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帝卓不凡〕〔大叔,轻轻吻〕〔明星饭店〕〔阴媒〕〔荒村血女〕〔妖孽校草,宠妻太〕〔拯救世界攻略〕〔九剑帝尊〕〔回到六八去寻宝〕〔我就是大德鲁伊〕〔从金黄市走出的训〕〔透视兵王在都市〕〔仙声夺人〕〔阴坟邪咒〕〔花都小神医〕〔凌天战神〕〔我开棺材铺的日子〕〔我下边有人〕〔田园宠妻:小农女〕〔盛宠之医品帝后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七十九章 周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袁灵被她父亲给叫回去了,行事很粗鲁,但是我明白,她父亲就是看不上我这种民间的风水先生,要钱没钱,要权没权,总之就是个平民小老百姓。

    再加上干的又是这么晦气的活,这要是一般人还真看不上我。

    刘洪看我呆愣在店铺门口,走过来拍了下肩膀说:“怎么样,晚上要不要我陪你过去一趟。”

    我回过神来,苦笑说:“必须要去,不然万一动起手来,我一个人也对付不了。”

    这是做最坏打算,无非就是彻底决裂罢了。

    一整天的功夫,我都一个人呆坐在店铺里头,心里头烦乱的很,自打葛大爷走了以后,许多事都必须由我来决定。

    另外一边,刘馆长也找上门来,他看我心情这么沉重,一问是袁灵的事,笑了。

    “有才,你也别着急,我看她父亲很有可能是想和你合作来着。”刘馆长语出惊人,我问他这话怎么讲。

    刘馆长毕竟是过来人,生活经历比我丰富很多,他猜测若是袁灵父亲直接带女儿回去,就没有必要再让我过去,所以他猜测可能就是有事请求于我。

    一听这话,我积郁的心情一下子舒展开了,于是问刘馆长来干啥。

    他沉闷了一会,然后扭头看了下外头,再看店铺里的山和刘洪,低声说:“是有关于三门镇的风水。”

    三门镇的风水在我心里头是很敏感的,吓得我一哆嗦:“咋了,难道风水又出事了?”

    刘馆长摇头说:“不是,葛大爷让我告诉你祸煞的具体方位,让你抽个空过去一趟。”

    具体是啥原因,刘馆长也不清楚,我心想葛大爷难不成还有啥事情隐瞒我不成,随后刘馆长在我耳边嘀咕了一下,当听到祸煞的风水方位时,我立马就愣住了。

    “您老是说祸煞的风水位置就在这店铺下面?”我大惊失色。

    “对,这才是三门镇最重要的风水位置,你们三一定要保密,千万不能泄露出去。”刘馆长表情非常的凝重。

    看样子,葛大爷必然安排了什么事情,不然不会让刘馆长亲自告诉我。

    没办法,我只好将这事放在一边,等到解决袁灵这事后,再来寻找这祸煞的风水秘密。

    当天晚上,我们三店铺里等着,店铺的日常营业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可能是缺少了人气,或者说葛大爷和祖父的离开,经营已经没必要了。

    大概到了七点多的时候,外头开来了一辆车,从上边下来一个年轻小伙子,让我们上车。

    我们三加上山坐上车后,一路上,这小伙子一语不发,无论我咋询问,就是不吭声。

    等到了隔壁镇子,车子停在了一家酒楼跟前,我们四人下车后,被带到了一个包厢里头。

    里面坐四个人,分别是袁灵的父亲,还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大爷,另外一个就是年轻的小伙子,袁灵坐在旁边一语不发。

    我看她脸色略微有点憔悴,看来这一整天没少挨骂。

    袁灵父亲整个人很平静,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势,让人非常不舒服。

    “你们坐吧,今日叫你来何事,恐怕心里有数吧?”

    “明白,不就是将袁灵带离那渣男吗?”我毫无畏惧,直接坐在他的跟前。

    袁灵父亲看我这么淡定,倒是挺惊讶的,他笑了,然后递过来一杯白酒,饶有兴致的看着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破坏了这门亲事,按理来说我是要找你算账的,但是我听说那夏亮的所作所为后,倒是暂时放你一马。”

    这都啥年代了,还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心中极度鄙夷,但是没敢发牢骚,看来真如刘馆长所言,他是有事找我。

    我瞅了眼旁边的袁灵,见她带着担忧之色,一个劲的朝我摇头,那意思就是让我赶紧离开这里。

    心中一下子有些不安,袁灵父亲是个强势的人,气氛一下子沉闷起来。

    这会子,一旁的那个花白头发的老头子忽然开口了:“我听说你是尸囊人,学民间风水道术,应该是有些本事。”

    这老头一眼就看出了我的来历,我好奇的看着他,再联想到眼前这局面,于是沉声说:“你们到底所为何事,请直接说明吧。”

