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墨爷有令:乖乖受〕〔韩少追妻:老公狠〕〔制霸女权世界〕〔顶级宠婚:闷骚老〕〔唐版水浒〕〔最强商女:韩少独〕〔穿书锦鲤修真日常〕〔然后是你〕〔女师爷〕〔傅先生,偏偏喜欢〕〔明星饭店〕〔最强女王:早安,〕〔诡秘18月〕〔大汉光武〕〔都市奇侠传〕〔邪王盛宠:萌妃逆〕〔渡风杂货铺〕〔都市超级特种兵〕〔大野狼和小甜点〕〔乡村小校医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大封神 第五章、北狄来袭,金手指现
    ps:老规矩,求支持!求推荐!求收藏!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一片巨大的红晕渲染了整片天际,红霞如雾,灿烂四射,正缓缓向四面八方覆盖而去。

    “小侯爷。”咚咚几声,春花叩响房门,轻轻呼唤着。

    “何事?”李林双目一睁,坐了起来,整了整衣服,继而说道,“进来吧。”

    春花推开房门,走进房屋,看到李林微微敞开的衣服,一抹精壮的身材映入眼帘,春花俏脸一红,低头说道,“小侯爷,宗老会有请。”

    “宗老会?”李木一愣,不动声色的问道,“春花,你可知道所为何事?”

    春花摇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小侯爷无须担心,宗老会请小侯爷至议事大殿一趟。”

    “议事大殿?议事大殿在平常之时可是非大事不开。莫非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李林一听,不敢怠慢,吩咐春花,道,“速速为我洗漱。”

    “诺!”春花应道,此时,秋月双手捧着一盆清水而来。

    一刻钟之后,李林收拾好了一切,出现在议事大殿之中。

    此时,议事大殿之上,宗老会六大宗老齐齐出现,二、三、四三位宗老随唐州侯李守疆出征未到之外,唐州城上大夫古月、守城将军山逢亦赫然在列。

    “小侯爷来了。”看到李林的身影,上大夫古月、守城将军山逢齐齐拱手行礼。

    “上大夫,将军。”李林对着两人拱拱手,来到六大宗老面前,双手在胸前交叉合并,随即自然放下,落于身体两侧,躬身一拜,道,“孙儿李林见过六位宗老。”

    “林儿来了。”一位须发皆白,身材瘦削的老者大手虚扶,拉着李林做到主位之上,随后说道,“唐州侯远征北狄,不在城中,便由其子主持此次议事。尔等可有异议吗?”

    李林一头的雾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想发问,却见上大夫古月与守城将军一齐说道,“臣等无异议。”

    “大宗老既然开口,我等自然也无异议。”看到大宗老的目光望向自己而来,另外五位宗老纷纷点头。

    “大宗老,究竟发生了何事?竟然有如此大动作。”李林看了看诸人,小声问道。

    “启禀小侯爷,我军侦查得知,万里之外,尘土遍天,喊杀如雷,乃是北狄骑兵杀至,看其目标正是唐州城。”守城将军出班,拱手言道。

    “可确定了吗?”李林问道。

    “确定!那队骑兵很张狂,没有掩饰踪迹,煞气汇聚,凝成一只青狼头像,仰天长啸,声震四野,百里皆闻。”守城将军再次说道。

    “不知上大夫,六位宗老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李林惶然无措,看了一眼正襟危坐,默不作声的六宗老与上大夫,问出声来。

    “臣有一问。”上大夫古月出班,问道,“不知将军可知骑兵若何,军容若何,城中大军可否一战?!”

