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轻狂鬼医妃〕〔一往情深:别来无〕〔活在角落里〕〔最强武侯〕〔名门贵妾〕〔朝唐之上〕〔我真的长生不老〕〔心理操纵师〕〔恒行诸天〕〔无限求生〕〔无限王者进化系统〕〔完美神话世界〕〔仙妻入怀:兵王大〕〔霸道大帝〕〔独占萌妻:权少,〕〔与萌娃的文艺生活〕〔专业抓鬼三十年〕〔逆流非君所愿〕〔抗日之铁血战将〕〔踏天神王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大封神 第十章、火烧身!
    ps:诸位书友大大,这一章五千字哈,五千字!给个支持,给个推荐,收藏一下呗!!

    “赤兔!这是传说中的先天神驹赤兔马!”

    “‘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吕布为天下第一武道高手,他的马也是不同凡响,堪比上古仙兽啊!”

    “我曾听闻夏侯惇将军、夏侯渊将军、曹纯将军等几次三番向司空求取赤兔马,结果全都被司空拒绝。本以为是司空留下,自己所乘,可此次看来,怕是。。。。。。”

    “嘘!”

    一干文臣武将不敢大声喧哗,在下面低声私语,有几位胆大的更是偷偷的看向最前方的几位将军,却见他们面如沉水,脸色铁青。

    八名侍从艰难的将赤兔神驹从马厩中拉了过来,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一个个满头大汗,汗流浃背,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待向曹操付命之后,才纷纷松了一口气。

    “吼!”

    赤兔大叫一声,如龙吟虎啸,震荡千野;凌厉的双眸似熊熊火焰,喷薄而起,怒视曹操,桀骜不驯。

    它马口一张,一股劲风冲起,赤兔神驹竟然朝着曹操咬了过去,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如刀光毕现,锋利无双,斩断一切。

    “孽畜!焉敢放肆!”

    曹操不慌不忙,冷哼一声,一团烟气从赤兔神驹上升起,一道道烟色的锁链如同巨网一样,以摧枯拉朽的气势将赤兔神驹给镇压了下去。

    “咚!”

    赤兔一下子摔倒了下去,挣扎着爬起,脚步蹒跚,如火焰般的眸子中多了一丝人性化的忌惮,它低吼一声,沉寂了下去。

    “无论鸟禽,还是野兽,只要达到先天境界都会诞生灵性,觉醒灵智。”李林看着低头不断轻吼的赤兔马,平静无澜的眸子中闪过一缕明悟。

    “而诞生灵性,觉醒灵智的赤兔马便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无惧无畏,取而代之的便是如同人一样的趋利避害。当然,这也并非绝对,或许,以前的赤兔曾想追随吕布一起,但现在内心有了畏惧的赤兔不会了。”

    “且慢!”

    一声大喝将李林从思考中惊醒,他看向来人,这是一个身高八尺的大汉,身上的肌肉如同峰峦一样,让人一眼便知其乃一员悍将!

    “你有异议?”曹操双眸瞥向大汉,随即又掠过沉默不语,看向神游天外的夏侯惇、夏侯渊等人,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意味。

    这一眼,古井无波,却让大汉如坠冰窟,一股冷气从脚底冲向脊背,身躯微微一晃,好似要跌倒一样。

    他一咬舌尖,一股腥味充斥脑海,将内心深处的惧怕与胆怯丢了出去,抱拳而立,郑重说道,“末将威北校尉张烈拜见司空!”

    就在李林深思之时,曹操当场允诺,大手一挥,将赤兔神马赐予关羽,高兴之余,还询问众将是否有异议。

    或许这只是曹操不过随意一问,却不曾想竟然真的有人提出了异议。

    “那你有何异议?”曹操双眼冰冷,静静的看向张烈。

    众臣也不出声了,深怕惹怒曹操,偌大的司空府一时落针可闻,安静无比。

    “嗝!哈哈哈!好玩,好玩!”

