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捕鱼机〕〔我的妹妹是狠人〕〔我在杀戮中诞生〕〔我真的是大罗金仙〕〔盛唐不遗憾〕〔火影之联盟〕〔热血江湖之正邪大〕〔铁血无痕〕〔一起扛过枪〕〔大龙挂了〕〔我什么没干过〕〔不死琉璃心〕〔我很凶猛〕〔邪王专宠:腹黑逆〕〔绝世妖娆:纨绔医〕〔抗日之特战狂兵〕〔弃女重生:夫君请〕〔惊世医妃,腹黑九〕〔重生九零小辣妻〕〔一夜沉沦:赏金娇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九十一章 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那地尸人的王躲在那儿,显然出乎我们两人的意料之外。

    不过仔细想想,倒也正确,因为地尸人本就是存在于人的潜意识睡梦当中,尤其是那些意识脆弱的人就是首选,不用说。精神病院的那些人就是最好的选择,因为他们峰疯疯癫癫的,精神不正常,是最好的潜伏之地。

    有了这消息后,我们俩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店铺里头,并不急于赶往那精神病院,必须要做一些准备才行。

    “地尸人的王,恐怕不是一般的厉害,我怕经文声对它恐怕无用啊。”刘洪有点担忧。

    “不错,不过那玩意并不是没有弱点,再想想!”我一下子头疼了起来。

    正当我俩有些束手无策的时候,外头忽然进来了一个人,仔细一看,竟然是梅子,我当即站了起来。

    “你咋来了?”梅子神情略微有点落寞和心累的感觉,我心里头有股子不详的预感,只见她摇头说:“我丈夫死了,死在了地尸人的手中!”

    “什么?”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那阿阳死了,我和梅子千方百计将他从那薨荒世界救出来,没想到却死了。

    我赶忙追问是咋回事,梅子说自打那天他俩离开后,就一直为躲避地尸人而四处逃命,每晚都担惊受怕,不敢睡觉,好不容易躲到了一个和尚庙里头,才算是安心下来。

    两人在寺庙里头住了大概有一个多星期左右,可是有一天,阿阳说是外出买点东西,这一走就出事了。

    整整三天时间,阿阳都没有回来,梅子再也坐不住了,她急忙追了出去,结果在山道上发现了自个丈夫的尸体,死状很平静,没有了呼吸,也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死于梦中,梅子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她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个丈夫会死在了梦中,所以当天晚上就施法找来了自个丈夫的生魂,一问之下才明白过来。

    原来那天阿阳出去后,不小心在山道上摔了一跤,立马晕了过去,在梦中与那地尸人纠缠,但他在梦里哪能是地尸人的对手,就这样直接被杀死了。

    梅子听了后,非常的伤心,但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后来听说寺庙里的得道高僧一句话,说是让她做一件衣服,一件能辟邪驱恶念的衣服。

    本来这事梅子一个人是没办法完成的,所以她想到了我,这才赶了过来。

    听了她的事迹,我也替她伤心,没想到最终还是逃不过去。地尸人无处不在,他们简直就是一个人的梦魇,不除的话,恐怕此生都要被他给骚扰。

    于是我将自己的事也说了出来,一听说地尸人的王在精神病院,梅子顿时来精神了。

    “你们俩先等一会,我回衣坊去做三件衣服。”梅子急忙走了出去,身旁,刘洪也开口说:“我也得录一段念经声,不管有没有用,总归要试一下。”

    我也开始画符,我们三分头合作,准备去对付这最大的一个邪恶存在。

    等到了晚上,梅子也赶了回来,她的手里多了三件普普通通的白色衣服,是用树叶做成的,按照她的说法,这些树叶是取自深山里的老树,有辟邪的作用。

    当下,我们三赶往王水镇,找到了那精神病院,是一栋三层小楼,后头有一个空院子。四周都用铁栏围着。

    这精神病院看起来普普通通,但是我却能感受到那一丝若有若无的诡异气息,就好像这地面下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随着道术的精进,我也慢慢的学会了风水堪舆的本事,自然能观测到一二。

    精神病院大门紧闭,旁边的保安室内坐着一个老头,正躺在桌子上睡觉,我们三也没叫醒这老头,而是悄悄的爬了进去,等到了里头,发现非常的安静。

    心想这不对劲啊,这精神病院不应该是很疯狂的吗,咋这么静呢。

    我们三悄悄来到大楼跟前,里头有一个走廊,被锁上了铁链子,我悄悄的用纸鹤扔了进去,先试探一下情况,发现正常后,才想办法打来了铁链。

    推开一看,走廊灯光惨白,一路延伸下去,大概有几十个房间,可能是心理作用,我总觉得这地方虽然没有多浓重的阴气,但那种心慌的感觉一直在心头弥漫。

    鞋子走在走廊上,发出吧嗒吧嗒的轻响,我们尽量不发出声音,然后来到其中一个房间门口,透过小窗口,看到里头有三个床,非常的安静。

    看样子病人们都睡了,于是我们往旁边摸索,打开一看,里头依旧很安静。

    于是我们顺着走廊每一个房间慢慢摸索过去,直到最里头的一个房间门口时,忽然间,我听到里头有唱歌声,是一个小女孩在唱歌,听得我背脊一寒。

    大晚上,精神病院里头传来了歌声,越想越瘆得慌。

    急忙打开小窗户一看,惊恐的发现房间角落里,一个身穿病服的女孩正背对着我们,站在角落。她身子颤抖,长发披肩。

    唱着一首诡异的童谣:“笼子缝笼子缝,笼子中的鸟儿,无时无刻都想要跑出来,就在那黎明的夜晚,白鹤与乌龟统一的时刻,背后面对你的是谁呢!”

