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限制级巨星〕〔穿越到1931〕〔柒御天下〕〔这座城市有本安魂〕〔娘子威武:别碰我〕〔燕云二十八骑〕〔钱探吴乾〕〔逍遥长生仙〕〔我是泰山府君〕〔超级工业霸主〕〔无敌单挑王〕〔重生之八十年代新〕〔魔帝归来之都市至〕〔地球穿越时代〕〔妖龙劫〕〔冷面老哥〕〔光脑魔帝〕〔盛世枭宠:千金嫁〕〔妖孽娘子:拐个师〕〔恶女重生:少帅宠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八十四章 裁缝阴衣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们几人都好奇的看着她,被大量的干尸所包围,白卉能有什么办法呢。

    只见她匆忙跳向了对面的屋顶,朝着远处跑去,我心想她待在这儿,肯定是对于此地很熟悉,因此急忙跟了过去。

    白卉有好几次都差点摔入下边,好在及时稳定住了身形,直到两条街道对面的屋顶,在其中一个屋顶上,白卉搬开了瓦片,里头是一个个衣架,摆放着大量的衣服。

    都是些长袍,眼色鲜艳,白卉指着下边说:“这些衣服都是阴衣,是当年裁缝师做的,我经常来买。”

    说完,白卉跳了下去,然后穿上了一件衣服,说来也怪,这些衣服经过岁月的洗礼,竟然还完好无损,更重要的是,我在衣服上感受到了一丝温热的气息。

    心想当年的裁缝师恐怕也是有个有能耐的人,于是急忙让山和刘洪他们穿上。

    这时,外头的干尸都疯狂的涌了过来。

    “你们跟在我后头,记住,千万不要动手。”

    我一看大门也挡不住了,于是壮了下胆子,一把打开大门,干尸瞬间扑面而来,吓得我急忙后退了几步。

    只见那些干尸一下子站在原地,空洞的双眼四处扫视,竟然没有察觉到我们的存在。

    不得不说这衣服的稀奇之处,我也捏了把汗,手都有点哆嗦了,白卉虽然对于此地很熟悉,但是她非常厌恶这些干尸,一直站在我的后头。

    我装作镇定的样子走了出去,干尸慢慢让开了一条路,虽然对于我们几人都还惦记着,但是没有谁敢冲上来。

    这种场面很恐怖,干尸黑压压的一片,每一个人都盯着我们,那种如狼嗜血的眼神让人心慌。

    我哆嗦的手,连铁剑都颤抖着,身后头,白卉他们更是小心翼翼的,我回头让刘洪保护着山一点,这小子年纪小,我可不想让他出事。

    就这样有惊无险的,整整走了有半个多小时,眼看离那宫殿还有百来米左右,忽然间远处传来了轰隆隆的巨响,大地一阵颤抖。

    头顶上的石屑纷纷掉落,我惊恐的看着远方,发生了啥事。

    “不好,是牛魁,快走!”白卉脸色苍白。

    “那是啥玩意?”我不解的看着她,白卉急忙解释说:“那是守护古城的兽灵,和镇墓兽差不多。”

    镇墓兽,一般都是帝王之墓里的东西,身体坚硬无比,刀枪不入,闻生人气而食之,只要闯进去的人基本上都会死于镇墓兽的嘴中。

    但这玩意却有一个弱点,那就是惧怕火,我急忙朝着旁边的屋子走去,拿上边的灯笼。

    可惜晚了,镇墓兽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冲到了我们的跟前,那是一头两米多高的石牛,不准确来说是一半身子为石头。

    双眼有碗那般大,两个牛角非常的锋利,唯一让我惊讶的是这牛魁竟然只有一只脚。

    这玩意有一种莫大的威压,就站在我们十米开外,吓得我们都不敢动弹。

    牛魁每走一步,这大地都会颤抖一下,我生怕把头顶上的沙子都给震下来了。

    后头,阿和拿着枪就要对准牛魁,我急忙喊道:“这玩意刀枪不入,不要激怒了它。”

    牛魁显然是闻到了生人的气息,所以才从远处冲过来,好在我们几人都穿上了衣服,牛魁的鼻子失灵了,但这玩意显然不肯放过,一直嗅着鼻子,最后干脆在我脑门上嗅了一下。

    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我感觉这玩意的哈喇子都下来了,于是拿着铁剑,只要这家伙一张嘴,我就下手。

    好在牛魁闻了下后转身退后了两步,我立马松了口气,回头对他们说:“走吧!”

