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护花高手在都市〕〔一顾终生,总裁套〕〔快穿系统:反派BO〕〔海贼之复仇者〕〔变身绝色女友〕〔大夏纪〕〔火爆小萌妃:妖帝〕〔都市之最强DNF系统〕〔红粉升迁路〕〔快穿影后:金主他〕〔重生之邪医狂后〕〔终极雇佣兵〕〔全能分解大师〕〔九龙圣祖〕〔我有一座穿越门〕〔官运红途〕〔超级纨绔〕〔透视兵王〕〔贞观太上皇〕〔他超粘人的(快穿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大封神 第五百一十八章 西游之始,因果了结!
    ps:二合一!

    岁月悠悠,伴随着时间的脚步,天机变得越来越混乱,量劫的气息也越来越重。x23us.更新最快

    许多活跃在洪荒大地上的各方势力纷纷收敛起来,小心谨慎,不敢冒头,免得天数之下,凭白沾染因果。

    洪荒西方,灵山道场,大雷音寺。

    “......”

    “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以无所得故,菩提萨,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

    “......”

    一座恢弘的庙宇矗立,一株硕大的菩提葱茏,一道道佛音传荡出来,遍布整个西方地界,给人一种光明、慈悲与至善的气息。

    这是如来佛祖在讲经说法,天地景象万千,四方佛陀跌迦,神泉涌现,金莲绽放,如若一场清净之圣地,消去一切苦厄。

    “嗡!”

    虚空一颤,大雷音寺微震,如来佛祖蓦然一停,漫卷的道韵陡然散开,浩荡的佛音骤然一滞。

    诸般佛陀,四方菩萨,八百罗汉,三千比丘尼,万千佛徒,陡然从道韵中清醒过来,纷纷望向如来佛祖,脸露疑惑之色,不知其为何突然停止了讲道。

    如来佛祖睁眼,一缕金光闪烁,缓缓打量众人,开口道:“东方生灵,多贪多杀,多难多灾,不识真佛,不慕至善,造就无穷恶业。”

    “今我有经三藏,谈天,说地,度鬼,共计三十五部,一万五千一百四十四卷,乃修真之径,正善之门,可超脱苦恼,解释灾愆。”

    “然,法不可轻语,道不可轻传,观音尊者......”

    “弟子在,我佛有何赐教?”观音菩萨出列,脚踏莲花,出声应道。

    如来佛祖淡淡一笑,凝视观音尊者,郑重说道,“观音尊者神通广大,此番还需你前往洪荒东方,寻一个取经佛子归来。教他苦历千山,询经万水,一路向西,度过八十一难,使得久久归真,来我处求取真经,传播东方,教化众生。”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观音菩萨双手合十,髻如乌云盘,衣似凤翎飘,佛光笼罩,瑞气蒸腾,透发种种慈悲之意,“弟子谨遵我佛法旨。”

    “善!”如来佛祖微微颔首,招来阿难、迦叶,取出两件宝物,递给观音菩萨,嘱咐道,“这锦斓袈裟、九环锡杖,可赐予取经人;若其坚心来此,穿我袈裟,免堕轮回;持我锡杖,不遭毒害!“

    观音菩萨应诺,拜领两件宝物。

    紧接着,如来佛祖又取出三个箍儿,再次递给观音菩萨,面露笑意的道,“此宝唤做‘紧箍儿’,看似一样,实则妙用不同。”

    “吾得圣人传授‘金、紧、禁’咒语三篇,今一同传授与你,教给取经人;若有不听话者,可将此箍儿戴于其头上,自然见肉生根。”

    “各依咒语念一念,定让其眼胀头痛,脑门皆裂,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终入我门来。”

    “贫僧明白!”

    观音菩萨接过紧箍儿,向如来佛祖告罪一声,而后飘然离去,前往洪荒东方。

    “阿弥陀佛!”如来佛祖双眼一眯,目送观音离去,低声吟道,“但愿此次西游,一切顺利......”

    “阿弥陀佛!”诸佛、菩萨、罗汉、金刚、佛徒,纷纷沉声喝道,一股淡淡禅意缭绕,余韵不绝。

    大明皇城,稷下学宫,诸子隐世,百家汇聚,昌盛之势,如火如荼。

    皇权之下,百家为尊!

    “启禀祭酒,佛门玄奘佛子在学宫之外求见!”

    数百年过去,第一代诸子开创百家之后,先后隐世潜修,非百家气运动荡,非人族生死存亡,则不出世!

    而今稷下学宫祭酒,历经多番争夺之后,再次落到了儒家子弟的手上。

    当今稷下学宫祭酒,正是孔丘之弟子,儒家七十二贤之一的荀卿,荀子!

