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阳师之借命〕〔万古修真妖孽〕〔最牛鬼仙〕〔这个明星来自地球〕〔蜜爱100分:不良鲜〕〔极品狂兵在都市〕〔千金归来:冷情少〕〔游侠本传〕〔傲娇总裁,霸上瘾〕〔执剑咏〕〔无限滴进化〕〔主宰星河〕〔娇娃联盟:小妻超〕〔电影的世界〕〔动力之王〕〔奶爸的科技武道馆〕〔仙王的日常生活〕〔丑女种田忙:邪王〕〔慕川向晚〕〔一遇总统定终身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大封神 第三百六十九章、蚊道人现,如此准提
    西方脱离玄门,自立佛道,以极品先天灵宝十二品金莲镇压大教气运!

    “轰!”

    便在这时,苍穹之上,无尽雷霆陡然收敛,乌黑阴云被雷霆感染,化成一片片紫云,氤氲蒸腾,霞光灿烂,凝聚起来。

    天地之间像是出现了一个紫色裂缝般,割裂了虚空,横贯了天庭与九幽,隐隐形成一颗巨大的紫色眼眸。

    “哧!”

    紫色眼眸陡然一睁,像是一位伟大的存在苏醒了一般,一股浩瀚的威压震荡出来,诸天颤抖,万界匍匐,众生心悸,感觉到一股毁灭的气息。

    “这是...天罚之眼!”接引圣人眼中出现凝重之色,“师弟,只要度过天罚之眼,你我便苦尽甘来,佛道便真正立下了。”

    “师兄所言...”

    “咔擦!”

    紫眸大放,一片璀璨的紫光照耀天际,一道雷霆贯穿洪荒上下,横亘万里云层,比大日还要炽盛,比星空还要浩瀚,洞穿霄汉,让众生都无法睁开双眼。

    整个天地,无穷的光芒似乎都被这道雷霆吞噬了,一种神秘而玄奥的力量震荡出来,紫茫茫一片,劈落而下、

    在这一刻,时间、虚空、黑暗...全都停滞了,只有那一道紫色雷霆长存世间,亘古不朽一般。

    这是一幅震世的场景,仅仅一道雷霆,却比之前的千万道雷霆还要炽盛,还要爆裂,倾泻而下,神辉无量,威压无垠,光耀亿万里,成为天地唯一的永恒之光!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准提圣人大喝出声,有一道神圣道音在天地传荡,菩提神树猛然暴涨,神霞缭绕,金辉灿灿,青色的神光在虚空流动,树杈崩乱,虚空颤动,如在开辟一片宇宙般,黄金雾气环绕,三千世界演化,气象万千!

    菩提树上,黄金叶片耀眼,密集堆叠,轻轻摇曳,向上冲起,如一片金色华盖,垂落下金色帘幕。

    “轰!”

    紫色雷霆与菩提树碰撞,可怕的力量爆发出来,一片云气涌动,仿若金色大海在沸腾。

    金色华盖瞬间破碎,灿烂的菩提树如若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灾难一般,寸寸断裂,化成灰飞;方圆亿万里的虚空瞬间化成虚无,混沌湮灭,时空断隔,带给众生死亡与毁灭的气息。

    “噗!”

    准提圣人如遭雷击,张口吐出一口大血,神色萎靡;他的圣人之躯受到重创,血肉不断重生,又不断崩灭,森森白骨露出,如金色琉璃一般,散发出凛然与不朽的气息。

    这是圣人的肉身,亘古不朽,却在这道雷霆之下受到了重创,差点被打落圣人之位。

    “十二品金莲,镇!”

    接引圣人祭出十二品金莲,镇压准提圣人的雷霆之力;又取出三颗金莲子,混之以八宝功德池水,驱散身上的紫色雷霆,修复伤躯。

    漫卷的紫云在退散,天上的雷劫在消隐,一轮大日悬于苍穹,普照大地;白云悠悠,晴空灿灿,整个洪荒,重新恢复清明。

    “呼!”

    良久之后,准提圣人长长呼出了一口气,周身之上,依旧有雷霆在霹雳,依旧有血肉在崩灭,但却没有了生命之危。

    “贫僧准提佛母,见过师兄!”准提圣人面色惨白,看着天上退散的紫云,终于露出一股笑意,“这场天罚之劫终于过去了,吾佛教当立!吾西方当兴!”

    “贫僧阿弥陀佛,为佛道之祖,见过师弟。西方大兴之机已定,你我终不负亿万载的艰辛。”接引圣人脸上的疾苦之色终于退去,微微一笑。

    二人相视一眼,不由开怀大笑,身上佛光一闪,不复道士模样,却是成为了身披袈裟的佛门中人。

    “西方叛玄门,立下佛道,竟然成功了?!”

    “自此之后,洪荒气运,玄门不再一家独大。”

    “......”

    太上依旧淡漠,元始天尊深沉,通天教主不屑,女娲娘娘冷艳,诸多洪荒大能心绪复杂,难以言喻。

    “哧!”