    我最讨厌就是那帮子官腔作势的人,一句话能够绕一圈。

    白发老头笑了,他敲了下桌子,盯着我说:“很简单,你去替我拿一件东西,只要完成了,你和袁灵的事我做主了。”

    听到这句话,我呆愣了下,这老头是谁,好像说话很有分量,但我明白,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眉头紧锁,袁灵张了张嘴,但是却被老头给瞪了回去。

    刘洪在桌子底下拉了我一下,那意思就是说别鲁莽,先看看再说。

    “能否告诉我到底是何事吗?”我问道。

    “可以,去西域天城取一样面具,只要答应,我们可以提供任何的东西给你们。”老头没有丝毫隐瞒。

    西域天城,这地方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不禁有些狐疑,刘洪倒是有所耳闻,低声说:“那是个鬼城,已经消失好几百年了,在一个沙漠地带,听说进去的从来都没有出来过。“

    西域天城,相传是一个古城,地处西域某个沙漠之中,听说当年还是丝绸之路的一部分,但是因为太过于诡异,这古城从来没有在古籍中记载过。

    传闻这城主有一个面具,只要带上后就能有无穷的力量,但却是毁灭的力量,甚至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可惜的是,这面具太邪门了,好像是不容许存在,遭到了天谴,整个古城就此消失了。

    听到是去这么一个古怪的地方,我心里还是有些担忧,但是转念一想,经历过这么多的危险,就连阴间都闯过了,我还怕那么一个古城不成。

    想到这,我镇定下来,但还没有立刻答应,而是继续问白发老头要这玩意干啥。

    很显然,这话我不该问,因为白发老头眉头紧蹙,最后沉声说:“你只要告诉我答应还是不答应,不然以后就不要纠缠灵儿了。”

    一桌人齐刷刷的朝着我看过来,刘馆长和山都是希望我拒绝来着,毕竟那鬼地方太邪门了,可当我看袁灵的时候,她的眼神中有些希翼,同时又带着担忧,非常复杂的表情。

    其实想想,我自己有时候的确是挺无奈的,很多事纵然我不想去做,但是心里头却始终都无法去拒绝。

    可能是我自己太感性了吧,略带苦涩的笑了下。

    “我答应,不单单是为了袁灵,更重要的是我想让你们明白,有时候将女儿家当做筹码真的很可耻。”

    我毫不留情的抨击,袁灵父亲脸色很难看,但是却没有说什么,那白发老头我算是明白了,那是袁灵的爷爷,是这里说话权利最大的一个人。

    想不到这小妮子平日里表现的稀松平常,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好的家世。

    白发老头看我答应了,脸上虽然有一点不高兴,但还是开口说:“好,既然你不想要任何帮助,那我就派人送你们到西域吧。”

    事情算是决定下来,袁灵本来想跟出来,但是被人给拦住了,等到我离开的时候,她才哭泣说:“有才哥,你要小心点。”

    我回头报以微笑:“放心吧,连三蛇神都奈何不了我,一个死城又怎么能困住我呢。”

    话虽如此,但我却不得不早做准备,离开酒楼后,我们四人朝着三门镇走去。

    一路上,刘洪摇头叹气:“你也太鲁莽了,那地方就连我师傅都不敢进去。”

    我抬头看了眼夜色,心中一片怅然,起风了,天冷了,心里头也渐渐感觉到累了。

    “这世间很多事都是追寻本心去做,纵然是危险深渊,也只能跳进去。”

    几人听了后也没有反驳,他们也知道我的性子。

    回到店铺以后,我让他们都回房休息,自个一个人散步在三门镇的大街上,看着周遭稀稀疏疏的居民,零星点缀的灯光从每一户人家中透出。

    路灯十几年来都是那么的昏暗,三门镇永远都是这样,虽然不富裕,但是生活却很安心。

    几年以前,我的生活很平静,但是加入尸囊人以后,我经历了太多的事,平凡的生活也被打破了,见过了太多的小鬼,也知道自个的身世和命格。

    冥冥之中,我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一个棋局一样,那种无法掌控和无力的感觉充斥心头。

    恍惚间,我感觉自个的未来好像渐渐清晰,不在乎其他,问题就在我的身上,五弊三缺的命格。

    不知不觉间,我一个人来到了镇子西边,望着远处的田野,恍惚间好像看到了一个人,就站在黑夜的田野中,静静的看着三门镇。

    我俩的目光就这么对视着,没有危险的感觉,也没有阴冷的目光。

    隔着老远,我似乎看到了一双熟悉的眼睛,于是轻微摇晃了下头,发现那儿压根就没有什么人,心中苦笑,看来是我自己太过于多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