    “诸位,那佛门佛子玄奘,如今已是第三次前来拜见,若是再不让其进门,恐怕天下会小视吾等百家啊。”

    荀子坐在高台之上,丰神俊朗,眸光温和,风度翩翩,不疾不徐的开口,从容不迫,温润如玉,给人以正人君子之感。

    “荀祭酒所言甚是。”一位面目刚毅,言语铿锵的中年文士开口,“只是,吾听闻,那玄奘的手中,有人皇陛下的旨意,前来稷下学宫召开‘水路大会’,宣讲佛门**。若是让其进入学宫,见到陛下旨意,恐怕就再也没有言语推辞了。”

    “李悝家主多虑了,任他佛法无边,难道吾等百家之说就弱了吗?”一个看起来颇为潇洒的家主开口,“更何况,百家子弟太多了,正好借此法会,试一试百家子弟的道心!”

    这是名家现任家主,惠施惠子,其才思敏捷,博学多才,善于逻辑与推理。

    李悝皱了皱英眉,想要说些什么,但似乎有些顾虑,却终究未曾说出来;他为百家之法家家主,在学宫之内,位高权重,仅在祭酒荀子之下。

    道家家主庄子,闭目养神,一会儿幻化蝴蝶,一会儿显出真身,如梦似幻一般;墨家家主是一位老年人,手中演化这一道道轨迹,对于此事,并不看重。

    其余几家,阴阳家、纵横家、医家、小说家、农家、杂家几位家主未至之外,只剩下兵家家主吴起吴子未曾开口。

    吴起也是一位中年人,脸色淡漠,面无表情,眉宇之间,流动着一缕缕煞气,几乎要凝成实质;寒冷的气机,流转如来,如若进入冰窟一般。

    “不知兵家家主有何看法?”荀子淡淡一笑,转而看向吴起。

    “心志不坚者,如何配做兵家子弟?!”吴起并未睁眼,只是冷声开口,一缕杀气激荡出来,若阴风吹拂,似刀锋刮骨。

    “善!既然如此,那便请佛门佛子,玄奘法师进来,开启水路法会,宣讲佛门道法。”荀子长身而起,一手在前,一手在后,彬彬有礼,“吾倒要看看,百家弟子,名副其实否?!”

    时光流转,很快便来到了下午。

    大日高悬,金光挥洒,照耀世间,如同披上一层薄薄的金纱,映染了天际。

    稷下学宫,中央广场。

    数百名光头和尚围坐在一起,空间建有一个巨大的高台,高台之上有蒲团、檀香设立,隐隐散发出一股奇异的香味。

    “佛门道法?吾心中有浩然正气,区区佛法,又有何用?!”

    “吾法家子弟,不循古,不法今,只认君王!君王一诺,可比社稷!”

    “无量天尊,道法逍遥,何必强求?”

    “战场之上,有进无退!岂是靠区区嘴皮子就能获胜的?!”

    “佛家弟子,口绽莲花,阴阳家门徒,黑白无度,双方正好借此比试一番!”

    “佛门佛法吗?传闻此乃西方二圣所创道法,应当非同一般......”

    “......”

    中央广场周围,一位位百家学子汹涌而来,白服儒家弟子,黑衣墨家弟子;黑白阴阳家弟子;血红兵家弟子......除此之外,平民百姓,散修修士,四教子弟,纷纷在列。

    “快看,那就是佛门佛子,玄奘大师吗?”

    “真乃高僧也,小小年纪,便能悟通佛力......”

    “......”

    陡然之间,人群之中,一阵骚乱,不少人议论纷纷起来。

    众人转身看去,一位二十几岁模样,长得白白净净的和尚,一步一步走了过来,脚下隐隐有金莲闪烁。

    “嗯!”玄奘看见下方人山人海,不由露出满意一笑,朗声说道:“蒙陛下恩典,贫僧于稷下学宫,召开‘水陆法会’,宣扬佛门道法。诸位施主能来,便是有缘!”

    “佛门讲求因果报应,今日之因,他日之果;诸位施主有向佛之心,他日定当必有果报......”

    玄奘轻轻开口,话语温润,气度相合,如润物细无声一般,不知不觉之间,传播佛法之真理。

    与此同时,大明皇宫,朝天殿。

    李林默默静坐,遥望稷下学宫,精光烁烁,眸光之中,一个白衣和尚闪现出来。

    “西游之始,佛法东传......这便是第一难吧。”李林呢喃自语,“朕给尔等机会了,便看看尔等能否把握得住?若是连这一关都过不了,又如何大兴呢?”

    玄奘**凡胎,讲道之时,自然不会有恐怖的异象现世;但他身负重任,为佛门佛子,又是金蝉子转世,对于佛法的理解,直入骨髓,隐隐约约之间,有几朵金莲在虚空绽放,若有若无的梵音,弥漫虚空,仿若仙乐在奏响。

    玄奘的身上,金光凛然,佛韵微颤,照射虚空,映染寰宇。

    一缕缕金色光点散发开来,没入虚空,直入一个又一个生灵的体内,好似一个种子,正在等待发芽的那一天。

    大日西斜,红云渲染,映衬半个天边,一个下午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

    “阿弥陀佛!”玄奘双手合十,宛若一尊佛陀般,宝相庄严,神圣无比。

    “玄奘法师,你说放下屠刀,便能成佛,是否?”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从茫茫人群中传来。

    声音忽左忽右,忽上忽下,虚虚实实,遮遮掩掩,让人找寻不到。

    玄奘法师很是淡定,眉毛轻轻一条,中气十足的说道,“然!”

