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有喜:带上傻〕〔我在墓里安生〕〔云泽寄雪不了情〕〔婚姻的荆棘〕〔捡到一个异界〕〔极品妖孽强兵〕〔郡主养成记〕〔傅先生,偏偏喜欢〕〔斗武乾坤〕〔异度冲击〕〔国民校草心尖宠:〕〔女帝家的小白脸〕〔民国大特工〕〔都市之绝世仙帝〕〔炮灰女修仙记〕〔全能庄园〕〔快穿系统:国民男〕〔凤门嫡女〕〔崩坏世界的执笔人〕〔大道谁属
万方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学霸女神超给力 第757章 爱哭包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下午五点钟,薄司擎的小叔薄西园到了。

    三十出头的薄西园,戴着一副眼镜,穿着烟灰色的衬衫,修身长裤,皮鞋,整个人看起来儒雅英俊,的确很有大学教授的范儿。

    “这是画画。”薄西园看到云画,笑了一下。

    云画很是忐忑,连忙点头:“您好。”

    薄司擎知道她紧张,捏了捏她的手:“叫小叔。”

    云画的脸瞬间涨红了。

    有这样的吗!

    薄西园笑了,“紧张什么?”

    “小叔。”云画的声音很低。

    薄西园点点头:“想也知道小二不敢欺负你,我就不多交代了。你随意点就好,都是自家人。”

    “嗯。”云画连忙点头,还是紧张。

    季衍赶紧说道:“哎哎,小叔您不带这样的啊,这还不是你们家人呢,是我们家人!薄二要是敢欺负我妹,呵。”

    薄西园笑:“我不管,反正追的上追不上是小二的事。”

    薄司擎无奈极了,只好去看云画。

    云画也看了她一眼,目光极认真。

    薄司擎立刻就笑了。

    只是一眼,他就明白了她的心思,她那目光分明是在让他安心。

    薄司擎也真是无奈了,心口暖得发烫。

    这丫头,傻不傻。

    ……

    回去的路上,事情经过大致都跟薄西园说了。

    薄西园点点头:“的确有必要再做一次dna鉴定,虽然第一次的结果已经基本准确。”

    这话谁都明白是什么意思,总要稳妥的。

    实际上,不只是再做一次鉴定,而是再做很多次。

    “小叔,你过来这里,还有别的事情吧?”薄司擎问。

    薄西园点头:“长卿姐的事是其一,我算是提前一点过来了。这次的拐卖村牵涉到的人口贩卖链条非常深,还有整个犯罪模式,我需要做一个深入的调查报告。”

    原来如此。

    “你和画画在这个案子上的参与度都很深,可以跟我讲讲情况。”薄西园说道。

    云画轻轻地嗯了一声,“您想知道什么,我知无不言。”

    “稍后再说。”薄西园笑了笑,“说实话,我对你也很感兴趣。”

    云画一愣,看着薄西园的笑容,她很快就明白了。

    玫瑰死神欧阳牧,左柠的姐姐夏沁言的案子,还有叶倾梦韩方舟的案子,包括这次的儿童拐卖伤害案……

    恐怕知情者都会对她好奇的!

    “如果有时间的话,你可以跟我详细讨论一下你的那种感觉。”薄西园说。

    云画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好。”

    “其实你也不用恐慌,不用觉得奇怪,人是很奇妙的。”薄西园说,“到了某个位置后,你会见到更多不一样的人。什么都不足为怪。”

    云画大约明白薄西园在说什么,可又不是特别明白。

    “好了小叔。”薄司擎有些无奈,“那些负面情绪容易影响到她,我并不想让她主动去参与。”

    云画也点头:“我不会主动参与。”

    薄西园笑了笑,“好。”

    姜寰清一直到7点钟才回来。

    看起来没什么奇怪的。

    “阿姨,这是我小叔,薄西园。”薄司擎主动介绍。

    姜寰清看向了薄西园,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笑了笑:“你好。”

    薄西园却愣在原地。

    温文儒雅的薄教授,这会儿竟然有些紧张:“长卿姐。”

    姜寰清愣了一下,笑道:“别这么叫我,有点儿不太习惯。我比你年长?那就叫我清姐吧。”

    “噗。”季衍瞬间笑了,“咳,小叔,我也要占你便宜了。”

    薄西园压根儿没理季衍,目光一直盯着姜寰清,从善如流地叫道:“清姐。”

    “嗯。”姜寰清点点头,有些迟疑,“你,认识以前的我?”

