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法家高徒〕〔重生五十年代有空〕〔抗战之广陵密码〕〔毒妇不从良〕〔萌狐悍妻〕〔年年安康〕〔掌家小农女〕〔女总裁的逆天高手〕〔大明略〕〔副本入侵者〕〔邪派掌门人〕〔赤兔记〕〔最强帝师〕〔天下豪商〕〔某科学的流体掌控〕〔回到八零当女兵〕〔重生军嫂逆袭记〕〔百工匠心〕〔重生七零:军妻也〕〔宠爱成瘾:萌妻不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变身未来歌姬 第七十七章 女装的时候到了(第二更)
    “这个家伙,比想象中的还要‘狂妄’啊!”

    看着白夜不作为地任由时间流逝着,尽管她也知道,这是对方“自信”在任何时候,都能够收拾掉敌人的游戏心态所导致的结果。

    独眼御姐还是摇了摇头,并且斜眼看了旁边的大背头青年一眼。如此“任性”地错失杀敌良机,眼前的这个家伙可是这方面的专家啊!

    “离姐,这个红发真是太有个性了,我喜欢的很呐!不如我们俩就直接选他当第三个队友吧?”

    看着白夜“游戏人生”般的轻率姿态,大背头青年顿时眼前一亮,兴奋地说到:

    “他真是太符合我的胃口了,真的和我很像诶!如果这家伙进入了队伍的话,我们一定很聊得来!”

    只见独眼御姐眼睛一眯,风轻云淡地对着他吐出了一个字:

    “滚!”

    总之,在所有观众的注视下,在白夜“一脸淡定”的“刻意放水”之下,在“地霸”满头冷汗的焦急等待下,赛末的最后一分钟终于还是来临了。

    “桀桀!呜呜!”

    在时间剩下最后一分钟的时候,一只面目可憎,形状如同巨大蜈蚣般的可怕凶兽顿时从天而降!

    只见眼前的这只凶兽,有着黑铁般的可怕甲壳,两侧延伸出的无数足部显现的却是人类手臂的模样,并且在它的首端和末端,出现的居然是一张人类男人和人类女人的狰狞面孔。

    “不好,居然是实力评定为f阶三强之一的‘死怨蜈蚣’!”

    独眼御姐轻呼了一声:

    “这下子,如果蜈蚣选定的是‘八神’当对手的话,他还真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死怨蜈蚣:起源于拉卡族在某个原始星球上进行的一次“生化病毒”实验,该次实验最终缔造出了一大堆“半死半活”的可怕怪物。而死怨蜈蚣这个种族,正是那颗原始星球上最终进化出的顶级掠食者之一。

    “有什么关系吗?都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如果这个红发真的被‘死怨蜈蚣’给选则为对手,只能说明他实力不足以成为队友罢了!”

    大背头青年继续玩弄着怀里的少女,听着对方不时发出的一两声诱人呻和谐吟,一脸不经意地说到。

    “桀桀!”

    在白夜和“地霸”等人的注视下,只见死怨蜈蚣上那个男人的脑袋转了过来,对着白夜发出了一阵诡异的笑声,而另外一个女人的脑袋,却对着另一边的“地霸”发出了呜呜的哭声。

    “…………”

    一时间,竞技场上突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

    “那个,离姐!死怨蜈蚣的头部是哪个脑袋啊?”

    抓了抓头发,白发青年一脸搞不清楚状况地询问到。

    “好像是女人的脑袋?”

    独眼御姐头也不回地说到。

    “也就是说…………”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死怨蜈蚣扭动着长长的身体,向着“地霸”所在的方向狂奔而去。

    “这么说,我赢了?”

    白夜看着即将被死怨蜈蚣吞噬的“地霸”,一脸无聊(庆幸)地说到。

    只见在死怨蜈蚣的追击下,大光头“地霸”被迫离开了布满道具陷阱的小窝,一路向着自己狂奔而来。

    是打算做出最后的殊死一搏了吗?

    对于“地霸”回光返照般的表现,白夜是不可能和他纠缠的,所以他直接使用鬼步侧过身子几步后跳,躲到了死怨蜈蚣的

    旁边。

    毕竟在他的认知里,现在的死怨蜈蚣也算是没有威胁的“队友”了,会出现这样“松懈”的举动并不奇怪。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死怨蜈蚣和自己交错而过的一刹那,对方突然改变了攻击的目标,一脑袋将自己撞飞了出去。

    “咚隆!”

    重重地摔落在地,捂着塌陷下去的胸口,白夜想也不想地一个翻滚,刚好躲过了从天而降的血盆大口。

    “怎么会?”

