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狐妖妃:邪性鬼〕〔暴力小萌妃:皇叔〕〔九星帝主〕〔抗战之还我河山〕〔萌宝来袭:总裁爹〕〔魔鬼考卷〕〔王牌渡灵人〕〔玩宝大师〕〔当土豪门遇上真豪〕〔韩娱是一种病〕〔捡到一本三国志〕〔全知武神〕〔苍穹武帝〕〔快穿:男主,开挂〕〔舌尖上的雪糕精〕〔星际之宝妈威武〕〔1号宠婚:总裁大人〕〔丹武至尊〕〔无敌妖魂师〕〔佣兵二十年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变身未来歌姬 第一百一十二章 幻象师
    在“根源之匙”的帮助下,周围的视野除了变得更加清晰以外,也让白夜看到了某些肉眼没法看到的东西。

    只见之前在常人注视下的“初音未来”,这时出现在白夜眼里的却是一个有着白色短发和红宝石般瞳孔的妹子形象,甚至连身材都比之前看到的要矮了那么一点。

    肉眼可见的某种古怪能量遍布她的全身,构筑出一个由能量组合而成的外壳,这才使得她的形象,在其他人看来,就和“初音未来”一模一样。

    看到这个样子的少女,白夜突然回忆起了最近学习到的“小学生”常识。

    就像白夜用男性的身份使用歌姬副魂的力量,被人误会成“诅咒师”一样,这个世界上,除了“灵魂武装”、“超脑”、“超越者”之外,还有着许许多多奇奇怪怪的职业。

    这些职业,有些是源自所属种族的血脉力量,有些是源自太古遗迹的符文传承,有些又是因为三大体系变异衍生出的职业。

    举个最常见的例子,就比如说歌姬副魂,其实是“灵武”体系变异产生的职业,虽然在能量结构上和“灵武”体系差别不大,但也已经成为了全新的职业。

    而眼前少女的这种表现,让白夜想起了最近学过的冷门常识里的“幻象师”这种职业。

    在“银联时代”,这其实是一种濒临灭绝的职业,而且是人为导致的“濒临灭绝”。

    幻象师在过去其实是一种很常见的职业,其数量之多,已经接近修炼人数较少的“超脑体系”了。

    可惜在“银河大战”结束之后的某段时期里,一位幻象师强者受到“上古邪神”的诱惑,堕落成了星际邪教徒,并且在某处“维度禁地”的上古遗迹中,以所有幻象师的生命为代价,发动了一场将现实拉入虚幻的巨大灾难。

    虽然这场恐怖的灾难最终被人阻止,但幸存的幻象师也已经所剩无几。

    同时,因为畏惧幻象师那种高阶压制低阶,甚至能够借用低阶力量的危险性,“幻象师”的修炼方法也已经被银河三大霸主联合销毁。

    现今残存的幻象师,一般都是那些种族血脉中蕴含的“天赋觉醒”,而且,因为缺乏修炼方法,终生都有可能在g阶的最低等级徘徊。

    而眼前的这位“幻象师”少女,不知道有了什么奇遇,幻象师的等级已经来到了和歌姬等级相同的f阶,本身的幻象已经向着“由虚化实”的方向转变。

    要知道,如果以歌姬的实力来看,“由虚化实”可是“满月级”大歌姬才能拥有的能力,而现在,眼前这位少女仅仅是“伪月七级”,就已经能够使用这样的力量了,实在是让白夜羡慕得不得了啊!

    就是不知道这样的能力会不会有什么限制,如果白夜也能够使用这种能力的话,“初音未来”和“八神庵”的现实身份估计就有着落了。

    然而,白夜目前的注意力,却主要集中在了眼前少女的脸庞上。

    虽然旁人因为“幻象”的遮掩,看不起少女本来的俏脸,但借助了“根源之匙”的力量,白夜却很容易就看清了少女的表情,这也是最让此刻的白夜感到困惑的地方。

    因为虽然取得了比赛的胜利,但这位白色短发的少女却没有丝毫高兴的情绪,反而瞳孔中隐隐有泪光闪过,并最终顺着眼角滴下了几滴泪珠。

    这不可能是喜极而泣吧?