    “既然如此!吾问你,有一人无故杀死千人,罪恶滔天,罄竹难书,但就在某一天,他放下屠刀,皈依了佛门,是不是意味着此人会受到佛门的庇佑?若是如此,那被其斩杀的千人,他们又该如何?他们又何罪之有?!”

    这道喝问,突如其来,抓住佛法中的矛盾之处,进行抨击;围在玄奘周身的数百大和尚纷纷面色一变,眸光犀利,恨不得要找出那声音的主人。

    “是啊!那人杀了千名无辜之人,结果却成了佛;而那些身死的千人,却只能冤死......”

    “佛门不辨是非,竟然连凶恶之人也能容纳。”

    “哎,佛门不过如此......”

    一位位修士、平民,纷纷摇头;就连一些学子也不由露出戏虐之意,幸灾乐祸的看向玄奘法师。

    “阿弥陀佛!”玄奘法师低首垂眸,不动如山,如渊似海,淡然回答,“敢问施主,这千人之中,可有食肉者吗?”

    “这个当然!”

    “阿弥陀佛,敢问施主,你可能保证,这千人之中,没有一人有罪吗?”

    “当然......”那声音变了变,虽然很想回答说能,但却开不了这个口。

    “无论何人,一草一木,一花一鸟,皆是生灵。既然食了肉,既然杀了生,那便有罪!只是罪过多少罢了。”

    玄奘法师,不慌不忙,逐一反驳,“再说,所谓屠刀,并非真的指杀人的刀,而是每个人心中的‘贪、嗔、痴’。所谓的成佛,也并不是真的成佛,而是有了自身的觉悟。”

    “若是你能放下‘贪念、嗔恨与愚痴,那还有什么是你放不下的呢?如此一来,自然能成佛。”

    “阿弥陀佛,敢问施主,贫僧如此回答,可否满意?”玄奘捏然一笑,如沐春风。

    “这......”

    “好!说得好!”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一位面容丑陋,却精神健硕的和尚,从远方飘然而来。

    “玄奘法师不愧是当代佛门佛子,对于佛法,果然深入其中三味!”那丑陋和尚说道,“但是,玄奘法师有一言却是说错了,所谓成佛,便是真的成佛!”

    “哦?敢问这位大师,此言何解?”玄奘法师眉头蹙了蹙,问道。

    “玄奘法师所讲,乃是小乘佛法,未知可会讲大乘佛法?”丑陋和尚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

    “这......”玄奘思考了半天,不由摇了摇头,只好请教道:“请大师赐教,何谓大乘佛法?!”

    “所谓大乘佛法,乃至三藏,谈天、论地、度鬼,玄妙无穷,可度人生苦海,可度亡者超生,可让佛徒终身修持,若有正觉,可成正果晋升,可为真正佛陀!”丑陋和尚郑重道。

    “竟然是这般?”玄奘**师一愣,随后问道,“敢问大师,可会大乘佛法?”

    “大乘佛法,在西方灵山,大雷音寺,但道不可轻传,需有人跋山涉水,远赴西土,历经灾劫,非大毅力之辈,无法求得真经!”丑陋和尚数道。

    “弟子愿往!”玄奘一愣,毫不犹豫的说道。

    “好!”丑陋和尚赞声道,手中光芒一闪,出现两件宝物,递给玄奘,“此为锦斓袈裟,九环锡杖,便赠与你,望你早日取得真经!”

    “这......太贵重了,贫僧......”玄奘慌忙接了过来,正想推辞,忽然抬头一看,那丑陋和尚却依然消失了。

    “人皇法旨到!”就在这时,大明皇宫之中,黄门大开,一位大太监脚踏虚空而至。

    “人皇陛下法旨:佛子玄奘,不畏艰险,心有大志,朕甚慰之。赐封其为檀香功德候,享大明皇朝上八品气运!钦此!”

    “多谢陛下!”玄奘激动拜谢道。

    人皇法旨一下,冥冥之中,一股气运之力加持其身,玄奘陡然感觉自己脑袋清明了许多,对佛法的理解更上了一层楼。

    “原着之中,这玄奘可是唐皇的御弟啊,不过现在,不是了!朕为人皇,区区金蝉子,焉敢能为朕之御弟?!”

    皇宫之中,李林沉思,目光深邃,“现在,朕赐封玄奘为候,与西方佛门的协议已经达成,因果了结!”穿越大封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当年万里觅封侯〕〔[综]BE拯救世界〕〔余生很长,不必慌〕〔九爷,宠妻请节制〕〔童养婿〕〔六十年代小军嫂〕〔与你寄余生[娱乐圈〕〔无限求生〕〔穿越远古之红包系〕〔琴棋书画大才子〕〔穿成重生文男主后〕〔炮灰为王[快穿]〕〔先生,你领带松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