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轻狂鬼医妃〕〔一往情深:别来无〕〔活在角落里〕〔最强武侯〕〔名门贵妾〕〔朝唐之上〕〔我真的长生不老〕〔心理操纵师〕〔恒行诸天〕〔无限求生〕〔无限王者进化系统〕〔完美神话世界〕〔仙妻入怀:兵王大〕〔霸道大帝〕〔独占萌妻:权少,〕〔与萌娃的文艺生活〕〔专业抓鬼三十年〕〔逆流非君所愿〕〔抗日之铁血战将〕〔踏天神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大封神 第四章、巫妖炼体玄功
    ps:嘿,大家注意了嘿!求支持!求推荐!求收藏啊!!!

    十二年的漫长岁月中,宗老会九大宗老或担忧、或冷笑、或不甘、或幸灾乐祸、或轻言抚慰,众多兄弟姐妹的或鄙视、或怨恨、或谩骂、或嫉妒、或挑衅、或不堪,当然也有小部分的或同情、或安慰、或鼓励、或劝说。。。。。。总之,李林挺过来了,并在三天之前突破。

    十五六岁的先天境强者,这种速度不算惊艳,但也不算太差,不能算是绝顶天才,但也差不多是普通天才的程度。

    只是,李林比旁人多了四年的修行时间,所以,在他人眼里,他不复天才之名。

    李林曾经听说,大商皇城朝歌黄氏家族的一位青年,天资卓绝,武道惊艳,八岁修行,不到十岁突破先天境,十五六岁更是直达先天十二重之境,六左右的时间,便连破六境,几乎一年两境,乃是真正的武道天骄。

    更有传说,在青年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他便已硬悍雷劫之威,破入金丹境,二十四五岁更是凝结出九转金丹,寿元千载以上,九重异象惊天动地,震撼朝歌城,席卷碧穹天。

    如今青年三十岁上下,恐怕已经打破金丹桎梏,强势踏入窍穴境,修为惊天动地,堪比上古圣贤,只是不知其凝练了多少窍穴。

    这尊青年姓黄名飞虎,三年前,大商人皇帝辛御赐王位,号镇国武成王!

    镇一国之气运,护一国之威严!

    “镇国武成王黄飞虎?是封神中的那位黄飞虎吗?”李林略一皱眉,难以确定,俄而,他才一展英眉,“不管你是不是,有朝一日,吾必定能超越你!”

    “现在,我已突破先天境,是该选一选玄功心法了。”李林打开武典,希望能从中找到武典奠基心法的进阶心法,“为何武典只有奠基心法,却无进阶心法,我之后的武道之路又该如何走?”

    李林将手中的兽皮书翻来覆去,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丝蛛丝马迹,然而却一无所获,“除了最后一页的巫妖炼体玄功,其他什么玄功宝典一字都没有。”

    “难道真的要修行家族的万象玄功不成?”不知为何,李林有些不情愿。

    “万象玄功,取自‘一元初始,万象更新’之意,乃是一本地级上品功法,是李氏先祖脱胎换骨之后,灵光一闪,抓住天地万象之变而悟得。这样的玄功对现在的我来说应该足够了。”

    玄功宝典,分天、地、玄、黄四级,每一级又有上、中、下三品,据说天、地级玄功还有一品为极,寓意天地二极,世之至境!

    “可惜,巫妖炼体玄功乃是炼体功法,且修行苛刻,否则的话,我倒是不介意修行一番。”

    李林又翻到兽皮卷的最后一页,暗暗可惜,“巫妖炼体玄功:非修行武典奠基心法者,不可修炼,切记切记!”

    “修行法门:以大妖大巫之精血,演化阴阳之极,镇精魂,破神脉,演混沌,化太极,炼己身,强筋骨,展大妖、大巫之能。”

    看到这里,李林微微苦笑,“武典奠基心法算是达到了,可大妖、大巫精血。。。。。。”

    “巫妖炼体玄功简法:以妖巫精血为引,修天、地、玄级之功法,镇其神魂,破其血脉,熔炼己身,壮筋强骨,施展其能。”

    “妖巫精血血脉越厚,则炼体之法危险越大,可一旦功成,收获亦是越大。”

