不然咱俩就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这事不用他提醒我也明白,我俩丝毫没有纠缠的心思,因为这就是疝鬼的意识,那种气息很强烈,这里俨然就是他的主宰,我俩就跟猎物一样,慌不择路的逃命。

    疝鬼疯狂的跟着我们,手中斧头挥舞,沿途大片老房子都被砍倒了,那破坏力太惊人了。

    眼下,我俩身上没有任何家伙,唯一能够对付的恐怕就是掌心符了,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没办法只能一试了。

    于是扭头站定身子,随后手中掌心符一出,狠狠的击打在疝鬼的身上。

    但诡异的一幕发生了,掌心符直接穿过了疝鬼的身子,完全没有一丁点的伤害,刘洪无奈说:“道术在这里不管用,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找它的死穴。”

    刘洪见多识广,可我一想,这节骨眼到哪里去找疝鬼的死穴呢,眼看又要被追上了,我拔腿就跑。

    好不容易躲过去了,忽然间我想起了一个办法,这疝鬼不是给人带来灾病吗,那我就反其道而行之,来治愈灾病。

    不得不说我这想法很新奇,打定主意后,我瞅了眼身旁倒在地上,被病痛缠身的一个孩子,他身上有不少浓水和血包。

    我跑上去将这孩子抱在怀中,一边跑一边寻找治愈的办法,最后狠了狠心,一把将他给掐死了。

    刘洪看到我下狠手,愣住了:“有才,你干什么?”

    我回答说:“这些人都病了,全都是疝鬼的原因,若是想破解的话,就必须要治愈,不然就只能掐死他们。”

    果然,我回头看了眼疝鬼,他胸口溢出一缕黑气,消散在空中,看来是起作用了。刘洪也学着我的样子,对那些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人下手。

    我俩就像一个杀人恶魔一样,一路收割着一条条人命,他们不是活人,只是疝鬼的意识所产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炮灰为王[快穿]〕〔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无限求生〕〔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