    站起身子,不断用鬼步躲过向自己袭来的死怨蜈蚣,白夜先是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暗红色的瞳孔中却透露着不解的神色。

    直到这个时候,看着被死怨蜈蚣追的满场乱跑的“八神”,身为“千年老苟”的“地霸”脸上终于露出了一副小人得志般的得意笑容。

    “我一直在等待这个机会,等待着使用‘致幻符’的机会!”

    “…………”

    白夜不断躲避着死怨蜈蚣的进攻,感受着渐渐虚弱的身体,面色苍白地看了不远处的“地霸”一眼。

    在白夜的注视下,只见“地霸”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喘了口粗气,才又一脸轻松地说到:

    “‘致幻符’其实是只有到赛末点的时候,才有十分之一概率刷出的强大道具,能够让目标在一分钟内看到自己想让对方看到的幻象。”

    也许是看出了白夜瞳孔中的疑惑,也许是为了满足自己“以弱胜强”的虚荣心,“地霸”接着解释到:

    “虽然对你们这样的强者来说,这样的幻象根本是‘漏洞百出,不值一提’的。但是,你肯定也没有想到吧?竞技场里的‘道具’其实是可以给降临的‘凶兽’使用的。”

    说到这里,白夜终于明白了。

    也就是说,在得到了“致幻符”,“地霸”就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即使被死怨蜈蚣锁定为攻击对象,他只要对着死怨蜈蚣使用这个道具,就能在最后一分钟里,让死怨蜈蚣将白夜当成真正的“地霸”,达成百分之百拥有一只“凶兽”伙伴的条件。

    所以才有了刚才那样,明明死怨蜈蚣锁定了“地霸”,却又突然偷袭白夜的一幕。

    对“凶兽”使用道具吗?不得不说,“地霸”这个家伙虽然怂,却还真的怂出了几分智慧。

    “老子最喜欢做的,就是对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强者出手!怎么样,玩脱了吧?运气果然是站在我这一边的。没想到仅仅十分之一的几率,也还是被我给撞到了,哈哈哈!”

    地霸一边说着,身上也跟着浮现出了赤色的能量纹路,这是属于“赫尔族人”的“地母印记”,一种类似于“个人现实”的强大力量。

    “现在,我赢定了!死怨蜈蚣的强大力量加上我同等级无敌的强壮身体,而且你现在还受到了重伤…………身处这样的绝境,哪怕是‘最恶星’上的那些怪物也不可能翻盘了吧?”

    听到“地霸”猖狂的叫嚣,包厢里面的大背头青年顿时气愤地一脚踢翻了身前的矮桌,不屑地冷哼到:

    “哼,不过是一只可怜的‘井底之蛙’罢了!如果换了我来,哪怕是只剩下一只手,捏死那只死怨蜈蚣也就和捏死一只臭虫一样简单!”

    “那是因为你本来就是c阶顶级的‘基因战士’的原因!即使力量退化到了g阶十级,身体上各方面力量的运用也不是修炼其他两个体系的人类能够企及的。”

    独眼御姐摇了摇头,轻轻一叹:

    “可惜啊,这个叫‘八神’的家伙,不止力量体系是同阶裸斗中最弱的副魂体系,现在还受了重伤…………也许这一次他真的悬了。”

    不知道自己居然被大背头戏称为井底之蛙的“地霸”,浑身闪烁着红色的符文,身上黯淡的赤色皮肤也越来越亮,举手投足间渐渐带上了一丝“强者”的“霸气”。

    看着在远处被死怨蜈蚣追得上蹿下跳,并且动作也越来越慢的“某位大佬”,他的嘴角慢慢扬起一丝讥讽的笑意:

    “不要再挣扎了,所有的增益状态和道具在最后一分钟里都是不会再刷出来的,你现在已经失去了所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那些该死的道具在最后一分钟里是不会再刷出来的?

    像是触发了某个压缩到极致的弹簧,白夜暗红色的瞳孔猛然一缩:

    那自己还怕个屁啊?

    就仿佛一直禁锢住自己,让自己日思夜想地想要去除的坚固镣铐,突然有一天被别人告知,那不过是自己的幻觉一样,由此迸发而出的,那充斥了欣喜与复仇的双拳,顿时在空气中碰撞出铿锵有力的巨大轰鸣!

    只见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再次站起来的白夜,整个人的气质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ps:我想当一更咸鱼!我想当一更咸鱼!我想当一更咸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半圣领主〕〔女县令的捕快〕〔幻想抽卡系统〕〔千穹界天一传〕〔苇间风〕〔九转玲珑〕〔万界剑主〕〔神奇宝贝之蛊王〕〔捡个女神总裁当老〕〔变身冥系魔法少女〕〔西游大长官〕〔从苦境开始当主神〕〔末世之植物战丧尸〕〔超级强化大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