    就在此刻,陡然之间,一道血光从虚空激射,一股滔天的凶煞气息荡漾而来,直奔十二品金莲。

    这股气息,充满血煞、黑暗与邪恶,仿若一头太古的凶兽一般,穷凶极恶,所过之处,血光乍现,黑芒抖擞,令无数修士脸色大变,双股战栗,浑身颤抖,眼露惊恐之色。

    “这道血光...大凶!”

    “究竟是何物?竟然有太古凶兽一样的气息。”

    “好像是一头血色的蚊妖,它的方向...须弥山!”

    “贫道看它身上血光隐现,似乎蕴含血海的气息,莫非与冥河老祖有关不成?”

    “冥河老祖与西方不和,大战小战不断。若是西方脱离玄门,自成一家,必然气运大涨,冥河老祖此时出手,未必不可能!”

    洪荒西方,须弥山附近,西方二圣叛玄门,自立一教,早已吸引了洪荒大能的目光。

    现在,这股凶唳的气息一出现,顿时惊动了诸天大能,不由纷纷探出神识,但紧接着便感觉到自己的那一缕神识很快消失了,似乎被吞噬了一般。

    尽管如此,依旧有大能看到了血光中的身影,发现了来自血海的气息。

    这道血光很快,且就埋伏在须弥山附近,瞬间出现,瞬间钻进云海,没入十二品金莲之中。

    “孽障,自寻死路尔!”接引圣人淡然一下,不以为意,法力涌动,十二品金莲顿时大放光芒,照耀整片云海,要将那道血光消融。

    “咕噜...血神罩...咕噜...”

    一片血光冲起,化成一道光罩,覆盖血蚊全身上下,弥漫出种种玄奥的符文,竟然挡住了十二品金莲绽放的金光。

    便在此刻,一道幽暗光芒闪烁,血蚊嘴里长而细的口器陡然插入十二品金莲之中,带着一股锋锐与吞噬之意,大口吞吸起来。

    “咦?”接引圣人有些惊疑,紧接着便是震怒:“...大胆孽畜!”

    接引圣人浑身金光灿灿,探手伸出一掌,光华笼罩,封闭了四方虚空,抓向血蚊。

    “血海,出!”

    血蚊身上,一片血浪翻卷而出,足有万丈,仿若一方血海降临一般,带着污秽与血煞之气,席卷向金莲,不可一世!

    血蚊感觉到一股危机,想要用血海阻挡浸染金莲,抓紧时间吞噬;同时,以期冀能挡住接引圣人,赢得时间。

    可惜,血蚊小觑了圣人的威能,瞬息之间,血浪湮灭,血海消融,血蚊撑起血神罩,暴露在接引圣人的金色掌印之下。

    “轰!”

    一声轰然响起,一道混沌剑气自虚空激射而来,破灭金色掌印,虚空波动渐渐平息。

    “元始天尊?!”接引沉声喝道。

    一尊道人缓缓现身,正是刚刚离去的元始天尊,他为血蚊挡住了接引圣人的一击,冷声道:“如今天雷劫已过,佛教已立,道兄却是没有在洪荒出手的理由了。”

    “你...”

    “元始天尊,你不要欺人太甚?!”准提圣人亦是大怒,看着大口大口吞吸金莲的血蚊,心中在不断滴血。

    接引圣人与准提圣人心中清楚,他们背叛玄门,自成一教,会遭受天劫,会引来东方圣人阻己方立道;但鸿钧道祖曾言,不许诸圣在洪荒之中出手,虽然东方诸圣有清理门户之理由,但终究不能太过。。

    太上、元始,因为因果,仅出手一次;女娲出手三次;通天与西方有仇,但也只出手三次。

    现在,一只隐约来自血海的血蚊,竟然破了金莲防御,吞吸先天灵宝本源,甚至连佛道气运都在吞噬,也难怪接引圣人会怒而出手。

    “哼!”接引圣人闻言,心中微颤,疾苦之色更浓,他盘膝而坐,双手合十,背后佛光大放,传来阵阵梵音,“阿弥陀佛!”

    “......我作佛时,于他刹土,有诸众生,发菩提心,及于我所,起清净念,复以善根回向,愿生极乐,彼人临命终时,我与诸比丘众,现其人前,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我作佛时,无量国中,所有众生,闻说我名,以已善根,回向极乐,若不生者,不取菩提。”

    “......”

    禅唱不绝,慧光闪烁,蕴含无尽佛力,与血蚊身上的血光碰撞,不断消融其身上的血神罩。

    不到片刻,血神罩外,金光灿灿,被接引圣人的佛光笼罩、侵蚀,若非其中内层有血光隐现,恐怕还真像是一件佛门至宝。

    元始天尊目光闪烁,沉默不语,只是盯着接引与准提,不给其出手的机会,似乎只是因为鸿钧道祖的那道命令一样。

    “嗡!”