    薄西园无奈地苦笑,“我认识8岁之前的你。”

    “哦。”姜寰清恍然,“我那时候,跟现在像吗?”

    薄西园点头,“像,眼睛很像。”

    说着,薄西园竟然打开了钱夹,拿出了一张照片,轻咳一声:“这是我们小时候的照片。”

    薄西园一边说着,一边朝姜寰清走近几步,把照片递给她。

    姜寰清迟疑了一下,还是接过了照片。

    只是,在低头看到照片的时候,姜寰清的表情不是太好。

    云画好奇死了,她挣开薄司擎攥着她的手,飞快地跑过去,“妈,我看一些嘛!”

    姜寰清没来得及藏,云画已经看到了照片。

    “额……”云画也有些瞠目结舌。

    季衍也伸头凑过去看,好吧,这真是小姑姑瘦下来之前的照片,他以前也在爷爷那边见过。

    季衍忍不住看了薄西园一眼,薄小叔真不愧是搞刑侦搞犯罪心理的,照片上的女孩子,有眼睛吗?有吗?

    他怎么能昧着良心说俩人的眼睛像!!

    云画也忍不住轻咳一声:“这照片……咳。”

    照片上,一个胖得跟球一样的女孩子,怀里抱着一个还在哭的小男孩,女孩子大概七八岁,男孩看起来三四岁的样子,哭得脸都花了,脸上还带着泪珠。

    哦,还有就是,男孩也很胖!

    “咳,这是我7岁的照片,小时候发育太慢,又总是生病,所以比别的孩子都矮,看起来也比较小。清姐当时8岁,还没瘦。”薄西园低声说,又补充了一句,“我没见过清姐瘦了之后的样子。”

    云画这会儿心里想的跟季衍一样。

    薄小叔到底是从哪儿看出来妈妈的眼睛跟小时候一样的?

    这照片上的……咳,胖妞,她有眼睛吗?那不是一条线吗?

    “爱哭包。”姜寰清看着照片,忽然蹦出来了三个字。

    说完之后,她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薄西园却是瞬间涨红了脸,儒雅沉稳冷静的薄教授,一瞬间失态:“卿姐,你……你记起来了?”

    姜寰清却是一脸茫然,“什么?”

    “你刚才说……”薄西园抿起了唇,眼中尽是期待。

    “爱哭包。”季衍补充了一句,立刻就缩回脖子。

    薄西园压根儿来不及生气,只目光灼灼地看着姜寰清。

    姜寰清却摇摇头:“我不记得了。”

    “那您刚才?”季衍有些着急。

    薄西园却连忙伸手,阻止季衍继续说下去,“记忆片段。”

    他深吸口气,笑了一下:“没关系的卿姐,记不记得都无所谓。”

    姜寰清看着薄西园,点点头,语气很冷静:“辛苦你跑这一趟。”

    “不辛苦。”薄西园温和一笑,“我也正巧有工作。”

    姜寰清点点头,就不带多言。

    云画总觉得妈妈的态度,真是太冷静了,冷静到了一种堪称是冷漠的地步。

    她不免有些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的霸气邪妃〕〔当年万里觅封侯〕〔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余生很长,不必慌〕〔一夜危情:豪门天〕〔斩龙〕〔独宠小萌妻〕〔千金索吻:卖身总〕〔九爷,宠妻请节制〕〔穿进红楼:晴雯,〕〔步步逼婚:总裁,〕〔农家子的发家致富〕〔闪婚蜜爱:墨少的〕〔恶魔校草,太过分〕〔农女太彪悍:夫君
  sitemap