    一声大笑传遍丞相府内外,众人心中惊骇,抬头望去,竟然是张飞在仰头大笑。

    张飞本就天不怕地不怕,此刻见到有一件能膈应到曹操的事情,他当即打了个酒嗝,大笑起来。

    “司空!益德他。。。。。。”关羽一见曹操双眼一眯,暗叫不好,当即出言。

    “不要再说了。”曹操早就耳闻张飞在军营中的胡闹,心中大为不满,只是碍于关羽的面子,才一度视而不见。

    现在,张飞在众臣煌煌目光之下,彻底落了他的面子,曹操自然不能再忍耐了。

    但,他毕竟是曹操,气度恢弘,虽然对张飞非常的不满,但也不会对其赶尽杀绝。

    “来人,张翼德喝醉了,将他送到汉寿亭候府休息!”

    “诺!”府外两名后天巅峰的铁甲卫士走了进来,架起张飞就往外走。

    “嗝,某没醉!某还没醉!没。。。。。。”声音越传越远,渐渐听不见了,关羽知道曹操既然如此说来,便不会追究了,当即感激的说道,“多谢司空!”

    曹操点点头,转而看向张烈,沉声问道,“张烈,你现在有什么异议,可以说了。”

    “司空,末将自司空起兵,讨伐董贼之时便已跟随,一路冲锋陷阵,奋勇杀敌,不敢说有多大功劳,但至少苦劳是有的。”

    “我知道你,张烈,张子勇,陈留己吾人,与子满乃是同乡。”

    曹操眼神的冰冷渐渐逝去,变得柔和起来,待说到子满时,双眸悲戚,面色黯淡。

    这位子满不是别人,正是曹操爱将典韦。

    “我还记得,你胸口有一处刀伤,乃是建安二年,征宛城之时,你与子满为救我,被张绣麾下大将胡车儿所伤,差点身死。”曹操微微一叹,道,“子满身死,让我痛不欲生,这些年来将尔等忘却,是我对不住你们啊。”

    “不!司空千万不要如此!司空对我等恩重如山,照料我等家小,没有对不起我等!”张烈猛然屈膝一跪,连连磕头,大声说道。

    “既然本司空没有亏欠,尔等也心中无怨,那你又有何异议?!”

    这一刻,曹操语气一冷,又重新成为了一世枭雄!

    “司空!某之异议,非是司空,而是关羽!”张烈连连磕头,此刻听到曹操的喝问,心中一颤,但依旧抬头,一脸坚毅的说道,“末将等九死一生,杀敌数以千计,才以军功升任一军校尉,关羽不过败军之将,投降之将,无尺寸之功,何以封偏将军,拜亭候位?末将不服!”

    张烈这一吼,气血如虹,震动诸将,所有人都惊呆了,整座司空府都微微震动起来。

    “其余人呢?”曹操扫了一眼下方,眸子中掠过一些玩味,“有异议者都站出来吧,本司空绝对不会怪罪尔等!”

    众将相视一眼,十分迟疑,有些犹豫不决。

    几位文臣各有所思,郭嘉摇头晃脑,手中杯酒不停,放浪形骸;荀彧张了张嘴,但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关羽闭目养神,对于张烈的质问,充耳不闻,对于他来说,除了刘备与张飞的事情能让他动容之外,其余皆是虚妄。

    “昨日高力带话给我,我便感觉今日宴会上会出事。现在......果然如此。”李林悄悄的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曹操,疑惑渐生,“只是此事不知道是曹操故意放任如此,还是让众将借此发泄心中不满?”

    “不对!此事曹操应该早有察觉,一是让众将发泄,二是敲打关羽;虽然曹操大度,但毕竟也是一位雄主啊。”

    李林想明白这一点,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放下心中的担忧,默默的观察场中的局势。

    “丞相,张烈校尉说的没错,末将不服!”就在此时,高力昂然而起,猛地站起身来,大声嚷嚷道,“什么关羽?一天到晚拽得二五八万似的,好像谁都欠他钱一样?结果呢,不过是一个败军之将罢了,什么玩意啊?”

