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样宠婚:帝少太〕〔辣妻要逃:总裁你〕〔我在仙界联了网〕〔朱门嫡妻〕〔游戏世界里的愿望〕〔魔道之游戏人生〕〔夏念念莫晋北〕〔假面骑士的继承者〕〔重生特工:王牌23〕〔惊世狂妃:我家萌〕〔惊世医妃,腹黑九〕〔海岛生存记〕〔日娱小说家〕〔溺宠天师大人〕〔余依许越〕〔金主在上,娇妻要〕〔傲娇苏少:萌萌哒〕〔帝少追爱,凉妻成〕〔报告长官:夫人在〕〔美女总裁的无敌兵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变身未来歌姬 第九十三章 杀戮
    灰色的大地上方,是一轮泛着黑色光晕的太阳,将天空渲染成干涸枯败的色彩,令人无法产生一丝好感。

    在这片恍若废墟的“公共游戏区”里,此时有着一处灯火通明,宛如小镇般的区域。

    小镇内人声鼎沸,充斥着嘈杂的喧嚣和恼人的烦闷,即使有系统的“定时清扫”,这里仍然显现出一副肮脏和混乱的模样,就像是习惯了一样,在这里的所有囚犯都下意识地想要将这里改造成他们所熟悉的模样。

    这里正是很多小型组织的聚居地,而在这个“镇子”的中央广场上,则竖立着一根散发着莹莹蓝光的尖顶石柱。

    和脏乱的街道比起来,这个“中央广场”显得异常整洁,而且广场的四个入口处,也分别有着四伙囚犯势力的重兵把守着,显现出一副非常明显的“军事重地”的模样。

    在这个“公共游戏区”里,有着所谓的“死亡惩罚”,也就是之前提到过的只要死亡,就会从身上随机调出一枚游戏筹码的系统判定,并且,如果死亡的话,也必须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够原地复活。

    但是如果死掉的那个人有刻下了自己名字的“魂石”在附近的话,他就可以免除“死亡惩罚”,然后在魂石附近复活。

    所以在“公共游戏区”里,魂石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它的存在避免了“死亡惩罚”和“被人守尸”的悲惨下场,更是一块区域之所以可以被称为“领土”的原因。

    因为所谓的“领土”,其实就是“魂石”的光辉所能够覆盖的“复活范围”。在“公共游戏区”,越高等级的“魂石”所能够覆盖的范围自然就越大,而小镇中央的这根“魂石”石柱,自然是最高等级的那种,覆盖的范围也非常的大。

    可惜,在这根“魂石”石柱的周围,那十多个不入流势力加起来的人数,甚至都不到两百人,根本就不像是拥有这种等级的魂石所能够匹配的“势力”。

    在占领了这根“魂石”石柱的十多个不入流势力中,有着所谓的“三强”势力,而之前坑骗了白夜的“以杀止杀”,其实就是这“三强”势力之一的“浴血鸟”的领导者。

    然而,不论是“三强”还是其他的势力,这里面都没有一个“帝级”强者,这也是自然,如果有的话,他们就不会被称为不入流的势力了。

    这一天,“以杀止杀”一如既往地坐在自家那张破椅子上,听着手底下二十来人的“战果汇报”同时手里则百无聊赖地玩弄着一块金色的怀表。

    自从又一次遇到了那个“灵之缎”安排的“学生”以后,他的生活就再次变得不顺了起来。

    直到现在,某人都还记得对方那句器宇轩昂的“裁判,他作弊!”

    这样的一句话又坑害了自己一条财路,要不是自己好歹是一个“浴血鸟”势力的老大,这个日子都快要过不下去了!

    不过那个愚蠢的小子,现在应该已经被33区那些邪教徒给“同化”了吧?

    就算幸运地“大难不死”,那样的经历估计也会成为对方一生的噩梦,永远无法摆脱,甚至可能一辈子就这么废了。

    毕竟,所谓的“星际邪教徒”,即使是在一众罪犯的圈子里,也是那种可以和“维度污染”挂钩的危险事物…………

    至于对方的报复?

    可能吗?

    先不说对方那“志愿工作者”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和自己开战,就算对方真的能够找到自己,并且能够和自己开打,他莫非还能打得过自己不成?

    呵呵,不过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鬼头罢了!

    “老大,最近48区的‘和馆’里又来了一批漂亮女人,听‘馆长’的意思,‘五帝’那边已经全部孝敬过了,咱们现在要不要过去逛逛?”

    作为一个囚犯的聚集地,“罪恶星”的娱乐除了那层出不穷的游戏区域以外,自然不外乎是烟、酒、女人几个和现实无异的娱乐手段。

    毕竟普通囚犯不可能是“霸赌”那样挥洒“时间筹码”如粪土的大佬,不可能接触到那么多的“外界娱乐信息”。

    对于普通囚犯而言,除了“自娱自乐”以外,两枚普通筹码一杯的制式酒水是他们最普遍的选择。

    除此之外,就是那些输掉了“身体筹码”的男女囚犯,或者得罪了大势力,自愿交出身体筹码,寻求庇护的新人囚犯的聚居地,存在于智游区48区的众多“和馆”了。

    所谓的“和馆”,其实和现实中的“风俗会所”无异,只是因为智游区48区的“特殊规则”,除了“帝级”强者以外,所有囚犯都无法在那个游戏区里强制pk,所以取了一个和平的“和”字作为称呼。

    至于在这片罪恶滋生的土壤上,那里面的“奴隶”们所受到的待遇,自然也是超出常人所理解的残忍遭遇,这里由于“河蟹神兽”的封印,我们只要心领神会就可以了。

    “和馆吗…………”

    正当“以杀止杀”渐渐想入非非的时候,一个让他感到难以置信的身影居然就这么在一众囚犯的簇拥下,走进了“浴血鸟”的会议室内。

    “不知道您今天大驾光临此地,究竟所为何事?”

