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去相亲吧,爸爸〕〔惹上暗帝校草:杀〕〔东京警事〕〔天行战记〕〔新婚1001夜:吻安〕〔万界卧底系统〕〔鬼手医妃:摄政王爷〕〔重生1978:鬼瞳兵〕〔大祝由〕〔淘宝小王妃〕〔他看到光的背面〕〔密墓逃生〕〔日娱之花开乃木坂〕〔怎么又是天谴圈〕〔酒香田园〕〔蜜爱100分:不良鲜〕〔女配总在变美[穿书〕〔朕的皇后好凶残〕〔村官崎岖路〕〔九天剑主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尸囊人 第一百九十四章 泄露天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回到店铺后,我和刘洪经过这一晚上的折腾,身子非常的疲惫,索性倒头就睡。

    这一晚上,我睡得很安详,那地尸人终于没有出现在我的梦里头,它们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间。

    第二天一大早,我独自一人坐在店铺里头,泡着一杯热茶,享受着短暂的悠闲时光。心里头忽然有一种想要隐退的感觉,外头大街上,行人三三两两,而我却有一种隔阂,好似和他们分离了一般,心绪不宁。

    袁灵也醒了过来,坐在我边上,自打经过这一事后,她倒是开窍了许多,让我想清楚了,啥时候去向他们家里头提亲。

    说实话,我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总觉得很梦幻,一个人习惯了一切,猛然间插进来一个人,的确是不习惯。

    “有才,接下来你要去干什么?”袁灵忽然问道,我呆愣了下,傻傻的看着外头,是啊,我接下来要去干什么,是去守护三门镇的风水,还是寻找布衣门的所在,或者破解我身上的五弊三缺。

    “唉,顺其自然吧,眼下我还是先去查查布衣门的事先。”我略微感慨。

    就在这时,刘洪也从房间里头出来了,我问他布衣门这事该咋办,他摇摇头说:“我也不清楚,布衣门的事我也是听师傅提起过而已。”

    这事顿时有些麻烦了,布衣门从来没有人听说过,也没有人知道在何处,只是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出现过一段时间,搅动的天翻地覆,随后消失无踪。

    猛然间,我想起了一个人,于是让查小灵向刘馆长借了辆车,然后前往张半仙的住处。

    说起来,自打我祖父死后,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张半仙了,那家伙也不知道咋样了?

    等到了老家,我们三前往张半仙的住处,可刚一进门,里头就传来嚎哭声,非常的凄惨,我心里头咯噔一下,急忙推开门进去一看。

    发现院子里头,有两张木凳子铺成的门板上,张半仙躺在那儿,身边站着几个人。旁边一个中年妇女正趴在那儿哭泣。

    我心神一乱,急忙上前瞅了眼,张半仙的脸色很难看,竟然有尸斑出现了,气息游弱,这家伙是提早给自己安排了后事。

    “咋回事?”我神情凝重的看着张半仙。

    “有才,老爹昨晚上在房间里一夜未眠,第二天开门的时候就让我们准备好后事。”说话的是张半仙的儿子,年纪比我稍微大几岁。

    这老家伙显然是知道自己即将要离去了,我不知道张半仙这一晚上在算啥,明显就是要作死的节奏。

    不一会,张半仙睁开眼睛,他已经没有了力气,这个未卜先知的老头到了生命的最后关头,他看到我来了后,勉强笑了笑,然后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我尽力了,以后只能靠你自己了。”

    “张半仙,你到底在算啥,为啥要耗损自己的寿元?”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

    张半仙没有回答,而是指了下屋子里头,他那儿子立马跑进去,从里头取出了一封信,然后交给了我。

    “记住,凡事坚定本心,不可迷乱。”这是张半仙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良久,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呼吸了,我沉默的站在一边,心中非常的沉重,张半仙是我最敬重的人,他算天算地,算人世百像,世间之事皆逃不开他的卜算。

    但大道三千,有些事是不能去计算的,我沉重的打开信封,里头写着一大串的字,依次读来,文字如下:

    “有才,布衣门本应消散在历史之中,因这一脉修风水大术,改天换地,天地不容,上苍降下天罚,此脉消失千年。然风水龙脉,有隐相之能,其后人隐姓埋名于民间,老头我知你所谓何来,故而掐算一番,得知布衣门隐于东方镇,虽知天机泄露,不得好死,但你是我看得长大的,这是我能帮你的最后一件事了。”

    寥寥一百多字,让我忍不住有种想哭的冲动,连张半仙也走了,他也离开了人世,那这世间还有谁能够帮我呢。

    张半仙是因我而死的,我将信给了刘洪,他看得是眉头紧锁,我俩默默的站在一边。

    既然来了,那我就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那就是替张半仙寻一处风水宝地,好好安葬。

