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家最后一个穿越〕〔诸天万界我为王〕〔港岛枭雄〕〔网游之至强剑士〕〔聊斋好莱坞〕〔心里有个兵工厂〕〔异能军嫂逆袭日常〕〔大唐乐圣〕〔伊本毒物见你封喉〕〔重生八零:医世学〕〔抗战之我有一亿条〕〔逸剑惊澜〕〔契约老公:甜蜜暴〕〔次元之王者降临〕〔再见,秦先生〕〔极品道士闯三国〕〔神级承包商〕〔尾巴真的不能吃吗〕〔瑾成毓秀〕〔我有一刀在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八十五章 城主再现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个椅子乃是白卉的父亲所拥有的,一般人都不能上去,但时过境迁,那些规矩早就散去了,干尸和牛魁本就是此地的所衍生出来的东西,害怕也在情理之中。

    我独自一人走上去,抚摸这个牛角所制作而成的椅子,入手有点冰凉,甚至带着丝丝阴气,那一瞬间,我恍惚听到了一声叹息。

    那种来自于古老岁月所遗留下来的叹息,让人心情沉重。

    我呆呆的站在椅子跟前,整个人沉浸在一种莫名的状态中,不闻耳边声音,事实上,刘洪和阿和,以及白卉都在喊我的名字,但我此刻却全然听不见了。

    如此呆立了有两分钟左右,我才从那莫名的心绪中回过神来,扭头一看,刘洪面露着急:“有才,你刚咋回事,叫你都听不到。”

    我皱着眉头,看着这个牛角椅子,急忙抽回了手。

    “我好像听到有声音从这椅子上传来。”那种感觉很诡异。

    众人听到后,都不约而同的警惕了起来,倒是白卉跑过来,惊喜说:“是我父亲,一定是他!”

    说着一把坐在椅子上,不断的抚摸着椅子,可令人奇怪的是,白卉却没有一丁点的异常,她狐疑的看着我。

    “奇怪,为何你没有感觉呢?”我嘀咕了下,随后让山和刘洪他们也上来,三人轮流抚摸这牛角椅子,结果一样,都没有任何的异常。

    “我明白了,一定是你有五弊三缺,因此能够听到。”白卉一语道出了真相。

    若真是如此,看来这破解的法子就在我身上了,想到这,我让他们先离开,然后深呼吸一口气,坐在了牛角椅子上。

    恍惚间,我感觉到脚底有一股子冰冷的气流往上涌,汇聚全身,猛然间身子一僵。瞪大了双眼,直直的看着前方。

    那一下子,我知道身子被控制了,不能动弹,心中惶恐,到底咋回事。

    “有才,你没事吧!”刘洪说着要冲上来。

    我用尽全身力气骨碌了下眼珠子,然后微微张了下嘴巴,让他千万不要上来,刘洪倒也明白,急忙止住了。

    这种感觉持续不多久,忽然间,我双眼竟然蒙上了一层血色,整个宫殿全部都变成了血色,非常的诡异,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控制了我的身体,我不得而知,也很惶恐。

    就在心里头焦急的时刻,我猛然间看到了宫殿前方,竟然站着一个人,一个魁梧的背影,身穿一袭青色长袍,缠着腰带,背对着我。

    这道诡异的身影凭空出现在我的眼前,好似空气一般,若不是眼下被控制,我压根就看不到。

    更为诡异的是,我看到刘洪和白卉他们都看不见这道人影,如幽灵鬼魅般存在。

    我心底发凉,又说不出话,只能静静的看着这个诡异的人影。

    不一会,这人影缓缓转过头来,在我惊讶的目光中,我惊恐的发现这是一个带着青铜鬼脸面具的男人,这下子,我知道他是白卉的父亲。

    没想到竟然是以这种方式相见,我忍不住想要说话,可他娘就跟哑巴一样卡在了喉咙里头。

    “唉,天城之殇,因果注定,生人回去吧。”男子开口了,我愣了下,猛然间明白自个不用说话,只要心中说出来即可。

    “你就是城主吧,我们几人前来并无冒犯之意,只想前来取青铜面具一用。”我老实坦白了。

    都到这节骨眼了,隐瞒有什么用呢,还不如给人家留点好印象。

    城主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过激的举动,继续说:“五弊三缺,命中注定与我天城有因果,本想借你之手复活天城风水,而今还是掩埋黄沙之下为好。”

    这是一个有大魄力的男人,竟然能算出有五弊三缺的人会来到此地,但为何不修复风水呢,这不是白卉所希望的吗。

    随着接下去的交谈,我才算明白他为啥不想修复这的风水了,原来这里头有很多因素。

    一来,天城已经消逝了一千多年,本就该随着岁月而掩埋,没必要出现,不然惹来太多人的关注。二是天城的人都已经死了,复活又有何用,曾经的人都已经回不来了。

    最后一个原因就是青铜面具,这玩意其实并不是想象中的能够起死回生的功效,而是隐藏着一个宝藏的秘密,这才是最关键的东西。

    所以城主并不想让这玩意出现在阳间,免得惹来腥风血雨,至于袁灵的爷爷是从何得知这面具里的秘密,那一切就都不知道了。

    但我心中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疑问,于是问道:“那请问当年偷袭你的老道是何人?”