    看到被人簇拥到中央的那个红发身影,“以杀止杀”不由露出了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非常谦卑地询问了一句。

    在所有囚犯的注视下,红发男子先是扫了一眼“以杀止杀”脑袋上的游戏id,像是在确认什么一样淡淡地点了点头,然后就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

    “这个地方,归我了。”

    “这个…………”当然可以。

    然而还不等“以杀止杀”把后面的话说完,在一阵红光闪过之后,某人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和身子分了家,一种莫名的委屈顿时满溢了出来。

    在意识的最后,看着那个站在人群中央大杀特杀的身影,“以杀止杀”只想对他委屈无比地大吼一句:

    “我特么没说不给啊!”

    当然,这样的委屈也渐渐被“八神”那浩如烟海的庞大杀意所淹没,变成了一种噤若寒蝉般的惶恐。

    在一阵蓝光闪过之后,和很多囚犯一起从中央的“魂石”那里复活的“以杀止杀”,此刻默默地感受了一下从“浴血鸟”工会那里满溢出来的,几乎肉眼可见的猩红杀气。

    看着那里的“人间炼狱”,某人顿时露出了一副后怕的神色:

    “娘希匹,到底是杀了多少人才能够拥有这样的恐怖杀气啊?”

    依稀想起对方那个几乎完虐了五帝之一的“杀人鬼”的传闻,“以杀止杀”又不禁补充了一句:

    “恐怕就连号称杀人无数的‘杀人鬼’,都没有那个男人杀的人多吧?”

    聆听着不远处那些罪犯们的惨叫声,“以杀止杀”此时只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此刻的他和周围的很多囚犯一样,只想逃离这里,逃出“八神”的魔爪。

    所幸中央这根刻着自己名字的“魂石”,没有被“八神”破坏掉,自己死掉也没有太多的损失,总之,在“八神”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先赶紧跑路吧!

    然而,很快,他就再也没有这种庆幸的感觉了!

    因为完全调动了“八神魂力”,进入“暴走”状态的白夜,自然不知道要破坏这个类似“复活石”的东西,对于此刻的他而言,相比起中央这根根本不会动弹的“魂石”,还是周围那些到处仓皇逃窜的囚犯更能够吸引他的注意力。

    所以,一场围绕着整个小镇展开的血腥“大屠杀”,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开始了!

    只要有囚犯逃出这座小镇,白夜就会迈着诡异至极的步伐将他撕成粉碎,而只要那名囚犯死了,就会以“回到起点”的方式,“毫发无损”地在中央的那根“魂石”周围复活。

    然后就是再次逃窜,再次被杀,一次又一次,周而复始,没有尽头。

    而那些囚犯嘴里的咒骂,也从一开始的:

    “我特么要杀了你!”

    “一起上,杀了这个臭傻x!”

    “别怕他,我们根本不怕死!”

    “对啊,大家一起用人命堆死他!”

    变成了:

    “我错了!”

    “大佬,饶命啊!”

    “不要再杀我了!”

    “救命啊!”

    然而,暴走以后,已经失去了“理智”的白夜统统无视了这些罪犯们的哀嚎惨叫和跪地求饶,只是一味地杀戮着,只是机械地————杀戮着!

    伴随着“八神”的杀戮,庞大而浩如烟海的恐怖杀意不断盘旋在这座小镇的上空,渐渐形成了一个布满着尖牙利齿的恶魔脑袋,看得所有小镇外的囚犯们都感觉到心惊胆战,露出了一副完全不敢接近这里的恐惧表情。

    同样,小镇的不远处,感受着小镇里面那触目惊心的惨烈气势和源自于某个冷酷男子身上,那庞大到连空气都仿佛要凝固掉的恐怖杀意,白发少女再次颤颤巍巍地询问了一句:

    “你真的认为他很‘温柔’吗?”

    “我确定。”

    无视了周围发生的一切,徐恨蝶空洞的黑色瞳孔中仿佛看不到一丝其他的情绪。

    ps:卡文了,半天推进不了剧情,大纲方面被我写乱了,重新整理一下,今天暂时一更。

    话说,大家真的不喜欢“报幕词”的设定么?(委屈脸)

    我只是在祭奠自己高中时候的写作手段而已qw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炮灰为王[快穿]〕〔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六十年代小军嫂〕〔守望先锋降临漫威〕〔童养婿〕〔当年万里觅封侯〕〔无限求生〕〔九爷,宠妻请节制〕〔金算盘〕〔造反成功后〕〔先生,你领带松了〕〔权贵之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