    “卧糟!”高力一开口,李林一下子不淡定了,“高力啊高力,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张烈乃是威北校尉,正是他的顶头上司,高力又是他麾下屯长,如果说此事与他没有关系,打死也没人相信。

    或许此事不是李林主谋,但至少一个知情不报是跑不了的。

    “老子为丞相火里来水里去,大战数十场,至今不过一个小小的屯长;你一介败军之将,连个屁大点的功劳都没有,陛下就封你为偏将军,拜亭候位,这里面没有猫腻谁信啊。”

    “难道就因为你大哥刘备是陛下的皇叔?好,退一步说,谁知道这皇叔到底是真是假,天下的皇亲国戚海了去了,就凭他一个区区刘备,也敢招摇撞骗,也敢。。。。。。”

    “放肆!”

    关羽猛然张开双眸,犀利的目光如一柄刀芒,直射高力内心;高力愕然一呆,两眼翻白,浑身乱颤,一口白色泡沫从从嘴里涌出来。

    “关羽,你好大的胆子!”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李林不能再坐视不管了,高力毕竟是他麾下屯长啊。

    他猛然起身,脚步向前一踏,挡在了高力的身前,一股先天气息升腾,一柄虚影长枪冲起,震碎关羽的刀芒。

    “关羽,关云长,偏将军,汉寿亭候!”李林的声音一字一句的传出,在大殿上响彻,震得殿上的桌椅不停晃动。

    “这里是司空府邸,司空都没有什么,你凭什么动手?!”李林虽然欣赏关羽,但此刻的目光依旧锐利而冰冷,与关羽争锋相对,毫不退让,“你是客人,就应该有客人的样子,不应该反客为主!”

    关羽闻言,面色一沉,红若重枣,凤目一睁,轻喝一声,宛若龙吟嘶吼,“他说某可以,诋毁某大哥绝对不行!”

    “不过是事实而已,怎么能算得上诋毁?”李林的话语不急不缓,扫视一眼大殿,说道,“在座的诸位都知道,中山靖王刘胜广纳妃嫔,生子女一百二十余位,后世子孙不知凡几。刘备虽然姓刘,且自称其后,有何凭证?难道只要是姓刘便是陛下的皇叔吗?”

    “某大哥刘备仁德无双,天下皆称其贤,就连陛下也亲口承认其皇叔地位。你不惜质疑陛下,也要如此污蔑于他,到底是何居心?”关羽抚了抚长须,英眉一横,刀气透体而出,直劈而去,“若是不说个所以然来,某定不与你干休!”

    “不甘休便不甘休,你当我怕你不成!”李林毫不示弱,先天气血于周身萦绕,化成一柄血色长枪,,撕裂虚空而去。

    “都给本将住手!”

    一道身影掀翻桌案,腾飞而起,左右手各自斩出一抹神光,震碎刀气与血枪,怒喝李林,道,“关将军乃是陛下亲封亭候,尊贵无比,岂是尔等所能冲撞?幸好关将军大度,不与尔等计较,还不退下!”

    看似在为李林他们说话,其实却是在相助关羽,一旦李林、张烈等人退下,此事就会就此了结,但关羽的威势将会日盛一日,以后只要不触怒曹操,哪怕是夏侯惇、夏侯渊、曹纯也要退让三分。

    这不是李林一个人在与关羽作对,而是整个曹操的亲信大将在与之对抗。

    “张辽将军这是在为关羽说话吗?”李林看清来人,正是后世威震逍遥津,被尊为五子良将之首的张辽。

    “呃......”张辽一时语塞,他与关羽交好,且也是一员降将,于公于私,都要帮助关羽说话,可怎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承认?

    李林抽空看了一眼曹操,只见曹操双眼微眯,好似睡着了一样,心中顿时大定。

    “张辽将军,你虽是降将,但武道修为,高深莫测;兵法韬略,无一不精;更对丞相忠心不二,末将等自然佩服。”李林诚恳说道,“可是关羽呢?不过一员降将,身无尺寸之功,却能居将军位,拜亭候;反观我等,纵使为陛下奋勇杀敌,平去贼乱,却依旧比不上毫无功绩的关羽,这如何让人心服?!”