    听到古月的询问,守城将军微一思考,斟酌一番,道,“此为青狼骑兵,约三千之数,乃是北狄精锐,风驰电掣,万里之遥,午时可至。城中大军四千左右,然面对北狄精骑,守城或许足以;若出城一战,恐有全军。。。。。。覆灭之危。”

    守城将军山逢眸光黯然,没有信心。

    “大宗老,不知宗老会之府兵若何?”上大夫古月转头看向宗老会,从容不迫的问道。

    “府兵二百之数,修行李氏家传玄功,具是李氏精锐,先天之下,可以一敌百。”大宗老傲然答道。

    “如此的话,那么。。。。。。”

    “上大夫!”就在这时,守城将军山逢打断了古月的话,严肃说道,“上大夫需知,府兵一人可以一敌百,然一队之师,讲究的团结之力,战阵之能,军魂之威。军魂之下,血气如虹,一切都是瓦砾。”

    “末将有幸随侯爷出征,曾见识过北狄青狼之威。合力之下,一般来说,一百后天武者,可杀一先天强者,自身损伤寥寥;一千后天武者,可与先天三重对抗;三千之数,九位宗老齐上,也会死伤半数。”

    “更何况,北狄之中亦有强者。青狼骑乃是北狄精锐,三千勇士,必有数尊堪比先天三重的强者跟随。若是青狼王骑,就算是先天六重也并非不可能。”

    “先天六重?罡元境高手。”这一次,上大夫、大宗老齐齐变色,迅速问道,“你可能确定吗?”

    “末将不能确定。”守城将军摇摇头,继而说道,“但三千北狄敢于袭击唐州城,必然做好了准备,我等不可不防。”

    “而且,一旦这三千青狼骑能凝结出军魂,那么此战......”

    守城将军说不下去了,军魂一出,可越级而战,三千青狼骑凝结的军魂,哪怕是先天六重强者也要饮恨。

    上大夫沉默了,良久,他才抬头,似是安慰,似是在鼓气,道,“青狼骑是否能凝结军魂暂且不说。大宗老,不知宗老会可能敌得过先天六重的强者。”

    “可以一试!”大宗老思虑了一番,艰难说道。

    “好!只要宗老会能挡住先天六重的强者,剩余的便由臣来安排吧。”上大夫古月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对李林遥遥一拜,说道,“臣有一事,需请小侯爷做出决定。”

    “我?”李林一愣,他知道自己年纪小,难以服众,坐在首座,也只是做个样子罢了,根本没有任何的发言权,因此,他大部分保持着沉默,不发一言,暗中却在观察留在城中的六位宗老,想要找出父候信中所说的祸害。

    可惜,除了大宗老偶尔说话之外,另外六位宗老全程都在闭目养神,仿佛一点也不管事,“难道是大宗老?”

    李林不能确定,蹙眉沉思,就在这时,古月忽然对李林开口,打断了李林的思绪,李林面色不变,轻轻问道,“上大夫有何要事?不妨道来。”

    “诺!”上大夫应了一声,退后几步,忽然匍匐于地,行五体投地之大礼,铿锵说道,“臣请小侯爷午时移步城墙,与守城将士一道,以状军威,以鼓士气,以励民心,共抗北狄!”

    “放肆!”大宗老闻言,勃然动怒,大袖一挥,大殿隆隆震动,仿佛地龙翻身,如若雷霆在虚空中炸响,“尔欲弑主乎?!”

    你这是要杀害你的主人吗?李林虽然不是古月的主人,但他的父亲唐州侯李守疆却能驱使古月,就如同主人一般,而李林是李守疆唯一的儿子,从情理上来说,大宗老并没有说错。

    大宗老怒不可遏,直言喝问。

    “臣不敢!”上大夫古月抬头,面目坦然,镇定自若,说道,“侯爷将唐州城交付于臣,臣夙夜忧寐,不敢懈怠。现在,唐州城危在旦夕之间,臣不等不出此下策。”

    “若林儿身死,你可对得起守疆吗?”大宗老逐渐平静下来,但依旧不同意,“林儿可是守疆唯一的儿子。”

    “小侯爷若身死,臣绝不独活!”古月面色依旧,正义凛然,大声道,“以一人而换唐州城,臣觉得,值!”