    说完,我看到白卉和山他们一个个都惊恐的看着我,张大了眼睛了,他们都盯着我的身子后头。

    他娘的,那家伙不是走了吗,我哆嗦的回过头去一看,惊惧的发现那牛魁竟然踩着我的衣服,一脸狰狞的看着我。

    “你大爷的,竟然拖走了我的衣服。”我忍不住破口大骂,然后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牛魁发怒了,脚踏大地震天响,朝着我追过来。

    “快去宫殿那?”白卉急忙提醒。

    我哪顾得上他们几人的安危,这牛魁盯上了我,速度很快。吓得我急忙躲在一个屋子后头,牛魁锋利的牛角一下子撞破了屋子。

    那蛮劲实在是太生猛了,我急忙朝着远处宫殿跑去,后头,那些干尸也疯狂的涌了过来,这简直就是猫捉老鼠的游戏。

    而我悲催的成为了那个老鼠,而且是没有一丁点抵抗力的老鼠。

    干尸抢在牛魁的跟前,被这家伙给一脚踩成了烂泥,我吓得背脊发凉,疯了一样爬上了一个屋顶上去。

    牛魁疯狂的撞着大门,回去拿衣服已经来不及了,我看到远处的宫殿离我只有百来米左右,而山和白卉他们都已经到达了宫殿大门口。

    他们疯狂的朝着我喊叫,刘洪更是指着左边说:“快往那跑。”

    说完,刘洪急忙走了出来,那牛魁闻到了他的气息,扭头一看,结果这家伙还是将目标对准了我。

    “不行,阿和,山,你们几人出来,用阳气吸引牛魁。”我急着大喊,屋子都被牛魁给撞的不成样子了。

    他们三立马走了出去,三人一出宫殿的范围,牛魁回头盯着他们,终于转身冲了过去,我松了口气,急忙朝着左边跑去。

    然后跳了下来,趁着干尸还未包围上来,迅速的往宫殿那边跑。

    只见牛魁冲到了宫殿门口,他们三急忙躲了进去,牛魁本是要守护这宫殿,所以停了下来。

    趁此机会,我急忙溜了进去,整个人坐在地上不断的喘气。回头一看,牛魁正瞪着双铜铃大眼看着我们。

    我实在是气不过,这家伙也太生猛了,忍不住用黄符燃烧,然后扔了过去,牛魁急忙躲开,但黄符落在它的身上,立马发出了鞭炮的声响。

    “不要刺激它了,我怕它会撞破这宫殿。”白卉急忙阻止。

    “唉,这家伙实在是太厉害了,你老爹咋就养了这么一个鬼玩意呢。”我忍不住叹气。

    “父亲当年似乎预料到有这样的下场,所以早就做好了准备。”白卉解释道。

    眼下,我们几人就站在宫殿大门前,这是一座古朴无华的宫殿,和京城那宫殿相比,的确是逊色了许多。但是依然非常气派。

    地面上是用白色瓷砖所铺就而成,大门早已经没了,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所毁掉的,因此里头一览无余,完全展现在我们眼前。

    不知为何,我感受到了宫殿里头的一股子萧瑟,有一种悲凉的气息在弥漫,好似看到了一个曾经繁华的建筑所没落的无奈。

    时代岁月,沧海桑田,无论这世间有多少东西,在时间的面前都被抹去了。

    而这宫殿也不例外,天城之名,最终还是掩埋在地下,依托那一缕风水气而保留着,我相信过不了多少年,这里最终会被彻底掩埋,包括干尸和牛魁。

    宫殿里头很大,我们几人踩着瓷砖进入里头,白卉点燃了宫殿里的那一排排蜡烛,瞬间照亮了这偌大的宫殿。

    那一瞬间,我呆愣住了,这宫殿和我想象中的不同,没有那么多宝贵的东西,有的全都是空旷和死寂,在最中间的空台上,有一张椅子。

    那是张用牛角所制作的椅子,非常的古怪。

    除此之外,我看到了宫殿地面上,有无数的尸骸,他们大多都是挣扎着,厮杀着,腐朽的兵器插入他们的胸口之中,破败的盔甲散落一地。

    白卉面露悲伤,她独自一个人走在这宫殿上,看着这里头的一切。

    最终,她跪在了其中一具尸骨前面,哭的很伤心,我走过去一看,那是一个女人的尸骨,心想应该是白卉的亲人。

    “唉,人归黄土,莫要留念了。”

    “我明白,但我想见我父母一面,你能否帮助我。”白卉扭头看着我。

    倩丽的面容,让我一时间没办法拒绝,人都死了,虽说有生魂,但我不知道她父母的生魂是否还在这个世上,的确是有点困难啊。

    “我不敢保证,但是可以试一试。”

    白卉点头,然后起身,这偌大的宫殿看样子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供我们查找的,刘洪走过来询问那面具在何处。

    白卉指着那牛头宝座,说当年她最后一眼见到自己的父亲就是在这椅子上,那会他戴着面具,没有丝毫的感情。

    我好奇的看着那牛头的椅子,越看越觉得瘆得慌,因为那玩意透露出一丝丝阴邪的气息,估摸着应该死过人。

    这时,阿和走过来说:“都到了这了,你无论如何也要找到面具,不然老爷子是不会让你和袁灵在一起的。”

    我皱着眉头,心中有些烦乱,于是继续在这宫殿里头转悠,希望能够找到一丝线索。

    外头,那些干尸和牛魁依然在徘徊不散,它们的眼中好似非常恐惧,这些鬼玩意在害怕什么,我顺着它们的目光又一次聚焦在了牛头座椅上,于是咬咬牙走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年万里觅封侯〕〔王的霸气邪妃〕〔余生很长,不必慌〕〔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九爷,宠妻请节制〕〔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琴棋书画大才子〕〔玄踏九天〕〔穿越五零抢夫记〕〔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暖婚甜蜜蜜:宁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