    这是巫妖炼体玄功的简化之法,记载在武典之后。

    李林听说过简化之法的来历,传闻夏之暴君桀不喜练武,毫无意志,难以坚持,遂命诸臣穷心血,耗精神,费时辰,简化巫妖炼体玄功,三十六年后乃成。

    此简化之法成功之日,大商之王汤破其国,逐其宗,立大商皇朝于朝歌。

    夏灭,桀亡,诸夏臣子进献玄功,随即纷纷呕心沥血而亡;人皇成汤为彰显夏臣之德,亦表明大商之仁,遂将此玄功记载于武典之后,授予天下,传于后世。

    “就算是我要修炼万象玄功,恐怕也要等待父候归来才是。”李林将文藏武典收藏起来,躺在床榻上,仰望夜穹,蹙眉思索,“否则的话,一旦让宗老会的祸害知晓,定然会再次刺杀于我。”

    “宗老会的每一尊宗老实力至少都是先天三重之境,想要杀我,轻而易举。”李林想到宗老会潜藏的祸害,一股危险从其背后升起,让他不寒而栗。

    唐州城,一处隐匿的地下暗室中,灯火晦暗,明灭不定,暗室大部一片漆烟,一位身材看似高大的中年老者背对灯火,负手而立,面容隐于烟暗中,让人无法辨别。

    忽然,凭空中闪过一道声音,沙哑刺耳,语言晦涩,“听闻唐州侯的小侯爷突破先天之境了,此事可是真的?”

    “小侯爷突破先天之境?你从哪得到的消息?”中年老者似有意外,淡漠说道,“或许吧。”

    “或许?无论是否突破,宁可杀错一千,绝不能放过一个,必须斩草除根!”沙哑声音尖叫而出,暗室一晃,似乎震动了一翻,“你应该明白大王对此事的重要性,为何不出手,莫非是心中不忍?”

    “心中不忍?我早已上了你们的贼船,何来不忍?至于斩草除根?哼哼,你真的以为唐州侯对我等之事一无所知吗?”中年老者冷笑一声,身形不动,不屑说道,“要知道,李林毕竟是他的独子,你如果想让其疯狂,便自己出手吧。我是绝对不会出手的。”

    “你敢?!”

    “有何不敢?!你要记住,本座与你家大王的关系只是合作,而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中年老者轻轻一哼,空气爆鸣,一股血雾从烟暗中冲起,血腥之气,非常刺鼻。

    中年老者大袖一挥,血雾震散,血腥之气也消失了,空气重新变得清新起来。

    “是小人莽撞了。”良久之后,那声沙哑的声音再次传来,只是此时再无趾高气扬,“但是,如果小侯爷真的突破先天之境,那就绝对不能再留下他了。他必须死。”

    “为何非要将其置于死地,难道只是因为他六年前修行了武典奠基之法吗?”中年老者有些不明白。

    顿了顿,那声音说道,“不错!你或许听说过此子母亲的死因。”

    “我好像记得,唐州侯的夫人最初修行的好像也是武典奠基之法。嘶!”中年老者倒吸一口冷气,神情变幻不定,“莫非武典奠基之法有什么秘密不成?”

    “桀桀桀!你的反应太慢了,现在才反应过来。”那声音冷冷说道,“武典奠基之法乃是你们人族心法,你居然来问我?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哈哈哈!”

    笑罢,那人见中年老者毫无动容之色,颇感无趣,说道,“借用你的一个词,或许其中隐藏了什么秘密,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真相如何,我并不知情。或许你可以向小人的大王询问一番。”

    “你家大王吗?”中年老者头微微一低,眉毛不由皱起,“算了,此事以后再说。”

    “总之,现在本座还无法确定小侯爷是否依旧修行的是武典奠基之法,也不知他是否突破了先天。就算突破了先天,或许也是改换了玄功也说不定。”中年老者真的无法确定这件事情,只得一叹,“自从唐州侯夫人一死,唐州侯对其子在暗中的保护可谓不遗余力啊。”

    中年老者的语气中,不乏对这些人的埋怨之意。

    “也罢,此事不劳烦你了。”那声音好像思考了一番,稍后才说道,“不过,我希望你做另一件事情。”

    “何事?”

    “明日,我北狄三千勇士攻略唐州,希望你。。。。。。”

    声音越来越低,直至完全消失不见,中年老者若有所悟的点点头,眼眸闪过一丝精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九爷,宠妻请节制〕〔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炮灰为王[快穿]〕〔六十年代小军嫂〕〔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