    这一整天,我都在忙活着张半仙的事,直到日落西山之事,我才一个人独自回到了老宅子里,坐在那儿发愣了。

    我很想去看看葛大爷和祖父,但是心想算了,免得徒增感叹。

    夜晚下,老宅子非常的安静,静的让人心慌,我呆呆的看着远处的山林发呆,刘洪和袁灵正在张半仙那,代替我主持葬礼。

    可能是心烦意料,恍惚间我听到了一个声音:“有才,有才……”

    听不出是男人还是女人,总之非常的悠远,却又仿佛很近,让我忍不住回头一看。

    “是谁,出来!”我冷冷的看着四周。

    “有才,有才,是娘啊!”我听出来了,声音是从老宅子里传出来的,心中一惊,背脊顿时发凉。

    老宅子没有人居住,怎么可能会有声音传出来呢,虽然有点害怕,但我更多的是疑惑,于是拿着铁剑走进了老宅子里头。

    顺着声音来到了之前那个被锁住的房间门口,这里头是祖父让我不要进来的房间,当初我打开门后看了一眼,里头并没有什么东西。

    然而此次,我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忍不住打开了门,屋子里头,灰尘四溢,一张八仙桌孤零零的摆放在正中间。

    想起上次那毛骨悚然的事,我小心的点燃了一张符,微弱的火光下,我看到墙上出现了两个影子,和上次一模一样,忍不住慌张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我名字?”屋子里头阴森寒冷,但却没有一丝鬼气。

    “有才,我是娘啊。”来人一直重复这一段话,听得我有点烦了,忍不住嘀咕说:“你若真是我娘,就现身来。”

    隐藏在黑暗中的声音沉默了,我心中冷笑,看来又是什么山精鬼魅故意来吓唬人,躲藏在老宅子里头,我自然不会容许这脏东西的存在,于是取出镇鬼符就要驱散。

    忽然间,那道声音又响起来了。

    “有才,我真是娘,你爹为了救我闯入十八层地府,被阎王给捉住了,现在被关押在地府中受尽刑罚,还要投入畜生道。”

    听完后,我整个人顿时傻眼了,我父亲的确是进入了十八层地府,本来没有一点音讯,眼下一听,竟然被阎王抓住了,但我还是尽量保持警惕,忍不住问她为啥能够联系到我。

    墙上的影子开口说:“你那葛大爷在下边当了阴差,想法子让我联系你的。”

    这下子,我终于相信这人真是我娘,因为她说的丝毫不差,我顿时流泪了,忍不住跪在了地上:“娘,你真的是我娘!”

    “有才,时间不多了,你要想办法去救救你爹。”我娘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彻底消失不见了。

    我呆呆的看着墙上影子的消失,心中烦乱如麻,父亲出事了,他要被扔入畜生道,这事我绝对不会允许的。

    当即,我扭头往外头,等来到张半仙那,将这事和刘洪和袁灵一说,两人都非常的惊讶。

    “十八层地府,那地方可不是鬼门关所能比的,活人若是下去,必然无法上来。”刘洪皱着眉头说。

    “这事我知道,但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必须要想办法下去才行。”我此刻已经有点冲动了。

    正巧这时,我看到院子里头,张半仙的生魂出现了,他默默的看着自个尸体,然后回头朝我笑了。

    因为我们三常年接触小鬼,所以自然能看到张半仙的生魂,于是急忙追了上去。

    但张半仙始终都和我保持一段距离,我忍不住在村子里大喊:“张半仙,你能否最后帮我一个忙?”

    村子里头,村民们都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盯着我,但我丝毫不在乎,只见张半仙挥了挥手说:“南海龟仙人,阴间可往生。”

    短短十个字,张半仙彻底消失了,我呆呆的站在原地,脑子里回味着那十个字,张半仙这是在预示着我什么吗?‘

    南海龟仙人,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啊。

    于是扭头看着后头气喘吁吁的刘洪说:“南海龟仙人是哪里?”

    刘洪显然是知道的,回答说:“一个荒岛而已,因为形似龟壳,所以取名为龟仙人。”

    张半仙既然提示了我这个地方,那就说明那地方一定有古怪,我们三只好扭头回到张半仙的院子里头。

    丧事到了这基本上就结束了,我简单的和张半仙的家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就离开了。

    一路上,我开始思考着该如何进入阴间,唯一的办法就是要去刘道长那,从那后山破屋子进入阴间。

    所以我让袁灵赶紧开车前往刘道长那,这小妮子显然有点累了,嘀咕了一句,又默默的开着车把我们送到了刘道长所在的山脚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她来自低空〕〔宗女荣华录〕〔天命凰谋〕〔余生很长,不必慌〕〔偷个宝宝:总裁娶〕〔西游之金乌大圣〕〔五行御天〕〔抗战之重生周卫国〕〔慢穿之还是社会主〕〔她那么那么美〕〔重生天后:霸道总〕〔怀了头龙崽子怎么〕〔通天剑匣〕〔穿成重生文男主后〕〔重生之仙尊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