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帝卓不凡〕〔大叔,轻轻吻〕〔明星饭店〕〔阴媒〕〔荒村血女〕〔妖孽校草,宠妻太〕〔拯救世界攻略〕〔九剑帝尊〕〔回到六八去寻宝〕〔我就是大德鲁伊〕〔从金黄市走出的训〕〔透视兵王在都市〕〔仙声夺人〕〔阴坟邪咒〕〔花都小神医〕〔凌天战神〕〔我开棺材铺的日子〕〔我下边有人〕〔田园宠妻:小农女〕〔盛宠之医品帝后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七十八章 地尸人出现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孩子一个个被我们给掐死了,他们临死的时候很痛苦,看得我非常不忍心,纵然知道这不是真实的,但人心就是这样。

    倒是刘洪干脆许多,他比我残忍多了,一个个将孩子给摔在地上,支离破碎的,简直就是完虐啊。

    身后头,那疝鬼全身都在冒黑烟,慢慢的倒在了地上,在那儿开始抽搐着。

    说实话,我看到这一幕其实挺无奈的,疝鬼虽然有灾病,就相当于民间的瘟神一样,给一方之地带来不详,但毕竟这玩意不会主动下手,而是被迫的。

    我走过去盯着疝鬼,它的身形小了很多,躺在地上瑟瑟发抖。

    一双眼睛中透着惶恐,非常的无助,我站在他跟前,冷着脸说:“我知道被地尸人下手,失去了理智,现在还来得及挽回。”

    疝鬼艰难开口:“救,救我,他们在后面。”

    听到疝鬼这话,我和刘洪都愣了下,急忙抬头一看,发现大街深处,竟然站着一个人,不,准确来说不是人,因为他身体散发着弄弄的黑气,虚无缥缈一般。

    穿着一件不知道真实还是虚假的黑袍,双脚离地,看不清面容,就这么朝着我们一步步走过来。

    这就是地尸人吗,实在是太令人惊悚了,他们好似没有实形一样。

    “我明白了,所谓的地尸人,其实就是隐藏在人体意识中的梦魇。”刘洪瞪大了双眼。

    “对,他能操纵一个人,让他们疯狂,甚至让他们自杀。”我越想越害怕。

    若是这地尸人遍布于每个人的脑海当中,那该有多么恐怖,简直就是一个杀人机器啊。

    “有才,快撤退,那地尸人非常邪门。”刘洪竟然开始打起退堂鼓。

    我看地尸人虽然没有实形,但是却让人有种心悸的感觉,每靠近一步,我身子就哆嗦,竟然难以动弹,他娘的,太邪门了,吓得哦扭头就要跑。

    可是一看地上的疝鬼,它那无助的眼神,让我一下子心软了。

    “救,救我!”疝鬼再一次求救。

    我呆愣了下了,心里头在挣扎,刘洪一个劲的催我赶紧离开,不然死定了。

    “不行,我们来不就是为了解决地尸人,救助疝鬼吗?”我坚定道。

    “可是那玩意太邪门了,万一被控制了身形,那我们就出不去了。”刘洪的担忧不无道路。

    自古地尸人从来没有人见到过,因为他们都潜伏在人的意识当中作祟,也没有对付的办法。

    就在这时,那疝鬼艰难开口:“地尸人怕音乐,尤其是祭祀音。”

    听他这么一说,我俩对视了一眼,忽然笑了,刘洪起身笑了:“原来如此,这玩意我有办法了。”

    说着,刘洪站了起来,他盯着前方,开始拍着双手,大声唱了起来:“华夏,三千五百里为华夏,言其迢远之意,今华夏自思真堂举起,徐徐吟咏,过廊庑,登殿堂,而毕。似取其迢远之意也。”