    说到这儿,我看到城主沉默了一下,然后指着我说:“尸囊人一脉!”

    短短五个字,犹如晴天霹雳一样打在了我的脑门上,尸囊人一脉,怎么可能,干我们这行的一般都不贪图财富,又怎么可能会要那宝藏呢。

    我急忙想要辩解,忽然间我想起了师祖,一千多年前,那不是师祖刚学道的时间吗,难道是他。这个消息不得不说是个重磅炸药。

    随后,城主又发话了:“青铜面具埋于阳间西面十里,且由你做主吧。”

    说完,身子慢慢的淡去了,直到彻底消散在这宫殿之中,而我也清醒了过来,恢复了身子的主动权,随后站了起来。

    “有才,怎么回事,你看到了什么?”刘洪他们急忙跑上来。

    我心中略微有点迟疑,随即看了一眼阿和,然后苦笑说:“我见到了白卉的父亲,他跟我说了一些话。”

    白卉听到我见到他的父亲,急忙询问,我只好将刚才的一切道了出来,至于青铜面具的事,我则是隐瞒了,毕竟事关重大。

    一旁,白卉听到自己的父亲说不想修复风水,整个人愣住了,呆呆的站在一边:“不可能,不可能,父亲不可能会放弃天城的?”

    我无奈摇头:“天城已经成为了历史,如今这里是一片死地,就算是恢复,也不会回到从前,甚至还会引来更多的杀祸。”

    这是一个无奈的结局,纵然我能想办法修复风水,却也只能收手了。

    阿和在一旁焦急说:“那青铜面具呢,到底在什么地方?”

    我冷冷的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事实上,我并不想告诉他真相,青铜面具有邪异,能让人疯狂,里面的秘密更是让人发疯。

    此地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了,我心想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可就在这时,整个宫殿忽然剧烈的摇晃,头顶上竟然有沙子掉落,我暗道不好,这地方要塌了。

    “快跑!”说着急忙走了出去,身后头,白卉没有动,这可把我急的,急忙上前拉了一下:“快走吧!”

    白卉摇头说:“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复活天城,而今天城消失了,那我也没有必要再留在这世上,随天城一起消逝吧。”

    她的面庞很决然,让我忍不住心疼这个女孩,虽然她大我一千多年,但是心智还是停留在少女的阶段。

    无论我咋劝说,白卉就是不走,这可把我急的,于是在她耳边嘀咕了一下,白卉双眼一亮,然后点了点头。

    “有才,你跟她说了些什么?”刘洪非常疑惑。

    我笑了笑,并没有说出来,这地方不宜久待,必须要尽快逃离这鬼地方。

    我们几人来到宫殿大门口,外头,那些干尸正疯狂的奔跑着,他们的身子在慢慢的断裂,直到成为一片灰烬,而牛魁也没了刚才的威风,四处逃跑,身子也有裂纹出现。

    此地的风水在破败,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坚持了一千多年,看来要走到末路了。

    但我恍惚间明白了,回头看了眼那个牛角座椅。外头,屋舍纷纷倒塌,大量的死气在蔓延。

    “风水死气,这里要毁了,快走!”刘洪二话不说就往前方跑去。

    我们几人急忙跟在后头,朝着城门口跑。好不容易到了那里,古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沟壑,所有的屋子全部都在下沉。

    白卉急忙打开城门,我们迅速冲了出去,等来到外头,两边的沙子流了进来。眼看就要将我们给淹没了,白卉跑到一块石砖上,然后轻轻一碰,地面迅速上升。

    等到了上边,我们几人急忙朝着远处跑,足足跑了有两百多米才停了下来。

    回头一看,远处沙丘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凹槽,沙子沉陷,这个存在一千多年的古城最终消失了。

    湮灭于历史尘埃之中,唯有白卉还活着。

    我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心里头有种哀愁,这世间从来没有人能长生,包括我师祖一样,用九魂残活着。

    白卉跪在地上,她伤心的流泪,古城是她的唯一,而今却彻底的消失了。

    我们几人都默默的看着,伴随着孤寂清冷的沙漠星辰,一种难以言喻的忧伤。

    就在这时,阿和走过来说:“青铜面具没有找到,你自己跟袁老去解释吧。”

    我冷冷的看着他,等到白卉回过神来后,才对他们说:“阿和,你自己先回去吧,我要将白卉送到一个可以生活的地方。“

    阿和盯着我凝视了许久,然后点了点头,随即转身朝着远处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权贵之妻〕〔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综]BE拯救世界〕〔穿越五零抢夫记〕〔余生很长,不必慌〕〔一夜危情:豪门天〕〔重生八零军长小娇〕〔烽火佳人:少帅的〕〔五零小福妻〕〔盛嫁无双:神医王〕〔斩龙〕〔木叶的上下五十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