    这是鬼童谣,相传是小鬼子那的,我不明白咋跑到这来了。

    歌声清脆,但听在我心里头就发慌。等到唱完后,那小女孩缓缓转过身,那一刻,我惊恐的发现小女孩的五官都在流血,她盯着我发笑。

    笑容很僵硬,仿佛硬生生的挤出来一样,我心里头咯噔一下,暗道不好,这小女孩是中邪了,急忙要打开门进去。

    刘洪一把将我拦住:“不要动手,你快看!”

    我惊惧的盯着里头,只见那小女孩脑袋往旁边耷拉着,渐渐的,整个脑袋忽然吧嗒一下断了,成了一个无头尸体。

    脑袋掉在地上后,又迅速的冲了上来,一把堵在了门上的小洞前,然后朝着我们尖叫。我捂着耳朵,皱着眉头看这鬼玩意。

    刘洪二话不说,非常狠的用一张镇尸符往她脑门上一贴,歌声才停止下来,小女孩的脑袋慢慢的掉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地尸人王在搞鬼?”我越发觉得这精神病院很可怕。

    “我看必须要尽快进入梦中看看,那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刘洪沉重的看着走廊尽头。

    就在这时,忽然间整个走廊发出了一阵嘶吼和疯狂的喊叫声,那些沉睡的病人一个个都疯狂了起来,他们不断的拍打着大门,想要从里头冲出来。

    一旁,梅子慌慌张张,她说那些病人被控制了,会出来找我们拼命的。

    我也来不及阻止了,因为二楼已经有病人下来了,他们行动和正常人一样,迅速的跑了过来,然后不断的打开旁边的房间门。

    那些病人疯狂的涌了出来,我们三急忙后退,等退到了角落里头,我扭头一看旁边,里头只有一个病人,是一个大叔,他冲着我们吼叫。

    我咬咬牙,冲上去一把将门打开,大叔一下子扑了过来,被我狠狠的给踢倒在地上,随即,我让刘洪和梅子赶紧进去,一把将门给堵住了。

    “快,快拿椅子顶着!”我使劲的堵着大门,那些病人力气太大了,刘洪急忙推过来一张桌子和椅子,堵住了大门。

    “这样不是个回事,那地尸人控制了这些病人,明显就知道我们要来了。”刘洪分析了一通。

    “眼下必须要尽快睡着,进入梦中才行。”我一看外头大门,估计也顶不了多久。

    梅子急忙取出那三件衣服,写上我俩的名字,然后分别将我们俩的衣服烧了,正要烧自己时,被我给拦住了:“你不要进去了,帮我们看着尸体,以免让那些病人冲进来。”

    地尸人王毕竟是个厉害的角色,我不想让梅子冒险,更重要的是有人要看守我们的尸体。

    梅子犹豫了下,点点头说:“好,你们小心点,一定要将地尸人杀了。”

    我郑重的点头,然后和刘洪躺在床上,好在精神病院不缺的就是安眠药,我在旁边找到了两颗安眠药,吃下后紧闭双眼。

    如此迷糊了大概几分钟后,慢慢的,整个人陷入了深层次的睡眠当中。

    这一次,我们俩做好了准备,就等着一进入梦境当中,外头的收音机就会播放起来。

    可当我们俩睁开眼睛的时候,忽然间发现眼前似乎没变,顿时傻眼了,起身一看,梅子就站在我们边上,她焦急的看着外头。

    一看我们俩醒了,傻眼了:“你们俩还不睡干啥,快睡啊!”

    我皱着眉头:“奇怪,不应该进入梦中吗,咋还在这里?”

    这几日来,每当我睡着的时候,都会进入梦中,遇到那地尸人,但这一次却失效了,甚至连安眠药都不起作用了,这是为啥,外头,喊叫声依旧在持续,但是动静小了很多。

    我起身后走到窗户边上一看,精神病院外头有一片树林,那里非常的死寂,依稀可以看到保安室,但是里头没有了那老大爷的身影。

    不对劲,好像有什么东西遗漏了,我回头一看刘洪,他也狐疑说:“有才,你不觉得有哪些地方出问题了吗?”

    我点头说:“对,好像缺少了一丝阳气!”

    不错,虽然我俩醒来的是现实,但是身边却一点阳气都没有,更没有那么重的阴气,总之平平无奇,就是这么古怪的气息,让我心里头很不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谁都不能碰我的季〕〔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权贵之妻〕〔重生野性年代〕〔[综]BE拯救世界〕〔幽灵判官〕〔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小红唇〕〔造反成功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