    “关将军对大汉也并非无功,当年黄巾之乱。。。。。。其后诸侯讨董。。。。。。等都是出了。。。大力的。”张辽心底很是尴尬,幽怨的看了一眼关羽,却继续为其辩驳。

    “张辽将军,关羽平定黄巾贼的功绩早已有了定论,岂可一功两封?”李林见张辽依旧不退,眉头一皱,刚要反驳,却发现夏侯惇将军冷笑开口。

    “夏侯将军,你这是在添什么乱啊。”张辽一呆,不由暗暗埋怨,“恩,这是。。。。。。”

    等张辽看到夏侯惇望向关羽冰冷如雪的眸子,忽然明悟了。

    “张辽将军,非是我等定要与你作对,只是这关羽欺人太甚了。你去军营去打听打听,多少将士怨声载道。。。。。。”曹纯将军吐了吐苦水,也发话了。

    “我等也相信营中之事定然与关将军无关,但某些人就不一定了啊。”另一位将军说话更委婉了。

    众多将军纷纷上前,明面上无一不是在为关羽开脱,但更深层次却是毫不掩饰对关羽的羡、慕、嫉、妒、恨!

    此时此刻,不仅仅是张辽懵了,就连曹操也微微变色了,手中的酒杯停止了转动,眸子微冷。

    曹操不计前嫌,笼络关羽,对其更是重重有赏,固然有其对关羽的喜爱,但更多的是为了稳固人心,保持内部团结,值此与袁绍一决雌雄之际,内部是万万不能混乱的。

    当然,曹操也知道自己对关羽如此厚待,会引起夏侯惇、夏侯渊、曹纯等一干亲信的不满,但却能为来自平民的中下层军官竖起了标杆。

    千金买马骨,高筑黄金台,异曲同工之妙!

    历史上,曹操这一举措可谓大获成功。可惜,曹操千算万算,什么都算到了,却漏算了一人——张飞,张翼德!

    因为对曹操的怨恨,因为对关羽投降曹操的不满,因为。。。。。。种种原因之下,关羽越是让他不要招惹是非,他硬是要反其道而行,最好惹怒曹操,将他斩首。

    而且,因为军队对曹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张飞直接将目光对准了曹军;三天两头的找事,虽然修为被封印,但境界犹在,仅凭肉身之力便将曹营大部校尉及其以下者打得那叫一个狼狈,那叫一个呜呼哀哉。

    曹操自然是知道此事的,但却并未放在心上。

    若非曹操今日心血来潮,想要试探一下众将有多少不满,随口问了一句“有何异议?”,恐怕依旧会被表象所蒙。

    曹操抬头,准备找谋士商量商量,却见郭嘉蒙头大醉,手中还高举酒杯,嘴里嘟囔,“马,马儿,来,来陪我喝,喝一杯!马,马儿,别,别走啊!这儿,还有。。。。。。嘿嘿。。。。。。”

    “这酒鬼,哎!”曹操摇摇头,无奈叹息一声,准备问荀彧、程昱二位谋士献策,可突然间,他的眸光从赤兔马上一掠而过,“马儿,马儿,好一个马儿!”

    “此真天赐奉孝于我!”

    曹操看着乱发酒疯的郭嘉,眼神中闪过一丝喜意,但回转大殿,看向争吵的众将时,面色一冷,“好了!”

    “云长侯位乃是陛下所赐,就不要再讨论了。”曹操看着安静下来的大殿,微微颔首,继续说道,“至于赤兔神驹。。。。。。”

    曹操顿了顿,立马有数十道火热的目光向他涌来,不用说,肯定有夏侯惇、夏侯渊等人,但除此之外,竟然还有关羽。

    要知道,自从关羽投靠以来,曹操所送金银珠宝、美人佳丽,不知凡几,但却丝毫没有让其动容,这如何不让他郁闷。

    可现在,曹操居然看到关羽竟然动心了,若非赐予其赤兔神驹会招来众将的不满,他肯定二话不说,直接赐予给他。

    以区区一匹神驹,换取一尊武道深不可测的大将,曹操一直认为很值。

    “三日之后,演武台比斗,胜者可得赤兔!”

    扔下这一句话,曹操拂袖一挥,直接起身,走向司空府后宅,也不管众人有何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九爷,宠妻请节制〕〔余生很长,不必慌〕〔无限求生〕〔童养婿〕〔炮灰为王[快穿]〕〔六十年代小军嫂〕〔先生,你领带松了〕〔穿越远古之红包系〕〔权贵之妻〕〔造反成功后〕〔与你寄余生[娱乐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