    这是取自《华夏颂》的歌词,很押韵,我看呆了,这小子还有这么一手,看来涉猎极广啊。

    还别说,这唱出来,那地尸人忽然全身开始散发烟雾,在原地颤抖,忽然怒吼了起来。

    这玩意就跟西方教堂的经文一样,对那些吸血鬼很有用处。地尸人如何形成,这个我就真的不知道了,总之刘洪就这么敲打着。

    那地尸人就这么散发烟雾,身体在快速消散,但他一消停,地尸人又开始恢复了起来。

    没办法,刘洪只能继续唱着,我看他还挺累的,心想这小子也坚持不了多久啊。

    好在这时,那疝鬼忽然起来了,它冲了上去,狠狠的撕扯着地尸人,将它给撕扯掉了。

    这样一来,刘洪压力小了很多,这家伙跑到每一块被肢解的地尸人跟前,念着经文,等到彻底消散后,又跑到另外一块。

    如此念叨了半个多小时,地尸人最终散去了,刘洪一屁股坐在地上,累得不行。

    疝鬼也恢复了正常,它走了过来,面目狰狞,我吓得急忙将刘洪拉了回来,警惕的盯着这家伙,生怕它动手。

    “谢谢你们,不然我死定了。”疝鬼感谢道。

    我点点头,然后拉着刘洪慢慢的从它的意识中退了出来。刘洪刚一醒过来,他眼皮子就在打架了,看来真的很累。

    袁灵看我们两人醒来以后,急忙上来搀扶,我起身看着疝鬼,等到他醒来后,这才退后。

    疝鬼已经恢复了正常,它长相本来就邪恶,但是心肠不坏,说自个无意中救下了一个被梦魇缠身的活人,没想到就惹来了杀身之祸。

    若不是有我们帮忙,恐怕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多谢两位,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义不容辞。”要说我俩可没有那么多的功利心,刘洪倒是担忧说:“地尸人无形,恐怕还会恢复,我看你还是想办法彻底解决掉这事吧,因果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很显然,疝鬼也知道,它沉默了一会,点点头,我们三也离开了这山洞,等到了外头,黄鼠狼山精也离开了。

    一路上,刘洪始终都一语不发,我看他这样子沉默,显然是有心事的,于是问他到底咋了。

    刘洪犹豫了一会说:“我想我麻烦大了,恐怕和地尸人沾染上了因果。”

    我被吓了一跳:“你可别开玩笑,那地尸人可不是闹着玩的。”

    刘洪苦笑了下,也没多说,我忽然想起来梅子和他的丈夫,他们两人也被地尸人困扰,因果这玩意有时候就是这么玄妙,无论如何解决,命运总会给你安排很多看不到的未来。

    或好,或坏,或悲,或喜,人间百态,世事无常,刘洪这人本来就不是一个懂得分享和发泄情绪的人,我也只能将担忧放在心里头。

    我们三回到山下已经是凌晨两三点左右了,天气寒冷,在山里头吹了一夜的冷风,都有些感冒了。

    到了那别墅跟前,我回头对袁灵说:“你进去吧!”

    说这话的时候,我有些尴尬,袁灵死死的盯着我:“有才哥,你大老远的跑过来,难道就是想看我生活如何吗?”

    我哑口无言,是啊,大老远的跑过来,难道我是来看她生活的样子吗,我鼓足了勇气,正想将自个心里话说出来时,忽然间,我看到别墅大门打开了,那夏亮走了出来,他欣喜的看着袁灵。

    “小灵,你回来啦!”这小子的作风我很厌恶,袁灵更是冷漠:“你为什么不派人来找我?”

    夏亮尴尬的不吭声了,他看了我们两人一眼,显然也知道自个做错了,急忙想要解释,但是袁灵完全就听不进去,而是回头对我说:“有才哥,你等会。”

    说完,转身进入别墅里头,我一脸迷茫,那夏亮脸色不善,冲了进去,里头传来了争执的声音,好像在吵架。

    我一看不对劲,想要进去,但是被刘洪给拦住了,没办法,我只好耐着性子等着。

    不一会,袁灵红着眼睛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个行李箱,然后一把挽住我的手,让我傻眼了,这小妮子干啥呢。

    夏亮出来看到这一幕,面色阴沉:“你要记住,你是我的未婚妻,现在勾搭上了别的男人,你还有脸吗?”

    袁灵红着眼睛说:“这不是我的本意,是我父亲安排的,再说遇到危险自己跑了,你还有脸吗?”

    这一对峙,两人火药味很浓,袁灵直接扯下自己手指头上的戒指扔了过去,意思很明白,那就是要彻底断绝关系,我心里头很舒畅,这结局我还能接受的了。

    随后袁灵拉着我离开了这别墅,我扭头看着夏亮,他非常的气愤,但是却没有阻止,不过我知道这小子肯定会有所动作的。

    我们三离开这里后,立马乘坐火车赶回了三门镇,一到镇子,袁灵非常的开心,说这地方让她感受到了人情味,比那别墅好多了。

    我俩之间的关系,其实就差那么一层薄薄的窗户就可以捅破了,但是一直都心照不宣,没有点破。

    回到三门镇后,袁灵就立马收拾了衣物住进了店铺里头,俨然就打算长期住下去。

    我也没有一丁点的脾气,只好帮到葛大爷的房间里头,让她住在我的屋子内。

    不过我显然没预料到夏亮的报复来的那么快。

    第二天一大早,当我打开大门的时候,就看到外头站在几个人,领头的是个穿正装的男人,年纪大概有六十岁左右,面色不善。

    我还没开口,就被他给打断了:“你就是赵有才吗?”

    来人一下子就认出了我,心想难不成是仇家不成,正狐疑时,袁灵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后,惊吓说:“爸,你怎么来了?”

    原来是袁灵的父亲,我一下子慌张了,完了,他娘的,终于找上门来了。

    这老头子非常的不善,一挥手,身后头上来两个小伙子,抓住袁灵就要拖走,我急了,立马阻拦说:“老爷子,这事是我干的,不关袁灵的事!”

    “我们家事与你无关,晚上来一趟隔壁镇子,我有事跟你商量。”那语气居高临下,让我非常不爽。

    “我不回去,有才哥,救我!”袁灵哭了,她使劲挣扎着,我心里头焦急,毕竟是他家老头子,我也不好动手。

    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袁灵被拖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