    气运云海中,血蚊化成了一片血海,所过之处,血海泛滥,金莲本源被吞噬,就连大片的佛道气运也被其吞噬不少。

    见到这一幕,准提圣人又惊又怒,盘膝而坐,与接引圣人一同,梵音震荡,佛光浩瀚,普渡血蚊。

    轰轰!

    两道如雷鸣般的声音响彻,十二品金莲已然凋谢了两品,第三品也在逐渐凋谢之中。

    嗡!

    血蚊的体内,一股更加恐怖的凶煞之气扩散开来,席卷四方,让众生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心惊。

    “大罗金仙后期!”

    “仅仅片刻,便从大罗金仙初期一跃至后期,太可怕了!”

    “这究竟是什么凶兽,口器这般锋利,连先天灵宝都能轻易刺破?!”

    “若是能将此凶兽斩杀,得其口器,祭炼出一件灵宝,那么......”

    洪荒之中,无数大能震撼莫名,眸光烁烁,显然各有自己的心思。

    “哼!孽畜!快要结束了,贫僧绝对不会放过你!”准提圣人心中大恨,目露凶光,事关西方大兴,他决不允许任何人破坏。

    “不好!血神罩快要坚持不住了,也不知道这血蚊还有没有后手?“元始天尊面色微沉,混沌剑气蠢蠢欲动,“无论如何,绝不能让这血蚊落入西方二圣的手中。”

    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准提圣人忽然睁开眸子,佛光闪现,手持七宝妙树,死死的盯住了元始天尊。

    “哧哧哧!!”

    三道流光破空而来,一幅太极图,金桥横贯,镇压诸天;一颗红绣球,红光烁烁,破碎虚空;一柄青萍剑,剑光森森,斩天裂地。

    三件灵宝,穿虚破空而来,散发恢弘气势,遥指准提圣人。

    “金莲,镇!”

    接引圣人陡然大喝一声,金莲光辉灿烂,与梵音佛光联合,猛然冲击血神罩。

    咔擦一声,血神罩瞬间破裂,化成无数碎片消散,金莲之光与梵音佛光不约而同的冲向血蚊。

    “桀桀桀,想抓贫道...爆!”

    哧的一声,血光一闪,血蚊猛然引爆尚未完全吞噬的第三品金莲莲花,一道声音轰然响彻,梵音佛光被消散,气运云海震荡,金莲直接被震飞出去。

    “孽畜大胆!”

    血蚊反应不慢,接引圣人手段也是非常,手指对着金莲一指,那朵被震飞的九品金莲陡然回转,金芒大放,带着一股圣人之威,镇压向血蚊逃脱之虚空。

    事到如今,接引圣人不再顾忌道祖之命,唯有出手!

    “尔敢?!”

    元始天尊见状,盘古幡一动,混沌剑气激射出来;与此同时,太极图、红绣球、青萍剑,纷纷一颤,直指接引。

    “西方大兴,谁都无法阻止!”准提圣人见状,七宝妙树祭出,刷向盘古幡;同时,他心中一狠,一颗舍利子在头顶出现,绽放无尽佛光,隐隐有佛陀传法,“给贫僧爆!”

    舍利子之下,一道善尸飞出,直奔太极图等三件灵宝,瞬间自爆,轰隆一声,虚空震颤,太极图、红绣球、青萍剑瞬间被炸飞出去,发出嗡嗡之音。

    “准提,你的善尸已经自爆过了一次,这尊善尸应该是刚刚凝练不久,可你竟然再次自爆?!贫道确实小看你了!”元始天尊心中动容,收回盘古幡,郑重说道。

    “只要西方能够大兴,贫僧就算赴死也无所畏惧!”准提圣人的脸色前所未有的惨白,但语气之坚定,心中之决绝,让人无比震撼。

    准提圣人,虽然多有不齿,无愧西方圣人之名!

    “恩?不见了?!”就在此刻,接引圣人忽然一怔,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的金莲。

    他瞬间用圣人神识扫视虚空,可依旧未曾发现血蚊踪迹,一无所获!

    “什么?小小蝼蚁安能躲开圣人神识?!”准提圣人脸色一白,施展神通,可惜如接引圣人一般,没有任何结果。

    “噗!”

    准提圣人张口喷出一口血,整个人如风中之烛般,让人心酸,让人动容。

    元始天尊见状,扫视一眼虚空,眉头皱了皱,不再多言,离开须弥山。

    这一次,元始天尊是真正的离开了。

    “师兄,吾等西方......”

    “阿弥陀佛,师弟,西方大兴,乃是天道大势,不容任何人违抗!”接引圣人面色淡然,重重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时少放肆宠:鲜妻〕〔惜你如命〕〔娱乐之皮神饶命〕〔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继承人的小甜妻〕〔余生很长,不必慌〕〔师士传说〕〔透视医仙〕〔雷霆〕〔万理之理〕〔地府神职〕〔萌宝来袭:爸比九〕〔豪门第一隐婚:盛〕〔前妻,离婚无效〕〔我太苏了,对不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