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去相亲吧,爸爸〕〔惹上暗帝校草:杀〕〔东京警事〕〔天行战记〕〔新婚1001夜:吻安〕〔万界卧底系统〕〔鬼手医妃:摄政王爷〕〔重生1978:鬼瞳兵〕〔大祝由〕〔淘宝小王妃〕〔他看到光的背面〕〔密墓逃生〕〔日娱之花开乃木坂〕〔怎么又是天谴圈〕〔酒香田园〕〔蜜爱100分:不良鲜〕〔女配总在变美[穿书〕〔朕的皇后好凶残〕〔村官崎岖路〕〔九天剑主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八十六章 沙漠古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古城已经彻底消失了,从此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世人面前,我们几人站在沙丘边上,目送着阿和的离开。

    等到看不见那家伙的人影,刘洪才走过来说:“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

    我没有隐瞒,眼下刘洪和我是一个阵营的,有些事还是要让他知道为好,当即我将刚才见到的异像告诉了他们,听说面具里有关于一个宝藏的秘密,几人都惊讶了。

    白卉更是激动说:“对,面具的确有隐秘,说不定父亲有留下东西给我。”

    很显然,白卉还是无法放下古城消失的事实,还抱着一丝希望。

    根据城主所说,沙漠十里处埋葬着青铜面具,当即,我们几人急忙朝着西边的方位走去。

    夜晚的沙漠很冷,冻得我们腿脚发凉,与白天闷热的天气相比,简直就是个极端。

    好不容易走出了好几里的路,忽然间,我似乎察觉到身后头有异样,急忙回头一看,身后空空如也,但是心中的一丝惊悸让我有点迟疑。

    山走过来问我发现了什么,我想了下,摇了摇头,但是没走一会,我又一次停了下来,随后低声对山说了几句话。

    在刘洪和白卉疑惑的目光中,山立马朝着旁边跑去,然后迅速挖了个坑,隐藏在里头,之露出一小截的脑袋在外面。

    刘洪随即往远处一瞅,也不吭声,给了山一把小刀防身,我们三又继续往前走。

    直到走了十里多路,终于看见前方有一座破旧的古庙,在风沙的侵蚀下,已经快要彻底掩埋了。

    古庙不大,和平常的土地庙相差不多,我们三进入里头后,发现里面到处都是些生活垃圾,说明平日里也有人进来过。

    这座普普通通的土地庙真的有青铜面具吗,我有些困惑,于是在里头仔细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异常。

    “有才,你真的确定在这里吗?”刘洪困惑。

    “西面十里,我想不会错,再找找。”城主没有欺骗我们的理由。

    这时,白卉闭上眼,她在土地庙里转悠了一圈,直到最里头一个已经快要腐蚀发霉的蒲团跟前,然后跪了下来,满脸虔诚的磕了三个响头。

    恍惚间,我看到白卉流泪了,清秀绝伦的面庞上流下了两行泪水。

    “我感受到了父亲的气息,这里有他的东西。”白卉非常激动,猛然间指着左边角落。

    我急忙走过去,和刘洪面面相觑,然后急忙用铁剑往下挖,因为风沙的腐蚀,地面很软,铁剑往下挖了半米多深,猛然间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

    我心里头一喜,急忙挖开,里头露出了一个青铜盒子,刘洪将盒子取上来后,并没有打开,而是转交给了白卉。

    这里头的玩意其实并不属于我们,白卉颤抖着双手,抚摸这青铜面具,然后打开来一看,里头有一个古怪的青铜鬼脸面具。

    出现的一刹那,我感觉到庙里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多,和那城主脸上所戴的一模一样。

    “鬼脸面具,是我们天城的宝贝,也是灾祸的根源。”白卉喃喃自语。

    世间很多事都是伴随着不确定,风险并存,鬼脸面具有宝藏的线索,多少贪婪的人在关注着。

    这也是我不想告诉阿和的原因,谁知道会引起什么不必要的危险。

    白卉颤动着双手,将面具取出来,上面有少许的灰尘,但是却无法掩盖这面具的光芒,我恍惚看到了一个活着的人,正瞪着双眼看着我,那种心悸的感觉让人心慌。

    就在我们三惊叹于这面具时,忽然间一声枪响,我们三急忙往外头一看。

    只见阿和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我们身子后头,他的手上拿着一把枪,正对着我们,一脸的冷漠。

    “想把我支走,然后取走青铜面具,你们打的好算盘。”阿和冷笑。

    “面具事关重大,就算是袁家,我也要考虑清楚才能决定是否送过去。”我丝毫没有退缩。

    阿和走了进来,他手里的枪让我们三都不敢动弹,山并没有跟着他过来,说明这小子应该还没有事。

    “将面具扔过来吧。”阿和招手,我迟疑了一下,旁边白卉冷漠说:“这东西不能交给你。”

    此言一出,我看到阿和的表情变得阴冷了许多,暗道不好,这家伙要发狠了,当即想要阻止,可惜晚了,一声枪响,子弹击打在白卉的腹部,鲜血瞬间染红了她的白衣。

    白卉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我双眼目眦欲裂,愤怒说:“你干什么?”