    白夜看着在外人看来面无表情,其实却哭红了眼的少女,整个人陷入了疑惑之中。

    对方之前那局赢得轻轻松松的,又不是险胜,不可能高兴得哭出声的,同样,敢于冒名顶替“初音未来”的人,胆子又怎么可能会小,不可能是被吓到的吧?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的话,就只可能是“悲伤”了!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悲伤呢?

    是亲人死了,朋友死了,还是爱人死了?

    好吧,别怪白夜猜测得这么恶意,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有个假货在“冒名顶替”自己的名字的话,心情估计也不会好。

    不过,这又和白夜有什么关系呢?现在的她只是想赢下最后一场比赛,帮助“辉夜屋”保住名号罢了。

    话说,第二场已经上了“初音未来”的话,他们第三场会上谁呢?

    虽然在思考着这个问题,白夜还是将目光转移到了那位奇怪的白发少女身上,结果反而看到了在“幻象”遮掩下的“初音未来”和那位高礼帽男子之间的争执。

    只见两人之间出现了互相推拉的动作,嘴巴不停地在争吵着什么,好像是理念不合之类的。

    可惜,听不到啊!

    环顾四周,发现没有人注意自己之后,白夜稍微靠近了一点,并且将“根源之匙”的力量由眼睛转移到了耳朵上。

    一段话语终于出现在了某人的耳朵里:

    “…………第三场还是让你上,毕竟规则上可没有说不能重复上一位歌姬啊!”这是一个轻佻的男声。

    “为什么?你答应过我只比这一场的?”这是一个柔弱的女声。

    “非常时期非常对待嘛!鬼知道那个‘辉夜屋’的丑女人还会不会派出什么乱七八糟的歌姬上场,这里就你最保险了!”

    “不行,我还是想要唱自己的歌,已经不想再假冒其他人了!让我上也可以,但我要用自己的‘脸’比赛!”

    “靠你,赢得了吗?”

    “我想了很多‘自创歌曲’,也编了很多舞蹈,只要给我一个机会…………”

    “够了,你不是‘初音未来’那样的天才!你只是一个低等身份的混血儿罢了,谁愿意听你写的那些垃圾歌曲?”

    “别忘了你和我们签过的协议,那么高的违约金你赔得起吗?而且,你可要想清楚了,你之前可是偷渡来列空要塞的,要不是我们家族帮你伪造身份,你估计一辈子都只能生活在那颗贫瘠的星球上,连唱歌的机会都没有…………”

    眼前这个高礼帽男子还非常懂得“萝卜加大棒”的管理方法,在威胁了白发少女一通之后,又继续说到:

    “放心,只要赢下这次比赛,就把你调到总部那边去,到时候,地位提升了,不愁找不到以自己的身份唱歌的机会!”

    “…………”

    “最后一次,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最终白发少女还是妥协了,虽然她估计也清楚,对方承诺的这些,就像镜花水月一样不可触及,并且她被对方看重的原因,也只是那“歌姬”加“幻象师”的双重身份,如果少了这两样东西的其中一样,她的价值都会大大降低。

    难道这就是自己的宿命吗?一辈子都只能唱别人的歌,一辈子都无法让粉丝们认识到真正的自己?

    这样想着,白发少女突然陷入了自艾自怜的悲伤情绪之中。

    ps:手套白买了,一点也不保暖,而且戴着码字贼慢。

    总之,今天不管写到几点,答应的我肯定会完成。

    但是,明天请让我在被窝里呆一天吧,实在太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童养婿〕〔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当年万里觅封侯〕〔六十年代小军嫂〕〔九爷,宠妻请节制〕〔与你寄余生[娱乐圈〕〔琴棋书画大才子〕〔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穿成重生文男主后〕〔西游之只手遮天〕〔穿越远古之红包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