    或许是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过分了,古月声音放低,温润说道,“更何况,此事的决定权掌握在小侯爷的手中。若小侯爷不愿意,臣亦不敢逼迫。”

    “这。。。。。。”大宗老迟疑了,问向李林,“林儿怎么看?”

    “小子觉得上大夫说得有理。”李林装作弱弱的样子,随后又兴奋说道,“而且父候常常教诲小子:身为李氏子孙,当承先祖之功,守我疆土,镇我城池,护我人族!”

    “小子愿上城墙,壮我军威,鼓我士气,励我民心!”

    “好!侯爷有子若此,当无憾!”上大夫古月满意的捋了捋长须,很是赞赏的看着李林,对于他之前恐慌的感官,大大改变,“此子若是有足够的历练,纵然修为不足,但亦能脱胎换骨,焕然一新。他日继承侯爷之位,执掌偌大的唐州,进取或许不足,但守成足矣。”

    “不愧是我李氏儿孙!”大宗老感慨一番,吩咐道,“老五、老六、老七,你们携带三十府兵,待林儿踏入城墙之上,便时时刻刻守在他的身边,确保林儿的安全。”

    “诺!”被叫道老五、老六、老七的三人正是宗老会的五长老、六长老与七长老。

    “大宗老,山逢将军,除此之外,还需向外界求援。”此事一定,上大夫古月并没有就此安心,而是继续与诸人商议。

    “求援?”大宗老皱眉,道,“守疆率军出征,漂泊不定,如何求援?”

    “并非向侯爷求援。”上大夫古月微微摇头。

    “那是哪里?”守城将军山逢问道。

    “冀州!”

    。。。。。。

    议事之后,上大夫古月遣人前往冀求援。不过,此事却是与他无关了,上大夫古月让李林回去休息,养精蓄锐,做好准备。

    “冀州吗?为何上大夫独独向冀州求援?”李林突破先天之境,基于武典奠基心法的感悟,对于天机的把握比往常多了几分敏锐,似乎冀州与唐州的联系太过密切了。

    而且,这股密切与他有关。

    回到自己的房屋中,李林对春花、秋月吩咐了一番,关上房门,盘于床榻之上,“我有一种感觉,这三千青狼北狄似乎是为我而来,难道是他们知道我突破先天之境了?”

    “可是我不过是刚刚突破,又是谁泄的秘?春花?应该不可能,父候既然将母亲身死之事都告诉了她,表明她能够完全信任。秋月吗?应该也不可能,她虽然单纯,但兹事体大,有春花在,秋月应当可以信任。”

    “那到底是谁呢?”李林想得头都痛了,“刚刚议事大殿之中,每个人的表现都很正常,上大夫虽然提议让我上城门,但理由完全充分;守城将军没有说话;大宗老强烈反对,其余六位宗老保持沉默,根本不能看出蛛丝马迹。”

    左思右想,李林依旧毫无头绪,甚至开始怀疑起了自己,“难道是我自己多心了,听到北狄来袭,心中不安所致?”

    “罢了,凭我现在的实力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当务之急,应当是寻找玄功,努力修炼。”

    李林晃了晃脑袋,不再纠结,他的心中虽然如此想,但却又不得不陷入了一番矛盾之中,寻找玄功,就要让人知道自己突破了先天之境,可是父候又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小心谨慎,

    “春花毕竟是一个侍女,接触不到深奥的玄功宝典,反而可能打草惊蛇。”

    李林本想让春花去打听打听一番,但很快被李林否决了。

    李林一时间没有办法,闭上双眸,默默运转武典奠基心法,十二周天运转而过,时间逐渐接近午时了。

    “咦,那是。。。。。。”李林内视自己的心脏处,忽然发现有一点光亮闪动,如若萤火虫一般,就想无尽烟幕中的一颗星辰,很渺小,若不仔细一点,很容易掠过去。

    李林慢慢靠了进去,忽然,画面一转,他迅速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神秘的地方。

    “这。。。。。。莫非就是我的金手指吗?”李林的前方,一块半人大小的屏幕闪现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