    阿和冷笑:“就算千年古人,长得再漂亮,对我来说都是骷髅一个。”

    这家伙完全就是为了完成任务,我心里头发狠,攥紧了拳头,一旁刘洪也准备出手了,但是那枪口对准了我们,只要我俩一动,不长眼的子弹肯定会让我俩受伤的。

    就在这时,外头忽然蹿进来一个人影,手中的刀狠狠的朝着阿和的背后刺去。

    这家伙察觉后急忙扭头,我和刘洪迅速冲上去,那突然出现的人是山,两面夹击之下,阿和一下子扑倒在地上。我迅速躲下了他手中的枪,然后狠狠的朝着他的脑门来了一拳,阿和随即晕了过去。

    “快去看看白卉!”刘洪死死的按着阿和,我急忙跑到白卉的身边吗,她的腹部还在流血,弄得我有点不知所措,心里头非常焦急。

    “你忍着,我帮你止血!”说完,我正要冒昧的解开她的衣服,白卉摇头说:“算了,我本是千年的古人,早就该走了。”

    我心中怅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非常的难受,白卉算是一个苦命的人,虽然生的国色天香,但是却经历了古城最为黑暗的时刻,原本见到我后,以为能复活古城,但谁知道却失败了。

    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注定,浩浩荡荡的历史潮流,从来没有人能够违背历史的规律,凡人一生不过百载,但却有悲欢离合。

    白卉虽然过了千年,但大多数时间都沉眠在地下,完全就没有经历过人世间的冷暖。

    “或许吧,死对于你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我不再帮忙止血,白卉点头笑了。

    我将青铜面具交给她,这是她唯一能够牵挂的东西了。

    白卉像一个孩子一样,抚摸着面具,露出欣慰的笑容,她面色越来越苍白,鲜血流了一地。

    我默默的起身,把时间留给她,然后转身,结果发现山竟然也受伤了,他的肩膀也流血了,吓得我急忙跑过去一看。

    “山,你没事吧?”

    “没事,这家伙太聪明了,竟然发现了我,往我身上开了一枪,好在躲过去了。”山龇牙咧嘴,看起来很痛苦。

    我心中对这阿和的恨意越来越重,连带着袁家,难不成青铜面具对于他们来说就这么重要吗。

    随后我简单的替山包扎了下伤口,然后起身望着外头,天色也即将亮了,阳光从远处地平线慢慢升起,但我的心中却丝毫没有一丝温暖的感觉,非常的惆怅。

    白卉整整抱着面具有十来分钟,她的身子越来越撑不住了,抬头看着我说:“我本为尸,而今要逝去,你们就将将我的尸体埋在这土庙下边吧。”

    我默默的点头,白卉慢慢起身,她望着手中的青铜面具,然后缓缓戴上,那一瞬间,我看到面具里有两道幽光闪过,白卉身子一定。

    在我们几人惊讶的目光中,原本血肉之躯,慢慢的变成了石头。

    古庙里飘起一阵阴风,我似乎感觉面具里隐藏着一个恶魔一样,那种心慌的感觉太吓人了。

    “我为尸灵,天城之女,鬼脸面具,藏于我魂。”说完后,面具里的两道幽光一闪而过。

    白卉彻底变成了一个石人,青铜面具从她脸上剥落了下来,我捡起来后,心情非常沉重,面具虽然看起来古怪,但是上面并没有先是任何有宝藏的线索。

    或许可能和我之前一样,要特定的方式才能获取里头的隐秘。

    “唉,一个人孤零零的活了千年,没想到却是这种结局。”我非常的无奈。

    “活得太久也是一种折磨啊。”刘洪摇头。

    我俩沉闷了一会,然后将阿和捆绑了起来,随即抱着白卉的石人尸体,在古庙里头挖了个坑,然后放了进去。或许谁也不会想到,这古城下边埋葬着一个美丽绝伦的女孩子。

    但她的魂魄却隐藏进了面具里头,也算是父女俩团聚了。

    随后,我们三坐在一边,等到天色彻底亮了起来,那阿和才渐渐的清醒了过来,他挣扎了下身子,一脸愤怒的看着我们。

    “放开我,你们可要知道我是袁家的人?”

    “哼,袁家,你们为了面具真的是不折手段,现在我来问你,要面具到底是何用?”我冷冷的看着他,那袁家来威胁我们是没有用的。

    阿和显然不想多说,见此我也不废话,朝山使了个眼色,他心里头估计还挺窝火的,走上前去狠狠的踢了一脚。

    “让你这家伙开枪!”这一脚踢在了阿和的肚子上,他痛苦的倒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